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银剑峰

下载免费读
  而楚梁只要斩妖就能获取,并且随着斩杀妖物的实力增强,获得的宝物品级也会提升,对自身战力的增强自然也会更大。
  所以楚梁现在就处于一个“因为怕妖怪,所以杀妖怪”的逻辑闭环中,从某种角度上讲,反而实现了前身的一部分愿望。
  ……
  慢悠悠地穿衣束发、打水洗漱,之后算是正式的起了床。
  推开门,走出小木屋,眼望处天高云淡,正是暮春四月的时节,风中带着草木香。沿着鸟语花香的路,绕过半边山坡,来到了峰顶的一座阁楼前。
  他是来找师父的。
  阁楼的大门敞开着,一走进门,就见前方神台前躺着一个大咧咧的曼妙身影。
  这是一个长发披散的女子,半边脸颊被发丝遮着,露出的半张脸玉嫩光泽,面部轮廓如水墨勾勒,泛着红,颈部线条精致如美瓷。
  着一身对襟玄色袍子,即使躺着也能看出胸前极为饱满,如同满月,随着均匀的呼吸而波澜起伏,一块含着红芒的玉牌陷在其中,引人注目。腰肢处一紧,束着一条缎带,胯部渐宽,两条长长的大腿甩在外面,白腻肉感。
  她的手边还垂着一个偌大的酒葫芦,走进门来,还能听见浅浅的鼾声,可谓是毫无仪态。
  虽然睡得熟,但随着楚梁脚步声一响,女子还是有所警觉,一下睁开眼来。
  “师尊。”楚梁在门口轻轻唤了一声。
  不错,这女子正是楚梁的师父,蜀山三十六峰之一的银剑峰峰主,帝女凤。
  “呀,天都亮啦。”帝女凤一翻身,坐起来,衣衫凌乱,肩胛半露,场面犹如犯罪现场。
  她也不整理衣服,而是先挠了挠头发,眼波朦胧看向楚梁,“你来干嘛?”
  尚且是有点懵。
  “嗯……”楚梁抬眼道:“是师尊纸鹤传书,叫我回来之后就来找您的啊。”
  “有这事儿吗?”宿醉的女人挠挠脑袋,突然噢了一声,“我想起来了!”
  她这才拉扯了两下衣服,站起身来。原本躺着还不算夸张,一站起来,更显出身姿高挑且曲线惊人。
  “昨天掌教不是召集峰主议事吗,就说要开始筹备十年一度的蜀山峰会了,你知道吧?就是诸峰弟子参与选首席弟子的那个。”
而楚梁只要斩妖就能获取并且随着斩杀妖物的实力增强获得的宝物品级也会提升对自身战力的增强自然也会更大所以楚梁现在就处于一个因为怕妖怪所以杀妖怪的逻辑闭环中从某种角度上讲反而实现了前身的一部分愿望慢悠悠地穿衣束发打水洗漱之后算是正式的起了床推开门走出小木屋眼望处天高云淡正是暮春四月的时节风中带着草木香沿着鸟语花香的路绕过半边山坡来到了峰顶的一座阁楼前他是来找师父的阁楼的大门敞开着一走进门就见前方神台前躺着一个大咧咧的曼妙身影这是一个长发披散的女子半边脸颊被发丝遮着露出的半张脸玉嫩光泽面部轮廓如水墨勾勒泛着红颈部线条精致如美瓷着一身对襟玄色袍子即使躺着也能看出胸前极为饱满如同满月随着均匀的呼吸而波澜起伏一块含着红芒的玉牌陷在其中引人注目腰肢处一紧束着一条缎带胯部渐宽两条长长的大腿甩在外面白腻肉感她的手边还垂着一个偌大的酒葫芦走进门来还能听见浅浅的鼾声可谓是毫无仪态虽然睡得熟但随着楚梁脚步声一响女子还是有所警觉一下睁开眼来师尊楚梁在门口轻轻唤了一声不错这女子正是楚梁的师父蜀山三十六峰之一的银剑峰峰主帝女凤呀天都亮啦帝女凤一翻身坐起来衣衫凌乱肩胛半露场面犹如犯罪现场她也不整理衣服而是先挠了挠头发眼波朦胧看向楚梁你来干嘛尚且是有点懵嗯楚梁抬眼道是师尊纸鹤传书叫我回来之后就来找您的啊有这事儿吗宿醉的女人挠挠脑袋突然噢了一声我想起来了她这才拉扯了两下衣服站起身来原本躺着还不算夸张一站起来更显出身姿高挑且曲线惊人昨天掌教不是召集峰主议事吗就说要开始筹备十年一度的蜀山峰会了你知道吧就是诸峰弟子参与选首席弟子的那个弟子知道结果我又和王玄龄那老家伙吵起来了我看不惯他那副嚣张样子在那扬言说什么首席必是他玉剑峰囊中之物我呸帝女凤提起来仍旧气得胸口跳了两跳我当然和他呛声争吵了几句就打了个赌要是玉剑峰的弟子夺得了首席我就把凰灵血玉给他要是我银剑峰的弟子能夺得首席之位他就把诸峰首座的位子让出来给我说着帝女凤瞥向楚梁我找你来是想问问你说咱们银剑峰选谁参与蜀山峰会比较好楚梁小无语了一阵才小声说道师尊咱们银剑峰不是只有我一个弟子吗好帝女凤一拍手你能主动请缨为师很欣慰啊  而楚梁只要斩妖就能获取并且随着斩杀妖物实力增强获得宝物品级也会提升对自身战力增强自然也会更大。
  所以楚梁现在就处于“因为怕妖怪所以杀妖怪”逻辑闭环中从某种角度上讲反而实现前身部分愿望。
  ……
  慢悠悠地穿衣束发、打水洗漱之后算正式起床。
  推开门走出小木屋眼望处天高云淡正暮春四月时节风中带着草木香。沿着鸟语花香路绕过半边山坡来到峰顶座阁楼前。
  来找师父。
  阁楼大门敞开着走进门就见前方神台前躺着大咧咧曼妙身影。
  长发披散女子半边脸颊被发丝遮着露出半张脸玉嫩光泽面部轮廓如水墨勾勒泛着红颈部线条精致如美瓷。
  着身对襟玄色袍子即使躺着也能看出胸前极为饱满如同满月随着均匀呼吸而波澜起伏块含着红芒玉牌陷在其中引注目。腰肢处紧束着条缎带胯部渐宽两条长长大腿甩在外面白腻肉感。
  她手边还垂着偌大酒葫芦走进门来还能听见浅浅鼾声可谓毫无仪态。
  虽然睡得熟但随着楚梁脚步声响女子还有所警觉下睁开眼来。
  “师尊。”楚梁在门口轻轻唤声。
  错女子正楚梁师父蜀山三十六峰之银剑峰峰主帝女凤。
  “呀天都亮啦。”帝女凤翻身坐起来衣衫凌乱肩胛半露场面犹如犯罪现场。
  她也整理衣服而先挠挠头发眼波朦胧看向楚梁“来干嘛?”
  尚且有点懵。
  “嗯……”楚梁抬眼道:“师尊纸鹤传书叫回来之后就来找您啊。”
  “有事儿?”宿醉女挠挠脑袋突然噢声“想起来!”
  她才拉扯两下衣服站起身来。原本躺着还算夸张站起来更显出身姿高挑且曲线惊。
  “昨天掌教召集峰主议事就说要开始筹备十年度蜀山峰会知道?就诸峰弟子参与选首席弟子那。”
  “弟子知道。”
  “结果又和王玄龄那老家伙吵起来看惯那副嚣张样子在那扬言说什么首席必玉剑峰囊中之物……呸!”帝女凤提起来仍旧气得胸口跳两跳“当然和呛声争吵几句就打赌。”
  “要玉剑峰弟子夺得首席就把凰灵血玉给。要银剑峰弟子能夺得首席之位就把诸峰首座位子让出来给。”
  说着帝女凤瞥向楚梁“找来想问问说咱们银剑峰选谁参与蜀山峰会比较?”
  “……”楚梁小无语阵才小声说道:“师尊咱们银剑峰只有弟子……”
  “!”帝女凤拍手“能主动请缨为师很欣慰啊!”
  而楚梁只要斩妖就能获取,并且随着斩杀妖物的实力增强,获得的宝物品级也会提升,对自身战力的增强自然也会更大。
  所以楚梁现在就处于一个“因为怕妖怪,所以杀妖怪”的逻辑闭环中,从某种角度上讲,反而实现了前身的一部分愿望。
  ……
  慢悠悠地穿衣束发、打水洗漱,之后算是正式的起了床。
  推开门,走出小木屋,眼望处天高云淡,正是暮春四月的时节,风中带着草木香。沿着鸟语花香的路,绕过半边山坡,来到了峰顶的一座阁楼前。
  他是来找师父的。
  阁楼的大门敞开着,一走进门,就见前方神台前躺着一个大咧咧的曼妙身影。
  这是一个长发披散的女子,半边脸颊被发丝遮着,露出的半张脸玉嫩光泽,面部轮廓如水墨勾勒,泛着红,颈部线条精致如美瓷。
  着一身对襟玄色袍子,即使躺着也能看出胸前极为饱满,如同满月,随着均匀的呼吸而波澜起伏,一块含着红芒的玉牌陷在其中,引人注目。腰肢处一紧,束着一条缎带,胯部渐宽,两条长长的大腿甩在外面,白腻肉感。
  她的手边还垂着一个偌大的酒葫芦,走进门来,还能听见浅浅的鼾声,可谓是毫无仪态。
  虽然睡得熟,但随着楚梁脚步声一响,女子还是有所警觉,一下睁开眼来。
  “师尊。”楚梁在门口轻轻唤了一声。
  不错,这女子正是楚梁的师父,蜀山三十六峰之一的银剑峰峰主,帝女凤。
  “呀,天都亮啦。”帝女凤一翻身,坐起来,衣衫凌乱,肩胛半露,场面犹如犯罪现场。
  她也不整理衣服,而是先挠了挠头发,眼波朦胧看向楚梁,“你来干嘛?”
  尚且是有点懵。
  “嗯……”楚梁抬眼道:“是师尊纸鹤传书,叫我回来之后就来找您的啊。”
  “有这事儿吗?”宿醉的女人挠挠脑袋,突然噢了一声,“我想起来了!”
  她这才拉扯了两下衣服,站起身来。原本躺着还不算夸张,一站起来,更显出身姿高挑且曲线惊人。
  “昨天掌教不是召集峰主议事吗,就说要开始筹备十年一度的蜀山峰会了,你知道吧?就是诸峰弟子参与选首席弟子的那个。”
  “弟子知道。”
  “结果我又和王玄龄那老家伙吵起来了,我看不惯他那副嚣张样子,在那扬言说什么首席必是他玉剑峰囊中之物……我呸!”帝女凤提起来,仍旧气得胸口跳了两跳,“我当然和他呛声,争吵了几句,就打了个赌。”
  “要是玉剑峰的弟子夺得了首席,我就把凰灵血玉给他。要是我银剑峰的弟子能夺得首席之位,他就把诸峰首座的位子让出来给我。”
  说着,帝女凤瞥向楚梁,“我找你来是想问问,你说,咱们银剑峰选谁参与蜀山峰会比较好?”
  “……”楚梁小无语了一阵,才小声说道:“师尊,咱们银剑峰,不是只有我一个弟子吗……”
  “好!”帝女凤一拍手,“你能主动请缨,为师很欣慰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