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跟我家夫人干嘛呢?

下载免费读
  “不必了!”自打明员外进门之后一直沉默的明夫人,此时突然顿喝一声,让楚梁将已经摸出来的半块板砖又收了回去。
  “相公,其实……我一直不敢与你讲明。”明夫人沉声道:“我的确是妖。”
  “啊?这这这……这怎么可能,你如此温柔善良……”明员外仍旧不肯相信。
  “谁说妖都是恶妖呢?”明夫人再抬眼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我与父母兄长,自幼生活在城外山中,虽是妖物,也从来不敢害过半条人命。如此生活了近百年,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你……”
  “我?”明员外怔了下。
  “不错,就是你。”明夫人温柔地看着他,“你自然是不记得了,谁会记得自己二十年前救过的一条小山猫?”
  “啊那是你!”明员外惊呼。
  “不错,当时我修行未成,在山中遭遇恶狼,险些丧命。逃到一处林间又被猎人陷阱所夹,那时一个小小少年路过,将我救了下来。”明夫人温柔说道。
  “当年我年岁尚小,有一日实在无心读书,便从学堂逃出来,去山中游玩,救下了一只极为可爱的小山猫……我记得!”明员外连连点头:“我还想将你带回家救治,不想你一脱困就跑掉了。”
  “之后我努力修行,又过十年,才掌握了化成人形的术法。”明夫人凝视着丈夫,“我连兄长都没敢告知,迫不及待地下山进城去玩,想不到,居然又一下就遇见了你。你长大了,却依旧是那般。”
  “我以为那是我们的初见,想不到……原来是第二次。”明员外恍然道。
  “是啊,之后我与你相恋、成亲,一切如梦幻一般。我简直不敢相信,做人的生活原来是这般幸福。”明夫人苦笑着,“直到那一天,我怀孕了。”
  “夫人你……你能怀孕?”明员外再惊。
  “自然是可以的,只是我不敢……”明夫人道:“因为我无法真正的得道化形,我怀着的是妖胎。只要孩子一降生,我的身份也会立刻暴露……于是我瞒着你说回娘家,其实……是偷偷去山中打掉了孩子。”
  “夫人你……”明员外握着她的手,也涕泪交加,“纵使你是妖物又如何?这些年你我情深义重,又岂会因为是人是妖而化为虚假吗?”
  “想不到,我们的孩子化为怨灵……”明夫人哀声道:“我因此而暴露,想来也是报应吧。”
  “不!”明员外哭道:“你何错之有?如果有报应,也该在我身上!”
  “这一世能与你有十年的缘分,我已心满意足。”明夫人看向楚梁,“要杀要剐,便朝我来吧。”
  “不行,不行!”明员外突然跪倒在地,抓着楚梁,“楚少侠!我愿将全部家产赠予你,换你放我夫妻二人一条生路,求求你了!放过我家夫人吧!”
  楚梁看着眼前一对深情男女,目光深邃。
  自己如果一剑斩杀了明夫人,对人说起来也合情合理。妖物在人族城池生活,本就是世所不容。
  回头还能从白塔之内获得奖励。
  若是放过她,拿着明员外的家产离开……也未尝不是一個好选择。即使是凡人财主,这几代积累的家资也不是能轻易获得的。
  无论如何都是血赚。
  但是……
  楚梁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就在夫妻二人的眼神趋于绝望的时候,他又紧接着说道:“若是明夫人果真从未害过人,那你夫妻二人便随我回一趟山门。或许……我可以为明夫人请封。”
不必了自打明员外进门之后一直沉默的明夫人此时突然顿喝一声让楚梁将已经摸出来的半块板砖又收了回去相公其实我一直不敢与你讲明明夫人沉声道我的确是妖啊这这这这怎么可能你如此温柔善良明员外仍旧不肯相信谁说妖都是恶妖呢明夫人再抬眼时已经是泪流满面我与父母兄长自幼生活在城外山中虽是妖物也从来不敢害过半条人命如此生活了近百年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你我明员外怔了下不错就是你明夫人温柔地看着他你自然是不记得了谁会记得自己二十年前救过的一条小山猫啊那是你明员外惊呼不错当时我修行未成在山中遭遇恶狼险些丧命逃到一处林间又被猎人陷阱所夹那时一个小小少年路过将我救了下来明夫人温柔说道当年我年岁尚小有一日实在无心读书便从学堂逃出来去山中游玩救下了一只极为可爱的小山猫我记得明员外连连点头我还想将你带回家救治不想你一脱困就跑掉了之后我努力修行又过十年才掌握了化成人形的术法明夫人凝视着丈夫我连兄长都没敢告知迫不及待地下山进城去玩想不到居然又一下就遇见了你你长大了却依旧是那般我以为那是我们的初见想不到原来是第二次明员外恍然道是啊之后我与你相恋成亲一切如梦幻一般我简直不敢相信做人的生活原来是这般幸福明夫人苦笑着直到那一天我怀孕了夫人你你能怀孕明员外再惊自然是可以的只是我不敢明夫人道因为我无法真正的得道化形我怀着的是妖胎只要孩子一降生我的身份也会立刻暴露于是我瞒着你说回娘家其实是偷偷去山中打掉了孩子夫人你明员外握着她的手也涕泪交加纵使你是妖物又如何这些年你我情深义重又岂会因为是人是妖而化为虚假吗想不到我们的孩子化为怨灵明夫人哀声道我因此而暴露想来也是报应吧不明员外哭道你何错之有如果有报应也该在我身上这一世能与你有十年的缘分我已心满意足明夫人看向楚梁要杀要剐便朝我来吧不行不行明员外突然跪倒在地抓着楚梁楚少侠我愿将全部家产赠予你换你放我夫妻二人一条生路求求你了放过我家夫人吧楚梁看着眼前一对深情男女目光深邃自己如果一剑斩杀了明夫人对人说起来也合情合理妖物在人族城池生活本就是世所不容回头还能从白塔之内获得奖励若是放过她拿着明员外的家产离开也未尝不是一個好选择即使是凡人财主这几代积累的家资也不是能轻易获得的无论如何都是血赚但是楚梁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就在夫妻二人的眼神趋于绝望的时候他又紧接着说道若是明夫人果真从未害过人那你夫妻二人便随我回一趟山门或许我可以为明夫人请封  “必!”自打明员外进门之后直沉默明夫此时突然顿喝声让楚梁将已经摸出来半块板砖又收回去。
  “相公其实……直敢与讲明。”明夫沉声道:“确妖。”
  “啊?……怎么可能如此温柔善良……”明员外仍旧肯相信。
  “谁说妖都恶妖呢?”明夫再抬眼时已经泪流满面。
  “与父母兄长自幼生活在城外山中虽妖物也从来敢害过半条命。如此生活近百年直到有天遇见……”
  “?”明员外怔下。
  “错就。”明夫温柔地看着“自然记得谁会记得自己二十年前救过条小山猫?”
  “啊那!”明员外惊呼。
  “错当时修行未成在山中遭遇恶狼险些丧命。逃到处林间又被猎陷阱所夹那时小小少年路过将救下来。”明夫温柔说道。
  “当年年岁尚小有日实在无心读书便从学堂逃出来去山中游玩救下只极为可爱小山猫……记得!”明员外连连点头:“还想将带回家救治想脱困就跑掉。”
  “之后努力修行又过十年才掌握化成形术法。”明夫凝视着丈夫“连兄长都没敢告知迫及待地下山进城去玩想到居然又下就遇见。长大却依旧那般。”
  “以为那们初见想到……原来第二次。”明员外恍然道。
  “啊之后与相恋、成亲切如梦幻般。简直敢相信做生活原来般幸福。”明夫苦笑着“直到那天怀孕。”
  “夫……能怀孕?”明员外再惊。
  “自然可以只敢……”明夫道:“因为无法真正得道化形怀着妖胎。只要孩子降生身份也会立刻暴露……于瞒着说回娘家其实……偷偷去山中打掉孩子。”
  “夫……”明员外握着她手也涕泪交加“纵使妖物又如何?些年情深义重又岂会因为妖而化为虚假?”
  “想到们孩子化为怨灵……”明夫哀声道:“因此而暴露想来也报应。”
  “!”明员外哭道:“何错之有?如果有报应也该在身上!”
  “世能与有十年缘分已心满意足。”明夫看向楚梁“要杀要剐便朝来。”
  “行行!”明员外突然跪倒在地抓着楚梁“楚少侠!愿将全部家产赠予换放夫妻二条生路求求!放过家夫!”
  楚梁看着眼前对深情男女目光深邃。
  自己如果剑斩杀明夫对说起来也合情合理。妖物在族城池生活本就世所容。
  回头还能从白塔之内获得奖励。
  若放过她拿着明员外家产离开……也未尝個选择。即使凡财主几代积累家资也能轻易获得。
  无论如何都血赚。
  但……
  楚梁毫犹豫地摇摇头。
  就在夫妻二眼神趋于绝望时候又紧接着说道:“若明夫果真从未害过那夫妻二便随回趟山门。或许……可以为明夫请封。”
  “不必了!”自打明员外进门之后一直沉默的明夫人,此时突然顿喝一声,让楚梁将已经摸出来的半块板砖又收了回去。
  “相公,其实……我一直不敢与你讲明。”明夫人沉声道:“我的确是妖。”
  “啊?这这这……这怎么可能,你如此温柔善良……”明员外仍旧不肯相信。
  “谁说妖都是恶妖呢?”明夫人再抬眼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我与父母兄长,自幼生活在城外山中,虽是妖物,也从来不敢害过半条人命。如此生活了近百年,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你……”
  “我?”明员外怔了下。
  “不错,就是你。”明夫人温柔地看着他,“你自然是不记得了,谁会记得自己二十年前救过的一条小山猫?”
  “啊那是你!”明员外惊呼。
  “不错,当时我修行未成,在山中遭遇恶狼,险些丧命。逃到一处林间又被猎人陷阱所夹,那时一个小小少年路过,将我救了下来。”明夫人温柔说道。
  “当年我年岁尚小,有一日实在无心读书,便从学堂逃出来,去山中游玩,救下了一只极为可爱的小山猫……我记得!”明员外连连点头:“我还想将你带回家救治,不想你一脱困就跑掉了。”
  “之后我努力修行,又过十年,才掌握了化成人形的术法。”明夫人凝视着丈夫,“我连兄长都没敢告知,迫不及待地下山进城去玩,想不到,居然又一下就遇见了你。你长大了,却依旧是那般。”
  “我以为那是我们的初见,想不到……原来是第二次。”明员外恍然道。
  “是啊,之后我与你相恋、成亲,一切如梦幻一般。我简直不敢相信,做人的生活原来是这般幸福。”明夫人苦笑着,“直到那一天,我怀孕了。”
  “夫人你……你能怀孕?”明员外再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