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你很危险

下载免费读
彩月楼。
  燕郊城最大的青楼,城中文人雅士最爱的聚会场所。
  这个世界的青楼与娼馆是有所区分的,娼馆简单直接、专职卖身,大多规模不大,地点隐蔽。像楚梁上次捣毁的那个蜘蛛精娼馆,就在城外一处不起眼的小地方。
  青楼则更偏卖艺,规模更大,社交聚会的性质更浓厚一些。正常来说,里面的好姑娘就是陪着喝喝酒、看看表演。
  当然,如果你非要提一些别的要求,只要人家好姑娘同意,也不是不可以。
  只不过那些当红的清倌人很难上手,就算你花上大价钱,也最多换来一些清谈饮宴的机会。想要深入浅出的交流,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闫小虎最近就在追求彩月楼的当红清倌人,一位名叫柔依的姑娘。
  这些都是闫家的门房告诉楚梁的,那位大叔是个热心肠,楚梁有礼貌地问了几句,他就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了。
  至于楚梁先礼貌地给了二两银子这种事,就不必多提了。
  此时正入夜。
  楚梁来到彩月楼时,已然是轻歌曼舞,一楼大厅的舞台上,几位身着柔纱的女子在乐师伴奏下翩翩袅袅。
  台下的客人三五一桌,在好姑娘的陪同下吃席听曲儿。二楼是雅座,珠帘遮挡着一个个分开的隔间。三楼则是包厢,一些大方阔气的或者是没羞没臊的主才会去的地方。
  毫无疑问,闫小虎是又大方阔气又没羞没臊。
  于是楚梁一进门,就循着楼梯向上走去。
  立马就有摇着扇子的老大姐凑了上来,两眼放光,“哎呦,这位公子哥一看就是生面孔,怎么,想上楼叫姑娘?”
  “你好,我找人。”楚梁道:“闫小虎闫公子是在上面吧?”
  “噢是闫少爷的朋友啊,您等着,我这就叫人带您过去。”老鸨倒是也好说话。
  毕竟楚梁相貌俊秀、文质彬彬,一眼就是谦谦君子,看上去不可能是来闹事的。
  她挥手唤过来一个小厮,让他带着楚梁上了三楼,到了一间包厢外。
  包厢外站着两名太阳穴鼓鼓的壮汉,看来是闫小虎的新保镖,修为明显比上次那两个更高一些。
  “公子您先稍候,我这就进去帮您通报一下。”那小厮道。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楚梁轻轻按住他,然后自己走上前去。
  两名保镖的威势慑人,一见楚梁靠近,就摆出了一副生人莫近的架势。但楚梁丝毫不惧,还是凑过去有礼貌地说道:“你好,我来找闫小虎,我是他的同学。”
  “同学?”左边的保镖眉毛一拧,“少爷说了,谁也不见。”
  右边的保镖更直接一些,冷冷说了一声:“滚。”
  “这样啊……”楚梁微微一笑。
  ……
  “柔依姑娘到底什么时候来啊?”
  包厢里,闫小虎面色不悦,身边坐着两个身着彩裙战战兢兢的好姑娘,神色都很慌乱,生怕这个小霸王发火。
  “柔依姐姐正在与人清谈,稍后便来,闫少爷请不要着急。”
  “我前前后后为她花了几千两银子,还不能排在前面吗?”闫小虎脸上的伤还没消,怒气冲冲道:“我现在火气很大啊。”
  正因为昨天挨了一顿暴打,在南山书院丢了大面子,他才感觉心情郁闷,想要来消遣一番。结果到了这里就被告知柔依姑娘没空,要等一会儿。
彩月楼。
  燕郊城最大的青楼,城中文人雅士最爱的聚会场所。
  这个世界的青楼与娼馆是有所区分的,娼馆简单直接、专职卖身,大多规模不大,地点隐蔽。像楚梁上次捣毁的那个蜘蛛精娼馆,就在城外一处不起眼的小地方。
  青楼则更偏卖艺,规模更大,社交聚会的性质更浓厚一些。正常来说,里面的好姑娘就是陪着喝喝酒、看看表演。
  当然,如果你非要提一些别的要求,只要人家好姑娘同意,也不是不可以。
  只不过那些当红的清倌人很难上手,就算你花上大价钱,也最多换来一些清谈饮宴的机会。想要深入浅出的交流,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闫小虎最近就在追求彩月楼的当红清倌人,一位名叫柔依的姑娘。
  这些都是闫家的门房告诉楚梁的,那位大叔是个热心肠,楚梁有礼貌地问了几句,他就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了。
  至于楚梁先礼貌地给了二两银子这种事,就不必多提了。
  此时正入夜。
  楚梁来到彩月楼时,已然是轻歌曼舞,一楼大厅的舞台上,几位身着柔纱的女子在乐师伴奏下翩翩袅袅。
  台下的客人三五一桌,在好姑娘的陪同下吃席听曲儿。二楼是雅座,珠帘遮挡着一个个分开的隔间。三楼则是包厢,一些大方阔气的或者是没羞没臊的主才会去的地方。
  毫无疑问,闫小虎是又大方阔气又没羞没臊。
  于是楚梁一进门,就循着楼梯向上走去。
  立马就有摇着扇子的老大姐凑了上来,两眼放光,“哎呦,这位公子哥一看就是生面孔,怎么,想上楼叫姑娘?”
  “你好,我找人。”楚梁道:“闫小虎闫公子是在上面吧?”
  “噢是闫少爷的朋友啊,您等着,我这就叫人带您过去。”老鸨倒是也好说话。
  毕竟楚梁相貌俊秀、文质彬彬,一眼就是谦谦君子,看上去不可能是来闹事的。
  她挥手唤过来一个小厮,让他带着楚梁上了三楼,到了一间包厢外。
  包厢外站着两名太阳穴鼓鼓的壮汉,看来是闫小虎的新保镖,修为明显比上次那两个更高一些。
  “公子您先稍候,我这就进去帮您通报一下。”那小厮道。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楚梁轻轻按住他,然后自己走上前去。
  两名保镖的威势慑人,一见楚梁靠近,就摆出了一副生人莫近的架势。但楚梁丝毫不惧,还是凑过去有礼貌地说道:“你好,我来找闫小虎,我是他的同学。”
  “同学?”左边的保镖眉毛一拧,“少爷说了,谁也不见。”
  右边的保镖更直接一些,冷冷说了一声:“滚。”
  “这样啊……”楚梁微微一笑。
  ……
  “柔依姑娘到底什么时候来啊?”
  包厢里,闫小虎面色不悦,身边坐着两个身着彩裙战战兢兢的好姑娘,神色都很慌乱,生怕这个小霸王发火。
  “柔依姐姐正在与人清谈,稍后便来,闫少爷请不要着急。”
  “我前前后后为她花了几千两银子,还不能排在前面吗?”闫小虎脸上的伤还没消,怒气冲冲道:“我现在火气很大啊。”
  正因为昨天挨了一顿暴打,在南山书院丢了大面子,他才感觉心情郁闷,想要来消遣一番。结果到了这里就被告知柔依姑娘没空,要等一会儿。
  正在这边发火,突然,就听门外嘭嘭几声,门被哐得撞开,两个保镖翻滚进来。
  “什么人?”闫小虎立马起身喝道。
彩月楼。
  燕郊城最大青楼城中文雅士最爱聚会场所。
  世界青楼与娼馆有所区分娼馆简单直接、专职卖身大多规模大地点隐蔽。像楚梁上次捣毁那蜘蛛精娼馆就在城外处起眼小地方。
  青楼则更偏卖艺规模更大社交聚会性质更浓厚些。正常来说里面姑娘就陪着喝喝酒、看看表演。
  当然如果非要提些别要求只要家姑娘同意也可以。
  只过那些当红清倌很难上手就算花上大价钱也最多换来些清谈饮宴机会。想要深入浅出交流没有那么容易。
  闫小虎最近就在追求彩月楼当红清倌位名叫柔依姑娘。
  些都闫家门房告诉楚梁那位大叔热心肠楚梁有礼貌地问几句就把知道事情都说。
  至于楚梁先礼貌地给二两银子种事就必多提。
  此时正入夜。
  楚梁来到彩月楼时已然轻歌曼舞楼大厅舞台上几位身着柔纱女子在乐师伴奏下翩翩袅袅。
  台下客三五桌在姑娘陪同下吃席听曲儿。二楼雅座珠帘遮挡着分开隔间。三楼则包厢些大方阔气或者没羞没臊主才会去地方。
  毫无疑问闫小虎又大方阔气又没羞没臊。
  于楚梁进门就循着楼梯向上走去。
  立马就有摇着扇子老大姐凑上来两眼放光“哎呦位公子哥看就生面孔怎么想上楼叫姑娘?”
  “找。”楚梁道:“闫小虎闫公子在上面?”
  “噢闫少爷朋友啊您等着就叫带您过去。”老鸨倒也说话。
  毕竟楚梁相貌俊秀、文质彬彬眼就谦谦君子看上去可能来闹事。
  她挥手唤过来小厮让带着楚梁上三楼到间包厢外。
  包厢外站着两名太阳穴鼓鼓壮汉看来闫小虎新保镖修为明显比上次那两更高些。
  “公子您先稍候就进去帮您通报下。”那小厮道。
  “用自己进去就可以。”楚梁轻轻按住然后自己走上前去。
  两名保镖威势慑见楚梁靠近就摆出副生莫近架势。但楚梁丝毫惧还凑过去有礼貌地说道:“来找闫小虎同学。”
  “同学?”左边保镖眉毛拧“少爷说谁也见。”
  右边保镖更直接些冷冷说声:“滚。”
  “样啊……”楚梁微微笑。
  ……
  “柔依姑娘到底什么时候来啊?”
  包厢里闫小虎面色悦身边坐着两身着彩裙战战兢兢姑娘神色都很慌乱生怕小霸王发火。
  “柔依姐姐正在与清谈稍后便来闫少爷请要着急。”
  “前前后后为她花几千两银子还能排在前面?”闫小虎脸上伤还没消怒气冲冲道:“现在火气很大啊。”
  正因为昨天挨顿暴打在南山书院丢大面子才感觉心情郁闷想要来消遣番。结果到里就被告知柔依姑娘没空要等会儿。
  正在边发火突然就听门外嘭嘭几声门被哐得撞开两保镖翻滚进来。
  “什么?”闫小虎立马起身喝道。
彩月楼。
  燕郊城最大的青楼,城中文人雅士最爱的聚会场所。
  这个世界的青楼与娼馆是有所区分的,娼馆简单直接、专职卖身,大多规模不大,地点隐蔽。像楚梁上次捣毁的那个蜘蛛精娼馆,就在城外一处不起眼的小地方。
  青楼则更偏卖艺,规模更大,社交聚会的性质更浓厚一些。正常来说,里面的好姑娘就是陪着喝喝酒、看看表演。
  当然,如果你非要提一些别的要求,只要人家好姑娘同意,也不是不可以。
  只不过那些当红的清倌人很难上手,就算你花上大价钱,也最多换来一些清谈饮宴的机会。想要深入浅出的交流,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闫小虎最近就在追求彩月楼的当红清倌人,一位名叫柔依的姑娘。
  这些都是闫家的门房告诉楚梁的,那位大叔是个热心肠,楚梁有礼貌地问了几句,他就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了。
  至于楚梁先礼貌地给了二两银子这种事,就不必多提了。
  此时正入夜。
  楚梁来到彩月楼时,已然是轻歌曼舞,一楼大厅的舞台上,几位身着柔纱的女子在乐师伴奏下翩翩袅袅。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