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吻她

下载免费读
“简童姐,出狱了,你想做什么?我想去洱海,洱海的美,澄澈干净。那里的水鸟很可爱,洱海里的鱼虾很鲜美,天更蓝,水更清,连阳光都比这个城市的温暖。
  我要努力赚钱,赚一大笔钱,去那里,开一个小小的民宿。我不图赚钱,只愿每天面朝洱海,潮起潮落。我不为赚很多钱,只要日子能够温饱有余,偶尔看着背包客来来去去,去去来来。
  简童姐,我好像快要死了。怎么办,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洱海的美。”
  那是简童这辈子忘不了的天籁一般悲怆的声音。她抱着那个女孩儿,不断的用自己的体温去焐热女孩儿已经渐渐冰凉的身体。
简童姐出狱了你想做什么我想去洱海洱海的美澄澈干净那里的水鸟很可爱洱海里的鱼虾很鲜美天更蓝水更清连阳光都比这个城市的温暖我要努力赚钱赚一大笔钱去那里开一个小小的民宿我不图赚钱只愿每天面朝洱海潮起潮落我不为赚很多钱只要日子能够温饱有余偶尔看着背包客来来去去去去来来简童姐我好像快要死了怎么办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洱海的美那是简童这辈子忘不了的天籁一般悲怆的声音她抱着那个女孩儿不断的用自己的体温去焐热女孩儿已经渐渐冰凉的身体弥留之际怀中的女孩儿清澈的双眼带着渴求看向监狱里小小铁窗外的一小片天空她说简童姐其实我没有去过洱海那些洱海的美丽都是我从电视和报纸杂志上看到的我知道就算我出狱了也没钱去洱海开一家小小的民宿我就是想在临死之际做一做这不可能实现的梦至今简童依旧记得怀中女孩儿临死之前渴望的眼神回忆还是那么痛苦眼角不知不觉湿润了一片她伸出手偷偷擦干匍匐在地上一只手悄然摸向自己的左侧后腰那里头空荡荡的比正常人少了一样器官正因为这样她不能够喝酒她必须活着她欠了债还不清她有罪还没赎不还不能够死简童抬起头看向沈修瑾摇摇头说沈先生只要你不让我喝酒怎样都行怎样都行吗男人鹰隼一般的眼眯了眯嘴角缓缓上翘怎样都行他开口透着一丝危险简童简家的大小姐曾经的自信和傲气都抛掉了他倒要看看面前曾经记忆中的简大小姐是否真的已经变成另一个人只要不喝酒怎样都行好沙发上男人脸上一闪即逝的冷厉随即隔空打了一个响指伴随这声响指一道人影从幽暗的墙角里缓缓走出来先生那人身着黑西装干净利落的寸头正恭敬的呈低着头这人应该是沈修瑾的保镖简童不解的看向昏暗灯光下的沈修瑾男人镀着金光的完美容颜上缓缓绽放出曼珠沙华般的笑菲薄唇瓣动了动吻他简童顺着他修长的手指视线定格在他身后那个默不作声的黑西装保镖身上豁然睁大了眼睛怎么做不到吗耳边传来沈修瑾玩味的笑要么喝酒要么现在就在这里开始你的表演哗啦一盆冰水从头浇下简童全身冷的没有一丝人气耳朵嗡嗡作响仰起头呆滞的目光看向沙发上帝王一般的男人他说什么表演哦让她像个红尘里的小姐在这里表演暧昧亲吻的戏码她缓缓抿了抿干涩的唇瓣原来她的初吻这么廉价即使对他的感情只剩下恐惧和害怕尽管她早已将对他的感情收拾的干干净净埋藏在心坟之中可是还是不可抑制的涌出一丝艰涩的疼痛她缓缓看向沈修瑾那双眼不冷不恨也不爱只有浓郁的化不开的绝望“简童姐出狱想做什么?想去洱海洱海美澄澈干净。那里水鸟很可爱洱海里鱼虾很鲜美天更蓝水更清连阳光都比城市温暖。
  要努力赚钱赚大笔钱去那里开小小民宿。图赚钱只愿每天面朝洱海潮起潮落。为赚很多钱只要日子能够温饱有余偶尔看着背包客来来去去去去来来。
  简童姐像快要死。怎么办还没有来得及看眼洱海美。”
  那简童辈子忘天籁般悲怆声音。她抱着那女孩儿断用自己体温去焐热女孩儿已经渐渐冰凉身体。
  弥留之际怀中女孩儿清澈双眼带着渴求看向监狱里小小铁窗外小片天空她说:“简童姐其实没有去过洱海。那些洱海美丽都从电视和报纸杂志上看到。知道就算出狱也没钱去洱海开家小小民宿。就想在临死之际做做可能实现梦。”
  至今简童依旧记得怀中女孩儿临死之前渴望眼神。
  回忆还那么痛苦眼角知觉湿润片。她伸出手偷偷擦干。匍匐在地上只手悄然摸向自己左侧后腰那里头空荡荡比正常少样器官。
  正因为样她能够喝酒她必须活着。
  她欠债还清!
  她有罪还没赎!
  !
  还能够死!
  简童抬起头看向沈修瑾摇摇头说:“沈先生只要让喝酒怎样都行。”
  怎样都行……?
  男鹰隼般眼眯眯嘴角缓缓上翘“怎样都行?”开口透着丝危险。
  简童简家大小姐曾经自信和傲气都抛掉?
  倒要看看面前曾经记忆中简大小姐否真已经变成另。
  “只要喝酒。怎样都行。”
  “!”沙发上男脸上闪即逝冷厉随即隔空打响指伴随声响指道影从幽暗墙角里缓缓走出来:“先生。”那身着黑西装干净利落寸头正恭敬呈45°低着头。应该沈修瑾保镖。
  简童解看向昏暗灯光下沈修瑾。男镀着金光完美容颜上缓缓绽放出曼珠沙华般笑菲薄唇瓣动动:“吻。”
  简童顺着修长手指视线定格在身后那默作声黑西装保镖身上……豁然睁大眼睛!
  “怎么?做到?”耳边传来沈修瑾玩味笑:“要么喝酒。要么现在就在里开始表演。”
  “哗啦”!盆冰水从头浇下简童全身冷没有丝气耳朵嗡嗡作响仰起头呆滞目光看向沙发上帝王般男……说什么?
  表演?哦……让她像红尘里小姐在里表演暧昧亲吻戏码?
  她缓缓抿抿干涩唇瓣原来她初吻么廉价。即使对感情只剩下恐惧和害怕尽管她早已将对感情收拾干干净净埋藏在心坟之中可还可抑制涌出丝艰涩疼痛。
  她缓缓看向沈修瑾那双眼冷恨也爱只有浓郁化开绝望!
“简童姐,出狱了,你想做什么?我想去洱海,洱海的美,澄澈干净。那里的水鸟很可爱,洱海里的鱼虾很鲜美,天更蓝,水更清,连阳光都比这个城市的温暖。
  我要努力赚钱,赚一大笔钱,去那里,开一个小小的民宿。我不图赚钱,只愿每天面朝洱海,潮起潮落。我不为赚很多钱,只要日子能够温饱有余,偶尔看着背包客来来去去,去去来来。
  简童姐,我好像快要死了。怎么办,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洱海的美。”
  那是简童这辈子忘不了的天籁一般悲怆的声音。她抱着那个女孩儿,不断的用自己的体温去焐热女孩儿已经渐渐冰凉的身体。
  弥留之际,怀中的女孩儿,清澈的双眼,带着渴求,看向监狱里小小铁窗外的一小片天空,她说:“简童姐,其实我没有去过洱海。那些洱海的美丽,都是我从电视和报纸杂志上看到的。我知道,就算我出狱了,也没钱去洱海开一家小小的民宿。我就是想,在临死之际,做一做这不可能实现的梦。”
  至今,简童依旧记得怀中女孩儿临死之前渴望的眼神。
  回忆还是那么痛苦,眼角不知不觉湿润了一片。她伸出手,偷偷擦干。匍匐在地上,一只手悄然摸向自己的左侧后腰,那里头空荡荡的,比正常人少了一样器官。
  正因为这样,她不能够喝酒,她必须活着。
  她欠了债,还不清!
  她有罪,还没赎!
  不!
  还不能够死!
  简童抬起头,看向沈修瑾,摇摇头,说:“沈先生,只要你不让我喝酒,怎样都行。”
  怎样都行……吗?
  男人鹰隼一般的眼,眯了眯,嘴角缓缓上翘,“怎样都行?”他开口,透着一丝危险。
  简童简家的大小姐,曾经的自信和傲气,都抛掉了?
  他倒要看看,面前曾经记忆中的简大小姐,是否真的已经变成另一个人。
  “只要不喝酒。怎样都行。”
  “好!”沙发上男人脸上一闪即逝的冷厉,随即隔空打了一个响指,伴随这声响指,一道人影,从幽暗的墙角里,缓缓走出来:“先生。”那人身着黑西装,干净利落的寸头正恭敬的呈45°低着头。这人应该是沈修瑾的保镖。
“简童姐,出狱了,你想做什么?我想去洱海,洱海的美,澄澈干净。那里的水鸟很可爱,洱海里的鱼虾很鲜美,天更蓝,水更清,连阳光都比这个城市的温暖。
  我要努力赚钱,赚一大笔钱,去那里,开一个小小的民宿。我不图赚钱,只愿每天面朝洱海,潮起潮落。我不为赚很多钱,只要日子能够温饱有余,偶尔看着背包客来来去去,去去来来。
  简童姐,我好像快要死了。怎么办,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洱海的美。”
  那是简童这辈子忘不了的天籁一般悲怆的声音。她抱着那个女孩儿,不断的用自己的体温去焐热女孩儿已经渐渐冰凉的身体。
  弥留之际,怀中的女孩儿,清澈的双眼,带着渴求,看向监狱里小小铁窗外的一小片天空,她说:“简童姐,其实我没有去过洱海。那些洱海的美丽,都是我从电视和报纸杂志上看到的。我知道,就算我出狱了,也没钱去洱海开一家小小的民宿。我就是想,在临死之际,做一做这不可能实现的梦。”
  至今,简童依旧记得怀中女孩儿临死之前渴望的眼神。
  回忆还是那么痛苦,眼角不知不觉湿润了一片。她伸出手,偷偷擦干。匍匐在地上,一只手悄然摸向自己的左侧后腰,那里头空荡荡的,比正常人少了一样器官。
  正因为这样,她不能够喝酒,她必须活着。
  她欠了债,还不清!
  她有罪,还没赎!
  不!
  还不能够死!
  简童抬起头,看向沈修瑾,摇摇头,说:“沈先生,只要你不让我喝酒,怎样都行。”
  怎样都行……吗?
  男人鹰隼一般的眼,眯了眯,嘴角缓缓上翘,“怎样都行?”他开口,透着一丝危险。
  简童简家的大小姐,曾经的自信和傲气,都抛掉了?
  他倒要看看,面前曾经记忆中的简大小姐,是否真的已经变成另一个人。
  “只要不喝酒。怎样都行。”
  “好!”沙发上男人脸上一闪即逝的冷厉,随即隔空打了一个响指,伴随这声响指,一道人影,从幽暗的墙角里,缓缓走出来:“先生。”那人身着黑西装,干净利落的寸头正恭敬的呈45°低着头。这人应该是沈修瑾的保镖。
  简童不解的看向昏暗灯光下的沈修瑾。男人镀着金光的完美容颜上,缓缓绽放出曼珠沙华般的笑,菲薄唇瓣动了动:“吻他。”
  简童顺着他修长的手指,视线定格在他身后那个默不作声的黑西装保镖身上……豁然,睁大了眼睛!
  “怎么?做不到吗?”耳边,传来沈修瑾玩味的笑:“要么,喝酒。要么,现在就在这里,开始你的表演。”
  “哗啦”!一盆冰水从头浇下,简童全身冷的没有一丝人气,耳朵嗡嗡作响,仰起头,呆滞的目光看向沙发上帝王一般的男人……他说什么?
  表演?哦……让她像个红尘里的小姐,在这里表演暧昧亲吻的戏码?
  她缓缓抿了抿干涩的唇瓣,原来她的初吻这么廉价。即使对他的感情只剩下恐惧和害怕,尽管她早已将对他的感情,收拾的干干净净,埋藏在心坟之中,可是,还是不可抑制的,涌出一丝艰涩的疼痛。
  她缓缓看向沈修瑾,那双眼,不冷不恨也不爱,只有浓郁的化不开的绝望!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