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打赌

下载免费读
陈天阳笑道:“巧了,我也是医生,而且是中医。”
  
  胡文广嗤笑,不屑道:“中医早就落伍了,根本不能和科学系统的西医相比,瞧你年纪轻轻,不过学了一些落后的糟粕医术,竟然也敢出来显摆,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谦虚。”
  
  谢勇国等人暗暗点头,中医是经验医学,自然不能和科学的现代医学相比。
  
  陈天阳轻蔑道:“亏你还是专家,见识竟然如此短浅,就凭你这种看法,我就敢说,你根本不懂中医。”
  
  胡广文气急败坏地道:“可笑,我跟中医的泰斗级专家梁伯南都是好友,他都不敢这样说,你是哪个中医学院毕业的,竟然敢来质疑我?”
  
  陈天阳摇头说道:“我没上过中医学院,但是我知道,中医博大精深,只有一些欺世盗名之辈,才会怀疑中医的疗效。”
  
  这番话,简直就是指着胡文广的鼻子骂了。
  
  胡文广作为国内顶级专家,谁见了他不是客客气气的?
  
  他怒道:“年纪轻轻,竟然这么嚣张,既然如此,你敢跟我打赌吗?如果你治不好谢老爷子,立马给我磕头道歉。”
  
  陈天阳玩味的笑道:“好啊,如果我输了,非但磕头道歉,而且还自断一臂,如果你输了又如何?”
  
  众人尽皆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陈天阳竟然对自己这么狠。
  
  谢子睿嘲笑道:“傻逼,老爷子病情那么重,他竟然还敢打赌,真是自寻死路!”
  
  胡文广眼睛一亮,这可是你自找的,道:“好,如果我输了,不但给你赔礼道歉,还当众承认西医不如中医。”
  
  “成交!”陈天阳淡淡地笑道,仿佛胸有成竹。
  
  在谢勇国的带领下,陈天阳来到谢安翔的病床前,只见一位老者昏迷在床上,脸色惨白,眼眶深陷,一看就是时日无多了。
  
  陈天阳皱皱眉,问道:“对了,老爷子得了什么病来着?”
  
  此言一出,众人差点晕倒在地。
  
  靠,连什么病都不知道,就敢跟胡文广打赌,这小子怎么这么彪呢?
  
  “噗嗤”一声,谢星轩差点笑出来,马上意识到环境不对,连忙强忍住。
  
  韩木青一惊,这么重要的信息,竟然忘了告诉陈天阳,这下真的要完蛋了。
  
  胡文广得意地道:“脑癌,而且还是脑癌晚期,怎么样,这病你能治吗?”
  
  陈天阳第一次露出凝重的神色,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要开始治疗了,中医是不外传的,无关人等都出去吧。”
陈天阳笑道巧了我也是医生而且是中医胡文广嗤笑不屑道中医早就落伍了根本不能和科学系统的西医相比瞧你年纪轻轻不过学了一些落后的糟粕医术竟然也敢出来显摆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谦虚谢勇国等人暗暗点头中医是经验医学自然不能和科学的现代医学相比陈天阳轻蔑道亏你还是专家见识竟然如此短浅就凭你这种看法我就敢说你根本不懂中医胡广文气急败坏地道可笑我跟中医的泰斗级专家梁伯南都是好友他都不敢这样说你是哪个中医学院毕业的竟然敢来质疑我陈天阳摇头说道我没上过中医学院但是我知道中医博大精深只有一些欺世盗名之辈才会怀疑中医的疗效这番话简直就是指着胡文广的鼻子骂了胡文广作为国内顶级专家谁见了他不是客客气气的他怒道年纪轻轻竟然这么嚣张既然如此你敢跟我打赌吗如果你治不好谢老爷子立马给我磕头道歉陈天阳玩味的笑道好啊如果我输了非但磕头道歉而且还自断一臂如果你输了又如何众人尽皆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陈天阳竟然对自己这么狠谢子睿嘲笑道傻逼老爷子病情那么重他竟然还敢打赌真是自寻死路胡文广眼睛一亮这可是你自找的道好如果我输了不但给你赔礼道歉还当众承认西医不如中医成交陈天阳淡淡地笑道仿佛胸有成竹在谢勇国的带领下陈天阳来到谢安翔的病床前只见一位老者昏迷在床上脸色惨白眼眶深陷一看就是时日无多了陈天阳皱皱眉问道对了老爷子得了什么病来着此言一出众人差点晕倒在地靠连什么病都不知道就敢跟胡文广打赌这小子怎么这么彪呢噗嗤一声谢星轩差点笑出来马上意识到环境不对连忙强忍住韩木青一惊这么重要的信息竟然忘了告诉陈天阳这下真的要完蛋了胡文广得意地道脑癌而且还是脑癌晚期怎么样这病你能治吗陈天阳第一次露出凝重的神色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要开始治疗了中医是不外传的无关人等都出去吧陈天阳笑道:“巧也医生而且中医。”
  
  胡文广嗤笑屑道:“中医早就落伍根本能和科学系统西医相比瞧年纪轻轻过学些落后糟粕医术竟然也敢出来显摆现在年轻啊真点都知道谦虚。”
  
  谢勇国等暗暗点头中医经验医学自然能和科学现代医学相比。
  
  陈天阳轻蔑道:“亏还专家见识竟然如此短浅就凭种看法就敢说根本懂中医。”
  
  胡广文气急败坏地道:“可笑跟中医泰斗级专家梁伯南都友都敢样说哪中医学院毕业竟然敢来质疑?”
  
  陈天阳摇头说道:“没上过中医学院但知道中医博大精深只有些欺世盗名之辈才会怀疑中医疗效。”
  
  番话简直就指着胡文广鼻子骂。
  
  胡文广作为国内顶级专家谁见客客气气?
  
  怒道:“年纪轻轻竟然么嚣张既然如此敢跟打赌?如果治谢老爷子立马给磕头道歉。”
  
  陈天阳玩味笑道:“啊如果输非但磕头道歉而且还自断臂如果输又如何?”
  
  众尽皆倒吸口凉气想到陈天阳竟然对自己么狠。
  
  谢子睿嘲笑道:“傻逼老爷子病情那么重竟然还敢打赌真自寻死路!”
  
  胡文广眼睛亮可自找道:“如果输但给赔礼道歉还当众承认西医如中医。”
  
  “成交!”陈天阳淡淡地笑道仿佛胸有成竹。
  
  在谢勇国带领下陈天阳来到谢安翔病床前只见位老者昏迷在床上脸色惨白眼眶深陷看就时日无多。
  
  陈天阳皱皱眉问道:“对老爷子得什么病来着?”
  
  此言出众差点晕倒在地。
  
  靠连什么病都知道就敢跟胡文广打赌小子怎么么彪呢?
  
  “噗嗤”声谢星轩差点笑出来马上意识到环境对连忙强忍住。
  
  韩木青惊么重要信息竟然忘告诉陈天阳下真要完蛋。
  
  胡文广得意地道:“脑癌而且还脑癌晚期怎么样病能治?”
  
  陈天阳第次露出凝重神色深吸口气说道:“要开始治疗中医外传无关等都出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