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5章 顾敬东在战老爷子心里埋刺

下载免费读
顾敬东挑衅地说完,扭曲的笑容里是满满的恶意。本,站隨,时,关,.閉,.請下載番,茄,小.說,AP.p.,.我,們.提,供,免費閱讀。內.容,实.時更.新,.無,廣,.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他挣扎着朝战老爷子面前凑了凑,笑声癫狂:“可惜啊,你现在知道这些,已经太晚了!”
  
  “战家已经落入我的后辈手里,而你这个老不死的,只能断子绝孙!没办法,到了这个地步,你不把战家交到我孙子手里,又能交给谁呢?你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不死了,你还能活几年?”
  
  “战锦泰,你还说我是个懦夫,不敢找你报仇,你看,这不就是最好的报仇方式吗?你汲汲营营一辈子,到最后都给我们顾家做了嫁衣,哈哈哈,哈哈哈……”
  
  顾敬东大笑不停,好像真的大仇得报,心满意足。
  
  战老爷子眼底怒涛翻滚,五指死死地按在座椅扶手上,不自觉地有些颤抖。
  
  如果顾敬东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
  
  一股寒气从战老爷子后背窜上来,几乎将他淹没。
  
  旁边听到顾敬东这些疯言疯语的人,此时更是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只恨自己为什么长了耳朵。
  
  会见室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直到数秒之后,战老爷子出声打破了沉默。
  
  他脸色寒凝,看顾敬东的眼神像是在看着一个濒死之人。
  
  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个掌权者历经风雨之后的波澜不惊和不屑。
  
  “随你怎么幻想,我的孙子当然是我战家的血脉,我战锦泰从小培养的接班人,也只有我战家嫡亲血脉才能担得起这份荣光。而你顾敬东,从头到尾,就只是一个失败者!如今的你,除了这些荒谬的臆想,还能做什么?你真是可怜至极!”
  
  “我可怜?”顾敬东冷笑:“战锦泰,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这么多年了,你才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你仔细想想,你所谓的儿子战钧远,他跟你有哪一点像?”
  
  战老爷子被他这话问得一怔,思绪有片刻的恍惚。
  
  这是他的一个心病。
  
  他战锦泰的儿子,从样貌到经商和领导能力,确实跟他没有一点相似。
  
  他在商场上杀伐果断,也不屑于勾心斗角,一辈子行得端坐得正。
  
  但是战钧远从小就性格顽劣,明明出身世家,却偏爱做些偷鸡摸狗的下流勾当。
  
  长大后接触商业,更是投资什么亏什么,毫无战家人与生俱来的经商天赋。
  
  无论是长相,还是才能,的确都跟他没有半点相似。
  
  但他也从来没怀疑过他不是自己儿子。
  
  尤其是后来墨辰出生,看着秉性长相都和自己相似的孙子,他更是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顾敬东挑衅地说完扭曲的笑容里是满满的恶意本站隨时关閉請下載番茄小說我們提供免費閱讀內容实時更新無廣告下載地址他挣扎着朝战老爷子面前凑了凑笑声癫狂可惜啊你现在知道这些已经太晚了战家已经落入我的后辈手里而你这个老不死的只能断子绝孙没办法到了这个地步你不把战家交到我孙子手里又能交给谁呢你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不死了你还能活几年战锦泰你还说我是个懦夫不敢找你报仇你看这不就是最好的报仇方式吗你汲汲营营一辈子到最后都给我们顾家做了嫁衣哈哈哈哈哈哈顾敬东大笑不停好像真的大仇得报心满意足战老爷子眼底怒涛翻滚五指死死地按在座椅扶手上不自觉地有些颤抖如果顾敬东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一股寒气从战老爷子后背窜上来几乎将他淹没旁边听到顾敬东这些疯言疯语的人此时更是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只恨自己为什么长了耳朵会见室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直到数秒之后战老爷子出声打破了沉默他脸色寒凝看顾敬东的眼神像是在看着一个濒死之人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个掌权者历经风雨之后的波澜不惊和不屑随你怎么幻想我的孙子当然是我战家的血脉我战锦泰从小培养的接班人也只有我战家嫡亲血脉才能担得起这份荣光而你顾敬东从头到尾就只是一个失败者如今的你除了这些荒谬的臆想还能做什么你真是可怜至极我可怜顾敬东冷笑战锦泰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这么多年了你才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你仔细想想你所谓的儿子战钧远他跟你有哪一点像战老爷子被他这话问得一怔思绪有片刻的恍惚这是他的一个心病他战锦泰的儿子从样貌到经商和领导能力确实跟他没有一点相似他在商场上杀伐果断也不屑于勾心斗角一辈子行得端坐得正但是战钧远从小就性格顽劣明明出身世家却偏爱做些偷鸡摸狗的下流勾当长大后接触商业更是投资什么亏什么毫无战家人与生俱来的经商天赋无论是长相还是才能的确都跟他没有半点相似但他也从来没怀疑过他不是自己儿子尤其是后来墨辰出生看着秉性长相都和自己相似的孙子他更是没有任何别的想法最多只是感叹自己运气不好生了个不孝子而已可现在顾敬东说的这些却将他曾经的失望一一印证而且战老爷子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浑身一震他想起来了战钧远的长相的确是和当年的顾家家主顾敬东的父亲有五分相似顷刻间好像有人拿着一把锤子重重敲在了战老爷子的心上痛得他心脏猛然一缩他忍不住弯下腰紧紧捂住了心口他的儿子他此生素未谋面的亲生儿子真的被顾敬东这个恶贼所害不不旁边老管家看到战老爷子这样吓得魂飞魄散连忙上前帮战老爷子拍背顺气老爷别听他胡说他一定是胡说八道我到底有没有胡说八道战锦泰自己心里清楚顾敬东看到战老爷子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笑得更加畅快眼底也闪过一丝狠意他对着战老爷子一字一句地挑衅战锦泰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反正我顾家的血脉已经在战家站位了脚跟如果你让我继续活着这件事很快就会被我说出去到时候丑闻满天飞你们战家就彻底毁于了顾敬东挑衅地说完扭曲笑容里满满恶意。本站隨时关.閉.請下載番茄小.說AP.p..們.提供免費閱讀。內.容实.時更.新.無廣.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挣扎着朝战老爷子面前凑凑笑声癫狂:“可惜啊现在知道些已经太晚!”
  
  “战家已经落入后辈手里而老死只能断子绝孙!没办法到地步把战家交到孙子手里又能交给谁呢?已经风烛残年老死还能活几年?”
  
  “战锦泰还说懦夫敢找报仇看就最报仇方式?汲汲营营辈子到最后都给们顾家做嫁衣哈哈哈哈哈哈……”
  
  顾敬东大笑停像真大仇得报心满意足。
  
  战老爷子眼底怒涛翻滚五指死死地按在座椅扶手上自觉地有些颤抖。
  
  如果顾敬东说些都真那……
  
  股寒气从战老爷子后背窜上来几乎将淹没。
  
  旁边听到顾敬东些疯言疯语此时更吓得大气儿都敢喘只恨自己为什么长耳朵。
  
  会见室里陷入死般寂静直到数秒之后战老爷子出声打破沉默。
  
  脸色寒凝看顾敬东眼神像在看着濒死之。
  
  说出来话也带着掌权者历经风雨之后波澜惊和屑。
  
  “随怎么幻想孙子当然战家血脉战锦泰从小培养接班也只有战家嫡亲血脉才能担得起份荣光。而顾敬东从头到尾就只失败者!如今除些荒谬臆想还能做什么?真可怜至极!”
  
  “可怜?”顾敬东冷笑:“战锦泰要再自欺欺么多年才那被蒙在鼓里!仔细想想所谓儿子战钧远跟有哪点像?”
  
  战老爷子被话问得怔思绪有片刻恍惚。
  
  心病。
  
  战锦泰儿子从样貌到经商和领导能力确实跟没有点相似。
  
  在商场上杀伐果断也屑于勾心斗角辈子行得端坐得正。
  
  但战钧远从小就性格顽劣明明出身世家却偏爱做些偷鸡摸狗下流勾当。
  
  长大后接触商业更投资什么亏什么毫无战家与生俱来经商天赋。
  
  无论长相还才能确都跟没有半点相似。
  
  但也从来没怀疑过自己儿子。
  
  尤其后来墨辰出生看着秉性长相都和自己相似孙子更没有任何别想法。
  
  最多只感叹自己运气生孝子而已。
  
  可现在顾敬东说些却将曾经失望印证。
  
  而且……
  
  战老爷子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影子浑身震。
  
  想起来战钧远长相确和当年顾家家主顾敬东父亲有五分相似!
  
  顷刻间像有拿着把锤子重重敲在战老爷子心上痛得心脏猛然缩。
  
  忍住弯下腰紧紧捂住心口!
  
  儿子此生素未谋面亲生儿子真被顾敬东恶贼所害?!
  
  !
  
  旁边老管家看到战老爷子样吓得魂飞魄散连忙上前帮战老爷子拍背顺气:“老爷别听胡说定胡说八道……”
  
  “到底有没有胡说八道战锦泰自己心里清楚!”
  
  顾敬东看到战老爷子脸上露出痛苦神色笑得更加畅快眼底也闪过丝狠意。
  
  对着战老爷子字句地挑衅。
  
  “战锦泰有本事就杀反正顾家血脉已经在战家站位脚跟如果让继续活着件事很快就会被说出去到时候丑闻满天飞们战家就彻底毁于……”
顾敬东挑衅地说完,扭曲的笑容里是满满的恶意。本,站隨,时,关,.閉,.請下載番,茄,小.說,AP.p.,.我,們.提,供,免費閱讀。內.容,实.時更.新,.無,廣,.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他挣扎着朝战老爷子面前凑了凑,笑声癫狂:“可惜啊,你现在知道这些,已经太晚了!”
  
  “战家已经落入我的后辈手里,而你这个老不死的,只能断子绝孙!没办法,到了这个地步,你不把战家交到我孙子手里,又能交给谁呢?你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不死了,你还能活几年?”
  
  “战锦泰,你还说我是个懦夫,不敢找你报仇,你看,这不就是最好的报仇方式吗?你汲汲营营一辈子,到最后都给我们顾家做了嫁衣,哈哈哈,哈哈哈……”
  
  顾敬东大笑不停,好像真的大仇得报,心满意足。
  
  战老爷子眼底怒涛翻滚,五指死死地按在座椅扶手上,不自觉地有些颤抖。
  
  如果顾敬东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
  
  一股寒气从战老爷子后背窜上来,几乎将他淹没。
  
  旁边听到顾敬东这些疯言疯语的人,此时更是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只恨自己为什么长了耳朵。
  
  会见室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直到数秒之后,战老爷子出声打破了沉默。
  
  他脸色寒凝,看顾敬东的眼神像是在看着一个濒死之人。
  
  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个掌权者历经风雨之后的波澜不惊和不屑。
  
  “随你怎么幻想,我的孙子当然是我战家的血脉,我战锦泰从小培养的接班人,也只有我战家嫡亲血脉才能担得起这份荣光。而你顾敬东,从头到尾,就只是一个失败者!如今的你,除了这些荒谬的臆想,还能做什么?你真是可怜至极!”
  
  “我可怜?”顾敬东冷笑:“战锦泰,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这么多年了,你才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你仔细想想,你所谓的儿子战钧远,他跟你有哪一点像?”
  
  战老爷子被他这话问得一怔,思绪有片刻的恍惚。
  
  这是他的一个心病。
  
  他战锦泰的儿子,从样貌到经商和领导能力,确实跟他没有一点相似。
  
  他在商场上杀伐果断,也不屑于勾心斗角,一辈子行得端坐得正。
  
  但是战钧远从小就性格顽劣,明明出身世家,却偏爱做些偷鸡摸狗的下流勾当。
  
  长大后接触商业,更是投资什么亏什么,毫无战家人与生俱来的经商天赋。
  
  无论是长相,还是才能,的确都跟他没有半点相似。
  
  但他也从来没怀疑过他不是自己儿子。
  
  尤其是后来墨辰出生,看着秉性长相都和自己相似的孙子,他更是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最多,只是感叹自己运气不好,生了个不孝子而已。
  
  可现在顾敬东说的这些,却将他曾经的失望一一印证。
  
  而且……
  
  战老爷子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浑身一震。
  
  他想起来了,战钧远的长相,的确是和当年的顾家家主,顾敬东的父亲有五分相似!
  
  顷刻间,好像有人拿着一把锤子,重重敲在了战老爷子的心上,痛得他心脏猛然一缩。
  
  他忍不住弯下腰,紧紧捂住了心口!
  
  他的儿子,他此生素未谋面的亲生儿子,真的被顾敬东这个恶贼所害?!
  
  不,不!
  
  旁边老管家看到战老爷子这样,吓得魂飞魄散,连忙上前帮战老爷子拍背顺气:“老爷,别听他胡说,他一定是胡说八道……”
  
  “我到底有没有胡说八道,战锦泰自己心里清楚!”
  
  顾敬东看到战老爷子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笑得更加畅快,眼底也闪过一丝狠意。
  
  他对着战老爷子,一字一句地挑衅。
  
  “战锦泰,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反正我顾家的血脉已经在战家站位了脚跟,如果你让我继续活着,这件事很快就会被我说出去,到时候丑闻满天飞,你们战家就彻底毁于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