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仙灵体

下载免费读
尘埃落定。
  洞窟里的血与火缓缓消散。
  白泽幼崽蹦蹦跳跳地蹭到楚梁身边,又开始绕着他转圈圈,看来很是兴奋,刚才挨的揍似乎都不是很疼的样子。
  姜小白也飘然落到楚梁身边,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楚梁摇头,“姜师姐你呢?”
  “我也没事。”姜小白的神情依旧很淡然,全然不像是刚刚经历过生死劫难的样子。
尘埃落定。
  洞窟里的血与火缓缓消散。
  白泽幼崽蹦蹦跳跳地蹭到楚梁身边,又开始绕着他转圈圈,看来很是兴奋,刚才挨的揍似乎都不是很疼的样子。
  姜小白也飘然落到楚梁身边,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楚梁摇头,“姜师姐你呢?”
  “我也没事。”姜小白的神情依旧很淡然,全然不像是刚刚经历过生死劫难的样子。
  事实上,楚梁现在觉得,这只巨蜥根本就是不足以杀掉她的。
  第五境巅峰的妖兽,听起来杀死一个第四境的修者似乎是毫无悬念。
  但这个人可是姜……额,不愿透露姓名的姜月白师姐。
  总之是堪称蜀山这一代最强天才的人物。
  是真正的天骄。
  天骄人物不能以常理推算。
  不论是掌握的诸般仙法和顶级神通,还是使用的飞剑与法器,都是足以抹平许多差距的利器。
  方才的战斗中,姜小白已经给巨蜥造成了足够大的伤害。相信天剑诀留下的伤口再拖延一段时间,那巨蜥本身也会死亡。
  至于它那回光返照的扑击,应该也不可能奏效。毕竟方才短暂的战斗中姜小白可还没有使用什么法器,但你要说蜀山顶尖的天才弟子手上没有一两件保命的宝物,任谁也不会信。
  可能只是觉得没到时候,没必要使用。
  毕竟不会每个人都像楚梁这样,将保命的宝物不值钱一样乱丢。
  姜小白又看了一眼巨蜥的尸体,再端详了楚梁两眼,刚刚她也有些被楚梁突如其来的一击惊到。
  “你方才用的是什么法宝?威力颇大,而且……极度阴寒邪恶……”她终于问道。
  “是我先前从一个冥王宗拘魂使身上缴获的,玄煞阴雷。”楚梁如实答道。
  “原来如此,据说那玄煞阴雷炼制艰难、价值不低,你如果上交到传剑堂,应该也能兑换不少剑币。”姜小白道。
  谁说不是呢……
  楚梁这才感觉一阵心疼。
  先前他去问帝女凤的时候,帝女凤语气颇为不屑的管这个东西叫“小玩意”,他也觉得可能就是普普通通。
  现在想想,可能师尊的“小”,对自己来说已经很“大”了。
  这三颗小玩意,可是能将第五境巅峰的妖兽直接炸死啊。就算是已经有重伤在身的,也很恐怖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巨蜥肉身的防御、力量、速度几乎是毫无弱点的,唯一的弱点恰恰是在精神层面。而玄煞阴雷最强的点恰好是对于精神的攻击,这才是能将其一击毙命的关键。
  姜小白似乎看出了他的心疼,微微一笑道:“那我还你一些剑币吧,你帮我如此大忙,不能让你白白损失。”
  “不用啦。”楚梁摇头道:“都是蜀山同门,何必……”
  姜小白似乎看穿了他脆弱的坚强,直言道:“感谢还是要的。”
  “那不如……”楚梁突然话锋一转,道:“与其还我剑币,师姐能不能教我一两手神通?”
  “嗯?”姜小白怔了怔,道:“你是说缩地成寸与天剑诀吗?我觉得你倒也不必好高骛远……”
  言外之意,就是楚梁还学不会……
  “不是,就是一些普通的就好。”楚梁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师尊……是体修。”
  “是帝女凤峰主吗?对于她的风采,我也是仰慕的。”姜小白这才想起银剑峰的峰主,脸上浮现起同情的笑容。
  蜀山上的诸峰弟子,或许没有几个认识楚梁是谁,但是大多数都知道帝女凤有一个倒霉徒弟。
  “呵呵。”楚梁报以礼貌的苦笑。
  “那你明日午时仍旧来这里,我在这等你,到时候教你神通。”姜小白应道。
尘埃落定。
  洞窟里血与火缓缓消散。
  白泽幼崽蹦蹦跳跳地蹭到楚梁身边又开始绕着转圈圈看来很兴奋刚才挨揍似乎都很疼样子。
  姜小白也飘然落到楚梁身边轻声问道:“没事?”
  “没事。”楚梁摇头“姜师姐呢?”
  “也没事。”姜小白神情依旧很淡然全然像刚刚经历过生死劫难样子。
  事实上楚梁现在觉得只巨蜥根本就足以杀掉她。
  第五境巅峰妖兽听起来杀死第四境修者似乎毫无悬念。
  但可姜……额愿透露姓名姜月白师姐。
  总之堪称蜀山代最强天才物。
  真正天骄。
  天骄物能以常理推算。
  论掌握诸般仙法和顶级神通还使用飞剑与法器都足以抹平许多差距利器。
  方才战斗中姜小白已经给巨蜥造成足够大伤害。相信天剑诀留下伤口再拖延段时间那巨蜥本身也会死亡。
  至于它那回光返照扑击应该也可能奏效。毕竟方才短暂战斗中姜小白可还没有使用什么法器但要说蜀山顶尖天才弟子手上没有两件保命宝物任谁也会信。
  可能只觉得没到时候没必要使用。
  毕竟会每都像楚梁样将保命宝物值钱样乱丢。
  姜小白又看眼巨蜥尸体再端详楚梁两眼刚刚她也有些被楚梁突如其来击惊到。
  “方才用什么法宝?威力颇大而且……极度阴寒邪恶……”她终于问道。
  “先前从冥王宗拘魂使身上缴获玄煞阴雷。”楚梁如实答道。
  “原来如此据说那玄煞阴雷炼制艰难、价值低如果上交到传剑堂应该也能兑换少剑币。”姜小白道。
  谁说呢……
  楚梁才感觉阵心疼。
  先前去问帝女凤时候帝女凤语气颇为屑管东西叫“小玩意”也觉得可能就普普通通。
  现在想想可能师尊“小”对自己来说已经很“大”。
  三颗小玩意可能将第五境巅峰妖兽直接炸死啊。就算已经有重伤在身也很恐怖。
  其实知道巨蜥肉身防御、力量、速度几乎毫无弱点唯弱点恰恰在精神层面。而玄煞阴雷最强点恰对于精神攻击才能将其击毙命关键。
  姜小白似乎看出心疼微微笑道:“那还些剑币帮如此大忙能让白白损失。”
  “用啦。”楚梁摇头道:“都蜀山同门何必……”
  姜小白似乎看穿脆弱坚强直言道:“感谢还要。”
  “那如……”楚梁突然话锋转道:“与其还剑币师姐能能教两手神通?”
  “嗯?”姜小白怔怔道:“说缩地成寸与天剑诀?觉得倒也必高骛远……”
  言外之意就楚梁还学会……
  “就些普通就。”楚梁又意思地笑笑“师尊……体修。”
  “帝女凤峰主?对于她风采也仰慕。”姜小白才想起银剑峰峰主脸上浮现起同情笑容。
  蜀山上诸峰弟子或许没有几认识楚梁谁但大多数都知道帝女凤有倒霉徒弟。
  “呵呵。”楚梁报以礼貌苦笑。
  “那明日午时仍旧来里在等到时候教神通。”姜小白应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