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南派捞偏的规矩

下载免费读
三叔离开礼溪村的时候,兜里就只有由一大堆一角两角五分拼凑而成的九块八毛钱,他把家里的牛,田地,都让给我爸,然后就跟着朱光庆走了。
  他们两人没有南下广州,而是往北,直接去了韶关。
  在韶关,朱光庆带着我三叔,来到了白老爷的住处。
  这个白老爷,一头白发,身上穿着破旧棉袄,手脚佝偻哆嗦,苍老的面容就像是霜打的枣子,又黑又皱,从表面上看上去,和普通的老人家并没有多大区别。
  然而,白老爷的本事却大得很,那场文化运动刚结束,改革开放的政策还没落实,他就开始走偏门,至今已经有十来年,这么多年来,他做的每一个单子,都没出什么差错,更没出现过被条子逮住的情形。
  朱光庆对我三叔介绍说,白老爷走南闯北,去过的地方,比我三叔吃的盐粒还要多,跟着他最为放心。
  不过,加入白老爷的团伙,得交入伙费。
  三叔一听,就警惕,怕被骗,不过转而想想,朱光庆是自己同村的,年纪相仿,从小一起长大,放牛,砍柴,摸鱼,一路走过来,情同手足。六几年那段艰难的岁月,大家还一起穿着开裆裤去挖过树根吃,算是患难兄弟,他不应该会骗自己。于是就答应了。
  三叔问白老爷入伙费要多少。
  白老爷吧唧了几下嘴里的卷烟,露出黑黄的牙齿,笑呵呵说道:
  “你的家当的一半。”
  三叔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全部身家,也就九块八角钱,于是便答应道:
  “我现在身上只有九块八,那我给你四块九。”
  这时白老爷却笑呵呵说道:“我已经拿了你那四块九。”
  三叔听了这话,一愣,面露疑惑不解。
  慌忙掏出放在口袋里,用布包好的九块八,打开一数,里面竟然只剩下四块九!
  当时三叔就吃惊了,嘴巴张大,能塞得进一条大鲤鱼。
  白老爷缓缓拿出了皱巴巴的四块九毛钱来,里面还有好一些是一分钱的纸币,那是三叔这些年来,慢慢积累下来的一点钱财,他一看就知道白老爷手里拿着的,是自己的钱。
  当时三叔真的是惊讶无比,完全想不明白白老爷是如何做到的。
  其实,时至今日,每当三叔谈起这件事,依旧一脸茫然。
  白老爷的手艺太过精细巧妙了,就像是女人手里的绣花活儿,巧妙到让人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当年白老爷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三叔的身体,他到底是怎么把三叔口袋里头,用布包得严严实实的钱偷去一半的呢?至今依旧是个谜团。
  白老爷笑呵呵,又对我三叔说:
  “年轻人,我说要你家当的一半,并不单单指这一点钱,还指今后二十年,你通过走偏门赚来的钱,你赚多少,都要给我一半,这是入行规矩。”
  三叔听了这话很愕然,二十年,未免也太长了吧。
  不过,在朱光庆的唆使之下,三叔还是答应了。
  毕竟白老爷已经满头白发,年近耄耋,还能不能活二十年,也是个未知数,而学到的手艺,却是自己终生受益的。
  再说了,当时三叔去到韶关,也没多少出路,要手艺没手艺,要文化没文化,而且那时代注重关系后台,那个时代很多工作,就算是去搞煤矿,进厂子做工人,也得托关系,他又没关系,唯一的出路,也就是跟着白老爷去走偏门了。
三叔离开礼溪村的时候兜里就只有由一大堆一角两角五分拼凑而成的九块八毛钱他把家里的牛田地都让给我爸然后就跟着朱光庆走了他们两人没有南下广州而是往北直接去了韶关在韶关朱光庆带着我三叔来到了白老爷的住处这个白老爷一头白发身上穿着破旧棉袄手脚佝偻哆嗦苍老的面容就像是霜打的枣子又黑又皱从表面上看上去和普通的老人家并没有多大区别然而白老爷的本事却大得很那场文化运动刚结束改革开放的政策还没落实他就开始走偏门至今已经有十来年这么多年来他做的每一个单子都没出什么差错更没出现过被条子逮住的情形朱光庆对我三叔介绍说白老爷走南闯北去过的地方比我三叔吃的盐粒还要多跟着他最为放心不过加入白老爷的团伙得交入伙费三叔一听就警惕怕被骗不过转而想想朱光庆是自己同村的年纪相仿从小一起长大放牛砍柴摸鱼一路走过来情同手足六几年那段艰难的岁月大家还一起穿着开裆裤去挖过树根吃算是患难兄弟他不应该会骗自己于是就答应了三叔问白老爷入伙费要多少白老爷吧唧了几下嘴里的卷烟露出黑黄的牙齿笑呵呵说道你的家当的一半三叔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全部身家也就九块八角钱于是便答应道我现在身上只有九块八那我给你四块九这时白老爷却笑呵呵说道我已经拿了你那四块九三叔听了这话一愣面露疑惑不解慌忙掏出放在口袋里用布包好的九块八打开一数里面竟然只剩下四块九当时三叔就吃惊了嘴巴张大能塞得进一条大鲤鱼白老爷缓缓拿出了皱巴巴的四块九毛钱来里面还有好一些是一分钱的纸币那是三叔这些年来慢慢积累下来的一点钱财他一看就知道白老爷手里拿着的是自己的钱当时三叔真的是惊讶无比完全想不明白白老爷是如何做到的其实时至今日每当三叔谈起这件事依旧一脸茫然白老爷的手艺太过精细巧妙了就像是女人手里的绣花活儿巧妙到让人看不出一丝的破绽当年白老爷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三叔的身体他到底是怎么把三叔口袋里头用布包得严严实实的钱偷去一半的呢至今依旧是个谜团白老爷笑呵呵又对我三叔说年轻人我说要你家当的一半并不单单指这一点钱还指今后二十年你通过走偏门赚来的钱你赚多少都要给我一半这是入行规矩三叔听了这话很愕然二十年未免也太长了吧不过在朱光庆的唆使之下三叔还是答应了毕竟白老爷已经满头白发年近耄耋还能不能活二十年也是个未知数而学到的手艺却是自己终生受益的再说了当时三叔去到韶关也没多少出路要手艺没手艺要文化没文化而且那时代注重关系后台那个时代很多工作就算是去搞煤矿进厂子做工人也得托关系他又没关系唯一的出路也就是跟着白老爷去走偏门了三叔离开礼溪村时候兜里就只有由大堆角两角五分拼凑而成九块八毛钱把家里牛田地都让给爸然后就跟着朱光庆走。
  们两没有南下广州而往北直接去韶关。
  在韶关朱光庆带着三叔来到白老爷住处。
  白老爷头白发身上穿着破旧棉袄手脚佝偻哆嗦苍老面容就像霜打枣子又黑又皱从表面上看上去和普通老家并没有多大区别。
  然而白老爷本事却大得很那场文化运动刚结束改革开放政策还没落实就开始走偏门至今已经有十来年么多年来做每单子都没出什么差错更没出现过被条子逮住情形。
  朱光庆对三叔介绍说白老爷走南闯北去过地方比三叔吃盐粒还要多跟着最为放心。
  过加入白老爷团伙得交入伙费。
  三叔听就警惕怕被骗过转而想想朱光庆自己同村年纪相仿从小起长大放牛砍柴摸鱼路走过来情同手足。六几年那段艰难岁月大家还起穿着开裆裤去挖过树根吃算患难兄弟应该会骗自己。于就答应。
  三叔问白老爷入伙费要多少。
  白老爷唧几下嘴里卷烟露出黑黄牙齿笑呵呵说道:
  “家当半。”
  三叔松口气现在全部身家也就九块八角钱于便答应道:
  “现在身上只有九块八那给四块九。”
  时白老爷却笑呵呵说道:“已经拿那四块九。”
  三叔听话愣面露疑惑解。
  慌忙掏出放在口袋里用布包九块八打开数里面竟然只剩下四块九!
  当时三叔就吃惊嘴巴张大能塞得进条大鲤鱼。
  白老爷缓缓拿出皱巴巴四块九毛钱来里面还有些分钱纸币那三叔些年来慢慢积累下来点钱财看就知道白老爷手里拿着自己钱。
  当时三叔真惊讶无比完全想明白白老爷如何做到。
  其实时至今日每当三叔谈起件事依旧脸茫然。
  白老爷手艺太过精细巧妙就像女手里绣花活儿巧妙到让看出丝破绽。
  当年白老爷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三叔身体到底怎么把三叔口袋里头用布包得严严实实钱偷去半呢?至今依旧谜团。
  白老爷笑呵呵又对三叔说:
  “年轻说要家当半并单单指点钱还指今后二十年通过走偏门赚来钱赚多少都要给半入行规矩。”
  三叔听话很愕然二十年未免也太长。
  过在朱光庆唆使之下三叔还答应。
  毕竟白老爷已经满头白发年近耄耋还能能活二十年也未知数而学到手艺却自己终生受益。
  再说当时三叔去到韶关也没多少出路要手艺没手艺要文化没文化而且那时代注重关系后台那时代很多工作就算去搞煤矿进厂子做工也得托关系又没关系唯出路也就跟着白老爷去走偏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