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 元帅,好久不见

下载免费读
她的唇柔软到不可思议,他原本只想浅尝辄止,哪知一发不可收拾。
  
  顾娇被他吻醒,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不经意的撩拨最致命,他险些在她的呢喃中丢盔弃甲。
  
  他隐忍着放开她,胸口剧烈起伏,呼吸短促,若不是休眠仓内光线太暗,若不是顾娇醉得太厉害,大概就能发现微微泛红的脸。
  
  顾娇迷离着双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抬起纤细的指尖,在他发烫的脸颊上捏了捏,醉醺醺地说:“咦?我怎么还能梦到这个?”
  
  她捏捏,捏捏,再捏捏。
  
  他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脸上作乱,心里一点一点恢复平静。
  
  她醉了,自己确实不该在这种时候占她便宜。
  
  他于是打算平躺回去,谁料顾娇竟然揪住了他的领子,凶巴巴地看着他。
  
  他一时不知她做什么,只能让她揪着。
  
  她醉成这样,按理该睡了,偏还睁大一双眼,特别认真地看着他,仿佛在辨认他的真假。
  
  “不……不是做梦……”她惊讶地说,“你……偷亲我?”
  
  他面不改色地说:“这是我的休眠仓,你自己躺进来的。”
  
  顾娇眨了眨眼,酒精的功效还在,她脑子嗡嗡的,暂时没觉得这个逻辑有哪里不对。
  
  等等,还是不对。
  
  她正色道:“又不止一个休眠仓。”
  
  他说道:“我认床。”
  
  涉世未深的顾娇成功被他带偏:“这么说……好像是我不对。那、那……方才不会是我主动……”
  
  他强装镇定地看着她:“前脚说喜欢我,后脚就躺进了我的休眠仓,你说呢?”
  
  顾娇垂下眸子,抓住他领子的动作从一双手改为四根小小的手指头,还只捏了一啾啾,特别心虚。
  
  片刻后,她把眼一闭:“我睡着了!”
  
  教父:“……”
  
  教父看着她装睡的脸,目光细绘过她的五官,最终落在她那双被他亲吻到红肿的唇瓣上。
  
  到底还是没忍住,又压着她狠狠地亲了亲。
  
  顾娇睁着水汪汪的眸子看着他:“这一次不是我主动的。”
  
  他低头,轻轻地亲着她唇角,沙哑着嗓音道:“是我……酒醒了吗?”
  
  顾娇点点头。
  
  他双手撑在她身侧,深深地凝视着她,忽然,他打开了休眠仓,将她抱了出来。
  
  顾娇撇嘴儿道:“亲都亲了,你还把我放回去……”
  
  路过她的休眠仓时,他没有停。
  
  顾娇怔了怔。
  
  他抱着她出医疗舱,一路走上别墅的二楼,来到她的房间,将她霸道而强势地禁锢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鼻尖萦绕着独属于她的少女馨香,他能感觉到血气的上涌,就连一贯冷静冷漠的心脏都加倍跳动了起来。
  
  顾娇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她呆呆地看着他冷峻的眉眼染上了几分欲色,一滴汗水顺着他额角滑落,他精致的喉结滑动。
  
  顾娇感觉自己又醉了。
  
  那夜的月色极好。
  
  但她觉得,他比月色更好。
  
  晕晕乎乎间,她听见他说:“等你毕业了,我就带你离开组织。”
  
  她记得自己说好,我们一起走。
  
  可惜那一日,终究没能到来。
  
  ……
  
  黑漆漆的密室,顾娇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她被注射了药物与神经毒素,神经毒素是抑制她的失控,而药物则是在一点一点清除她的记忆。
  
  一旁的仪器上亮起红灯。
  
  一个穿手术服的男人看了眼监控仪上的数据,说道:“最大剂量了,再注射她就成傻子了。”
  
  一旁,另一个也穿着手术服的医生顿了顿:“最后一支。”
  
  “不要吧,风险太大了,她对组织还有用,上头没说要废掉她。”
  
  “那就半支。”
  
  最后半支药剂下去,顾娇彻底晕了过去。
  
  ……
  
  又是一年九月,顾娇与萧珩、龙一、常璟乘横跨冰原前往暗夜岛。
  
她的唇柔软到不可思议他原本只想浅尝辄止哪知一发不可收拾顾娇被他吻醒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不经意的撩拨最致命他险些在她的呢喃中丢盔弃甲他隐忍着放开她胸口剧烈起伏呼吸短促若不是休眠仓内光线太暗若不是顾娇醉得太厉害大概就能发现微微泛红的脸顾娇迷离着双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抬起纤细的指尖在他发烫的脸颊上捏了捏醉醺醺地说咦我怎么还能梦到这个她捏捏捏捏再捏捏他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脸上作乱心里一点一点恢复平静她醉了自己确实不该在这种时候占她便宜他于是打算平躺回去谁料顾娇竟然揪住了他的领子凶巴巴地看着他他一时不知她做什么只能让她揪着她醉成这样按理该睡了偏还睁大一双眼特别认真地看着他仿佛在辨认他的真假不不是做梦她惊讶地说你偷亲我他面不改色地说这是我的休眠仓你自己躺进来的顾娇眨了眨眼酒精的功效还在她脑子嗡嗡的暂时没觉得这个逻辑有哪里不对等等还是不对她正色道又不止一个休眠仓他说道我认床涉世未深的顾娇成功被他带偏这么说好像是我不对那那方才不会是我主动他强装镇定地看着她前脚说喜欢我后脚就躺进了我的休眠仓你说呢顾娇垂下眸子抓住他领子的动作从一双手改为四根小小的手指头还只捏了一啾啾特别心虚片刻后她把眼一闭我睡着了教父教父看着她装睡的脸目光细绘过她的五官最终落在她那双被他亲吻到红肿的唇瓣上到底还是没忍住又压着她狠狠地亲了亲顾娇睁着水汪汪的眸子看着他这一次不是我主动的他低头轻轻地亲着她唇角沙哑着嗓音道是我酒醒了吗顾娇点点头他双手撑在她身侧深深地凝视着她忽然他打开了休眠仓将她抱了出来顾娇撇嘴儿道亲都亲了你还把我放回去路过她的休眠仓时他没有停顾娇怔了怔他抱着她出医疗舱一路走上别墅的二楼来到她的房间将她霸道而强势地禁锢在了柔软的床铺上鼻尖萦绕着独属于她的少女馨香他能感觉到血气的上涌就连一贯冷静冷漠的心脏都加倍跳动了起来顾娇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她呆呆地看着他冷峻的眉眼染上了几分欲色一滴汗水顺着他额角滑落他精致的喉结滑动顾娇感觉自己又醉了那夜的月色极好但她觉得他比月色更好晕晕乎乎间她听见他说等你毕业了我就带你离开组织她记得自己说好我们一起走可惜那一日终究没能到来黑漆漆的密室顾娇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她被注射了药物与神经毒素神经毒素是抑制她的失控而药物则是在一点一点清除她的记忆一旁的仪器上亮起红灯一个穿手术服的男人看了眼监控仪上的数据说道最大剂量了再注射她就成傻子了一旁另一个也穿着手术服的医生顿了顿最后一支不要吧风险太大了她对组织还有用上头没说要废掉她那就半支最后半支药剂下去顾娇彻底晕了过去又是一年九月顾娇与萧珩龙一常璟乘横跨冰原前往暗夜岛今年的冰原似乎比往年冷得早了些途中他们竟然遭遇了一次暴风雪致使小俩口与龙一常璟走散了说来也怪那么大的风雪萧珩愣是驱使冰原狼找到了正确的方向而每每此时他身上都能散发出有别于朝廷之上的冰冷气场二人先抵达暗夜岛两天后常璟与龙一也到了顾娇很惊讶常璟和龙一都是暗夜岛的人自幼与冰原狼为伍你居然比他们还快她的唇柔软到不可思议,他原本只想浅尝辄止,哪知一发不可收拾。
  
  顾娇被他吻醒,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不经意的撩拨最致命,他险些在她的呢喃中丢盔弃甲。
  
  他隐忍着放开她,胸口剧烈起伏,呼吸短促,若不是休眠仓内光线太暗,若不是顾娇醉得太厉害,大概就能发现微微泛红的脸。
  
  顾娇迷离着双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抬起纤细的指尖,在他发烫的脸颊上捏了捏,醉醺醺地说:“咦?我怎么还能梦到这个?”
  
  她捏捏,捏捏,再捏捏。
  
  他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脸上作乱,心里一点一点恢复平静。
  
  她醉了,自己确实不该在这种时候占她便宜。
  
  他于是打算平躺回去,谁料顾娇竟然揪住了他的领子,凶巴巴地看着他。
  
  他一时不知她做什么,只能让她揪着。
  
  她醉成这样,按理该睡了,偏还睁大一双眼,特别认真地看着他,仿佛在辨认他的真假。
  
  “不……不是做梦……”她惊讶地说,“你……偷亲我?”
  
  他面不改色地说:“这是我的休眠仓,你自己躺进来的。”
  
  顾娇眨了眨眼,酒精的功效还在,她脑子嗡嗡的,暂时没觉得这个逻辑有哪里不对。
  
  等等,还是不对。
  
  她正色道:“又不止一个休眠仓。”
  
  他说道:“我认床。”
  
  涉世未深的顾娇成功被他带偏:“这么说……好像是我不对。那、那……方才不会是我主动……”
  
  他强装镇定地看着她:“前脚说喜欢我,后脚就躺进了我的休眠仓,你说呢?”
  
  顾娇垂下眸子,抓住他领子的动作从一双手改为四根小小的手指头,还只捏了一啾啾,特别心虚。
  
  片刻后,她把眼一闭:“我睡着了!”
  
  教父:“……”
  
  教父看着她装睡的脸,目光细绘过她的五官,最终落在她那双被他亲吻到红肿的唇瓣上。
  
  到底还是没忍住,又压着她狠狠地亲了亲。
  
  顾娇睁着水汪汪的眸子看着他:“这一次不是我主动的。”
  
  他低头,轻轻地亲着她唇角,沙哑着嗓音道:“是我……酒醒了吗?”
  
  顾娇点点头。
  
  他双手撑在她身侧,深深地凝视着她,忽然,他打开了休眠仓,将她抱了出来。
  
  顾娇撇嘴儿道:“亲都亲了,你还把我放回去……”
  
  路过她的休眠仓时,他没有停。
  
  顾娇怔了怔。
  
  他抱着她出医疗舱,一路走上别墅的二楼,来到她的房间,将她霸道而强势地禁锢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鼻尖萦绕着独属于她的少女馨香,他能感觉到血气的上涌,就连一贯冷静冷漠的心脏都加倍跳动了起来。
  
  顾娇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她呆呆地看着他冷峻的眉眼染上了几分欲色,一滴汗水顺着他额角滑落,他精致的喉结滑动。
  
  顾娇感觉自己又醉了。
  
  那夜的月色极好。
  
  但她觉得,他比月色更好。
  
  晕晕乎乎间,她听见他说:“等你毕业了,我就带你离开组织。”
  
  她记得自己说好,我们一起走。
  
  可惜那一日,终究没能到来。
  
  ……
  
  黑漆漆的密室,顾娇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她被注射了药物与神经毒素,神经毒素是抑制她的失控,而药物则是在一点一点清除她的记忆。
  
  一旁的仪器上亮起红灯。
  
  一个穿手术服的男人看了眼监控仪上的数据,说道:“最大剂量了,再注射她就成傻子了。”
  
  一旁,另一个也穿着手术服的医生顿了顿:“最后一支。”
  
  “不要吧,风险太大了,她对组织还有用,上头没说要废掉她。”
  
  “那就半支。”
  
  最后半支药剂下去,顾娇彻底晕了过去。
  
  ……
  
  又是一年九月,顾娇与萧珩、龙一、常璟乘横跨冰原前往暗夜岛。
  
  今年的冰原似乎比往年冷得早了些,途中他们竟然遭遇了一次暴风雪,致使小俩口与龙一、常璟走散了。
  
  说来也怪,那么大的风雪,萧珩愣是驱使冰原狼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而每每此时,他身上都能散发出有别于朝廷之上的冰冷气场。
  
  二人先抵达暗夜岛,两天后,常璟与龙一也到了。
  
  顾娇很惊讶:“常璟和龙一都是暗夜岛的人,自幼与冰原狼为伍,你居然比他们还快。”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