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真以为自己很能打?

下载免费读
  乐良朋冷笑,
  “就算你能打过十个,二十个,一百个人,但只要我扣下扳机——你就会像是一只肮臭老鼠一样,吱吱叫着去死。”
  “现在,给我跪下。跪下,我就饶你的命,别妄想我会像是电影里那样,第一次使用手枪,连保险都不会开。。”
  他扳了下保险,发出清脆的一声,得意道:“这么近的距离,你是如何都躲不开的。”
  “给我跪下,然后求饶。”
  乐良朋虽然极力做出从容的表情,但脸上还是有些微的狰狞,
  他从小就在一呼百应的情况下长大,等到上学之后,有着一个开大公司的父亲,更是从未遇到什么失败和挫折,就算碰到些意外,父亲派给他的保镖也足以摆平。
  从小到大,乐良朋以为凭借着父亲的权势,还有自己的智慧,能掌握一切,就算偶尔出了点意外,也大多都是些无聊的消遣,只配拿来做饭后的谈资。
  但这一次...他是第一次碰到彻底超出计划的意外,
  准备的说服手段没有用,父亲给自己准备的保镖也被三拳两脚放翻,
  眼前那个凶神恶煞的平民就朝自己走来,看到了厕所里惨状的乐良朋顿时就慌了,
  成为厕所f4,这样的事情,不要啊!
  慌乱之中,他拿出了父亲留给他防身的手枪。
  “跪下!”握住枪的乐良朋重复了一遍,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
  “我说跪下!”
  雷苍微微眯眼,然后,笑了起来,
  “我最讨厌被人拿枪指着。”
  “讨厌不讨厌,不是你这个平民说了算,”乐良朋喘息着,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歪了都没察觉,狞笑道:
  “你再能打有什么用?快的过子弹么?啊?”
  “时代变了,像你这种只会蛮横使用肉体的人,注定要被我这样的上等人用智慧淘汰,”
  “我最后说一次,跪下!不然我就要开枪了!”
  黑洞洞的枪口不断在雷苍的身体各处要害晃悠,带来的森冷让人脊背发毛,
  他沉默了下,
  “我赌,你不敢开枪。”
  乐良朋咔嚓一声,子弹上膛,
  “呵,”雷苍见状一笑,
  “虚张声势。”
  “你恐怕连手里的枪的型号都不认识吧?那我就好心告诉你,这把枪是格洛克17型手枪,产地奥地利,但我琢磨你多半对这种数据不感兴趣。”
  “那就说点真实的,这手枪,用的是九毫米弹,威力很小。”
  “...也就是说,”雷苍踏前一步,用手点了两下眉心,轻蔑道:
  “除非你能用那颤抖成鸡爪的手,一枪打中眉心,让我当场死亡。不然,这么近的距离,你开不出第二枪,就会被负伤后暴怒的我拧下脑袋。”
  “现在,你还要开枪么?用那百分,哦,以你的枪术应该是百万分之一的机会,和我赌命?”
乐良朋冷笑就算你能打过十个二十个一百个人但只要我扣下扳机你就会像是一只肮臭老鼠一样吱吱叫着去死现在给我跪下跪下我就饶你的命别妄想我会像是电影里那样第一次使用手枪连保险都不会开他扳了下保险发出清脆的一声得意道这么近的距离你是如何都躲不开的给我跪下然后求饶乐良朋虽然极力做出从容的表情但脸上还是有些微的狰狞他从小就在一呼百应的情况下长大等到上学之后有着一个开大公司的父亲更是从未遇到什么失败和挫折就算碰到些意外父亲派给他的保镖也足以摆平从小到大乐良朋以为凭借着父亲的权势还有自己的智慧能掌握一切就算偶尔出了点意外也大多都是些无聊的消遣只配拿来做饭后的谈资但这一次他是第一次碰到彻底超出计划的意外准备的说服手段没有用父亲给自己准备的保镖也被三拳两脚放翻眼前那个凶神恶煞的平民就朝自己走来看到了厕所里惨状的乐良朋顿时就慌了成为厕所这样的事情不要啊慌乱之中他拿出了父亲留给他防身的手枪跪下握住枪的乐良朋重复了一遍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我说跪下雷苍微微眯眼然后笑了起来我最讨厌被人拿枪指着讨厌不讨厌不是你这个平民说了算乐良朋喘息着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歪了都没察觉狞笑道你再能打有什么用快的过子弹么啊时代变了像你这种只会蛮横使用肉体的人注定要被我这样的上等人用智慧淘汰我最后说一次跪下不然我就要开枪了黑洞洞的枪口不断在雷苍的身体各处要害晃悠带来的森冷让人脊背发毛他沉默了下我赌你不敢开枪乐良朋咔嚓一声子弹上膛呵雷苍见状一笑虚张声势你恐怕连手里的枪的型号都不认识吧那我就好心告诉你这把枪是格洛克型手枪产地奥地利但我琢磨你多半对这种数据不感兴趣那就说点真实的这手枪用的是九毫米弹威力很小也就是说雷苍踏前一步用手点了两下眉心轻蔑道除非你能用那颤抖成鸡爪的手一枪打中眉心让我当场死亡不然这么近的距离你开不出第二枪就会被负伤后暴怒的我拧下脑袋现在你还要开枪么用那百分哦以你的枪术应该是百万分之一的机会和我赌命要有胆子的话那就来吧我就站在这里让你先开一枪这生命中的最后一枪你可要想好了往哪打雷苍踏前一步摊开双手微笑着看着乐良朋实际上衣服下的肌肉早就紧紧绷起准备随时暴起夺械乐良朋死死盯着雷苍呼吸越来越重最后他缓缓后退了一步这是退让的信号说明怒火在他脑中已经退去乐良朋开始思考开枪后的后果雷苍也没再刺激他而是保持着摊开双手的姿势微笑着小步朝门口挪去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最终离开了这个房间等到他离开后乐良朋才大松了一口气手枪从满是汗水的手掌里滑下掉在厚厚的毛绒地毯上乐良朋瘫在地上发觉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他脸上的肌肉抽搐几下咬牙切齿道该死该死该死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会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乐良朋冷笑
  “就算能打过十二十百但只要扣下扳机——就会像只肮臭老鼠样吱吱叫着去死。”
  “现在给跪下。跪下就饶命别妄想会像电影里那样第次使用手枪连保险都会开。。”
  扳下保险发出清脆声得意道:“么近距离如何都躲开。”
  “给跪下然后求饶。”
  乐良朋虽然极力做出从容表情但脸上还有些微狰狞
  从小就在呼百应情况下长大等到上学之后有着开大公司父亲更从未遇到什么失败和挫折就算碰到些意外父亲派给保镖也足以摆平。
  从小到大乐良朋以为凭借着父亲权势还有自己智慧能掌握切就算偶尔出点意外也大多都些无聊消遣只配拿来做饭后谈资。
  但次...第次碰到彻底超出计划意外
  准备说服手段没有用父亲给自己准备保镖也被三拳两脚放翻
  眼前那凶神恶煞平民就朝自己走来看到厕所里惨状乐良朋顿时就慌
  成为厕所f4样事情要啊!
  慌乱之中拿出父亲留给防身手枪。
  “跪下!”握住枪乐良朋重复遍脸上表情越发狰狞
  “说跪下!”
  雷苍微微眯眼然后笑起来
  “最讨厌被拿枪指着。”
  “讨厌讨厌平民说算”乐良朋喘息着架在鼻梁上眼镜歪都没察觉狞笑道:
  “再能打有什么用?快过子弹么?啊?”
  “时代变像种只会蛮横使用肉体注定要被样上等用智慧淘汰”
  “最后说次跪下!然就要开枪!”
  黑洞洞枪口断在雷苍身体各处要害晃悠带来森冷让脊背发毛
  沉默下
  “赌敢开枪。”
  乐良朋咔嚓声子弹上膛
  “呵”雷苍见状笑
  “虚张声势。”
  “恐怕连手里枪型号都认识?那就心告诉把枪格洛克17型手枪产地奥地利但琢磨多半对种数据感兴趣。”
  “那就说点真实手枪用九毫米弹威力很小。”
  “...也就说”雷苍踏前步用手点两下眉心轻蔑道:
  “除非能用那颤抖成鸡爪手枪打中眉心让当场死亡。然么近距离开出第二枪就会被负伤后暴怒拧下脑袋。”
  “现在还要开枪么?用那百分哦以枪术应该百万分之机会和赌命?”
  “要有胆子话那就来就站在里让先开枪。生命中最后枪可要想往哪打。”
  雷苍踏前步摊开双手微笑着看着乐良朋实际上衣服下肌肉早就紧紧绷起准备随时暴起夺械。
  乐良朋死死盯着雷苍呼吸越来越重最后缓缓后退步
  ——退让信号说明怒火在脑中已经退去乐良朋开始思考开枪后后果。
  雷苍也没再刺激而保持着摊开双手姿势微笑着小步朝门口挪去
  步步步步
  最终离开房间。
  等到离开后乐良朋才大松口气手枪从满汗水手掌里滑下掉在厚厚毛绒地毯上
  乐良朋瘫在地上发觉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
  脸上肌肉抽搐几下咬牙切齿道:
  “该死该死该死——”
  “——会让付出代价会知道得罪后果...”
  乐良朋冷笑,
  “就算你能打过十个,二十个,一百个人,但只要我扣下扳机——你就会像是一只肮臭老鼠一样,吱吱叫着去死。”
  “现在,给我跪下。跪下,我就饶你的命,别妄想我会像是电影里那样,第一次使用手枪,连保险都不会开。。”
  他扳了下保险,发出清脆的一声,得意道:“这么近的距离,你是如何都躲不开的。”
  “给我跪下,然后求饶。”
  乐良朋虽然极力做出从容的表情,但脸上还是有些微的狰狞,
  他从小就在一呼百应的情况下长大,等到上学之后,有着一个开大公司的父亲,更是从未遇到什么失败和挫折,就算碰到些意外,父亲派给他的保镖也足以摆平。
  从小到大,乐良朋以为凭借着父亲的权势,还有自己的智慧,能掌握一切,就算偶尔出了点意外,也大多都是些无聊的消遣,只配拿来做饭后的谈资。
  但这一次...他是第一次碰到彻底超出计划的意外,
  准备的说服手段没有用,父亲给自己准备的保镖也被三拳两脚放翻,
  眼前那个凶神恶煞的平民就朝自己走来,看到了厕所里惨状的乐良朋顿时就慌了,
  成为厕所f4,这样的事情,不要啊!
  慌乱之中,他拿出了父亲留给他防身的手枪。
  “跪下!”握住枪的乐良朋重复了一遍,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
  “我说跪下!”
  雷苍微微眯眼,然后,笑了起来,
  “我最讨厌被人拿枪指着。”
  “讨厌不讨厌,不是你这个平民说了算,”乐良朋喘息着,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歪了都没察觉,狞笑道:
  “你再能打有什么用?快的过子弹么?啊?”
  “时代变了,像你这种只会蛮横使用肉体的人,注定要被我这样的上等人用智慧淘汰,”
  “我最后说一次,跪下!不然我就要开枪了!”
  黑洞洞的枪口不断在雷苍的身体各处要害晃悠,带来的森冷让人脊背发毛,
  他沉默了下,
  “我赌,你不敢开枪。”
  乐良朋咔嚓一声,子弹上膛,
  “呵,”雷苍见状一笑,
  “虚张声势。”
  “你恐怕连手里的枪的型号都不认识吧?那我就好心告诉你,这把枪是格洛克17型手枪,产地奥地利,但我琢磨你多半对这种数据不感兴趣。”
  “那就说点真实的,这手枪,用的是九毫米弹,威力很小。”
  “...也就是说,”雷苍踏前一步,用手点了两下眉心,轻蔑道:
  “除非你能用那颤抖成鸡爪的手,一枪打中眉心,让我当场死亡。不然,这么近的距离,你开不出第二枪,就会被负伤后暴怒的我拧下脑袋。”
  “现在,你还要开枪么?用那百分,哦,以你的枪术应该是百万分之一的机会,和我赌命?”
  “要有胆子的话,那就来吧,我就站在这里,让你先开一枪。这生命中的最后一枪,你可要想好了往哪打。”
  雷苍踏前一步,摊开双手,微笑着看着乐良朋,实际上衣服下的肌肉早就紧紧绷起,准备随时暴起夺械。
  乐良朋死死盯着雷苍,呼吸越来越重,最后,他缓缓后退了一步,
  ——这是退让的信号,说明怒火在他脑中已经退去,乐良朋开始思考开枪后的后果。
  雷苍也没再刺激他,而是保持着摊开双手的姿势,微笑着小步朝门口挪去,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最终,离开了这个房间。
  等到他离开后,乐良朋才大松了一口气,手枪从满是汗水的手掌里滑下,掉在厚厚的毛绒地毯上,
  乐良朋瘫在地上,发觉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
  他脸上的肌肉抽搐几下,咬牙切齿道:
  “该死,该死该死——”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会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