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速之客

下载免费读
 陆明初冲到了沈家老宅。
  
         
  
  “是你指使的吧?”
  
         
  
  不明不白就对着正在悠哉喝茶的沈老爷子喝问道。
  
         
  
  “你无缘无故跑来……就是对祖父这个态度?”沈老爷子放下手中的茶盏,老脸一沉。
  
         
  
  “是你指使夏管家那么做的吧。
  
         
  
  否则的话,夏管家怎么也不敢吧?”
  
         
  
  “什么夏管家什么指使?”
  
         
  
  “简童出车祸,是你在背后指使的,我在问你这个,对不对!”陆明初气急败坏。
  
         
  
  沈老爷子听到简童的名字,顿时脸色阴云遍布:“怎么?你还想为她与自己的祖父作对?”
  
         
  
  “那就是说
  
         
  
  ……你默认了。”
  
         
  
  陆明初捏着拳头,气得全身发抖:“她到底哪里惹你的眼了?”
  
         
  
  “她哪里都惹到我了。”
  
         
  
  “她不过也就是个女人,她哪儿得罪你了,算起来,她还得喊你一声爷爷,你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什么深仇大恨,你要处处害她?”
  
         
  
  “我处处害她?”
  
         
  
  “当初夏薇茗那件事情,你别说不是你故意算计的。你别说这里头没有你的手笔。
  
         
  
  当初算计她。
  
         
  
  现在竟然指使夏管家,你是与她不罢休了?
  
         
  
  我就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惹到你!至于你这么纠缠不休!”
  
         
  
  沈老爷子也被激怒了,砰的砸了手中的茶盏:“她哪儿惹我了?
  
         
  
  她哪儿都惹我了!
  
         
  
  你们一个个的,都被她迷花了眼?
  
         
  
  当初就该毁了她的脸,看她还怎么楚楚可怜的勾引男人!”
  
         
  
  陆明初不敢置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您老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够说出这种话来?
  
         
  
  什么勾引不勾引?
  
         
  
  至于说话这么难听?”
  
         
  
  “我难道说错了?
  
         
  
  我两个孙子,一个一个为了她,跟我反目为仇。
  
         
  
  一个一个为了她,不要江山。
  
         
  
  她就是个祸害。
  
         
  
  当初就该趁着她还在襁褓里,干脆把她送到山沟里去,也省得几十年后,我两个孙子,都要为她不知道自己是个谁了!”
  
         
  
  “襁褓?”陆明初突然抓住重点:“你到底在说什么?”
  
         
  
  沈老爷子冷笑了笑:
  
         
  
  “我说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两个孙子都被她迷花了眼!
  
         
  
  沈家的子孙,怎么能够栽在女人的裙摆下?
  
         
  
  沈家子孙,就该宏韬大略,该狠的狠,该强硬的强硬。就不该被女人牵绊了手脚!”
  
         
  
  “你就是为了这个?
  
         
  
  为了这个你就一次两次的与她过不去?”
  
         
  
  “对,我就为了这个。你们一个两个的,放着事业不管不顾,全部围着她转,我沈家的子孙,怎么能够如此!”
  
         
  
  沈老爷子阴沉着脸,“我告诉你,她逃得了一时而已!”
  
         
  
  言下之意是,他会一直和她过不去。
  
         
  
  陆明初倒吸一口冷气:
  
         
陆明初冲到了沈家老宅是你指使的吧不明不白就对着正在悠哉喝茶的沈老爷子喝问道你无缘无故跑来就是对祖父这个态度沈老爷子放下手中的茶盏老脸一沉是你指使夏管家那么做的吧否则的话夏管家怎么也不敢吧什么夏管家什么指使简童出车祸是你在背后指使的我在问你这个对不对陆明初气急败坏沈老爷子听到简童的名字顿时脸色阴云遍布怎么你还想为她与自己的祖父作对那就是说你默认了陆明初捏着拳头气得全身发抖她到底哪里惹你的眼了她哪里都惹到我了她不过也就是个女人她哪儿得罪你了算起来她还得喊你一声爷爷你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什么深仇大恨你要处处害她我处处害她当初夏薇茗那件事情你别说不是你故意算计的你别说这里头没有你的手笔当初算计她现在竟然指使夏管家你是与她不罢休了我就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惹到你至于你这么纠缠不休沈老爷子也被激怒了砰的砸了手中的茶盏她哪儿惹我了她哪儿都惹我了你们一个个的都被她迷花了眼当初就该毁了她的脸看她还怎么楚楚可怜的勾引男人陆明初不敢置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您老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够说出这种话来什么勾引不勾引至于说话这么难听我难道说错了我两个孙子一个一个为了她跟我反目为仇一个一个为了她不要江山她就是个祸害当初就该趁着她还在襁褓里干脆把她送到山沟里去也省得几十年后我两个孙子都要为她不知道自己是个谁了襁褓陆明初突然抓住重点你到底在说什么沈老爷子冷笑了笑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两个孙子都被她迷花了眼沈家的子孙怎么能够栽在女人的裙摆下沈家子孙就该宏韬大略该狠的狠该强硬的强硬就不该被女人牵绊了手脚你就是为了这个为了这个你就一次两次的与她过不去对我就为了这个你们一个两个的放着事业不管不顾全部围着她转我沈家的子孙怎么能够如此沈老爷子阴沉着脸我告诉你她逃得了一时而已言下之意是他会一直和她过不去陆明初倒吸一口冷气你还想要干嘛我想要干嘛先把沈家子孙分内的事情做好我沈家人就是不许儿女私情看重陆明初气急败坏却对面前老者没有办法没有千日防贼的说法沈老爷子要是一直惦记着她确实是防不胜防 陆明初冲到了沈家老宅。
  
         
  
  “是你指使的吧?”
  
         
  
  不明不白就对着正在悠哉喝茶的沈老爷子喝问道。
  
         
  
  “你无缘无故跑来……就是对祖父这个态度?”沈老爷子放下手中的茶盏,老脸一沉。
  
         
  
  “是你指使夏管家那么做的吧。
  
         
  
  否则的话,夏管家怎么也不敢吧?”
  
         
  
  “什么夏管家什么指使?”
  
         
  
  “简童出车祸,是你在背后指使的,我在问你这个,对不对!”陆明初气急败坏。
  
         
  
  沈老爷子听到简童的名字,顿时脸色阴云遍布:“怎么?你还想为她与自己的祖父作对?”
  
         
  
  “那就是说
  
         
  
  ……你默认了。”
  
         
  
  陆明初捏着拳头,气得全身发抖:“她到底哪里惹你的眼了?”
  
         
  
  “她哪里都惹到我了。”
  
         
  
  “她不过也就是个女人,她哪儿得罪你了,算起来,她还得喊你一声爷爷,你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什么深仇大恨,你要处处害她?”
  
         
  
  “我处处害她?”
  
         
  
  “当初夏薇茗那件事情,你别说不是你故意算计的。你别说这里头没有你的手笔。
  
         
  
  当初算计她。
  
         
  
  现在竟然指使夏管家,你是与她不罢休了?
  
         
  
  我就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惹到你!至于你这么纠缠不休!”
  
         
  
  沈老爷子也被激怒了,砰的砸了手中的茶盏:“她哪儿惹我了?
  
         
  
  她哪儿都惹我了!
  
         
  
  你们一个个的,都被她迷花了眼?
  
         
  
  当初就该毁了她的脸,看她还怎么楚楚可怜的勾引男人!”
  
         
  
  陆明初不敢置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您老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够说出这种话来?
  
         
  
  什么勾引不勾引?
  
         
  
  至于说话这么难听?”
  
         
  
  “我难道说错了?
  
         
  
  我两个孙子,一个一个为了她,跟我反目为仇。
  
         
  
  一个一个为了她,不要江山。
  
         
  
  她就是个祸害。
  
         
  
  当初就该趁着她还在襁褓里,干脆把她送到山沟里去,也省得几十年后,我两个孙子,都要为她不知道自己是个谁了!”
  
         
  
  “襁褓?”陆明初突然抓住重点:“你到底在说什么?”
  
         
  
  沈老爷子冷笑了笑:
  
         
  
  “我说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两个孙子都被她迷花了眼!
  
         
  
  沈家的子孙,怎么能够栽在女人的裙摆下?
  
         
  
  沈家子孙,就该宏韬大略,该狠的狠,该强硬的强硬。就不该被女人牵绊了手脚!”
  
         
  
  “你就是为了这个?
  
         
  
  为了这个你就一次两次的与她过不去?”
  
         
  
  “对,我就为了这个。你们一个两个的,放着事业不管不顾,全部围着她转,我沈家的子孙,怎么能够如此!”
  
         
  
  沈老爷子阴沉着脸,“我告诉你,她逃得了一时而已!”
  
         
  
  言下之意是,他会一直和她过不去。
  
         
  
  陆明初倒吸一口冷气:
  
         
  
  “你还想要干嘛!”
  
         
  
  “我想要干嘛?先把沈家子孙分内的事情做好!
  
         
  
  我沈家人,就是不许儿女私情看重!”
  
         
  
  陆明初气急败坏,却对面前老者没有办法。
  
         
  
  没有千日防贼的说法,沈老爷子要是一直惦记着她,确实是防不胜防。
  
         
 陆明初冲到了沈家老宅。
  
         
  
  “是你指使的吧?”
  
         
  
  不明不白就对着正在悠哉喝茶的沈老爷子喝问道。
  
         
  
  “你无缘无故跑来……就是对祖父这个态度?”沈老爷子放下手中的茶盏,老脸一沉。
  
         
  
  “是你指使夏管家那么做的吧。
  
         
  
  否则的话,夏管家怎么也不敢吧?”
  
         
  
  “什么夏管家什么指使?”
  
         
  
  “简童出车祸,是你在背后指使的,我在问你这个,对不对!”陆明初气急败坏。
  
         
  
  沈老爷子听到简童的名字,顿时脸色阴云遍布:“怎么?你还想为她与自己的祖父作对?”
  
         
  
  “那就是说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