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护短

下载免费读
转眼到了萧六郎考试这日。
  顾娇起了个大早,发了面,蒸了一笼瓷实的白面馒头,还煮了一锅野菌汤。
  野菌是在山上采的,第一次采的已经吃完了,这些是昨日上山新采的,还剩下不少,她打算一会儿背到集市卖了。
  其实她还摘了木耳,但新鲜木耳是有毒的,必须晒干了才可食用。
  等饭的功夫她回屋吃了药。
  她手腕与后脑勺的伤口已经没事了,药也快吃完了,药膏倒是比较经用,还剩大半支。
  另一边,萧六郎也起了。
  顾娇知道他昨夜又念书到很晚,早上没吵他,不料他仍是这么早。
  顾娇把碗筷摆好,给他盛了小半碗野菌汤。这是担心他进考场找茅厕,特地没盛满。
  可不知是不是顾娇的错觉,总觉得萧六郎不经意间瞥过来的小眼神有点儿幽怨。
  考试要考一整天,顾娇给装了馒头和水。
  顿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什么,她又往包袱里塞了十个铜板。
  萧六郎看着她塞铜板的动作,眸光动了动,没有说话。
  顾娇将装好的包袱递给他:“车钱我已经付了,招呼也打过了,让直接把你送到书院附近。”
  “嗯。”萧六郎应了一声,拿过包袱,杵着拐杖出了门。
  顾娇看着他的小瘸腿,忍住了把他送到村口的想法。想必他也不乐意。
  萧六郎到村口时,罗二叔的牛车已经停在槐树下了,坐了不少人,都是拿自家小菜鸡蛋去镇上贩卖的村民。
  村民看到他,都笑着冲他打了打呼。
  萧六郎是读书人,平日里看着冷,实则没多少架子。哪家要念个信、回个信,都上门找他。虽说顾大顺也是读书人,可顾大顺白天在私塾,晚上回家又埋头苦读,乡亲们很少去打扰顾大顺。
  牛车上还有最后一个位子,应该是给他留的。
  萧六郎正要上去,就感觉一道人影晃过,一把挡在了他身前。
  对方一手按住牛车,一手扶住身后另一道身影:“顺子,快上!”
  正是顾家大房周氏母子。
  周氏将萧六郎挡了个严实,完全不给萧六郎上牛车的机会。
  牛车上,一个大娘发话了:“顺子他娘,是六郎先来的。”
  顾大顺上牛车的动作顿住了。
  他扭头,目光越过他娘,看了萧六郎一眼。
  萧六郎眉目清冷,神情淡漠。
  周氏毫不在意地哼道:“我顺子要考试!他先来的怎么了?先来就能耽搁我顺子考试了?”
  村里人都知道顾大顺是个有出息的,前阵子考上了县学,那可是秀才啊,听说见了县太爷都不用下跪行礼的。
  萧六郎虽是个好小伙儿,可到底没顾大顺的前程重要。
  顾大顺若发达了,不仅是给顾家光宗耀祖,连带着整个清泉村都会沾他的光。
  所有人都不吱声了。
  “那个……”罗二叔讪讪地说道,“六郎他……也是去考试的。”
  昨晚顾娇来找罗二叔时便和罗二叔交代清楚了,萧六郎要参加一个书院的考试,萧六郎腿脚不便,叮嘱他一定把人送到。为此还多给了他两个铜板。
  罗二叔挺纳闷儿,与萧六郎不对付的顾家小傻子,说话做事都像是变了一个人。
转眼到了萧六郎考试这日顾娇起了个大早发了面蒸了一笼瓷实的白面馒头还煮了一锅野菌汤野菌是在山上采的第一次采的已经吃完了这些是昨日上山新采的还剩下不少她打算一会儿背到集市卖了其实她还摘了木耳但新鲜木耳是有毒的必须晒干了才可食用等饭的功夫她回屋吃了药她手腕与后脑勺的伤口已经没事了药也快吃完了药膏倒是比较经用还剩大半支另一边萧六郎也起了顾娇知道他昨夜又念书到很晚早上没吵他不料他仍是这么早顾娇把碗筷摆好给他盛了小半碗野菌汤这是担心他进考场找茅厕特地没盛满可不知是不是顾娇的错觉总觉得萧六郎不经意间瞥过来的小眼神有点儿幽怨考试要考一整天顾娇给装了馒头和水顿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什么她又往包袱里塞了十个铜板萧六郎看着她塞铜板的动作眸光动了动没有说话顾娇将装好的包袱递给他车钱我已经付了招呼也打过了让直接把你送到书院附近嗯萧六郎应了一声拿过包袱杵着拐杖出了门顾娇看着他的小瘸腿忍住了把他送到村口的想法想必他也不乐意萧六郎到村口时罗二叔的牛车已经停在槐树下了坐了不少人都是拿自家小菜鸡蛋去镇上贩卖的村民村民看到他都笑着冲他打了打呼萧六郎是读书人平日里看着冷实则没多少架子哪家要念个信回个信都上门找他虽说顾大顺也是读书人可顾大顺白天在私塾晚上回家又埋头苦读乡亲们很少去打扰顾大顺牛车上还有最后一个位子应该是给他留的萧六郎正要上去就感觉一道人影晃过一把挡在了他身前对方一手按住牛车一手扶住身后另一道身影顺子快上正是顾家大房周氏母子周氏将萧六郎挡了个严实完全不给萧六郎上牛车的机会牛车上一个大娘发话了顺子他娘是六郎先来的顾大顺上牛车的动作顿住了他扭头目光越过他娘看了萧六郎一眼萧六郎眉目清冷神情淡漠周氏毫不在意地哼道我顺子要考试他先来的怎么了先来就能耽搁我顺子考试了村里人都知道顾大顺是个有出息的前阵子考上了县学那可是秀才啊听说见了县太爷都不用下跪行礼的萧六郎虽是个好小伙儿可到底没顾大顺的前程重要顾大顺若发达了不仅是给顾家光宗耀祖连带着整个清泉村都会沾他的光所有人都不吱声了那个罗二叔讪讪地说道六郎他也是去考试的昨晚顾娇来找罗二叔时便和罗二叔交代清楚了萧六郎要参加一个书院的考试萧六郎腿脚不便叮嘱他一定把人送到为此还多给了他两个铜板罗二叔挺纳闷儿与萧六郎不对付的顾家小傻子说话做事都像是变了一个人转眼到萧六郎考试日。
  顾娇起大早发面蒸笼瓷实白面馒头还煮锅野菌汤。
  野菌在山上采第次采已经吃完些昨日上山新采还剩下少她打算会儿背到集市卖。
  其实她还摘木耳但新鲜木耳有毒必须晒干才可食用。
  等饭功夫她回屋吃药。
  她手腕与后脑勺伤口已经没事药也快吃完药膏倒比较经用还剩大半支。
  另边萧六郎也起。
  顾娇知道昨夜又念书到很晚早上没吵料仍么早。
  顾娇把碗筷摆给盛小半碗野菌汤。担心进考场找茅厕特地没盛满。
  可知顾娇错觉总觉得萧六郎经意间瞥过来小眼神有点儿幽怨。
  考试要考整天顾娇给装馒头和水。
  顿会儿知想到什么她又往包袱里塞十铜板。
  萧六郎看着她塞铜板动作眸光动动没有说话。
  顾娇将装包袱递给:“车钱已经付招呼也打过让直接把送到书院附近。”
  “嗯。”萧六郎应声拿过包袱杵着拐杖出门。
  顾娇看着小瘸腿忍住把送到村口想法。想必也乐意。
  萧六郎到村口时罗二叔牛车已经停在槐树下坐少都拿自家小菜鸡蛋去镇上贩卖村民。
  村民看到都笑着冲打打呼。
  萧六郎读书平日里看着冷实则没多少架子。哪家要念信、回信都上门找。虽说顾大顺也读书可顾大顺白天在私塾晚上回家又埋头苦读乡亲们很少去打扰顾大顺。
  牛车上还有最后位子应该给留。
  萧六郎正要上去就感觉道影晃过把挡在身前。
  对方手按住牛车手扶住身后另道身影:“顺子快上!”
  正顾家大房周氏母子。
  周氏将萧六郎挡严实完全给萧六郎上牛车机会。
  牛车上大娘发话:“顺子娘六郎先来。”
  顾大顺上牛车动作顿住。
  扭头目光越过娘看萧六郎眼。
  萧六郎眉目清冷神情淡漠。
  周氏毫在意地哼道:“顺子要考试!先来怎么?先来就能耽搁顺子考试?”
  村里都知道顾大顺有出息前阵子考上县学那可秀才啊听说见县太爷都用下跪行礼。
  萧六郎虽小伙儿可到底没顾大顺前程重要。
  顾大顺若发达仅给顾家光宗耀祖连带着整清泉村都会沾光。
  所有都吱声。
  “那……”罗二叔讪讪地说道“六郎……也去考试。”
  昨晚顾娇来找罗二叔时便和罗二叔交代清楚萧六郎要参加书院考试萧六郎腿脚便叮嘱定把送到。为此还多给两铜板。
  罗二叔挺纳闷儿与萧六郎对付顾家小傻子说话做事都像变。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