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

下载免费读
公园这边。
  白老爷、朱光庆、我三叔,以及刘秋菊,在湖边等胡长征和张跃才回来。
  等了许久,结果却发现,只有胡长征一个人慌慌张张跑回来,不见张跃才的人影。
  白老爷当即眉头一皱,问道:
  “跃才呢?”
  胡长征如实回道:“师父,刚收完尾,跃才就被条子拦下了,在搜身,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不敢靠近,便第一时间跑回来告诉你们。”
  一听到张跃才惹上条子,大家脸色都不太好看。
  毕竟走偏门这行业,是犯法的,条子就是他们的天敌,就如猫之于老鼠。
  和条子硬钢,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惨死。
  唯有有多远躲多远,才是正确的做法。
  白老爷缓缓点头,说道:“长征,你做得对,第一时间回来告诉我们,我们也有个心理准备。”
  “那师父,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朱光庆问道。
  白老爷回答:“你们先走,我在这里等。”
  大家一听这话,立即惊讶意外,都不愿意离开。
  “师父,我们怎么能丢下你在这里,自己却离开呢?”刘秋菊说道。
  白老爷回答:“我一个老头,老态龙钟,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就算跃才被条子抓了,爆出我们的料,条子过来这边抓人,我也不怕,我有办法瞒天过海。”
  “你们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到时候被一锅端,那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我们都不放心您啊!”胡长征说道。
  他们对白老爷有深厚的感情。
  白老爷偏门技术高超,无论是坑、蒙、拐、骗,样样精通,还有属于自己的一套心理学理论,可谓极其厉害。
  另外白老爷平时对他们也不薄,虽然加入白老爷门下,赚到的钱一半要给他,但是白老爷在他们赚不到钱的时候,往往都会自己倒贴钱来接济他们。
  白老爷知道这些徒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湖边等,想了想,便说道:
  “要不这样吧,让玉袁留下,你们都回去。”
  “玉袁刚加入偏门,案底清白,就算被条子抓了,也奈何不了他。”
  “有他陪着我,你们可以放心地离开,我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大家听了这话,都觉得有道理,虽然心里还有七上八下,不太放心,不过最后还是听从了白老爷的提议。
  于是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转眼,湖边只有白老爷和三叔两人,在冬日的暖阳之下,看着湖中波光粼粼的景色。
  冬天了,一切都萧瑟,没什么美景。
  只有远处湖岸边几个寒鹭在觅食。
  “师父,要是跃才师兄真的被抓了,我们该怎么办?”三叔问道。
  白老爷眉头微微一皱,说道:
  “要是他被抓了,按照他的心性,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将我们全盘爆出,韶关这地方,我们就不能再混下去了。”
  “哦,这么严重…”三叔微微惊讶。
  白老爷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一次跃才太不小心了,自以为艺高人胆大,就无视条子,他见到条子,本就该躲得远远的,竟然还敢去碰面,殊不知有一些老条子,鼻子比狗还敏锐,凭借直觉,看你一眼,就能感觉出你是不是偏门中人。”
  三叔听着这话,感觉白老爷说得神乎其神的,也不知道真假。
  白老爷又说:“跃才这个人从九岁就跟着我出来混江湖,他什么性格我太清楚了,他确实很有天赋,但是太过自负了,哎,这次真是失算了,早知道早些年我就应该多多敲打他,不要让他养成如今这恶习。”
公园这边白老爷朱光庆我三叔以及刘秋菊在湖边等胡长征和张跃才回来等了许久结果却发现只有胡长征一个人慌慌张张跑回来不见张跃才的人影白老爷当即眉头一皱问道跃才呢胡长征如实回道师父刚收完尾跃才就被条子拦下了在搜身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不敢靠近便第一时间跑回来告诉你们一听到张跃才惹上条子大家脸色都不太好看毕竟走偏门这行业是犯法的条子就是他们的天敌就如猫之于老鼠和条子硬钢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惨死唯有有多远躲多远才是正确的做法白老爷缓缓点头说道长征你做得对第一时间回来告诉我们我们也有个心理准备那师父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朱光庆问道白老爷回答你们先走我在这里等大家一听这话立即惊讶意外都不愿意离开师父我们怎么能丢下你在这里自己却离开呢刘秋菊说道白老爷回答我一个老头老态龙钟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就算跃才被条子抓了爆出我们的料条子过来这边抓人我也不怕我有办法瞒天过海你们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到时候被一锅端那就得不偿失了可是我们都不放心您啊胡长征说道他们对白老爷有深厚的感情白老爷偏门技术高超无论是坑蒙拐骗样样精通还有属于自己的一套心理学理论可谓极其厉害另外白老爷平时对他们也不薄虽然加入白老爷门下赚到的钱一半要给他但是白老爷在他们赚不到钱的时候往往都会自己倒贴钱来接济他们白老爷知道这些徒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湖边等想了想便说道要不这样吧让玉袁留下你们都回去玉袁刚加入偏门案底清白就算被条子抓了也奈何不了他有他陪着我你们可以放心地离开我不会出什么意外的大家听了这话都觉得有道理虽然心里还有七上八下不太放心不过最后还是听从了白老爷的提议于是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转眼湖边只有白老爷和三叔两人在冬日的暖阳之下看着湖中波光粼粼的景色冬天了一切都萧瑟没什么美景只有远处湖岸边几个寒鹭在觅食师父要是跃才师兄真的被抓了我们该怎么办三叔问道白老爷眉头微微一皱说道要是他被抓了按照他的心性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将我们全盘爆出韶关这地方我们就不能再混下去了哦这么严重三叔微微惊讶白老爷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一次跃才太不小心了自以为艺高人胆大就无视条子他见到条子本就该躲得远远的竟然还敢去碰面殊不知有一些老条子鼻子比狗还敏锐凭借直觉看你一眼就能感觉出你是不是偏门中人三叔听着这话感觉白老爷说得神乎其神的也不知道真假白老爷又说跃才这个人从九岁就跟着我出来混江湖他什么性格我太清楚了他确实很有天赋但是太过自负了哎这次真是失算了早知道早些年我就应该多多敲打他不要让他养成如今这恶习公园边。
  白老爷、朱光庆、三叔以及刘秋菊在湖边等胡长征和张跃才回来。
  等许久结果却发现只有胡长征慌慌张张跑回来见张跃才影。
  白老爷当即眉头皱问道:
  “跃才呢?”
  胡长征如实回道:“师父刚收完尾跃才就被条子拦下在搜身也知道什么原因敢靠近便第时间跑回来告诉们。”
  听到张跃才惹上条子大家脸色都太看。
  毕竟走偏门行业犯法条子就们天敌就如猫之于老鼠。
  和条子硬钢结果只有那就惨死。
  唯有有多远躲多远才正确做法。
  白老爷缓缓点头说道:“长征做得对第时间回来告诉们们也有心理准备。”
  “那师父现在们该怎么办?”朱光庆问道。
  白老爷回答:“们先走在里等。”
  大家听话立即惊讶意外都愿意离开。
  “师父们怎么能丢下在里自己却离开呢?”刘秋菊说道。
  白老爷回答:“老头老态龙钟最容易让放松警惕就算跃才被条子抓爆出们料条子过来边抓也怕有办法瞒天过海。”
  “们在里只会碍手碍脚到时候被锅端那就得偿失。”
  “可们都放心您啊!”胡长征说道。
  们对白老爷有深厚感情。
  白老爷偏门技术高超无论坑、蒙、拐、骗样样精通还有属于自己套心理学理论可谓极其厉害。
  另外白老爷平时对们也薄虽然加入白老爷门下赚到钱半要给但白老爷在们赚到钱时候往往都会自己倒贴钱来接济们。
  白老爷知道些徒弟放心在湖边等想想便说道:
  “要样让玉袁留下们都回去。”
  “玉袁刚加入偏门案底清白就算被条子抓也奈何。”
  “有陪着们可以放心地离开会出什么意外。”
  大家听话都觉得有道理虽然心里还有七上八下太放心过最后还听从白老爷提议。
  于便依依舍地离开。
  转眼湖边只有白老爷和三叔两在冬日暖阳之下看着湖中波光粼粼景色。
  冬天切都萧瑟没什么美景。
  只有远处湖岸边几寒鹭在觅食。
  “师父要跃才师兄真被抓们该怎么办?”三叔问道。
  白老爷眉头微微皱说道:
  “要被抓按照心性恐怕坚持多久就会将们全盘爆出韶关地方们就能再混下去。”
  “哦么严重…”三叔微微惊讶。
  白老爷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次跃才太小心自以为艺高胆大就无视条子见到条子本就该躲得远远竟然还敢去碰面殊知有些老条子鼻子比狗还敏锐凭借直觉看眼就能感觉出偏门中。”
  三叔听着话感觉白老爷说得神乎其神也知道真假。
  白老爷又说:“跃才从九岁就跟着出来混江湖什么性格太清楚确实很有天赋但太过自负哎次真失算早知道早些年就应该多多敲打要让养成如今恶习。”
公园这边。
  白老爷、朱光庆、我三叔,以及刘秋菊,在湖边等胡长征和张跃才回来。
  等了许久,结果却发现,只有胡长征一个人慌慌张张跑回来,不见张跃才的人影。
  白老爷当即眉头一皱,问道:
  “跃才呢?”
  胡长征如实回道:“师父,刚收完尾,跃才就被条子拦下了,在搜身,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不敢靠近,便第一时间跑回来告诉你们。”
  一听到张跃才惹上条子,大家脸色都不太好看。
  毕竟走偏门这行业,是犯法的,条子就是他们的天敌,就如猫之于老鼠。
  和条子硬钢,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惨死。
  唯有有多远躲多远,才是正确的做法。
  白老爷缓缓点头,说道:“长征,你做得对,第一时间回来告诉我们,我们也有个心理准备。”
  “那师父,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朱光庆问道。
  白老爷回答:“你们先走,我在这里等。”
  大家一听这话,立即惊讶意外,都不愿意离开。
  “师父,我们怎么能丢下你在这里,自己却离开呢?”刘秋菊说道。
  白老爷回答:“我一个老头,老态龙钟,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就算跃才被条子抓了,爆出我们的料,条子过来这边抓人,我也不怕,我有办法瞒天过海。”
  “你们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到时候被一锅端,那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我们都不放心您啊!”胡长征说道。
  他们对白老爷有深厚的感情。
  白老爷偏门技术高超,无论是坑、蒙、拐、骗,样样精通,还有属于自己的一套心理学理论,可谓极其厉害。
  另外白老爷平时对他们也不薄,虽然加入白老爷门下,赚到的钱一半要给他,但是白老爷在他们赚不到钱的时候,往往都会自己倒贴钱来接济他们。
  白老爷知道这些徒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湖边等,想了想,便说道:
  “要不这样吧,让玉袁留下,你们都回去。”
  “玉袁刚加入偏门,案底清白,就算被条子抓了,也奈何不了他。”
  “有他陪着我,你们可以放心地离开,我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大家听了这话,都觉得有道理,虽然心里还有七上八下,不太放心,不过最后还是听从了白老爷的提议。
  于是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转眼,湖边只有白老爷和三叔两人,在冬日的暖阳之下,看着湖中波光粼粼的景色。
  冬天了,一切都萧瑟,没什么美景。
  只有远处湖岸边几个寒鹭在觅食。
  “师父,要是跃才师兄真的被抓了,我们该怎么办?”三叔问道。
  白老爷眉头微微一皱,说道:
  “要是他被抓了,按照他的心性,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将我们全盘爆出,韶关这地方,我们就不能再混下去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