请柬 楚姜番外一

下载免费读
  
  楚梁自从晋升成圣以后,对于原有的人间格局并没有进行大的改动,只是将原有的产业进行升级,一步步改善着这方天地的生活方式。在造化大道的加持下,让他的许多构想都得以实施。
  
  如此一来,楚梁在人间的口碑已然与真神无异,信仰者无数。只是在成为神圣以后,他逐渐深居简出,即使偶尔出门也是改换面容,不会让人认出。
  
  不论是否是他自愿,都在逐渐变成一尊真正的神圣。
  
  这个时候,他的大婚就显得格外吸引人了。
  
  可是楚梁也放出话来,为了不引起骚乱,他的婚礼请柬只会发给九天十地诸仙门的一些亲友,不会有太多人参加。
  
  能面见楚圣,并且来的都是诸仙门的顶级大佬,可能结识一个坐在角落的都可以飞黄腾达。这场婚礼的请柬,突然就变得抢手起来,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地企图去搞一个。
  
  这也使得那些收到了请柬的人,有机会高价将请柬卖出。近来楚圣婚礼的“门票”,在仙友圈内爆出的价格越来越高,而且都是在私下里偷偷交易,生怕被人知晓。
  
  红衣殿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偷偷派弟子买了一张天价请柬。
  
  但她此去不是为了见楚梁,而是为了见一见那个自己牵挂了许多年的男人。这些年来姜天阔寻回妻女,同样深居简出,不太露面。可如今既然是他女儿的婚礼,他必定是会现身的。
  
  即使会冒险,红衣殿主也想要一试。
  
  这段时间楚梁对人间的邪魔外道都进行了一次清洗,每当第九境出世,这类清洗都是少不了的。正道通玄则邪祟遭殃,妖魔通玄则人族蒙难。
  
  楚梁进行的杀戮,几乎算得上是历史最少的。像是红衣殿这样曾有交集的魔教余孽,只要别再出来作恶,他也不会太赶尽杀绝。
  
  可是如果跑到婚礼现场去,当着正道诸仙门的面,一旦身份暴露,那可谁也保不住她了。
  
  但红衣殿主还是毅然成行。
  
  在楚梁婚礼当日,她做了万全的准备,由里到外的乔装、易容、幻化……准备了一堆逃生法器、保命手段。
  
  可是当一到现场,她脑海里就只剩下四个大字。
  
  都多余了!
  
  看着云海之中茫茫攒动的人头,像她这么呆滞的,可能还有几十万人。
楚梁自从晋升成圣以后对于原有的人间格局并没有进行大的改动只是将原有的产业进行升级一步步改善着这方天地的生活方式在造化大道的加持下让他的许多构想都得以实施如此一来楚梁在人间的口碑已然与真神无异信仰者无数只是在成为神圣以后他逐渐深居简出即使偶尔出门也是改换面容不会让人认出不论是否是他自愿都在逐渐变成一尊真正的神圣这个时候他的大婚就显得格外吸引人了可是楚梁也放出话来为了不引起骚乱他的婚礼请柬只会发给九天十地诸仙门的一些亲友不会有太多人参加能面见楚圣并且来的都是诸仙门的顶级大佬可能结识一个坐在角落的都可以飞黄腾达这场婚礼的请柬突然就变得抢手起来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地企图去搞一个这也使得那些收到了请柬的人有机会高价将请柬卖出近来楚圣婚礼的门票在仙友圈内爆出的价格越来越高而且都是在私下里偷偷交易生怕被人知晓红衣殿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偷偷派弟子买了一张天价请柬但她此去不是为了见楚梁而是为了见一见那个自己牵挂了许多年的男人这些年来姜天阔寻回妻女同样深居简出不太露面可如今既然是他女儿的婚礼他必定是会现身的即使会冒险红衣殿主也想要一试这段时间楚梁对人间的邪魔外道都进行了一次清洗每当第九境出世这类清洗都是少不了的正道通玄则邪祟遭殃妖魔通玄则人族蒙难楚梁进行的杀戮几乎算得上是历史最少的像是红衣殿这样曾有交集的魔教余孽只要别再出来作恶他也不会太赶尽杀绝可是如果跑到婚礼现场去当着正道诸仙门的面一旦身份暴露那可谁也保不住她了但红衣殿主还是毅然成行在楚梁婚礼当日她做了万全的准备由里到外的乔装易容幻化准备了一堆逃生法器保命手段可是当一到现场她脑海里就只剩下四个大字都多余了看着云海之中茫茫攒动的人头像她这么呆滞的可能还有几十万人人群中满是激烈的交流声怎么这么多人不是说只有仙门大佬才能收到邀请我可是花了几千灵石币才买来的票你也是私底下偷偷买的只花了几千我上万我早晨临时拿的只有几百灵石币天呐上了大当交流声愈发激烈只是碍于楚圣的名头还不至于骂声四起在场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买到了极稀有的请帖还怕人抢夺不敢四处张扬本以为来了以后是和诸仙门大佬共处一席觥筹交错近距离欣赏楚圣与姜月白的大婚谁知像自己这样的观众还有十几万人蜀山都给围满了红衣殿主现在倒是丝毫不担心自己会暴露了她只担心自己会被人群挤在这难以动弹想到自己花的高额票钱她也默默咬着牙在心中暗暗咒骂那些倒卖门票的人当真可恨但转念一想若不是主办方参与怎么可能这么默契的将大婚请柬炒成这个样子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姜天阔那个好女婿的嘴脸都成神圣了还不忘借着大婚敛一次财你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楚梁自从晋升成圣以后,对于原有的人间格局并没有进行大的改动,只是将原有的产业进行升级,一步步改善着这方天地的生活方式。在造化大道的加持下,让他的许多构想都得以实施。
  
  如此一来,楚梁在人间的口碑已然与真神无异,信仰者无数。只是在成为神圣以后,他逐渐深居简出,即使偶尔出门也是改换面容,不会让人认出。
  
  不论是否是他自愿,都在逐渐变成一尊真正的神圣。
  
  这个时候,他的大婚就显得格外吸引人了。
  
  可是楚梁也放出话来,为了不引起骚乱,他的婚礼请柬只会发给九天十地诸仙门的一些亲友,不会有太多人参加。
  
  能面见楚圣,并且来的都是诸仙门的顶级大佬,可能结识一个坐在角落的都可以飞黄腾达。这场婚礼的请柬,突然就变得抢手起来,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地企图去搞一个。
  
  这也使得那些收到了请柬的人,有机会高价将请柬卖出。近来楚圣婚礼的“门票”,在仙友圈内爆出的价格越来越高,而且都是在私下里偷偷交易,生怕被人知晓。
  
  红衣殿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偷偷派弟子买了一张天价请柬。
  
  但她此去不是为了见楚梁,而是为了见一见那个自己牵挂了许多年的男人。这些年来姜天阔寻回妻女,同样深居简出,不太露面。可如今既然是他女儿的婚礼,他必定是会现身的。
  
  即使会冒险,红衣殿主也想要一试。
  
  这段时间楚梁对人间的邪魔外道都进行了一次清洗,每当第九境出世,这类清洗都是少不了的。正道通玄则邪祟遭殃,妖魔通玄则人族蒙难。
  
  楚梁进行的杀戮,几乎算得上是历史最少的。像是红衣殿这样曾有交集的魔教余孽,只要别再出来作恶,他也不会太赶尽杀绝。
  
  可是如果跑到婚礼现场去,当着正道诸仙门的面,一旦身份暴露,那可谁也保不住她了。
  
  但红衣殿主还是毅然成行。
  
  在楚梁婚礼当日,她做了万全的准备,由里到外的乔装、易容、幻化……准备了一堆逃生法器、保命手段。
  
  可是当一到现场,她脑海里就只剩下四个大字。
  
  都多余了!
  
  看着云海之中茫茫攒动的人头,像她这么呆滞的,可能还有几十万人。
  
  人群中满是激烈的交流声。
  
  “怎么这么多人?不是说只有仙门大佬才能收到邀请?我可是花了几千灵石币才买来的票!”
  
  “你也是私底下偷偷买的?只花了几千?我上万!”
  
  “我早晨临时拿的,只有几百灵石币……”
  
  “天呐,上了大当!”
  
  “……”
  
  交流声愈发激烈,只是碍于楚圣的名头,还不至于骂声四起。在场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买到了极稀有的请帖,还怕人抢夺不敢四处张扬。
  
  本以为来了以后是和诸仙门大佬共处一席、觥筹交错,近距离欣赏楚圣与姜月白的大婚。
  
  谁知像自己这样的观众还有十几万人。
  
  蜀山都给围满了!
  
  红衣殿主现在倒是丝毫不担心自己会暴露了,她只担心自己会被人群挤在这难以动弹。想到自己花的高额票钱,她也默默咬着牙,在心中暗暗咒骂。
  
  那些倒卖门票的人,当真可恨!
  
  但转念一想,若不是主办方参与,怎么可能这么默契的将大婚请柬炒成这个样子?
  
  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姜天阔那个好女婿的嘴脸。
  
  都成神圣了,还不忘借着大婚敛一次财。
  
  你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