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送她进监狱

下载免费读
“不是我,你相信我。”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大雨瓢泼的下,车窗被雨打湿,花了的车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简童颤抖的身子,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大声的喊:“沈修瑾!你至少听一听!”
  车门突然打开,简童来不及高兴,一股大力,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她栽在他的身上,干爽的白衬衫,瞬间湿了大片。
  “沈修瑾,那些伤害薇茗的小混混,不是我安排的……”简童刚说,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住她的下巴,头顶上传来他特有的磁沉嗓音:“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清冷的嗓音,带着一点点清淡的烟草味——他的味道。
  “什么?”简童有些蒙了,她喜欢他,全世界都知道,他现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男人捏着简童的下巴,另一只手臂,修长有力,朝着她伸过去,指腹温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湿冷的脸颊,简童被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溺毙了,迷失了,她似乎已经听到下一句,这个男人问她“冷不冷”。
  男人突然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冷的说道:“简童,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喜欢到不惜害死薇茗?”
  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简童瞬间清醒,不禁微微苦笑……她就说,这个男人的温柔怎么会给她。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温柔,不过是撒旦的微笑而已。
  “我没有存心害死薇茗……”她想为自己解释。
  “对,你没有存心害死薇茗,你就是花钱买通了几个混混,让他们奸污薇茗。”男人眼里渐渐涌现暴躁,没给简童解释的机会,大手“刺啦”一声,撕碎了简童身上的衣服。
  “啊~!”
  伴随着尖叫,简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车外,狼狈的摔倒在雨水中,耳畔男人清冷的声音,在雨水声中特别的显声:
  “简童,简大小姐,你怎么对薇茗,我就怎么对你。衣不蔽体的感觉可好?”
  唰!
  简童猛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车门内,那男人坐在车子里,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拿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简大小姐,我现在很累,你请回。”
  “沈修瑾!你听我说!我真的……”
  “要我听简大小姐说话,也不是不可以。”男人淡漠抬起眼皮,扫了简童一眼:“简大小姐要是愿意跪在我沈家庄园前一个晚上,或许我心情好了,愿意给简大小姐十分钟的时间。”
  车门豁然关上,一条帕子从车里丢了出来,飘飘然落在简童面前,被雨水沾湿。
  简童低头,捡起雨水中的帕子,死死的捏在掌心。
  车,驶进了沈家庄园,而沈家庄园的铁艺大门,在她的面前,毫不留情的关上。
  雨水中,简童面色苍白,她站了好一会儿,豁然抬头,走到沈家庄园的大门外,紧紧抿着唇瓣“啪”一声,膝盖就砸在地上。
  她跪!
  不是因为赎罪!
  只因为夏薇茗是她简童的朋友!朋友去世,她该跪拜。不是因为所有人认为的她害死夏薇茗!
  她跪!
  也跪求这个男人肯给她十分钟,听她说!
  身上的衣服被撕坏,破烂不堪,勉强可以遮住重点部位。她双手捂着身体,腰身却挺的直直的,她骄傲,她即使跪着也傲骨不屈!她的自尊她的尊严她是上海滩的简童!
  她倔强的跪下,只为一个解释清楚的机会。她没做过,没做过的事情她不认!
  可,真的会有这个机会吗?
  真的,能够解释清楚吗?
  又,真的,有人相信她的话吗?
  雨,越下越大,至始至终,没有停过。
  ……
  一夜过去
  倾盆大雨中,简童依旧跪在沈家庄园外。
  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裙,她在雨中已经跪了一整夜。
  清晨终于来临,死寂一夜的庄园终于有了人气。银发矍铄的老管家撑着一把老式黑伞,从庄园的院子走过来。
  封尘一夜的铁门“吱嘎吱嘎”向着两旁打开一条豁口,简童终于有了动静,抬起耷拉着的脑袋,冲站在铁门中间的老管家露出一抹苍白的笑。
  “简小姐,沈先生让你离开这里。”老管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即使下雨天也不见一丝乱发,严谨的就像是沈家庄园的一草一木,都有专人修剪。老管家给简童丢下一件衣服。
  简童伸出泡了一夜雨水的手,哆哆嗦嗦的穿上。张了张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声音沙哑又坚定:“我要见他。”
  老管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一字不落的传递了庄园主人的原话:“沈先生说,简小姐的存在,污染了庄园的环境,让简小姐你不要碍了他的眼。”
  从出事到现在,简童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懦弱,此刻她装出来的坚强,再难以保持,肩膀颤动,泄露了她受伤的心。
  简童闭上了眼睛,满脸的雨水,让人分不清眼角的湿濡是雨水还是泪水。老管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简童再次睁开眼,仰起头对老管家说道:“夏管家,不管您心里怎么想,我没有买通那几个小混混毁掉夏薇茗的清白。无论如何,您的恨意,我无法毫无怨言的承受。”
  简童虽然疲惫却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咬字清晰……这是一个虽然愿意暂时低头,却满身傲骨的女人。
  老管家终于有了“漠视”以外的反应,一对灰眉拧了起来,看向简童的目光中满满的厌恶,“薇茗是我的女儿,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她从没有踏足过酒吧夜场这样混乱肮脏的场所,而她却在那样三教九流混混出没的地方,被一群混混侮辱致死。
不是我你相信我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大雨瓢泼的下车窗被雨打湿花了的车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简童颤抖的身子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大声的喊沈修瑾你至少听一听车门突然打开简童来不及高兴一股大力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她栽在他的身上干爽的白衬衫瞬间湿了大片沈修瑾那些伤害薇茗的小混混不是我安排的简童刚说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住她的下巴头顶上传来他特有的磁沉嗓音你就这么喜欢我吗清冷的嗓音带着一点点清淡的烟草味他的味道什么简童有些蒙了她喜欢他全世界都知道他现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男人捏着简童的下巴另一只手臂修长有力朝着她伸过去指腹温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湿冷的脸颊简童被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溺毙了迷失了她似乎已经听到下一句这个男人问她冷不冷男人突然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冷的说道简童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喜欢到不惜害死薇茗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简童瞬间清醒不禁微微苦笑她就说这个男人的温柔怎么会给她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温柔不过是撒旦的微笑而已我没有存心害死薇茗她想为自己解释对你没有存心害死薇茗你就是花钱买通了几个混混让他们奸污薇茗男人眼里渐渐涌现暴躁没给简童解释的机会大手刺啦一声撕碎了简童身上的衣服啊伴随着尖叫简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车外狼狈的摔倒在雨水中耳畔男人清冷的声音在雨水声中特别的显声简童简大小姐你怎么对薇茗我就怎么对你衣不蔽体的感觉可好唰简童猛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车门内那男人坐在车子里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拿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简大小姐我现在很累你请回沈修瑾你听我说我真的要我听简大小姐说话也不是不可以男人淡漠抬起眼皮扫了简童一眼简大小姐要是愿意跪在我沈家庄园前一个晚上或许我心情好了愿意给简大小姐十分钟的时间车门豁然关上一条帕子从车里丢了出来飘飘然落在简童面前被雨水沾湿简童低头捡起雨水中的帕子死死的捏在掌心车驶进了沈家庄园而沈家庄园的铁艺大门在她的面前毫不留情的关上雨水中简童面色苍白她站了好一会儿豁然抬头走到沈家庄园的大门外紧紧抿着唇瓣啪一声膝盖就砸在地上她跪不是因为赎罪只因为夏薇茗是她简童的朋友朋友去世她该跪拜不是因为所有人认为的她害死夏薇茗她跪也跪求这个男人肯给她十分钟听她说身上的衣服被撕坏破烂不堪勉强可以遮住重点部位她双手捂着身体腰身却挺的直直的她骄傲她即使跪着也傲骨不屈她的自尊她的尊严她是上海滩的简童她倔强的跪下只为一个解释清楚的机会她没做过没做过的事情她不认可真的会有这个机会吗真的能够解释清楚吗又真的有人相信她的话吗雨越下越大至始至终没有停过一夜过去倾盆大雨中简童依旧跪在沈家庄园外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裙她在雨中已经跪了一整夜清晨终于来临死寂一夜的庄园终于有了人气银发矍铄的老管家撑着一把老式黑伞从庄园的院子走过来封尘一夜的铁门吱嘎吱嘎向着两旁打开一条豁口简童终于有了动静抬起耷拉着的脑袋冲站在铁门中间的老管家露出一抹苍白的笑简小姐沈先生让你离开这里老管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即使下雨天也不见一丝乱发严谨的就像是沈家庄园的一草一木都有专人修剪老管家给简童丢下一件衣服简童伸出泡了一夜雨水的手哆哆嗦嗦的穿上张了张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声音沙哑又坚定我要见他老管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一字不落的传递了庄园主人的原话沈先生说简小姐的存在污染了庄园的环境让简小姐你不要碍了他的眼从出事到现在简童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懦弱此刻她装出来的坚强再难以保持肩膀颤动泄露了她受伤的心简童闭上了眼睛满脸的雨水让人分不清眼角的湿濡是雨水还是泪水老管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简童再次睁开眼仰起头对老管家说道夏管家不管您心里怎么想我没有买通那几个小混混毁掉夏薇茗的清白无论如何您的恨意我无法毫无怨言的承受简童虽然疲惫却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咬字清晰这是一个虽然愿意暂时低头却满身傲骨的女人老管家终于有了漠视以外的反应一对灰眉拧了起来看向简童的目光中满满的厌恶薇茗是我的女儿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她从没有踏足过酒吧夜场这样混乱肮脏的场所而她却在那样三教九流混混出没的地方被一群混混侮辱致死“相信。”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大雨瓢泼下车窗被雨打湿花车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脸。简童颤抖身子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大声喊:“沈修瑾!至少听听!”
  车门突然打开简童来及高兴股大力将她狠狠拽进车子里她栽在身上干爽白衬衫瞬间湿大片。
  “沈修瑾那些伤害薇茗小混混安排……”简童刚说只修长有力手指毫怜惜捏住她下巴头顶上传来特有磁沉嗓音:“就么喜欢?”
  清冷嗓音带着点点清淡烟草味——味道。
  “什么?”简童有些蒙她喜欢全世界都知道现在为什么会突然么问?
  男捏着简童下巴另只手臂修长有力朝着她伸过去指腹温柔落到她被雨打得湿冷脸颊简童被那双温柔如水眼睛溺毙迷失她似乎已经听到下句男问她“冷冷”。
  男突然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冷冷说道:“简童就么喜欢?喜欢到惜害死薇茗?”
  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简童瞬间清醒禁微微苦笑……她就说男温柔怎么会给她。原来那根本什么温柔过撒旦微笑而已。
  “没有存心害死薇茗……”她想为自己解释。
  “对没有存心害死薇茗就花钱买通几混混让们奸污薇茗。”男眼里渐渐涌现暴躁没给简童解释机会大手“刺啦”声撕碎简童身上衣服。
  “啊~!”
  伴随着尖叫简童被毫留情推出车外狼狈摔倒在雨水中耳畔男清冷声音在雨水声中特别显声:
  “简童简大小姐怎么对薇茗就怎么对。衣蔽体感觉可?”
  唰!
  简童猛然抬头敢置信地看向车门内那男坐在车子里居高临下看她眼拿出帕子慢条斯理擦着手指:“简大小姐现在很累请回。”
  “沈修瑾!听说!真……”
  “要听简大小姐说话也可以。”男淡漠抬起眼皮扫简童眼:“简大小姐要愿意跪在沈家庄园前晚上或许心情愿意给简大小姐十分钟时间。”
  车门豁然关上条帕子从车里丢出来飘飘然落在简童面前被雨水沾湿。
  简童低头捡起雨水中帕子死死捏在掌心。
  车驶进沈家庄园而沈家庄园铁艺大门在她面前毫留情关上。
  雨水中简童面色苍白她站会儿豁然抬头走到沈家庄园大门外紧紧抿着唇瓣“啪”声膝盖就砸在地上。
  她跪!
  因为赎罪!
  只因为夏薇茗她简童朋友!朋友去世她该跪拜。因为所有认为她害死夏薇茗!
  她跪!
  也跪求男肯给她十分钟听她说!
  身上衣服被撕坏破烂堪勉强可以遮住重点部位。她双手捂着身体腰身却挺直直她骄傲她即使跪着也傲骨屈!她自尊她尊严她上海滩简童!
  她倔强跪下只为解释清楚机会。她没做过没做过事情她认!
  可真会有机会?
  真能够解释清楚?
  又真有相信她话?
  雨越下越大至始至终没有停过。
  ……
  夜过去
  倾盆大雨中简童依旧跪在沈家庄园外。
  雨水淋湿她衣裙她在雨中已经跪整夜。
  清晨终于来临死寂夜庄园终于有气。银发矍铄老管家撑着把老式黑伞从庄园院子走过来。
  封尘夜铁门“吱嘎吱嘎”向着两旁打开条豁口简童终于有动静抬起耷拉着脑袋冲站在铁门中间老管家露出抹苍白笑。
  “简小姐沈先生让离开里。”老管家头发梳得丝苟即使下雨天也见丝乱发严谨就像沈家庄园草木都有专修剪。老管家给简童丢下件衣服。
  简童伸出泡夜雨水手哆哆嗦嗦穿上。张张苍白没有血色唇瓣声音沙哑又坚定:“要见。”
  老管家眼皮也没有抬下字落传递庄园主原话:“沈先生说简小姐存在污染庄园环境让简小姐要碍眼。”
  从出事到现在简童没有表现出丝懦弱此刻她装出来坚强再难以保持肩膀颤动泄露她受伤心。
  简童闭上眼睛满脸雨水让分清眼角湿濡雨水还泪水。老管家面无表情看着她。简童再次睁开眼仰起头对老管家说道:“夏管家管您心里怎么想没有买通那几小混混毁掉夏薇茗清白。无论如何您恨意无法毫无怨言承受。”
  简童虽然疲惫却字句说清清楚楚咬字清晰……虽然愿意暂时低头却满身傲骨女。
  老管家终于有“漠视”以外反应对灰眉拧起来看向简童目光中满满厌恶“薇茗女儿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她从没有踏足过酒夜场样混乱肮脏场所而她却在那样三教九流混混出没地方被群混混侮辱致死。
“不是我,你相信我。”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大雨瓢泼的下,车窗被雨打湿,花了的车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简童颤抖的身子,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大声的喊:“沈修瑾!你至少听一听!”
  车门突然打开,简童来不及高兴,一股大力,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她栽在他的身上,干爽的白衬衫,瞬间湿了大片。
  “沈修瑾,那些伤害薇茗的小混混,不是我安排的……”简童刚说,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住她的下巴,头顶上传来他特有的磁沉嗓音:“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清冷的嗓音,带着一点点清淡的烟草味——他的味道。
  “什么?”简童有些蒙了,她喜欢他,全世界都知道,他现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男人捏着简童的下巴,另一只手臂,修长有力,朝着她伸过去,指腹温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湿冷的脸颊,简童被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溺毙了,迷失了,她似乎已经听到下一句,这个男人问她“冷不冷”。
  男人突然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冷的说道:“简童,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喜欢到不惜害死薇茗?”
  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简童瞬间清醒,不禁微微苦笑……她就说,这个男人的温柔怎么会给她。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温柔,不过是撒旦的微笑而已。
  “我没有存心害死薇茗……”她想为自己解释。
  “对,你没有存心害死薇茗,你就是花钱买通了几个混混,让他们奸污薇茗。”男人眼里渐渐涌现暴躁,没给简童解释的机会,大手“刺啦”一声,撕碎了简童身上的衣服。
  “啊~!”
  伴随着尖叫,简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车外,狼狈的摔倒在雨水中,耳畔男人清冷的声音,在雨水声中特别的显声:
  “简童,简大小姐,你怎么对薇茗,我就怎么对你。衣不蔽体的感觉可好?”
  唰!
  简童猛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车门内,那男人坐在车子里,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拿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简大小姐,我现在很累,你请回。”
  “沈修瑾!你听我说!我真的……”
  “要我听简大小姐说话,也不是不可以。”男人淡漠抬起眼皮,扫了简童一眼:“简大小姐要是愿意跪在我沈家庄园前一个晚上,或许我心情好了,愿意给简大小姐十分钟的时间。”
  车门豁然关上,一条帕子从车里丢了出来,飘飘然落在简童面前,被雨水沾湿。
  简童低头,捡起雨水中的帕子,死死的捏在掌心。
  车,驶进了沈家庄园,而沈家庄园的铁艺大门,在她的面前,毫不留情的关上。
  雨水中,简童面色苍白,她站了好一会儿,豁然抬头,走到沈家庄园的大门外,紧紧抿着唇瓣“啪”一声,膝盖就砸在地上。
  她跪!
  不是因为赎罪!
  只因为夏薇茗是她简童的朋友!朋友去世,她该跪拜。不是因为所有人认为的她害死夏薇茗!
  她跪!
  也跪求这个男人肯给她十分钟,听她说!
  身上的衣服被撕坏,破烂不堪,勉强可以遮住重点部位。她双手捂着身体,腰身却挺的直直的,她骄傲,她即使跪着也傲骨不屈!她的自尊她的尊严她是上海滩的简童!
  她倔强的跪下,只为一个解释清楚的机会。她没做过,没做过的事情她不认!
  可,真的会有这个机会吗?
  真的,能够解释清楚吗?
  又,真的,有人相信她的话吗?
  雨,越下越大,至始至终,没有停过。
  ……
  一夜过去
  倾盆大雨中,简童依旧跪在沈家庄园外。
  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裙,她在雨中已经跪了一整夜。
  清晨终于来临,死寂一夜的庄园终于有了人气。银发矍铄的老管家撑着一把老式黑伞,从庄园的院子走过来。
  封尘一夜的铁门“吱嘎吱嘎”向着两旁打开一条豁口,简童终于有了动静,抬起耷拉着的脑袋,冲站在铁门中间的老管家露出一抹苍白的笑。
  “简小姐,沈先生让你离开这里。”老管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即使下雨天也不见一丝乱发,严谨的就像是沈家庄园的一草一木,都有专人修剪。老管家给简童丢下一件衣服。
  简童伸出泡了一夜雨水的手,哆哆嗦嗦的穿上。张了张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声音沙哑又坚定:“我要见他。”
  老管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一字不落的传递了庄园主人的原话:“沈先生说,简小姐的存在,污染了庄园的环境,让简小姐你不要碍了他的眼。”
  从出事到现在,简童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懦弱,此刻她装出来的坚强,再难以保持,肩膀颤动,泄露了她受伤的心。
  简童闭上了眼睛,满脸的雨水,让人分不清眼角的湿濡是雨水还是泪水。老管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简童再次睁开眼,仰起头对老管家说道:“夏管家,不管您心里怎么想,我没有买通那几个小混混毁掉夏薇茗的清白。无论如何,您的恨意,我无法毫无怨言的承受。”
  简童虽然疲惫却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咬字清晰……这是一个虽然愿意暂时低头,却满身傲骨的女人。
  老管家终于有了“漠视”以外的反应,一对灰眉拧了起来,看向简童的目光中满满的厌恶,“薇茗是我的女儿,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她从没有踏足过酒吧夜场这样混乱肮脏的场所,而她却在那样三教九流混混出没的地方,被一群混混侮辱致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