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大鱼”咬住了诱饵!

下载免费读
店里的店员,听到这话,都立即慌张。
  这时,徐文涛慌忙进店,来到白老爷面前,解释道:
  “老先生,好眼力啊!”
  “这些确实是假的,至于为什么会摆到这上面来,请容我向你解释。”
  白老爷脸上却是冷笑:“卖假货,欺骗消费者还有理了?”
  徐文涛忙说:“老先生,事情是这样的,这几件陶瓷、古扇、字画,都是前几天一个中年人拿来这边存放的。”
  “他让我们万佳典当行帮忙出售,我们哪里肯,毕竟这些一看就是假货。”
  但是那人却说:“要是卖不出去,就当放在这里存放,他过十天半个月,就会从北京回来,然后再取走,他给了存放费用,按照规矩,我们不好拒绝,便答应了他。”
  “而且现在我们对进来的客人,都会提示,若是他们对这几个假货感兴趣,我们会第一时间对客人说明白,这很可能是假货,想买的话,要三思。”
  白老爷听了这话,这才缓缓点头。
  “原来如此。”
  然后指着那几件假陶瓷,说道:“这样低劣的仿制品,我劝你们还是收起来,别坏了万佳典当行的名声。”
  “还有这字画,纸质那么糙,也好意思拿出来摆放?”
  徐文涛被白老爷说得,连连点头认错,“您老批评得是,我这就将这些东西收起来,等那位客人回来了,再让他拿走。”
  这时,白老爷却拿起了那把古扇,眉头微微一皱。
  “这扇子,也是个仿制品,只是……”
  此话一出,徐文涛一愣,心想,只是什么?
  白老爷却不说下半句,只是缓缓打开扇子细细赏析了十来分钟,一边赏析一边点头,面露赞许之色,突然回头对徐老板说道:
  “这扇子我出三千,你卖不卖?”
  “三千?”徐老板一愣,这明知是假货,这老家伙还要出这么高的价钱买这扇子?
  到底怎么回事?
  他经营这一家典当行,已经有二十年之久,可是从来没遇到这种事。
  当然,他也知道,要是一些淘宝能手,见到宝贝,自然也不会和你说明白其中缘由,毕竟宝贝嘛,谁不想自己独吞?
  说明白了,要是你不卖了,或者开高价,那岂不是自己亏本?
  要是这扇子是自己的,徐文涛或许当即就卖了,毕竟三千块不少了,而且这扇子怎么看怎么假。
  然而,这扇子是别人拿来这边寄存,他替别人卖的。
  而且那客人说了,要卖的话,要全套一起卖出去,而且价格不能低于两万块。
  于是徐文涛摇头道:“老先生,虽然这扇子是假货,不过我受人之托,要卖的话,要连着这些瓷器、字画全套一起卖出,而且价格至少得三万。”
  徐文涛也是精明,人家胡长征对他说,至少两万,他直接就提高到三万,为的就是杀价的时候,能够杀到两万五,他好从中赚取中间商差价。
  商人都是这样,唯利是图,为了利益,什么鬼话都能说得出来。
店里的店员,听到这话,都立即慌张。
  这时,徐文涛慌忙进店,来到白老爷面前,解释道:
  “老先生,好眼力啊!”
  “这些确实是假的,至于为什么会摆到这上面来,请容我向你解释。”
  白老爷脸上却是冷笑:“卖假货,欺骗消费者还有理了?”
  徐文涛忙说:“老先生,事情是这样的,这几件陶瓷、古扇、字画,都是前几天一个中年人拿来这边存放的。”
  “他让我们万佳典当行帮忙出售,我们哪里肯,毕竟这些一看就是假货。”
  但是那人却说:“要是卖不出去,就当放在这里存放,他过十天半个月,就会从北京回来,然后再取走,他给了存放费用,按照规矩,我们不好拒绝,便答应了他。”
  “而且现在我们对进来的客人,都会提示,若是他们对这几个假货感兴趣,我们会第一时间对客人说明白,这很可能是假货,想买的话,要三思。”
  白老爷听了这话,这才缓缓点头。
  “原来如此。”
  然后指着那几件假陶瓷,说道:“这样低劣的仿制品,我劝你们还是收起来,别坏了万佳典当行的名声。”
  “还有这字画,纸质那么糙,也好意思拿出来摆放?”
  徐文涛被白老爷说得,连连点头认错,“您老批评得是,我这就将这些东西收起来,等那位客人回来了,再让他拿走。”
  这时,白老爷却拿起了那把古扇,眉头微微一皱。
  “这扇子,也是个仿制品,只是……”
  此话一出,徐文涛一愣,心想,只是什么?
  白老爷却不说下半句,只是缓缓打开扇子细细赏析了十来分钟,一边赏析一边点头,面露赞许之色,突然回头对徐老板说道:
  “这扇子我出三千,你卖不卖?”
  “三千?”徐老板一愣,这明知是假货,这老家伙还要出这么高的价钱买这扇子?
  到底怎么回事?
  他经营这一家典当行,已经有二十年之久,可是从来没遇到这种事。
  当然,他也知道,要是一些淘宝能手,见到宝贝,自然也不会和你说明白其中缘由,毕竟宝贝嘛,谁不想自己独吞?
  说明白了,要是你不卖了,或者开高价,那岂不是自己亏本?
  要是这扇子是自己的,徐文涛或许当即就卖了,毕竟三千块不少了,而且这扇子怎么看怎么假。
  然而,这扇子是别人拿来这边寄存,他替别人卖的。
  而且那客人说了,要卖的话,要全套一起卖出去,而且价格不能低于两万块。
  于是徐文涛摇头道:“老先生,虽然这扇子是假货,不过我受人之托,要卖的话,要连着这些瓷器、字画全套一起卖出,而且价格至少得三万。”
  徐文涛也是精明,人家胡长征对他说,至少两万,他直接就提高到三万,为的就是杀价的时候,能够杀到两万五,他好从中赚取中间商差价。
  商人都是这样,唯利是图,为了利益,什么鬼话都能说得出来。
  白老爷听了立即不高兴了:
  “这是什么话?你一把假扇子,我出三千,已经算是出很高的价格了,你竟然狮子开大口,直接翻十倍,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而且这些陶瓷、字画之类的劣质品,我也不感兴趣,我只对这把扇子感兴趣。”
  徐文涛微微弯着腰,对白老爷缓缓解释,晓之以理,说道:
  “老先生,这并非我想为难您,我是生意人,要是有得赚,哪有不赚的道理?”
  “确实是这些东西的主人叮嘱过,最少要三万块钱,才能出售。”
  “我也没想着这些东西会有人来买,就想赚取那位客人的一些存放佣金罢了,不过今天老先生既然问了,我就得把事情说明白。这样至少你好我好大家好,您说是不?”
  白老爷听了这话,很是不喜,连忙摇头说道:“三万太贵了,不买不买。”
  然后带着三叔和刘秋菊就离开。
  出了万佳典当行,三叔和刘秋菊都一脸懵逼。
  不是说今天“起钓”吗?
  怎么还没赚到钱,就离开了呢?
店里店员听到话都立即慌张。
  时徐文涛慌忙进店来到白老爷面前解释道:
  “老先生眼力啊!”
  “些确实假至于为什么会摆到上面来请容向解释。”
  白老爷脸上却冷笑:“卖假货欺骗消费者还有理?”
  徐文涛忙说:“老先生事情样几件陶瓷、古扇、字画都前几天中年拿来边存放。”
  “让们万佳典当行帮忙出售们哪里肯毕竟些看就假货。”
  但那却说:“要卖出去就当放在里存放过十天半月就会从北京回来然后再取走给存放费用按照规矩们拒绝便答应。”
  “而且现在们对进来客都会提示若们对几假货感兴趣们会第时间对客说明白很可能假货想买话要三思。”
  白老爷听话才缓缓点头。
  “原来如此。”
  然后指着那几件假陶瓷说道:“样低劣仿制品劝们还收起来别坏万佳典当行名声。”
  “还有字画纸质那么糙也意思拿出来摆放?”
  徐文涛被白老爷说得连连点头认错“您老批评得就将些东西收起来等那位客回来再让拿走。”
  时白老爷却拿起那把古扇眉头微微皱。
  “扇子也仿制品只……”
  此话出徐文涛愣心想只什么?
  白老爷却说下半句只缓缓打开扇子细细赏析十来分钟边赏析边点头面露赞许之色突然回头对徐老板说道:
  “扇子出三千卖卖?”
  “三千?”徐老板愣明知假货老家伙还要出么高价钱买扇子?
  到底怎么回事?
  经营家典当行已经有二十年之久可从来没遇到种事。
  当然也知道要些淘宝能手见到宝贝自然也会和说明白其中缘由毕竟宝贝嘛谁想自己独吞?
  说明白要卖或者开高价那岂自己亏本?
  要扇子自己徐文涛或许当即就卖毕竟三千块少而且扇子怎么看怎么假。
  然而扇子别拿来边寄存替别卖。
  而且那客说要卖话要全套起卖出去而且价格能低于两万块。
  于徐文涛摇头道:“老先生虽然扇子假货过受之托要卖话要连着些瓷器、字画全套起卖出而且价格至少得三万。”
  徐文涛也精明家胡长征对说至少两万直接就提高到三万为就杀价时候能够杀到两万五从中赚取中间商差价。
  商都样唯利图为利益什么鬼话都能说得出来。
  白老爷听立即高兴:
  “什么话?把假扇子出三千已经算出很高价格竟然狮子开大口直接翻十倍哪有样做生意?”
  “而且些陶瓷、字画之类劣质品也感兴趣只对把扇子感兴趣。”
  徐文涛微微弯着腰对白老爷缓缓解释晓之以理说道:
  “老先生并非想为难您生意要有得赚哪有赚道理?”
  “确实些东西主叮嘱过最少要三万块钱才能出售。”
  “也没想着些东西会有来买就想赚取那位客些存放佣金罢过今天老先生既然问就得把事情说明白。样至少大家您说?”
  白老爷听话很喜连忙摇头说道:“三万太贵买买。”
  然后带着三叔和刘秋菊就离开。
  出万佳典当行三叔和刘秋菊都脸懵逼。
  说今天“起钓”?
  怎么还没赚到钱就离开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