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治腿

下载免费读
冯林失望离开,刚要走出大堂,就听见前方传来一道客客气气的声音:“这位公子是来瞧病的吗?”
  “啊?”冯林愣了一下,朝对方看去,是个身着华服的青年男子,气场有些强大,态度却很是温和。
  冯林不认识他:“阁下是……”
  伙计们认出了他,纷纷要来行礼,被二当家一个眼神制止了。
  “哦,我是回春堂的人。”二东家和颜悦色道,“这位公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冯林摇摇头:“不是,我没病,我是替我同窗来问诊的。”
  “敢问公子名讳。”
  “我叫冯林。”冯林拱了拱手。
  “鄙人姓胡。”二东家回了一礼。
  “原来是胡大夫。”对方说自己是医馆的,冯林便理所当然地将对方当成了这里的大夫。
  二东家没纠正他,笑了笑,道:“那请问你同窗是哪里不舒服?”
  冯林叹道:“他的腿半年前受了伤,找了不少郎中都无药可医,我想,只有医馆的张大夫能治好他。可我听说……张大夫再也不会来医馆了。”
  “谁说他不来?”二东家轻咳一声,道,“他来,改明儿就来!”
  “诊金……”
  “一口价,一百文!”
  咳!
  一屋子伙计全都呛到了。
  冯林也呛了一下:“一、一百文?”
  “贵了吗?”二东家眨了眨眼,忙道,“我说错了,是十文!”
  冯林:“……”
  伙计们:“……”
  冯林再笨也知道看病是很贵的,别说京城来的张大夫了,就是乡下的赤脚游医,也不是十文钱能打发得了的。
  “不是说张大夫的出诊费要十两吗?”他疑惑道。
  二东家面不改色:“堂诊比出诊便宜。”
  “便宜……那么多?”
  “我们医馆医死过人,生意不行,淡季!”
  冯林再次:“……”
  伙计们再次:“……”
  --
  冯林立马去村儿里把看诊的事儿与萧六郎说了:“……诊金只要十文钱,草药费另算,他们现在生意不好,我估摸着草药费也不会太贵。”
  医馆的生意的确受到了冲击,但要说一下子这么便宜,也仍叫人难以置信。
  冯林兴冲冲地说道:“我事后问过王掌柜了,王掌柜也是这么说的,这事儿不会有假,你就安心等着吧。月底那天正好我放假,我陪你一起去!”
  竟是连日子都定好了,看来是真的。
  三天后,考试的成绩出来了,顾大顺考了第二。
  这次的考生来自五湖四海,足足数百人,其中不乏大户人家的孩子。他们自幼请先生,学习条件比顾大顺强了太多,就这样顾大顺还能考第二,实在太给顾家长脸了。
  尤其这次的试题是院长大人亲自出的,书院都在传,院子大人怕是要出山了,他要从这一批考生里招收亲传弟子。
  顾大顺觉得,自己的希望很大。
  “六郎考得怎么样吗?”顾老爷子问。
  顾大顺笑道:“他也考上了。”
  也是第二,只不过,是倒数的。
  这次总共录取一百人,萧六郎排在九十九。
  想到萧六郎被自己甩了这么远,顾大顺不免有些得意,嘴上却道:“他半年没去私塾,全是自己在家潜心苦读,能考这个成绩已经很厉害了。”
冯林失望离开刚要走出大堂就听见前方传来一道客客气气的声音这位公子是来瞧病的吗啊冯林愣了一下朝对方看去是个身着华服的青年男子气场有些强大态度却很是温和冯林不认识他阁下是伙计们认出了他纷纷要来行礼被二当家一个眼神制止了哦我是回春堂的人二东家和颜悦色道这位公子是哪里不舒服吗冯林摇摇头不是我没病我是替我同窗来问诊的敢问公子名讳我叫冯林冯林拱了拱手鄙人姓胡二东家回了一礼原来是胡大夫对方说自己是医馆的冯林便理所当然地将对方当成了这里的大夫二东家没纠正他笑了笑道那请问你同窗是哪里不舒服冯林叹道他的腿半年前受了伤找了不少郎中都无药可医我想只有医馆的张大夫能治好他可我听说张大夫再也不会来医馆了谁说他不来二东家轻咳一声道他来改明儿就来诊金一口价一百文咳一屋子伙计全都呛到了冯林也呛了一下一一百文贵了吗二东家眨了眨眼忙道我说错了是十文冯林伙计们冯林再笨也知道看病是很贵的别说京城来的张大夫了就是乡下的赤脚游医也不是十文钱能打发得了的不是说张大夫的出诊费要十两吗他疑惑道二东家面不改色堂诊比出诊便宜便宜那么多我们医馆医死过人生意不行淡季冯林再次伙计们再次冯林立马去村儿里把看诊的事儿与萧六郎说了诊金只要十文钱草药费另算他们现在生意不好我估摸着草药费也不会太贵医馆的生意的确受到了冲击但要说一下子这么便宜也仍叫人难以置信冯林兴冲冲地说道我事后问过王掌柜了王掌柜也是这么说的这事儿不会有假你就安心等着吧月底那天正好我放假我陪你一起去竟是连日子都定好了看来是真的三天后考试的成绩出来了顾大顺考了第二这次的考生来自五湖四海足足数百人其中不乏大户人家的孩子他们自幼请先生学习条件比顾大顺强了太多就这样顾大顺还能考第二实在太给顾家长脸了尤其这次的试题是院长大人亲自出的书院都在传院子大人怕是要出山了他要从这一批考生里招收亲传弟子顾大顺觉得自己的希望很大六郎考得怎么样吗顾老爷子问顾大顺笑道他也考上了也是第二只不过是倒数的这次总共录取一百人萧六郎排在九十九想到萧六郎被自己甩了这么远顾大顺不免有些得意嘴上却道他半年没去私塾全是自己在家潜心苦读能考这个成绩已经很厉害了冯林失望离开刚要走出大堂就听见前方传来道客客气气声音:“位公子来瞧病?”
  “啊?”冯林愣下朝对方看去身着华服青年男子气场有些强大态度却很温和。
  冯林认识:“阁下……”
  伙计们认出纷纷要来行礼被二当家眼神制止。
  “哦回春堂。”二东家和颜悦色道“位公子哪里舒服?”
  冯林摇摇头:“没病替同窗来问诊。”
  “敢问公子名讳。”
  “叫冯林。”冯林拱拱手。
  “鄙姓胡。”二东家回礼。
  “原来胡大夫。”对方说自己医馆冯林便理所当然地将对方当成里大夫。
  二东家没纠正笑笑道:“那请问同窗哪里舒服?”
  冯林叹道:“腿半年前受伤找少郎中都无药可医想只有医馆张大夫能治。可听说……张大夫再也会来医馆。”
  “谁说来?”二东家轻咳声道“来改明儿就来!”
  “诊金……”
  “口价百文!”
  咳!
  屋子伙计全都呛到。
  冯林也呛下:“、百文?”
  “贵?”二东家眨眨眼忙道“说错十文!”
  冯林:“……”
  伙计们:“……”
  冯林再笨也知道看病很贵别说京城来张大夫就乡下赤脚游医也十文钱能打发得。
  “说张大夫出诊费要十两?”疑惑道。
  二东家面改色:“堂诊比出诊便宜。”
  “便宜……那么多?”
  “们医馆医死过生意行淡季!”
  冯林再次:“……”
  伙计们再次:“……”
  --
  冯林立马去村儿里把看诊事儿与萧六郎说:“……诊金只要十文钱草药费另算们现在生意估摸着草药费也会太贵。”
  医馆生意确受到冲击但要说下子么便宜也仍叫难以置信。
  冯林兴冲冲地说道:“事后问过王掌柜王掌柜也么说事儿会有假就安心等着。月底那天正放假陪起去!”
  竟连日子都定看来真。
  三天后考试成绩出来顾大顺考第二。
  次考生来自五湖四海足足数百其中乏大户家孩子。们自幼请先生学习条件比顾大顺强太多就样顾大顺还能考第二实在太给顾家长脸。
  尤其次试题院长大亲自出书院都在传院子大怕要出山要从批考生里招收亲传弟子。
  顾大顺觉得自己希望很大。
  “六郎考得怎么样?”顾老爷子问。
  顾大顺笑道:“也考上。”
  也第二只过倒数。
  次总共录取百萧六郎排在九十九。
  想到萧六郎被自己甩么远顾大顺免有些得意嘴上却道:“半年没去私塾全自己在家潜心苦读能考成绩已经很厉害。”
冯林失望离开,刚要走出大堂,就听见前方传来一道客客气气的声音:“这位公子是来瞧病的吗?”
  “啊?”冯林愣了一下,朝对方看去,是个身着华服的青年男子,气场有些强大,态度却很是温和。
  冯林不认识他:“阁下是……”
  伙计们认出了他,纷纷要来行礼,被二当家一个眼神制止了。
  “哦,我是回春堂的人。”二东家和颜悦色道,“这位公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冯林摇摇头:“不是,我没病,我是替我同窗来问诊的。”
  “敢问公子名讳。”
  “我叫冯林。”冯林拱了拱手。
  “鄙人姓胡。”二东家回了一礼。
  “原来是胡大夫。”对方说自己是医馆的,冯林便理所当然地将对方当成了这里的大夫。
  二东家没纠正他,笑了笑,道:“那请问你同窗是哪里不舒服?”
  冯林叹道:“他的腿半年前受了伤,找了不少郎中都无药可医,我想,只有医馆的张大夫能治好他。可我听说……张大夫再也不会来医馆了。”
  “谁说他不来?”二东家轻咳一声,道,“他来,改明儿就来!”
  “诊金……”
  “一口价,一百文!”
  咳!
  一屋子伙计全都呛到了。
  冯林也呛了一下:“一、一百文?”
  “贵了吗?”二东家眨了眨眼,忙道,“我说错了,是十文!”
  冯林:“……”
  伙计们:“……”
  冯林再笨也知道看病是很贵的,别说京城来的张大夫了,就是乡下的赤脚游医,也不是十文钱能打发得了的。
  “不是说张大夫的出诊费要十两吗?”他疑惑道。
  二东家面不改色:“堂诊比出诊便宜。”
  “便宜……那么多?”
  “我们医馆医死过人,生意不行,淡季!”
  冯林再次:“……”
  伙计们再次:“……”
  --
  冯林立马去村儿里把看诊的事儿与萧六郎说了:“……诊金只要十文钱,草药费另算,他们现在生意不好,我估摸着草药费也不会太贵。”
  医馆的生意的确受到了冲击,但要说一下子这么便宜,也仍叫人难以置信。
  冯林兴冲冲地说道:“我事后问过王掌柜了,王掌柜也是这么说的,这事儿不会有假,你就安心等着吧。月底那天正好我放假,我陪你一起去!”
  竟是连日子都定好了,看来是真的。
  三天后,考试的成绩出来了,顾大顺考了第二。
  这次的考生来自五湖四海,足足数百人,其中不乏大户人家的孩子。他们自幼请先生,学习条件比顾大顺强了太多,就这样顾大顺还能考第二,实在太给顾家长脸了。
  尤其这次的试题是院长大人亲自出的,书院都在传,院子大人怕是要出山了,他要从这一批考生里招收亲传弟子。
  顾大顺觉得,自己的希望很大。
  “六郎考得怎么样吗?”顾老爷子问。
  顾大顺笑道:“他也考上了。”
  也是第二,只不过,是倒数的。
  这次总共录取一百人,萧六郎排在九十九。
  想到萧六郎被自己甩了这么远,顾大顺不免有些得意,嘴上却道:“他半年没去私塾,全是自己在家潜心苦读,能考这个成绩已经很厉害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