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获新生

下载免费读
哐当!
  听到身后传来的巨响,我忍不住回头。看着冰冷的高墙铁门,有种恍如隔世般的陌生感。
  我是个老千,职业赌徒。
  所谓十赌九骗,说的就是我们这个行当。
  我十五岁出来混社会,到如今十二年的光景里自诩看穿了人心人性。可也正是恰恰忽略了一个“骗”字,两年前我从顶峰摔落悬崖。
  因为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被一脚踹进了看守所里,失去了金钱地位女人。在看守所的日子,有人想要我的命,却都被我逢凶化吉躲了过去。
  如今重获新生,我打算金盆洗手,过几年安稳日子。
  可人在江湖,必有仇家。
  尤其是老千这个行当,又有几个能得到善终?混江湖的不是老了惨死街头,就是被丢进长江喂鱼,要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总之没有好下场!
  不义之财如流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风光时叱咤风云,无往不利。可一旦退出江湖,谁也逃不过命运!
  为了过得相对安稳,避开曾经的仇人朋友,我没有回老家,更没有去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舍不得繁华热闹的我最终选择了二线城市津门。
  为了生计,我做过外卖送餐员,快递员,甚至让许多人都瞧不上的服务生。
  虽然生活辛苦,但我从没有感受过如此安稳,夜里从没睡的那么踏实。
  曾经的一切就像漂泊的柳絮尘埃落定,再也不用提心吊胆,担心仇家忽然上门寻仇报复。
  可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半年后的一天晚上我下班回家,正兴高采烈地用微信聊着班儿上的妹子。顺手摸出钥匙想要开门,可还没等我把钥匙插进孔里,房门竟然被人从里面拉开。
  来贼了?
  靠,现在的贼也太明目张点了吧?主人回来竟然还他娘的负责开门?
  因为我在老小区租房,楼道里混乱不堪,我第一反应就是抄起手边的木棒,气势汹汹的冲进屋子。
  “我**大爷!”
  我骂了一句,可抡起来的木棒还没等落下,就被眼前小山丘一样的壮汉给抓住手腕。
  “阿文哥还是和以前一样脾气暴啊。”山丘男眼神戏谑的盯着我,一把夺过了我手里的木棒,顺手扔了出去。
  “小东?”我一愣,不安的预感瞬间席卷全身。
  小东是我曾经老千团里的一员,我进去之后就断了联系。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可他是个老千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我的家里。
  “你来干什么?”我语气不善,既然已经决定金盆洗手,就要和以前的一切断个一干二净。
  “是冰姐带我来的。”小东憨厚一笑,指了指客厅方向。
  她?
  我的眉头瞬间拧在一起,脸色也更加难看。
  小东嘴里的冰姐叫沈梦冰,曾经对我挚爱的女人。也正是这个我从不设防的女人,联合别人做局,亲手把我送进了监狱!
  “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立刻离开!”如果让我做到不耿耿于怀,以德报怨,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被曾经当做红颜知己的女人背叛,换做是谁恐怕也很难接受。即便那些心志坚定的大人物又如何?更何况我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小鱼小虾,做不到胸怀四海的宽广。
  “南昊文,我来都来了,你就不见我一面?”客厅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行!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你们不走,我走!
  我转身就要走,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多了两个男人堵住了我的去路。
  以一敌三?
  这样的蠢事我做不出来,只好硬着头皮,迎着小东鄙夷的目光走进客厅。要是放在以前,小东哪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有事儿?”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故意和沈梦冰保持距离,正眼也不瞧她一眼,自顾自的点燃一支香烟。
  “文哥,你想我不?”沈梦冰声音甜美。
  我冷笑一声:“有事儿快说,没空叙旧。”
  沈梦冰这娘们儿竟然站起来绕到我跟前,一下子骑跨在我腿上,右手修长的手指勾着我的下巴,强迫我和她对视。
  她变得更美了!
  我心里由衷感叹,两年多的时间不见,她愈发的成熟性感。
  穿着一条黑色连衣裙,胸口开的很低,露出里面大片雪白和一道令人遐想无限的沟壑。两条修长笔直的白腿,毫无顾忌的盘在我腰上,搞得我一阵头晕眼花,血气上涌。
  “文哥,我想你。”沈梦冰深情地盯着我说道。
  想我?
  我止不住冷笑,“我看你是想坑我。”
  沈梦冰如痴如怨的瞪了我一眼,娇嗔道:“文哥,两年前的事儿你还记着呢?还不都是你不好,我对你那么好,你还心心念念着那个女人!你说这事儿放在谁身上能不生气?”
哐当!
  听到身后传来的巨响,我忍不住回头。看着冰冷的高墙铁门,有种恍如隔世般的陌生感。
  我是个老千,职业赌徒。
  所谓十赌九骗,说的就是我们这个行当。
  我十五岁出来混社会,到如今十二年的光景里自诩看穿了人心人性。可也正是恰恰忽略了一个“骗”字,两年前我从顶峰摔落悬崖。
  因为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被一脚踹进了看守所里,失去了金钱地位女人。在看守所的日子,有人想要我的命,却都被我逢凶化吉躲了过去。
  如今重获新生,我打算金盆洗手,过几年安稳日子。
  可人在江湖,必有仇家。
  尤其是老千这个行当,又有几个能得到善终?混江湖的不是老了惨死街头,就是被丢进长江喂鱼,要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总之没有好下场!
  不义之财如流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风光时叱咤风云,无往不利。可一旦退出江湖,谁也逃不过命运!
  为了过得相对安稳,避开曾经的仇人朋友,我没有回老家,更没有去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舍不得繁华热闹的我最终选择了二线城市津门。
  为了生计,我做过外卖送餐员,快递员,甚至让许多人都瞧不上的服务生。
  虽然生活辛苦,但我从没有感受过如此安稳,夜里从没睡的那么踏实。
  曾经的一切就像漂泊的柳絮尘埃落定,再也不用提心吊胆,担心仇家忽然上门寻仇报复。
  可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半年后的一天晚上我下班回家,正兴高采烈地用微信聊着班儿上的妹子。顺手摸出钥匙想要开门,可还没等我把钥匙插进孔里,房门竟然被人从里面拉开。
  来贼了?
  靠,现在的贼也太明目张点了吧?主人回来竟然还他娘的负责开门?
  因为我在老小区租房,楼道里混乱不堪,我第一反应就是抄起手边的木棒,气势汹汹的冲进屋子。
  “我**大爷!”
  我骂了一句,可抡起来的木棒还没等落下,就被眼前小山丘一样的壮汉给抓住手腕。
  “阿文哥还是和以前一样脾气暴啊。”山丘男眼神戏谑的盯着我,一把夺过了我手里的木棒,顺手扔了出去。
  “小东?”我一愣,不安的预感瞬间席卷全身。
  小东是我曾经老千团里的一员,我进去之后就断了联系。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可他是个老千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我的家里。
  “你来干什么?”我语气不善,既然已经决定金盆洗手,就要和以前的一切断个一干二净。
  “是冰姐带我来的。”小东憨厚一笑,指了指客厅方向。
  她?
  我的眉头瞬间拧在一起,脸色也更加难看。
  小东嘴里的冰姐叫沈梦冰,曾经对我挚爱的女人。也正是这个我从不设防的女人,联合别人做局,亲手把我送进了监狱!
  “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立刻离开!”如果让我做到不耿耿于怀,以德报怨,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被曾经当做红颜知己的女人背叛,换做是谁恐怕也很难接受。即便那些心志坚定的大人物又如何?更何况我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小鱼小虾,做不到胸怀四海的宽广。
  “南昊文,我来都来了,你就不见我一面?”客厅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行!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你们不走,我走!
  我转身就要走,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多了两个男人堵住了我的去路。
  以一敌三?
  这样的蠢事我做不出来,只好硬着头皮,迎着小东鄙夷的目光走进客厅。要是放在以前,小东哪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有事儿?”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故意和沈梦冰保持距离,正眼也不瞧她一眼,自顾自的点燃一支香烟。
  “文哥,你想我不?”沈梦冰声音甜美。
  我冷笑一声:“有事儿快说,没空叙旧。”
  沈梦冰这娘们儿竟然站起来绕到我跟前,一下子骑跨在我腿上,右手修长的手指勾着我的下巴,强迫我和她对视。
  她变得更美了!
  我心里由衷感叹,两年多的时间不见,她愈发的成熟性感。
  穿着一条黑色连衣裙,胸口开的很低,露出里面大片雪白和一道令人遐想无限的沟壑。两条修长笔直的白腿,毫无顾忌的盘在我腰上,搞得我一阵头晕眼花,血气上涌。
  “文哥,我想你。”沈梦冰深情地盯着我说道。
  想我?
  我止不住冷笑,“我看你是想坑我。”
  沈梦冰如痴如怨的瞪了我一眼,娇嗔道:“文哥,两年前的事儿你还记着呢?还不都是你不好,我对你那么好,你还心心念念着那个女人!你说这事儿放在谁身上能不生气?”
  我沉默不语,沈梦冰恨我也有她的道理。因为我只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红颜知己。而她却全身心的爱着我,始终得不到回应。
哐当!
  听到身后传来巨响忍住回头。看着冰冷高墙铁门有种恍如隔世般陌生感。
  老千职业赌徒。
  所谓十赌九骗说就们行当。
  十五岁出来混社会到如今十二年光景里自诩看穿心性。可也正恰恰忽略“骗”字两年前从顶峰摔落悬崖。
  因为场蓄谋已久阴谋被脚踹进看守所里失去金钱地位女。在看守所日子有想要命却都被逢凶化吉躲过去。
  如今重获新生打算金盆洗手过几年安稳日子。
  可在江湖必有仇家。
  尤其老千行当又有几能得到善终?混江湖老惨死街头就被丢进长江喂鱼要么妻离子散家破亡!总之没有下场!
  义之财如流水出来混迟早要还。风光时叱咤风云无往利。可旦退出江湖谁也逃过命运!
  为过得相对安稳避开曾经仇朋友没有回老家更没有去北上广样线城市舍得繁华热闹最终选择二线城市津门。
  为生计做过外卖送餐员快递员甚至让许多都瞧上服务生。
  虽然生活辛苦但从没有感受过如此安稳夜里从没睡那么踏实。
  曾经切就像漂泊柳絮尘埃落定再也用提心吊胆担心仇家忽然上门寻仇报复。
  可原本平静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半年后天晚上下班回家正兴高采烈地用微信聊着班儿上妹子。顺手摸出钥匙想要开门可还没等把钥匙插进孔里房门竟然被从里面拉开。
  来贼?
  靠现在贼也太明目张点?主回来竟然还娘负责开门?
  因为在老小区租房楼道里混乱堪第反应就抄起手边木棒气势汹汹冲进屋子。
  “**大爷!”
  骂句可抡起来木棒还没等落下就被眼前小山丘样壮汉给抓住手腕。
  “阿文哥还和以前样脾气暴啊。”山丘男眼神戏谑盯着把夺过手里木棒顺手扔出去。
  “小东?”愣安预感瞬间席卷全身。
  小东曾经老千团里员进去之后就断联系。虽然知道怎么找到可老千绝对会平白无故出现在家里。
  “来干什么?”语气善既然已经决定金盆洗手就要和以前切断干二净。
  “冰姐带来。”小东憨厚笑指指客厅方向。
  她?
  眉头瞬间拧在起脸色也更加难看。
  小东嘴里冰姐叫沈梦冰曾经对挚爱女。也正从设防女联合别做局亲手把送进监狱!
  “里欢迎们请们立刻离开!”如果让做到耿耿于怀以德报怨简直就痴说梦。
  被曾经当做红颜知己女背叛换做谁恐怕也很难接受。即便那些心志坚定大物又如何?更何况直觉得自己只小鱼小虾做到胸怀四海宽广。
  “南昊文来都来就见面?”客厅里传来女声音。
  行!
  惹起还躲起?们走走!
  转身就要走可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多两男堵住去路。
  以敌三?
  样蠢事做出来只硬着头皮迎着小东鄙夷目光走进客厅。要放在以前小东哪敢用样眼神看着?
  “有事儿?”屁股坐在沙发上故意和沈梦冰保持距离正眼也瞧她眼自顾自点燃支香烟。
  “文哥想?”沈梦冰声音甜美。
  冷笑声:“有事儿快说没空叙旧。”
  沈梦冰娘们儿竟然站起来绕到跟前下子骑跨在腿上右手修长手指勾着下巴强迫和她对视。
  她变得更美!
  心里由衷感叹两年多时间见她愈发成熟性感。
  穿着条黑色连衣裙胸口开很低露出里面大片雪白和道令遐想无限沟壑。两条修长笔直白腿毫无顾忌盘在腰上搞得阵头晕眼花血气上涌。
  “文哥想。”沈梦冰深情地盯着说道。
  想?
  止住冷笑“看想坑。”
  沈梦冰如痴如怨瞪眼娇嗔道:“文哥两年前事儿还记着呢?还都对那么还心心念念着那女!说事儿放在谁身上能生气?”
  沉默语沈梦冰恨也有她道理。因为只把她当成最朋友红颜知己。而她却全身心爱着始终得到回应。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