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吉星高照

下载免费读
罗镇耀听了我的话,原本灰败的脸色立马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起来。他想开口骂我,可当他看到大军那张似笑非笑,又透着阴狠的脸的时候立刻就萎了下去。
  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刘东,想让刘东帮他出头,替他说话。
  可刘东直接把头别了过去,站起身带着人朝着大军走了过来。
  赢钱的时候大家是兄弟,输了钱谁还认识谁?更何况,罗镇耀输的还是刘东的钱!
  刘东没有直接和罗镇耀清算,就算是给了他跑路的机会。
  “大军,这次算你走运!”说完刘东就带人离开。
  江湖规矩便是如此,言而有信,也可以言而无信。但当场翻脸火拼的,传出去会被人笑话。
  至于之后暗地里的手段和算计,那都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了。毕竟,大军算是“外来户”,突然插了一脚,总会让人不爽。
  混江湖利益至上,你动了别人的蛋糕,别人要是还能装聋作哑,不是废物就是夯货。这样的人混江湖,就算是今天风光,说不定那天就被人扔进江河湖海喂了鱼。
罗镇耀听了我的话原本灰败的脸色立马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起来他想开口骂我可当他看到大军那张似笑非笑又透着阴狠的脸的时候立刻就萎了下去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刘东想让刘东帮他出头替他说话可刘东直接把头别了过去站起身带着人朝着大军走了过来赢钱的时候大家是兄弟输了钱谁还认识谁更何况罗镇耀输的还是刘东的钱刘东没有直接和罗镇耀清算就算是给了他跑路的机会大军这次算你走运说完刘东就带人离开江湖规矩便是如此言而有信也可以言而无信但当场翻脸火拼的传出去会被人笑话至于之后暗地里的手段和算计那都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了毕竟大军算是外来户突然插了一脚总会让人不爽混江湖利益至上你动了别人的蛋糕别人要是还能装聋作哑不是废物就是夯货这样的人混江湖就算是今天风光说不定那天就被人扔进江河湖海喂了鱼罗镇耀见刘东离开立刻就失去了主心骨他毕竟是个老千就算是我这样的顶级老千面对这样的局面也只有投子认负心不甘情不愿的认栽谁让咱是老千不是混社会的大哥呢老千向来靠的是脑子而不是武力能在牌桌上解决的问题绝不会轻易上升到打打杀杀的局面行我记住你了罗镇耀恨恨的说了句然后脱光了衣服和他弟弟一起跑了出去走的时候大军和越叔寒暄了半天可我看得出来越叔那老东西的心情不是太好反而大军正在兴头上丝毫没有察觉到越叔的不悦回去的路上我思前想后还是把怎么看穿越叔和刘东联手做局故意针对大军的事情告诉了他毕竟我对他还有所图这件事儿说穿了也能让他欠我个人情世界上欠什么都能还唯独欠人情债是永远也还不清的正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我才尽可能的不欠人情反而倒是让别人欠我的人情至于还不还那就是他的事情了总之情分欠下了我张口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也能方便许多大军听了我的话吃惊不小额头上更是冒出不少冷汗他说好歹是我看穿了赌局否则的话今天免不了一场火拼我笑笑说你也有不少人手怕他们干啥大军缩缩脖子没再多说什么我懂规矩不该多问的一句也不多问反倒是顺势提出了让大军带人陪我去见葛老八的事情大军倒也没推脱点点头表示同意回到棋牌室他又给我拿了五万块算是辛苦费我推脱不要因为我怕拿了这五万块大军这孙子就变卦了我和葛老八约定明天见面可手里钱紧又不好意思开口管大军借钱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别的赌场捞钱夜幕降临对我这样的职业赌徒来说只是疯狂的开始我对着镜子戴上人皮面具同时用化妆的手法改变了人皮面具的外貌皮肤蜡黄眼窝深陷还有很深的眼袋一看就是常年熬夜营养不良的货色越是普通就越是对我出千有利我没有选择别处反而是选择了帝王宫殿里面的赌厅上一次姓姚的摆了我一道我要是不吸他点血怎么对的起自己晚上十点整我走进帝王宫殿的赌厅相对于和葛老八对赌的地方这里简直弱爆了虽然扎金花麻将牌九应有尽有可同时充斥着眼眶通红输钱上火的烂赌狗我走大服务台扣扣索索的换了五百的筹码服务台的小妹冲我直翻白眼我知道她们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有点钱就跑来赌博的烂赌狗我丝毫不在意我正是要这样的效果越多的人鄙视我瞧不起我我就越是开心倒不是我有受虐倾向而是为了方便我出千而已毕竟每一个赌厅都有看场子的明灯暗灯也有负责看场子的打手他们每天混迹在这里对陌生的面孔异常敏感如果我表现的出手阔绰富有反而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和注意即便这身打扮也会被他们关注可时间绝不会长久在赌场工作时间长的人都知道这种有点儿钱就来赌博的烂赌狗时常会更换场所所以越是这种人他们也越不放在心上我装作和烂赌狗一样的状态游走在每个牌桌中间每次我都不下注反而叫嚷的最凶罗镇耀听了我的话,原本灰败的脸色立马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起来。他想开口骂我,可当他看到大军那张似笑非笑,又透着阴狠的脸的时候立刻就萎了下去。
  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刘东,想让刘东帮他出头,替他说话。
  可刘东直接把头别了过去,站起身带着人朝着大军走了过来。
  赢钱的时候大家是兄弟,输了钱谁还认识谁?更何况,罗镇耀输的还是刘东的钱!
  刘东没有直接和罗镇耀清算,就算是给了他跑路的机会。
  “大军,这次算你走运!”说完刘东就带人离开。
  江湖规矩便是如此,言而有信,也可以言而无信。但当场翻脸火拼的,传出去会被人笑话。
  至于之后暗地里的手段和算计,那都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了。毕竟,大军算是“外来户”,突然插了一脚,总会让人不爽。
  混江湖利益至上,你动了别人的蛋糕,别人要是还能装聋作哑,不是废物就是夯货。这样的人混江湖,就算是今天风光,说不定那天就被人扔进江河湖海喂了鱼。
  罗镇耀见刘东离开,立刻就失去了主心骨。
  他毕竟是个老千,就算是我这样的顶级老千,面对这样的局面,也只有投子认负,心不甘情不愿的认栽!
  谁让咱是老千,不是混社会的大哥呢?
  老千向来靠的是脑子,而不是武力。能在牌桌上解决的问题,绝不会轻易上升到打打杀杀的局面。
  “行!我记住你了!”罗镇耀恨恨的说了句,然后脱光了衣服,和他弟弟一起跑了出去。
  走的时候大军和越叔寒暄了半天,可我看得出来越叔那老东西的心情不是太好。反而大军正在兴头上,丝毫没有察觉到越叔的不悦。
  回去的路上,我思前想后,还是把怎么看穿越叔和刘东联手做局,故意针对大军的事情告诉了他。
  毕竟,我对他还有所图,这件事儿说穿了,也能让他欠我个人情。
  世界上欠什么都能还,唯独欠人情债是永远也还不清的。正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我才尽可能的不欠人情。反而倒是让别人欠我的人情,至于还不还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总之情分欠下了,我张口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也能方便许多。
  大军听了我的话吃惊不小,额头上更是冒出不少冷汗。他说好歹是我看穿了赌局,否则的话今天免不了一场火拼。
  我笑笑,说你也有不少人手,怕他们干啥?
  大军缩缩脖子,没再多说什么。
  我懂规矩,不该多问的,一句也不多问。反倒是顺势提出了让大军带人陪我去见葛老八的事情。
  大军倒也没推脱,点点头表示同意。回到棋牌室,他又给我拿了五万块算是辛苦费。我推脱不要,因为我怕拿了这五万块,大军这孙子就变卦了。
  我和葛老八约定明天见面,可手里钱紧,又不好意思开口管大军借钱,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别的赌场捞钱。
  夜幕降临,对我这样的职业赌徒来说,只是疯狂的开始!
  我对着镜子戴上人皮面具,同时用化妆的手法,改变了人皮面具的外貌。皮肤蜡黄,眼窝深陷,还有很深的眼袋。一看就是常年熬夜,营养不良的货色。
  越是普通,就越是对我出千有利。
  我没有选择别处,反而是选择了帝王宫殿里面的赌厅。
  上一次姓姚的摆了我一道,我要是不吸他点血,怎么对的起自己?
  晚上十点整,我走进帝王宫殿的赌厅。
  相对于和葛老八对赌的地方,这里简直弱爆了!虽然扎金花、麻将、牌九应有尽有,可同时充斥着眼眶通红,输钱上火的烂赌狗!
  我走大服务台,扣扣索索的换了五百的筹码。服务台的小妹冲我直翻白眼,我知道她们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有点钱就跑来赌博的烂赌狗!
  我丝毫不在意,我正是要这样的效果!越多的人鄙视我,瞧不起我,我就越是开心。倒不是我有受虐倾向,而是为了方便我出千而已。
  毕竟,每一个赌厅都有看场子的明灯暗灯,也有负责看场子的打手。他们每天混迹在这里,对陌生的面孔异常敏感。
  如果我表现的出手阔绰富有,反而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和注意。即便这身打扮也会被他们关注,可时间绝不会长久。
  在赌场工作时间长的人都知道,这种有点儿钱就来赌博的烂赌狗,时常会更换场所。所以,越是这种人他们也越不放在心上。
  我装作和烂赌狗一样的状态,游走在每个牌桌中间。每次我都不下注,反而叫嚷的最凶。
罗镇耀听了我的话,原本灰败的脸色立马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起来。他想开口骂我,可当他看到大军那张似笑非笑,又透着阴狠的脸的时候立刻就萎了下去。
  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刘东,想让刘东帮他出头,替他说话。
  可刘东直接把头别了过去,站起身带着人朝着大军走了过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