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去揍你

下载免费读
火车站的播音喇叭里头,响着苏芮的《酒干倘卖无》,就在这煽情中带着激昂的背景音乐之下,身穿棉袄,脚踩皮鞋,脸上带着蛤蟆镜的金三少,带着身后十几个马仔,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向三叔他们六人走过来。
  “师父,怎么办?”胡长征双拳暗暗紧握,在白老爷的身边,低语问了一声。
  白老爷面色也凝重起来,低声道:“都别轻举妄动。”
  “我来应付。”
  三叔却微微皱眉,说道:“师父,可是您的火车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开了。”
  白老爷处变不惊,沉声道:“我自有打算。”
  这时候,金三少和他的马仔,已经走了过来,将白老爷和三叔等六人团团围住。
  “白老爷,好久不见啊!”
  “怎么有空光顾我们金银堂的地盘,也不打一声招呼?”
  金三少满脸戏谑和冷笑,他根本就不把白老爷一伙人放在眼里。
  这里是金银堂的地盘。
  而金银堂能霸占火车站,不许别的团伙在这边“捞世界”,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们这个团伙,在韶关这边势力是有多大。
火车站的播音喇叭里头响着苏芮的酒干倘卖无就在这煽情中带着激昂的背景音乐之下身穿棉袄脚踩皮鞋脸上带着蛤蟆镜的金三少带着身后十几个马仔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向三叔他们六人走过来师父怎么办胡长征双拳暗暗紧握在白老爷的身边低语问了一声白老爷面色也凝重起来低声道都别轻举妄动我来应付三叔却微微皱眉说道师父可是您的火车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开了白老爷处变不惊沉声道我自有打算这时候金三少和他的马仔已经走了过来将白老爷和三叔等六人团团围住白老爷好久不见啊怎么有空光顾我们金银堂的地盘也不打一声招呼金三少满脸戏谑和冷笑他根本就不把白老爷一伙人放在眼里这里是金银堂的地盘而金银堂能霸占火车站不许别的团伙在这边捞世界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们这个团伙在韶关这边势力是有多大张跃才见金三少这嘴脸就很是不爽立即沉声说道我们来车站坐火车回家过年也要通知你住嘴还没等金三少回话白老爷倒是先呵斥了张跃才自以为是的性格就算之前被白老爷教导了一番但却一点都没改白老爷刚才已经叮嘱过他们别轻举妄动结果张跃才这一句话说出来恐怕早已惹怒了金三少等人果然这时候金三少面色一冷说道白老爷你这徒弟怎么这么没教养我和你说话他却插嘴没大没小没规矩要是按照我们金银堂的规矩可是要剁手指的金三少此话一出张跃才心中更加气愤不过刚才白老爷骂过他他脑袋虽然冒火但也还是忍住了白老爷笑笑说道金三少这是我的徒弟我自会管教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吧金三少冷笑好那我就不说你徒弟的事了我们来说说上次你在火车站附近的巷子里头顺走我的金链的事当时我出了巷子金链就不见了这你怎么解释白老爷又呵呵笑了金三少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那么大一条金链挂在脖子上都会丢失真的太疏忽了我可没拿你金链你的金链像条拴狗链那么大我拿了你会没感觉难不成金三少你是一条死狗那么大一条链子被人从脖子上拿了却毫无知觉呵呵金三少你也是捞偏的啊要是传出去恐怕会被江湖上的道友笑掉大牙吧此话一出金三少气得脸都白了可是却无言以对白老鬼你说话给我小心点什么狗链什么死狗你再乱说我弄死你白老爷连忙说金三少你别那么气恼没准你那条狗链哦不好意思金链我人老了舌头也老了说话老是说错你看我这老头不中用了我是说你的金链可能落在家里的某处地方咱们是江湖上的同行没必要骗你我劝你还是回家好好找找金三少脸色铁黑他金三少是这火车站的地头蛇岂是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的白老爷我知道你道行高深玩技术我承认玩不过你不过玩拳脚我却可以分分钟将你弄死这里是我们金银堂的地盘我劝你最好乖乖交出金链并且赔偿我一千块钱损失费刘秋菊听了这话立即吐舌道你这还不如去抢火车站播音喇叭里头响着苏芮《酒干倘卖无》就在煽情中带着激昂背景音乐之下身穿棉袄脚踩皮鞋脸上带着蛤蟆镜金三少带着身后十几马仔在来来往往群之中迈着六亲认步伐向三叔们六走过来。
  “师父怎么办?”胡长征双拳暗暗紧握在白老爷身边低语问声。
  白老爷面色也凝重起来低声道:“都别轻举妄动。”
  “来应付。”
  三叔却微微皱眉说道:“师父可您火车再过半小时就要开。”
  白老爷处变惊沉声道:“自有打算。”
  时候金三少和马仔已经走过来将白老爷和三叔等六团团围住。
  “白老爷久见啊!”
  “怎么有空光顾们金银堂地盘也打声招呼?”
  金三少满脸戏谑和冷笑根本就把白老爷伙放在眼里。
  里金银堂地盘。
  而金银堂能霸占火车站许别团伙在边“捞世界”从点就可以看出们团伙在韶关边势力有多大。
  张跃才见金三少嘴脸就很爽立即沉声说道:
  “们来车站坐火车回家过年也要通知?”
  “住嘴!”还没等金三少回话白老爷倒先呵斥。
  张跃才自以为性格就算之前被白老爷教导番但却点都没改。
  白老爷刚才已经叮嘱过们别轻举妄动结果张跃才句话说出来恐怕早已惹怒金三少等。
  果然时候金三少面色冷说道:“白老爷徒弟怎么么没教养和说话却插嘴没大没小没规矩要按照们金银堂规矩可要剁手指。”
  金三少此话出张跃才心中更加气愤。
  过刚才白老爷骂过脑袋虽然冒火但也还忍住。
  白老爷笑笑说道:
  “金三少徒弟自会管教还轮到来说三道四?”
  金三少冷笑:“那就说徒弟事们来说说上次在火车站附近巷子里头顺走金链事当时出巷子金链就见怎么解释?”
  白老爷又呵呵笑:“金三少怎么么小心那么大条金链挂在脖子上都会丢失真太疏忽。”
  “可没拿金链金链像条拴狗链那么大拿会没感觉?”
  “难成金三少条死狗?那么大条链子被从脖子上拿却毫无知觉呵呵金三少也捞偏啊要传出去恐怕会被江湖上道友笑掉大牙。”
  此话出金三少气得脸都白可却无言以对。
  “白老鬼说话给小心点!什么狗链!什么死狗!再乱说弄死!”
  白老爷连忙说:“金三少别那么气恼没准那条狗链哦意思金链老舌头也老说话老说错看老头中用…说金链可能落在家里某处地方。”
  “咱们江湖上同行没必要骗劝还回家找找。”
  金三少脸色铁黑金三少火车站地头蛇岂那么容易糊弄过去?
  “白老爷知道道行高深玩技术承认玩过过玩拳脚却可以分分钟将弄死!”
  “里们金银堂地盘劝最乖乖交出金链并且赔偿千块钱损失费!”
  刘秋菊听话立即吐舌道:“还如去抢?”
火车站的播音喇叭里头,响着苏芮的《酒干倘卖无》,就在这煽情中带着激昂的背景音乐之下,身穿棉袄,脚踩皮鞋,脸上带着蛤蟆镜的金三少,带着身后十几个马仔,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向三叔他们六人走过来。
  “师父,怎么办?”胡长征双拳暗暗紧握,在白老爷的身边,低语问了一声。
  白老爷面色也凝重起来,低声道:“都别轻举妄动。”
  “我来应付。”
  三叔却微微皱眉,说道:“师父,可是您的火车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开了。”
  白老爷处变不惊,沉声道:“我自有打算。”
  这时候,金三少和他的马仔,已经走了过来,将白老爷和三叔等六人团团围住。
  “白老爷,好久不见啊!”
  “怎么有空光顾我们金银堂的地盘,也不打一声招呼?”
  金三少满脸戏谑和冷笑,他根本就不把白老爷一伙人放在眼里。
  这里是金银堂的地盘。
  而金银堂能霸占火车站,不许别的团伙在这边“捞世界”,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们这个团伙,在韶关这边势力是有多大。
  张跃才见金三少这嘴脸,就很是不爽,立即沉声说道:
  “我们来车站坐火车回家过年,也要通知你?”
  “住嘴!”还没等金三少回话,白老爷倒是先呵斥了。
  张跃才自以为是的性格,就算之前被白老爷教导了一番,但却一点都没改。
  白老爷刚才已经叮嘱过他们,别轻举妄动,结果张跃才这一句话说出来,恐怕早已惹怒了金三少等人。
  果然,这时候金三少面色一冷,说道:“白老爷,你这徒弟怎么这么没教养,我和你说话,他却插嘴,没大没小没规矩,要是按照我们金银堂的规矩,可是要剁手指的。”
  金三少此话一出,张跃才心中更加气愤。
  不过刚才白老爷骂过他,他脑袋虽然冒火,但也还是忍住了。
  白老爷笑笑,说道:
  “金三少,这是我的徒弟,我自会管教,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吧?”
  金三少冷笑:“好,那我就不说你徒弟的事了,我们来说说上次你在火车站附近的巷子里头顺走我的金链的事,当时我出了巷子,金链就不见了,这你怎么解释?”
  白老爷又呵呵笑了:“金三少,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那么大一条金链,挂在脖子上都会丢失,真的太疏忽了。”
  “我可没拿你金链,你的金链,像条拴狗链那么大,我拿了你会没感觉?”
  “难不成金三少你是一条死狗?那么大一条链子被人从脖子上拿了,却毫无知觉,呵呵,金三少,你也是捞偏的啊,要是传出去,恐怕会被江湖上的道友笑掉大牙吧。”
  此话一出,金三少气得脸都白了,可是却无言以对。
  “白老鬼,你说话给我小心点!什么狗链!什么死狗!你再乱说,我弄死你!”
  白老爷连忙说:“金三少你别那么气恼,没准你那条狗链,哦,不好意思,金链,我人老了,舌头也老了,说话老是说错,你看我这老头,不中用了…我是说,你的金链,可能落在家里的某处地方。”
  “咱们是江湖上的同行,没必要骗你,我劝你还是回家好好找找。”
  金三少脸色铁黑,他金三少是这火车站的地头蛇,岂是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的?
  “白老爷,我知道你道行高深,玩技术我承认玩不过你,不过玩拳脚,我却可以分分钟将你弄死!”
  “这里是我们金银堂的地盘,我劝你最好乖乖交出金链,并且赔偿我一千块钱损失费!”
  刘秋菊听了这话,立即吐舌道:“你这还不如去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