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画皮鬼?

下载免费读
“因为我怕上课的时候……这样……就稍显不庄重……所以就……”宋清漪支支吾吾地解释了一下,突然一皱眉,“我干嘛跟你讲这个?你要是没什么诡案相关的事情说,就赶紧回去吧!”
  “不好意思,就是有点好奇。”楚梁笑了笑,开始询问正事:“你应该检查过那两名学生的尸首,确实是怨灵所为吗?”
  “死状凄惨,有浓重的阴气,可以确认是鬼物杀害。”宋清漪答道:“只是……我总觉得不像是怨灵,而像是什么更高阶的鬼物……”
  怨灵的灵智不高,思维不算清晰,往往只会在同一地点频繁出现。执念虽深,却不会有什么复杂的操作。
  把两名学生从家里骗到湖边来杀死这件事,不像是怨灵能做的。
  除非是机缘巧合。
  “可司徒燕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少女……”楚梁道。
  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神魂的强度是很有限的,死后即使怨气再深重,也顶多就是强一点的怨灵。
  如果什么人都能化身厉鬼,强度没有上限,那岂不是一死直接起飞了。
  更高阶的鬼物,要么就是成为鬼物之后继续靠机缘与修行增强,要么就是生前就具备修为神魂强大,这是一定的。
  而死去不久的司徒燕显然不具备这两个条件。
  “所以有可能是其他鬼物行凶。”宋清漪道,“也有可能……是有魔修作祟。”
  楚梁认可地点了点头。
  有些魔道修者,就会专门炼化怨气深重的生魂,让其成为自己修行的工具或者武器,手段残忍,有逆人和。
  像魔道风头正盛的冥王宗,就有许多靠阴魂修炼的法门。
  楚梁又将李珏告诉他的事情,透露给了宋清漪一点。他没有提及李珏与司徒燕的故事,只讲了班上那几个可能会遭到司徒燕报复的名字。
  “陈达、闫小虎……”宋清漪颔首道:“明天我会去看看他们两个。”
  一番交流之后,楚梁便离开了后山。
  回到了燕郊城中的李府。
  “原来宋教习是君子堂的人啊。”林北得知这个消息,也有点惊讶。
因为我怕上课的时候这样就稍显不庄重所以就宋清漪支支吾吾地解释了一下突然一皱眉我干嘛跟你讲这个你要是没什么诡案相关的事情说就赶紧回去吧不好意思就是有点好奇楚梁笑了笑开始询问正事你应该检查过那两名学生的尸首确实是怨灵所为吗死状凄惨有浓重的阴气可以确认是鬼物杀害宋清漪答道只是我总觉得不像是怨灵而像是什么更高阶的鬼物怨灵的灵智不高思维不算清晰往往只会在同一地点频繁出现执念虽深却不会有什么复杂的操作把两名学生从家里骗到湖边来杀死这件事不像是怨灵能做的除非是机缘巧合可司徒燕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少女楚梁道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神魂的强度是很有限的死后即使怨气再深重也顶多就是强一点的怨灵如果什么人都能化身厉鬼强度没有上限那岂不是一死直接起飞了更高阶的鬼物要么就是成为鬼物之后继续靠机缘与修行增强要么就是生前就具备修为神魂强大这是一定的而死去不久的司徒燕显然不具备这两个条件所以有可能是其他鬼物行凶宋清漪道也有可能是有魔修作祟楚梁认可地点了点头有些魔道修者就会专门炼化怨气深重的生魂让其成为自己修行的工具或者武器手段残忍有逆人和像魔道风头正盛的冥王宗就有许多靠阴魂修炼的法门楚梁又将李珏告诉他的事情透露给了宋清漪一点他没有提及李珏与司徒燕的故事只讲了班上那几个可能会遭到司徒燕报复的名字陈达闫小虎宋清漪颔首道明天我会去看看他们两个一番交流之后楚梁便离开了后山回到了燕郊城中的李府原来宋教习是君子堂的人啊林北得知这个消息也有点惊讶九天十地中的儒教宗门只有两个一个是背靠朝廷的升龙书院以整座禹朝为基培养人才另一个就是较为独立的君子堂江南君子堂起初是由几位大儒创建的当时几名当世大儒常在江南烟雨楼上谈学论道交流学问一时引为美谈后来得到他们认可的大儒都可以加入进来成为了一个思想交流的胜地继而便有人提议干脆将此地名为君子堂凡是得到品行学问修为都得到认可的儒道君子即可在君子堂上题名传扬后世万古流芳从那之后君子堂变成为了儒教的一座荣誉殿堂无数儒生都以君子堂题名为毕生目标渐渐的江南君子堂也发展出了自己的传承成为了十地宗门之一书院的事有儒教的人管我们应该就不用太操心了楚梁道儒教好啊林北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我可太喜欢儒教了陈达死了翌日下午宋清漪突然找到楚梁和林北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原来她上完上午的课之后就以教习的名义去学生陈达家中探望结果就看到陈家愁云惨淡的一幕此事颇为诡异宋教习的面色凝重听她讲述的楚梁和林北也都认真起来据陈家人说自从张丛和伍少安死后陈达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不敢出门只有他爹娘去送饭的时候才能见到他“因为怕上课时候……样……就稍显庄重……所以就……”宋清漪支支吾吾地解释下突然皱眉“干嘛跟讲?要没什么诡案相关事情说就赶紧回去!”
  “意思就有点奇。”楚梁笑笑开始询问正事:“应该检查过那两名学生尸首确实怨灵所为?”
  “死状凄惨有浓重阴气可以确认鬼物杀害。”宋清漪答道:“只……总觉得像怨灵而像什么更高阶鬼物……”
  怨灵灵智高思维算清晰往往只会在同地点频繁出现。执念虽深却会有什么复杂操作。
  把两名学生从家里骗到湖边来杀死件事像怨灵能做。
  除非机缘巧合。
  “可司徒燕只毫无修为普通少女……”楚梁道。
  没有修为普通神魂强度很有限死后即使怨气再深重也顶多就强点怨灵。
  如果什么都能化身厉鬼强度没有上限那岂死直接起飞。
  更高阶鬼物要么就成为鬼物之后继续靠机缘与修行增强要么就生前就具备修为神魂强大定。
  而死去久司徒燕显然具备两条件。
  “所以有可能其鬼物行凶。”宋清漪道“也有可能……有魔修作祟。”
  楚梁认可地点点头。
  有些魔道修者就会专门炼化怨气深重生魂让其成为自己修行工具或者武器手段残忍有逆和。
  像魔道风头正盛冥王宗就有许多靠阴魂修炼法门。
  楚梁又将李珏告诉事情透露给宋清漪点。没有提及李珏与司徒燕故事只讲班上那几可能会遭到司徒燕报复名字。
  “陈达、闫小虎……”宋清漪颔首道:“明天会去看看们两。”
  番交流之后楚梁便离开后山。
  回到燕郊城中李府。
  “原来宋教习君子堂啊。”林北得知消息也有点惊讶。
  九天十地中儒教宗门只有两背靠朝廷升龙书院以整座禹朝为基培养才。另就较为独立君子堂。
  江南君子堂起初由几位大儒创建当时几名当世大儒常在江南烟雨楼上谈学论道交流学问时引为美谈。后来得到们认可大儒都可以加入进来成为思想交流胜地。
  继而便有提议干脆将此地名为君子堂凡得到品行、学问、修为都得到认可儒道君子即可在君子堂上题名传扬后世万古流芳。
  从那之后君子堂变成为儒教座荣誉殿堂无数儒生都以君子堂题名为毕生目标。渐渐江南君子堂也发展出自己传承成为十地宗门之。
  “书院事有儒教管们应该就用太操心。”楚梁道。
  “儒教啊。”林北知想到什么脸上带着奇怪笑容“可太喜欢儒教。”
  ……
  “陈达死?”
  翌日下午宋清漪突然找到楚梁和林北带来坏消息。
  原来她上完上午课之后就以教习名义去学生陈达家中探望结果就看到陈家愁云惨淡幕。
  “此事颇为诡异。”宋教习面色凝重。
  听她讲述楚梁和林北也都认真起来。
  “据陈家说自从张丛和伍少安死后陈达就直把自己关在房里敢出门。只有爹娘去送饭时候才能见到。”
“因为我怕上课的时候……这样……就稍显不庄重……所以就……”宋清漪支支吾吾地解释了一下,突然一皱眉,“我干嘛跟你讲这个?你要是没什么诡案相关的事情说,就赶紧回去吧!”
  “不好意思,就是有点好奇。”楚梁笑了笑,开始询问正事:“你应该检查过那两名学生的尸首,确实是怨灵所为吗?”
  “死状凄惨,有浓重的阴气,可以确认是鬼物杀害。”宋清漪答道:“只是……我总觉得不像是怨灵,而像是什么更高阶的鬼物……”
  怨灵的灵智不高,思维不算清晰,往往只会在同一地点频繁出现。执念虽深,却不会有什么复杂的操作。
  把两名学生从家里骗到湖边来杀死这件事,不像是怨灵能做的。
  除非是机缘巧合。
  “可司徒燕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少女……”楚梁道。
  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神魂的强度是很有限的,死后即使怨气再深重,也顶多就是强一点的怨灵。
  如果什么人都能化身厉鬼,强度没有上限,那岂不是一死直接起飞了。
  更高阶的鬼物,要么就是成为鬼物之后继续靠机缘与修行增强,要么就是生前就具备修为神魂强大,这是一定的。
  而死去不久的司徒燕显然不具备这两个条件。
  “所以有可能是其他鬼物行凶。”宋清漪道,“也有可能……是有魔修作祟。”
  楚梁认可地点了点头。
  有些魔道修者,就会专门炼化怨气深重的生魂,让其成为自己修行的工具或者武器,手段残忍,有逆人和。
  像魔道风头正盛的冥王宗,就有许多靠阴魂修炼的法门。
  楚梁又将李珏告诉他的事情,透露给了宋清漪一点。他没有提及李珏与司徒燕的故事,只讲了班上那几个可能会遭到司徒燕报复的名字。
  “陈达、闫小虎……”宋清漪颔首道:“明天我会去看看他们两个。”
  一番交流之后,楚梁便离开了后山。
  回到了燕郊城中的李府。
  “原来宋教习是君子堂的人啊。”林北得知这个消息,也有点惊讶。
  九天十地中的儒教宗门只有两个,一个是背靠朝廷的升龙书院,以整座禹朝为基培养人才。另一个,就是较为独立的君子堂。
  江南君子堂起初是由几位大儒创建的,当时几名当世大儒常在江南烟雨楼上谈学论道,交流学问,一时引为美谈。后来得到他们认可的大儒都可以加入进来,成为了一个思想交流的胜地。
“因为我怕上课的时候……这样……就稍显不庄重……所以就……”宋清漪支支吾吾地解释了一下,突然一皱眉,“我干嘛跟你讲这个?你要是没什么诡案相关的事情说,就赶紧回去吧!”
  “不好意思,就是有点好奇。”楚梁笑了笑,开始询问正事:“你应该检查过那两名学生的尸首,确实是怨灵所为吗?”
  “死状凄惨,有浓重的阴气,可以确认是鬼物杀害。”宋清漪答道:“只是……我总觉得不像是怨灵,而像是什么更高阶的鬼物……”
  怨灵的灵智不高,思维不算清晰,往往只会在同一地点频繁出现。执念虽深,却不会有什么复杂的操作。
  把两名学生从家里骗到湖边来杀死这件事,不像是怨灵能做的。
  除非是机缘巧合。
  “可司徒燕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少女……”楚梁道。
  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神魂的强度是很有限的,死后即使怨气再深重,也顶多就是强一点的怨灵。
  如果什么人都能化身厉鬼,强度没有上限,那岂不是一死直接起飞了。
  更高阶的鬼物,要么就是成为鬼物之后继续靠机缘与修行增强,要么就是生前就具备修为神魂强大,这是一定的。
  而死去不久的司徒燕显然不具备这两个条件。
  “所以有可能是其他鬼物行凶。”宋清漪道,“也有可能……是有魔修作祟。”
  楚梁认可地点了点头。
  有些魔道修者,就会专门炼化怨气深重的生魂,让其成为自己修行的工具或者武器,手段残忍,有逆人和。
  像魔道风头正盛的冥王宗,就有许多靠阴魂修炼的法门。
  楚梁又将李珏告诉他的事情,透露给了宋清漪一点。他没有提及李珏与司徒燕的故事,只讲了班上那几个可能会遭到司徒燕报复的名字。
  “陈达、闫小虎……”宋清漪颔首道:“明天我会去看看他们两个。”
  一番交流之后,楚梁便离开了后山。
  回到了燕郊城中的李府。
  “原来宋教习是君子堂的人啊。”林北得知这个消息,也有点惊讶。
  九天十地中的儒教宗门只有两个,一个是背靠朝廷的升龙书院,以整座禹朝为基培养人才。另一个,就是较为独立的君子堂。
  江南君子堂起初是由几位大儒创建的,当时几名当世大儒常在江南烟雨楼上谈学论道,交流学问,一时引为美谈。后来得到他们认可的大儒都可以加入进来,成为了一个思想交流的胜地。
  继而便有人提议,干脆将此地名为君子堂,凡是得到品行、学问、修为都得到认可的儒道君子,即可在君子堂上题名,传扬后世,万古流芳。
  从那之后君子堂变成为了儒教的一座荣誉殿堂,无数儒生都以君子堂题名为毕生目标。渐渐的,江南君子堂也发展出了自己的传承,成为了十地宗门之一。
  “书院的事有儒教的人管,我们应该就不用太操心了。”楚梁道。
  “儒教好啊。”林北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我可太喜欢儒教了。”
  ……
  “陈达死了?”
  翌日下午,宋清漪突然找到楚梁和林北,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原来她上完上午的课之后,就以教习的名义去学生陈达家中探望,结果,就看到陈家愁云惨淡的一幕。
  “此事颇为诡异。”宋教习的面色凝重。
  听她讲述的楚梁和林北也都认真起来。
  “据陈家人说,自从张丛和伍少安死后,陈达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不敢出门。只有他爹娘去送饭的时候,才能见到他。”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