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员外府

下载免费读
  楚梁来到时,就已经是下午,问问具体情况再四下巡视一番,就已经临近天黑了。
  府上赶紧设宴款待。
  毕竟再晚一点,猫妖就该上线了。
  席上珍馐美宴自不必说,明员外和楚梁坐在那里,身后各有一名侍女服侍,都是银剑峰上绝对享受不到的待遇。
楚梁来到时就已经是下午问问具体情况再四下巡视一番就已经临近天黑了府上赶紧设宴款待毕竟再晚一点猫妖就该上线了席上珍馐美宴自不必说明员外和楚梁坐在那里身后各有一名侍女服侍都是银剑峰上绝对享受不到的待遇只是等了好一会儿人还未齐又有侍女来报道老爷夫人说她身子不适又有些加重实在无法来赴宴还请楚少侠与老爷勿怪呀明员外立刻满脸焦急站起身来看看楚梁告罪道楚少侠莫怪我先去看看我家夫人去去就来说罢就把楚梁扔在这一路小跑回后院去了楚梁倒也不以为恼只是微笑道明员外与夫人感情真是好是啊旁边侍女不无艳羡地说道我家老爷与夫人成亲十年了依旧如胶似漆前些年夫人因病无法生育还劝老爷纳妾生子可老爷至今都不肯纳妾另一名侍女也感慨道只有夫人这般人美心善的女子才当得起老爷这么情深义重吧片刻之后明员外又急匆匆赶回来夫人没大碍吧楚梁问道无妨只是这几天邪祟作乱夫人受到些惊扰身子不适只要能除了此妖物自然就好了明员外道我必竭尽全力楚梁道酒席未完就听外面一阵风声阴风伴随着妖气隆隆席卷起来嘭的吹开堂门将宴席碗筷卷得噼啪作响是那猫妖它又来了明员外惊呼一声楚梁立刻身形一掠来到门前仔细感受了一下这股气息阴气很重有鬼物可又杂着妖风浓烈莫非有些古怪你们先躲楚梁回过身想要劝明家的非战斗人员先躲避好可是一回头就发现整座宴席厅堂空空荡荡除了自己哪还有一个人影远远风中传来明员外留下的声音楚少侠靠你了好嘛跑得是真快啊先前还担心明家人的安危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就照这个逃跑速度估计整座邢州城都被妖怪攻陷了他们也不会有事喵嗷来不及多想一声刺耳的尖锐叫声已然响起着实凄厉慑人呔楚梁清喝一声飞剑手环一扬化作长剑握在手里走出厅堂一眼就看见了外面的滔天血气在宅邸的院墙之上正弓身趴伏着一只猫脸怪物一双异瞳泛着死寂的白满脸黑毛沾满污血看上去十分幼小最奇怪的是这妖物虽然是猫头身子仿佛是人类婴孩儿满身污血却没有毛发狰狞可怖楚梁见之都不由得心头一紧此物是怨灵即怨气滔天所化鬼物又是婴灵即是未出世的婴孩死亡怨气比寻常鬼怪更强十倍还是妖灵即妖物死后化鬼难怪它如此诡异怨灵婴灵妖灵每一种单独讲都算是鬼物之中较为特别的存在而眼前这只根本就是叠满了  楚梁来到时就已经下午问问具体情况再四下巡视番就已经临近天黑。
  府上赶紧设宴款待。
  毕竟再晚点猫妖就该上线。
  席上珍馐美宴自必说明员外和楚梁坐在那里身后各有名侍女服侍都银剑峰上绝对享受到待遇。
  只等会儿还未齐又有侍女来报道:“老爷夫说她身子适又有些加重实在无法来赴宴还请楚少侠与老爷勿怪。”
  “呀……”明员外立刻满脸焦急站起身来看看楚梁告罪道:“楚少侠莫怪先去看看家夫去去就来。”
  说罢就把楚梁扔在路小跑回后院去。
  楚梁倒也以为恼只微笑道:“明员外与夫感情真。”
  “啊。”旁边侍女无艳羡地说道:“家老爷与夫成亲十年依旧如胶似漆。前些年夫因病无法生育还劝老爷纳妾生子可老爷至今都肯纳妾。”
  另名侍女也感慨道:“只有夫般美心善女子才当得起老爷么情深义重。”
  片刻之后明员外又急匆匆赶回来。
  “夫没大碍?”楚梁问道。
  “无妨只几天邪祟作乱夫受到些惊扰身子适。只要能除此妖物自然就。”明员外道。
  “必竭尽全力。”楚梁道。
  酒席未完就听外面阵风声。
  阴风伴随着妖气隆隆席卷起来嘭吹开堂门将宴席碗筷卷得噼啪作响。
  “那猫妖它又来!”明员外惊呼声。
  楚梁立刻身形掠来到门前仔细感受下股气息。
  阴气很重有鬼物。可又杂着妖风浓烈莫非……
  “有些古怪们先躲……”楚梁回过身想要劝明家非战斗员先躲避。
  可回头就发现整座宴席厅堂空空荡荡除自己哪还有影。远远风中传来明员外留下声音“楚少侠靠……”
  嘛。
  跑得真快啊。
  先前还担心明家安危现在觉得自己担心完全多余。就照逃跑速度估计整座邢州城都被妖怪攻陷们也会有事。
  “喵嗷——”
  来及多想声刺耳尖锐叫声已然响起着实凄厉慑。
  “呔!”楚梁清喝声飞剑手环扬化作长剑握在手里走出厅堂。
  眼就看见外面滔天血气!
  在宅邸院墙之上正弓身趴伏着只猫脸怪物双异瞳泛着死寂白。满脸黑毛沾满污血看上去十分幼小。最奇怪妖物虽然猫头身子仿佛类婴孩儿满身污血却没有毛发。
  狰狞可怖!
  楚梁见之都由得心头紧。
  此物……。
  怨灵即怨气滔天所化鬼物!又婴灵即未出世婴孩死亡怨气比寻常鬼怪更强十倍!还妖灵即妖物死后化鬼!
  难怪它如此诡异怨灵、婴灵、妖灵……每种单独讲都算鬼物之中较为特别存在。
  而眼前只根本就……
  叠满!
  楚梁来到时,就已经是下午,问问具体情况再四下巡视一番,就已经临近天黑了。
  府上赶紧设宴款待。
  毕竟再晚一点,猫妖就该上线了。
  席上珍馐美宴自不必说,明员外和楚梁坐在那里,身后各有一名侍女服侍,都是银剑峰上绝对享受不到的待遇。
  只是等了好一会儿,人还未齐,又有侍女来报道:“老爷,夫人说她身子不适又有些加重,实在无法来赴宴,还请楚少侠与老爷勿怪。”
  “呀……”明员外立刻满脸焦急,站起身来,看看楚梁,告罪道:“楚少侠莫怪,我先去看看我家夫人,去去就来。”
  说罢,就把楚梁扔在这,一路小跑回后院去了。
  楚梁倒也不以为恼,只是微笑道:“明员外与夫人感情真是好。”
  “是啊。”旁边侍女不无艳羡地说道:“我家老爷与夫人成亲十年了,依旧如胶似漆。前些年夫人因病无法生育,还劝老爷纳妾生子,可老爷至今都不肯纳妾。”
  另一名侍女也感慨道:“只有夫人这般人美心善的女子,才当得起老爷这么情深义重吧。”
  片刻之后,明员外又急匆匆赶回来。
  “夫人没大碍吧?”楚梁问道。
  “无妨,只是这几天邪祟作乱,夫人受到些惊扰,身子不适。只要能除了此妖物,自然就好了。”明员外道。
  “我必竭尽全力。”楚梁道。
  酒席未完,就听外面一阵风声。
  阴风伴随着妖气,隆隆席卷起来,嘭的吹开堂门,将宴席碗筷卷得噼啪作响。
  “是那猫妖,它又来了!”明员外惊呼一声。
  楚梁立刻身形一掠,来到门前,仔细感受了一下这股气息。
  阴气很重,有鬼物。可又杂着妖风浓烈,莫非……
  “有些古怪,你们先躲……”楚梁回过身,想要劝明家的非战斗人员先躲避好。
  可是一回头,就发现整座宴席厅堂空空荡荡,除了自己哪还有一个人影。远远风中传来明员外留下的声音,“楚少侠,靠你了……”
  好嘛。
  跑得是真快啊。
  先前还担心明家人的安危,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就照这个逃跑速度,估计整座邢州城都被妖怪攻陷了,他们也不会有事。
  “喵嗷——”
  来不及多想,一声刺耳的尖锐叫声已然响起,着实凄厉慑人。
  “呔!”楚梁清喝一声,飞剑手环一扬,化作长剑握在手里,走出厅堂。
  一眼,就看见了外面的滔天血气!
  在宅邸的院墙之上,正弓身趴伏着一只猫脸怪物,一双异瞳,泛着死寂的白。满脸黑毛沾满污血,看上去十分幼小。最奇怪的是,这妖物虽然是猫头,身子仿佛是人类婴孩儿,满身污血,却没有毛发。
  狰狞可怖!
  楚梁见之,都不由得心头一紧。
  此物……。
  是怨灵,即怨气滔天所化鬼物!又是婴灵,即是未出世的婴孩死亡,怨气比寻常鬼怪更强十倍!还是妖灵,即妖物死后化鬼!
  难怪它如此诡异,怨灵、婴灵、妖灵……每一种单独讲都算是鬼物之中较为特别的存在。
  而眼前这只根本就是……
  叠满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