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晕死过去

下载免费读
昏暗的房间内,影影绰绰地可以看见零散掉落一地的衣服。
  松软的大床上,男人和女人的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犹如两尾缺水的鱼儿,俩人呼吸急-促,大汗淋漓。
昏暗的房间内,影影绰绰地可以看见零散掉落一地的衣服。
  松软的大床上,男人和女人的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犹如两尾缺水的鱼儿,俩人呼吸急-促,大汗淋漓。
  “啊……”
  女人的指甲情不自禁地紧紧抠进了男人的肌肉里!
  翌日清晨,康华酒店房门被悄悄拉开,一道女子身影轻巧地钻了出来。
  坐上出租车,安颜才终于大松了一口气。
  为了不让他们计谋得逞,昨晚她做了这二十年最大胆的一件事,她居然真的去睡了一个“少爷”,还是被人下了药的!
  不过,这少爷技术也不怎么样嘛,弄得她现在哪哪都疼!
  安颜撇了撇嘴,想着接下来要应对的事。
  安家别墅。
  “大小姐回来了。”佣人给她开了门,态度不冷不热。
  安颜点了点头,赶紧往里面走,刚走到大厅门口,就听到客厅传来熟悉的声音。
  “一夜未归,像什么样子。”安邦国生气道。
  叶翠婉欣赏着新做的红色指甲,不在意道:“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能丢了不成。”
  安邦国不赞同看向妻子:“傅老叫我下月初就让安颜过门,你也别闲着,该准备的赶紧点。”
  “怎么这么快?说好的五千万资金到账了?”叶翠婉吃惊问。
  “傅老下个月六十大寿,刚生了一场大病,要早点过门去冲喜,只要这事办妥了,钱月底就打进来。”
  “那就好,没了这五千万,公司可要垮了啊……”
  安颜听着屋内两人的对话,再也忍不住。
  “嘭!”
  大门猛地被推开,狠狠撞在墙上。
  大厅内二人均是一惊,齐刷刷看过来。
  安颜看着眼前二张跟自己相似的面容,心里却只觉得一阵悲凉。
  这是她至亲至爱的家人,却也是亲手狠狠将她推进火坑的人!
  “小颜?什么时候回来的?”叶翠婉率先反应过来,站起了身,笑着道。
  “爸,妈。”安颜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要让你们失望,那什么傅老不可能娶我了。”
  “为什么?”俩人异口同声问。
  安颜慢慢走近,好整以暇看着俩人说:“傅老不是想娶少女吗?我第一次……昨晚没了,他要还想要娶,我就嫁。”
  这个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将安邦国夫妻惊得浑身一震!
  “你竟敢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看我不打死你!”
  “好,你打,打死我最好!”安颜看着眼前脸色铁青的父亲,眼底一片冰冷。
  见她还敢犟嘴,安邦国气的两眼发红,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安颜右脸瞬间一片红肿。
  “还要打吗?”安颜动都没动,似是感觉不到痛,只眼神紧紧盯着安邦国问。
  “你……反了天了,我还治不了你了,给我拿家法!”安邦国吼道。
  叶翠婉也惊住了。
  安家行刑家法的刑具是一根长一米的马鞭,以前从来没动过,就是做摆设用的,没想到这回安邦国气得失去了理智,居然对自己女儿用上。
  虽然叶翠婉不喜欢安颜,可毕竟公司还要靠那五千万来周转。
  “邦国,你消消气,小颜从小在妈身边长大,现在刚从乡下回来,很多东西还不懂,等我……”
  “不。”安颜看向叶翠婉,一字一句说:“奶奶比你们好一千一万倍,她不会扔下我一个人,对我不管不顾,更不会把我卖给一个六十岁的老头!”
  “你!”安邦国一阵心虚,心虚过后是漫天的羞愤和怒意。
  这辈子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更没想到自己女儿敢忤逆他!
  “拿家法!”安邦国气得浑身发抖,吼声震天。
  没人敢阻止他。
  佣人很快拿来了马鞭,安邦国狠狠地甩了一下,怒声问:“你知不知错?以后还敢不敢顶撞?”
昏暗房间内影影绰绰地可以看见零散掉落地衣服。
  松软大床上男和女身体紧紧纠缠在起犹如两尾缺水鱼儿俩呼吸急-促大汗淋漓。
  “啊……”
  女指甲情自禁地紧紧抠进男肌肉里!
  翌日清晨康华酒店房门被悄悄拉开道女子身影轻巧地钻出来。
  坐上出租车安颜才终于大松口气。
  为让们计谋得逞昨晚她做二十年最大胆件事她居然真去睡“少爷”还被下药!
  过少爷技术也怎么样嘛弄得她现在哪哪都疼!
  安颜撇撇嘴想着接下来要应对事。
  安家别墅。
  “大小姐回来。”佣给她开门态度冷热。
  安颜点点头赶紧往里面走刚走到大厅门口就听到客厅传来熟悉声音。
  “夜未归像什么样子。”安邦国生气道。
  叶翠婉欣赏着新做红色指甲在意道:“么大难道还能丢成。”
  安邦国赞同看向妻子:“傅老叫下月初就让安颜过门也别闲着该准备赶紧点。”
  “怎么么快?说五千万资金到账?”叶翠婉吃惊问。
  “傅老下月六十大寿刚生场大病要早点过门去冲喜只要事办妥钱月底就打进来。”
  “那就没五千万公司可要垮啊……”
  安颜听着屋内两对话再也忍住。
  “嘭!”
  大门猛地被推开狠狠撞在墙上。
  大厅内二均惊齐刷刷看过来。
  安颜看着眼前二张跟自己相似面容心里却只觉得阵悲凉。
  她至亲至爱家却也亲手狠狠将她推进火坑!
  “小颜?什么时候回来?”叶翠婉率先反应过来站起身笑着道。
  “爸妈。”安颜嘴角扯出抹冷笑:“要让们失望那什么傅老可能娶。”
  “为什么?”俩异口同声问。
  安颜慢慢走近整以暇看着俩说:“傅老想娶少女?第次……昨晚没要还想要娶就嫁。”
  消息亚于晴天霹雳将安邦国夫妻惊得浑身震!
  “竟敢做出如此知廉耻事看打死!”
  “打打死最!”安颜看着眼前脸色铁青父亲眼底片冰冷。
  见她还敢犟嘴安邦国气两眼发红抬手就巴掌。
  “啪!”
  安颜右脸瞬间片红肿。
  “还要打?”安颜动都没动似感觉到痛只眼神紧紧盯着安邦国问。
  “……反天还治给拿家法!”安邦国吼道。
  叶翠婉也惊住。
  安家行刑家法刑具根长米马鞭以前从来没动过就做摆设用没想到回安邦国气得失去理智居然对自己女儿用上。
  虽然叶翠婉喜欢安颜可毕竟公司还要靠那五千万来周转。
  “邦国消消气小颜从小在妈身边长大现在刚从乡下回来很多东西还懂等……”
  “。”安颜看向叶翠婉字句说:“奶奶比们千万倍她会扔下对管顾更会把卖给六十岁老头!”
  “!”安邦国阵心虚心虚过后漫天羞愤和怒意。
  辈子从来没有敢对么说话更没想到自己女儿敢忤逆!
  “拿家法!”安邦国气得浑身发抖吼声震天。
  没敢阻止。
  佣很快拿来马鞭安邦国狠狠地甩下怒声问:“知知错?以后还敢敢顶撞?”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