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简童你从来只会逃避

下载免费读
“简童,洱海,不是净土。你以为的平静,不过是你的逃避。”
  苏梦凝重地说道。
  她不该说这些话,但她看到了一些,身为局内人却没有看到的。
  都说,旁观者清,或许这话不对。
  但她看到了,简童的犹豫。
  三年前,她帮简童逃走,是真心想要她就此过上平静的生活。
  三年里,流逝的不只是时光,也有她的成熟。
简童洱海不是净土你以为的平静不过是你的逃避苏梦凝重地说道她不该说这些话但她看到了一些身为局内人却没有看到的都说旁观者清或许这话不对但她看到了简童的犹豫三年前她帮简童逃走是真心想要她就此过上平静的生活三年里流逝的不只是时光也有她的成熟也正因为这成熟她也不断的在反思到底三年前帮简童逃走这件事到底对不对依稀她认为她做错了这个女人已经是惊弓之鸟又怎么会去停下脚步看看周围的人事物三年里她也看到了沈修瑾不断的寻找所有人都在说不要找了简童或许早已经过世也未可知如果没有过世为什么找了三年脚不停蹄却依旧没有找到可那个男人不信邪不停地找除了寻找心中的牵挂之外他的生活便只剩下了工作她苏梦看到的便是曾经的天之骄子不可一世的那个男人为了自己心中的牵挂从不放弃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依稀她看不到沈修瑾的玩弄却看到了他的认真和执着这一切是她曾经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无比渴望的终其一生她也没有得到但是简童不同她所不能够获得的幸福在简童这里或许会得到她曾经和简童神似的遭遇那些糟糕的过往也许在简童这里会得到终结她也承认她是偏心了但更重要的是她看到的不是简童的无心无肺不是简童的彻底放下而是简童的逃跑如果自己面前这个女人是真的彻底放下了打心里的放下了那么今天这些话她便永远的藏在了心里永远的不说出口但显然不是不停的逃逃逃你心可有牵挂你心可有放下苏梦的质问如同惊雷霹雳劈得简童整个人都焦躁不安她捂住耳朵别说什么都别说苏梦的手强硬地拉下简童捂着耳朵的手他病了病得快死了须臾之间世界安静了无需苏梦再拽下简童的手她便已经呆滞了我我要去机场了航班会耽误他脑子里长了东西已经有一年多了现在已经是晚期苏梦自顾自说着我我真的要往机场去了她匆匆想走苏梦这一次没有去拦对着那匆匆走出五米开外的背影喊话他选择动手术脑部手术本来就很复杂他的情况很糟糕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五够了简童停了下来又来这一招吗是他叫你来的当初在意大利就说脑子里有淤血他装疯卖傻的招数要用多少次傻子才会再上当哈苏梦闻言笑了是是是你简童不是傻子你走吧苏梦说不不是走是逃逃兵简童你赶紧逃吧逃得越远越好逃开让你不敢直面的我想问问你到底是你不敢直面的是他还是你自己的心“简童洱海净土。以为平静过逃避。”
  苏梦凝重地说道。
  她该说些话但她看到些身为局内却没有看到。
  都说旁观者清或许话对。
  但她看到简童犹豫。
  三年前她帮简童逃走真心想要她就此过上平静生活。
  三年里流逝只时光也有她成熟。
  也正因为成熟她也断在反思。
  到底三年前帮简童逃走件事到底对对。
  依稀她认为她做错。
  女已经惊弓之鸟又怎么会去停下脚步看看周围事物。
  三年里她也看到沈修瑾断寻找所有都在说要找简童或许早已经过世也未可知。
  如果没有过世为什么找三年脚停蹄却依旧没有找到。
  可那男信邪停地找除寻找心中牵挂之外生活便只剩下工作。
  她苏梦看到便曾经天之骄子可世那男为自己心中牵挂从放弃低下高傲头颅。
  依稀她看到沈修瑾玩弄却看到认真和执着。
  切她曾经在另男身上无比渴望终其生她也没有得到。
  但简童同。
  她所能够获得幸福在简童里或许会得到她曾经和简童神似遭遇那些糟糕过往也许在简童里会得到终结。
  她也承认她偏心。
  但更重要她看到简童无心无肺简童彻底放下而简童逃跑。
  如果自己面前女真彻底放下打心里放下那么今天些话她便永远藏在心里永远说出口。
  但显然。
  “停逃逃逃心可有牵挂?心可有放下?”苏梦质问如同惊雷霹雳劈得简童整都焦躁安。
  她捂住耳朵:“别说什么都别说。”
  苏梦手强硬地拉下简童捂着耳朵手:“病病得快死。”
  须臾之间世界安静。
  无需苏梦再拽下简童手她便已经呆滞。
  “……要去机场航班会耽误。”
  “脑子里长东西已经有年多现在已经晚期。”苏梦自顾自说着。
  “、真要往机场去。”
  她匆匆想走。
  苏梦次没有去拦对着那匆匆走出五米开外背影喊话:
  “选择动手术脑部手术本来就很复杂情况很糟糕成功率足百分之五。”
  “够!”简童停下来:“又来招?叫来?
  当初在意大利就说脑子里有淤血装疯卖傻招数要用多少次?
  傻子才会再上当!”
  “哈”苏梦闻言笑:“简童傻子!走!”
  苏梦说:“走逃。逃兵。”
  “简童赶紧逃逃得越远越逃开让敢直面想问问到底敢直面还自己心?
“简童,洱海,不是净土。你以为的平静,不过是你的逃避。”
  苏梦凝重地说道。
  她不该说这些话,但她看到了一些,身为局内人却没有看到的。
  都说,旁观者清,或许这话不对。
  但她看到了,简童的犹豫。
  三年前,她帮简童逃走,是真心想要她就此过上平静的生活。
  三年里,流逝的不只是时光,也有她的成熟。
  也正因为这成熟,她也不断的在反思。
  到底,三年前,帮简童逃走,这件事,到底对不对。
  依稀,她认为,她做错了。
  这个女人,已经是惊弓之鸟,又怎么会去停下脚步,看看周围的人事物。
  三年里,她也看到了沈修瑾不断的寻找,所有人都在说,不要找了,简童或许早已经过世,也未可知。
  如果没有过世,为什么找了三年,脚不停蹄,却依旧没有找到。
  可那个男人不信邪,不停地找,除了寻找心中的牵挂之外,他的生活,便只剩下了工作。
  她苏梦看到的便是,曾经的天之骄子,不可一世的那个男人,为了自己心中的牵挂,从不放弃,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依稀,她看不到沈修瑾的玩弄,却看到了他的认真和执着。
  这一切,是她曾经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无比渴望的,终其一生,她也没有得到。
  但是简童不同。
  她所不能够获得的幸福,在简童这里,或许会得到,她曾经和简童神似的遭遇,那些糟糕的过往,也许在简童这里,会得到终结。
  她也承认,她是偏心了。
  但更重要的是,她看到的,不是简童的无心无肺,不是简童的彻底放下,而是简童的逃跑。
  如果自己面前这个女人,是真的彻底放下了,打心里的放下了,那么,今天这些话,她便永远的藏在了心里,永远的不说出口。
  但,显然不是。
  “不停的逃逃逃,你心可有牵挂?你心可有放下?”苏梦的质问,如同惊雷霹雳,劈得简童整个人都焦躁不安。
  她捂住耳朵:“别说,什么都别说。”
  苏梦的手,强硬地拉下简童捂着耳朵的手:“他病了,病得快死了。”
  须臾之间,世界安静了。
  无需苏梦再拽下简童的手,她便已经呆滞了。
  “……我,我要去机场了,航班会耽误。”
  “他脑子里长了东西,已经有一年多了,现在,已经是晚期。”苏梦自顾自说着。
  “我、我真的要往机场去了。”
  她匆匆想走。
  苏梦这一次,没有去拦,对着那匆匆走出五米开外的背影喊话:
  “他选择动手术,脑部手术本来就很复杂,他的情况很糟糕,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五。”
  “够了!”简童停了下来:“又来这一招吗?是他叫你来的?
  当初在意大利,就说脑子里有淤血,他装疯卖傻的招数,要用多少次?
  傻子才会再上当!”
  “哈,”苏梦闻言,笑了:“是,是是,你简童不是傻子!你走吧!”
  苏梦说:“不,不是走,是逃。逃兵。”
  “简童,你赶紧逃吧,逃得越远越好,逃开让你不敢直面的,我想问问你,到底,是你不敢直面的是他,还是你自己的心?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