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临时突袭

下载免费读
我转身进屋,重新坐回了赌桌上。
  姓姚的王八蛋满脸不乐意的叫嚷着赶紧发牌,说什么趁着好运多赢几把。
  我冷笑几声,虽然看不穿他们是如何出千的。可我知道一个人的运气是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在赌局中完全依靠运气,怕是要裤衩都输丢了几条。
  可花衬衫出千切牌的手法很独特,就算查牌也于事无补。可这么输下去也不是办,事后大军一定会和我翻脸。
  我还想着抽身离开南下苏杭,要是被牵绊在这儿可就得不偿失了。
  必须要做出改变!
  发牌过后,姓姚的连庄,轮到他叫牌的时候,依旧让花衬衫帮他切牌。可我突然出声阻止,姓姚的原本喜气洋洋的一张脸,立刻沉了下来:“咋的?输疯了,不让切牌了?”
  我点燃一支烟,淡淡说道:“那倒不是,只是我觉得赌桌上就要有赌桌上的规矩,谁要切牌就自己动手,要不让孟冰这个荷官切牌也行,找别人代劳算怎么回事儿?知道的是你姚老板耍大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他娘的是帕金森晚期综合症呢!”
  我无法赌桌上抓千,只好用其他方法,阻止花衬衫帮忙切牌。因为每当他切牌过后,姓姚的不是二十一点就是二十点,输多赢少,在这么下去,大军就是有金山银山也扛不住!
  “我***的!小兔崽子,你说谁呢?”刘东一下子不干了,对着我吵吵把火的。
  我冷冷的横了他一眼,“少大呼小叫的,跟条狼狗似得,见谁咬谁?”
  “你他妈……”
  刘东还想破口大骂,却被姓姚的制止,他冷冷的盯着我,“姓南的,你挺狂啊。真把自己当盘儿菜了是不?”
  “是不是盘儿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和病人一起玩牌。”
  说着我直接把手里的牌人在桌上,俨然一副随时就会翻脸的样子。
  反正我现在压根儿就不担心大军会置身事外,姓姚的赢了他那么多钱,他巴不得把钱从姓姚的手里给抠出来。
  所以,一听我这么说,大军立刻一招手,等在门外的小弟一拥而入,把整个屋子填的满满当当的。
  我心说大军还不算太笨,还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这些涌入的小弟足以说明,大军对姓姚的加以防范,只要我能抓住出千的证据,今天谁也别想跑!
  赌桌上最恨老千,就算他姓姚的手眼通天,输红眼的赌徒也不卖他面子。
  曾经我混江湖的时候,见多了输红了眼的赌徒,因为一两千块钱,拎着菜刀追着别人满街乱跑的。也见过那些烂赌狗,输急眼了和别人玩命的!
  更见过出千失败的老千,被一群烂赌狗活活打死的!
  “大军老弟,这是啥意思?”姓姚的明显慌了,可他故作镇定,慢慢的抽着雪茄。他身后的刘东向前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大军冷笑:“牌桌上就得有牌桌上的规矩,姚老板,您是个大人物,总不能不讲规矩吧?”
  “行!就听你的!”
  姓姚的认怂了。
  我冷笑,在拳头和危险面前,什么他妈的狗屁大人物,一个个软的跟他娘的破棉花似得。
  更让我恶心的是,这群家伙还一个个装的若无其事,当了婊#子又立牌坊,最他妈的无耻下流!
  因为我突然搅局,只好重新发牌。果然,姓姚的不再切牌,拿到十八点后也变得谨慎起来。
  我心中舒了口气,总算是把这个局算是个破了!
  花衬衫和大金链子看向我的眼光也有些不善,可他们那我没法子。
  大金链子还用切牌之后跳过的手法想阴我几次,可都被我识破,用切牌跳过的法子让姓米的花衬衫难受。
  每一次切牌跳过,我都会把花衬衫最不喜欢的牌放在上面。而周老胖的脑袋也算灵光,同样会选择切牌跳过,把差劲的牌面留给姓姚的。
我转身进屋重新坐回了赌桌上姓姚的王八蛋满脸不乐意的叫嚷着赶紧发牌说什么趁着好运多赢几把我冷笑几声虽然看不穿他们是如何出千的可我知道一个人的运气是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在赌局中完全依靠运气怕是要裤衩都输丢了几条可花衬衫出千切牌的手法很独特就算查牌也于事无补可这么输下去也不是办事后大军一定会和我翻脸我还想着抽身离开南下苏杭要是被牵绊在这儿可就得不偿失了必须要做出改变发牌过后姓姚的连庄轮到他叫牌的时候依旧让花衬衫帮他切牌可我突然出声阻止姓姚的原本喜气洋洋的一张脸立刻沉了下来咋的输疯了不让切牌了我点燃一支烟淡淡说道那倒不是只是我觉得赌桌上就要有赌桌上的规矩谁要切牌就自己动手要不让孟冰这个荷官切牌也行找别人代劳算怎么回事儿知道的是你姚老板耍大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他娘的是帕金森晚期综合症呢我无法赌桌上抓千只好用其他方法阻止花衬衫帮忙切牌因为每当他切牌过后姓姚的不是二十一点就是二十点输多赢少在这么下去大军就是有金山银山也扛不住我的小兔崽子你说谁呢刘东一下子不干了对着我吵吵把火的我冷冷的横了他一眼少大呼小叫的跟条狼狗似得见谁咬谁你他妈刘东还想破口大骂却被姓姚的制止他冷冷的盯着我姓南的你挺狂啊真把自己当盘儿菜了是不是不是盘儿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和病人一起玩牌说着我直接把手里的牌人在桌上俨然一副随时就会翻脸的样子反正我现在压根儿就不担心大军会置身事外姓姚的赢了他那么多钱他巴不得把钱从姓姚的手里给抠出来所以一听我这么说大军立刻一招手等在门外的小弟一拥而入把整个屋子填的满满当当的我心说大军还不算太笨还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这些涌入的小弟足以说明大军对姓姚的加以防范只要我能抓住出千的证据今天谁也别想跑赌桌上最恨老千就算他姓姚的手眼通天输红眼的赌徒也不卖他面子曾经我混江湖的时候见多了输红了眼的赌徒因为一两千块钱拎着菜刀追着别人满街乱跑的也见过那些烂赌狗输急眼了和别人玩命的更见过出千失败的老千被一群烂赌狗活活打死的大军老弟这是啥意思姓姚的明显慌了可他故作镇定慢慢的抽着雪茄他身后的刘东向前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大军冷笑牌桌上就得有牌桌上的规矩姚老板您是个大人物总不能不讲规矩吧行就听你的姓姚的认怂了我冷笑在拳头和危险面前什么他妈的狗屁大人物一个个软的跟他娘的破棉花似得更让我恶心的是这群家伙还一个个装的若无其事当了婊子又立牌坊最他妈的无耻下流因为我突然搅局只好重新发牌果然姓姚的不再切牌拿到十八点后也变得谨慎起来我心中舒了口气总算是把这个局算是个破了花衬衫和大金链子看向我的眼光也有些不善可他们那我没法子大金链子还用切牌之后跳过的手法想阴我几次可都被我识破用切牌跳过的法子让姓米的花衬衫难受每一次切牌跳过我都会把花衬衫最不喜欢的牌放在上面而周老胖的脑袋也算灵光同样会选择切牌跳过把差劲的牌面留给姓姚的原本之前三四分钟的一局因为不断地切牌的缘故硬生生的拖到了十多分钟一局每一个人都异常谨慎生怕中了别人的圈套而姓姚的更是连续输了几把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看向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我知道我又惹上仇家了可我也别无选择拿着别人的钱上赌局就永远无法站在中立的角度我想着不输不赢可大军却想着榨干姓姚的手里的一千万钞票几局下来我和周老胖也算是收回来不少原本见底的钱箱子也渐渐的充盈起来最后一把牌了沈梦冰发牌前花衬衫指着墙上的挂钟说道这都已经一点多啦明天还有事儿呢改天再玩了我转身进屋,重新坐回了赌桌上。
  姓姚的王八蛋满脸不乐意的叫嚷着赶紧发牌,说什么趁着好运多赢几把。
  我冷笑几声,虽然看不穿他们是如何出千的。可我知道一个人的运气是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在赌局中完全依靠运气,怕是要裤衩都输丢了几条。
  可花衬衫出千切牌的手法很独特,就算查牌也于事无补。可这么输下去也不是办,事后大军一定会和我翻脸。
  我还想着抽身离开南下苏杭,要是被牵绊在这儿可就得不偿失了。
  必须要做出改变!
  发牌过后,姓姚的连庄,轮到他叫牌的时候,依旧让花衬衫帮他切牌。可我突然出声阻止,姓姚的原本喜气洋洋的一张脸,立刻沉了下来:“咋的?输疯了,不让切牌了?”
  我点燃一支烟,淡淡说道:“那倒不是,只是我觉得赌桌上就要有赌桌上的规矩,谁要切牌就自己动手,要不让孟冰这个荷官切牌也行,找别人代劳算怎么回事儿?知道的是你姚老板耍大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他娘的是帕金森晚期综合症呢!”
  我无法赌桌上抓千,只好用其他方法,阻止花衬衫帮忙切牌。因为每当他切牌过后,姓姚的不是二十一点就是二十点,输多赢少,在这么下去,大军就是有金山银山也扛不住!
  “我***的!小兔崽子,你说谁呢?”刘东一下子不干了,对着我吵吵把火的。
  我冷冷的横了他一眼,“少大呼小叫的,跟条狼狗似得,见谁咬谁?”
  “你他妈……”
  刘东还想破口大骂,却被姓姚的制止,他冷冷的盯着我,“姓南的,你挺狂啊。真把自己当盘儿菜了是不?”
  “是不是盘儿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和病人一起玩牌。”
  说着我直接把手里的牌人在桌上,俨然一副随时就会翻脸的样子。
  反正我现在压根儿就不担心大军会置身事外,姓姚的赢了他那么多钱,他巴不得把钱从姓姚的手里给抠出来。
  所以,一听我这么说,大军立刻一招手,等在门外的小弟一拥而入,把整个屋子填的满满当当的。
  我心说大军还不算太笨,还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这些涌入的小弟足以说明,大军对姓姚的加以防范,只要我能抓住出千的证据,今天谁也别想跑!
  赌桌上最恨老千,就算他姓姚的手眼通天,输红眼的赌徒也不卖他面子。
  曾经我混江湖的时候,见多了输红了眼的赌徒,因为一两千块钱,拎着菜刀追着别人满街乱跑的。也见过那些烂赌狗,输急眼了和别人玩命的!
  更见过出千失败的老千,被一群烂赌狗活活打死的!
  “大军老弟,这是啥意思?”姓姚的明显慌了,可他故作镇定,慢慢的抽着雪茄。他身后的刘东向前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大军冷笑:“牌桌上就得有牌桌上的规矩,姚老板,您是个大人物,总不能不讲规矩吧?”
  “行!就听你的!”
  姓姚的认怂了。
  我冷笑,在拳头和危险面前,什么他妈的狗屁大人物,一个个软的跟他娘的破棉花似得。
  更让我恶心的是,这群家伙还一个个装的若无其事,当了婊#子又立牌坊,最他妈的无耻下流!
  因为我突然搅局,只好重新发牌。果然,姓姚的不再切牌,拿到十八点后也变得谨慎起来。
  我心中舒了口气,总算是把这个局算是个破了!
  花衬衫和大金链子看向我的眼光也有些不善,可他们那我没法子。
  大金链子还用切牌之后跳过的手法想阴我几次,可都被我识破,用切牌跳过的法子让姓米的花衬衫难受。
  每一次切牌跳过,我都会把花衬衫最不喜欢的牌放在上面。而周老胖的脑袋也算灵光,同样会选择切牌跳过,把差劲的牌面留给姓姚的。
  原本之前三四分钟的一局,因为不断地切牌的缘故,硬生生的拖到了十多分钟一局!每一个人都异常谨慎,生怕中了别人的圈套。而姓姚的更是连续输了几把,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看向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我知道我又惹上仇家了,可我也别无选择。拿着别人的钱上赌局,就永远无法站在中立的角度。
  我想着不输不赢,可大军却想着榨干姓姚的手里的一千万钞票!
  几局下来,我和周老胖也算是收回来不少,原本见底的钱箱子,也渐渐的充盈起来。
  “最后一把牌了。”沈梦冰发牌前,花衬衫指着墙上的挂钟说道:“这都已经一点多啦,明天还有事儿呢,改天再玩了。”
我转身进屋,重新坐回了赌桌上。
  姓姚的王八蛋满脸不乐意的叫嚷着赶紧发牌,说什么趁着好运多赢几把。
  我冷笑几声,虽然看不穿他们是如何出千的。可我知道一个人的运气是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在赌局中完全依靠运气,怕是要裤衩都输丢了几条。
  可花衬衫出千切牌的手法很独特,就算查牌也于事无补。可这么输下去也不是办,事后大军一定会和我翻脸。
  我还想着抽身离开南下苏杭,要是被牵绊在这儿可就得不偿失了。
  必须要做出改变!
  发牌过后,姓姚的连庄,轮到他叫牌的时候,依旧让花衬衫帮他切牌。可我突然出声阻止,姓姚的原本喜气洋洋的一张脸,立刻沉了下来:“咋的?输疯了,不让切牌了?”
  我点燃一支烟,淡淡说道:“那倒不是,只是我觉得赌桌上就要有赌桌上的规矩,谁要切牌就自己动手,要不让孟冰这个荷官切牌也行,找别人代劳算怎么回事儿?知道的是你姚老板耍大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他娘的是帕金森晚期综合症呢!”
  我无法赌桌上抓千,只好用其他方法,阻止花衬衫帮忙切牌。因为每当他切牌过后,姓姚的不是二十一点就是二十点,输多赢少,在这么下去,大军就是有金山银山也扛不住!
  “我***的!小兔崽子,你说谁呢?”刘东一下子不干了,对着我吵吵把火的。
  我冷冷的横了他一眼,“少大呼小叫的,跟条狼狗似得,见谁咬谁?”
  “你他妈……”
  刘东还想破口大骂,却被姓姚的制止,他冷冷的盯着我,“姓南的,你挺狂啊。真把自己当盘儿菜了是不?”
  “是不是盘儿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和病人一起玩牌。”
  说着我直接把手里的牌人在桌上,俨然一副随时就会翻脸的样子。
  反正我现在压根儿就不担心大军会置身事外,姓姚的赢了他那么多钱,他巴不得把钱从姓姚的手里给抠出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