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恶棍

下载免费读
顾娇对于自己的梦感到十分意外,她居然做梦了,还梦到了一个男人。
  “有这么惦记他吗?”顾娇古怪地摸了摸下巴。
  不过到底只是个梦而已,顾娇并未真的放在心上。
  这会儿天蒙蒙亮,天际还有几颗星子,看来会是个晴天。
  顾娇不记得自己多久没这么早起过了。前世她虽在研究院工作没错,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夜猫子,她的研究与手术大多排在午后。至于组织给她的任务,也鲜少会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
  顾娇今天穿的是自己的衣裳。
  昨晚顾娇把火盆拿进萧六郎屋子后,是围着火盆烤了会儿衣裳的。只是她动作很轻,没把萧六郎吵醒。
  顾娇去后院打水洗漱。
  萧六郎的门开着,人已经不在屋里了。
  以为自己起得算早的,不料有人比她更早。
  顾娇把家里前后走了一遍,不见萧六郎的人影,只发现水缸旁少了一个水桶。
  顾娇看着还有一半的水缸,摸了摸下巴没有说话。
  前门的门栓还插着,萧六郎是打灶屋的后门出去的,出去后从外头上了锁。如此一来,外人便不能随意进来,但如果顾娇想出去,可以打开前门走出去。
  顾娇洗漱完,回屋抹了药膏,吃了消炎药。
  此时萧六郎还没回来,顾娇先把最后那点玉米面发上了。这是最后的存粮。
  顾娇得想法子把带回来的野鸡拿到镇上卖了,给家里换点粮食回来。只是原主从没出过村子,所以顾娇也不清楚去镇上的路到底怎么走。
  醒面还要些功夫,顾娇拿了扫帚把后院与堂屋以及自己的屋子扫了。萧六郎人不在,他的屋子她便没有进去。
  昨天的衣裳只洗了一半,还有几件在衣柜里,顾娇把它们全都抱出来放进了后院的大木盆。
  这个朝代是有皂胰子的,原主曾在货郎的担架上见过,不过村里人穷,大多买不起,用的都是树上摘下来的皂荚。
  顾娇将皂荚砸碎,均匀地抹在衣服上,不断地用棒槌敲打,直到打出一股清香的泡沫来,才开始反复搓洗。
  皂荚的去污能力没想象中的那么强,可顾娇把衣裳洗干净的执念很强。
  终于,肚兜被搓出了一个小洞洞。
  顾娇:“……”
  顾娇洗完衣裳时,半缸水也用得差不多了。
  此时面也醒好了,顾娇做了玉米面馒头放锅里蒸上。
  萧六郎依旧没有回来。
  村子里一共有两口井,旧井在村尾,离他们比较近,但已经快枯竭了,顾娇估摸着萧六郎打水,应该会去村口的新井。
  那儿就比顾娇昨日落水的地方远了数十步而已,正常人不用一刻钟便够一个来回。萧六郎腿脚不便,加上拎了一桶水,顾娇算他两刻钟,那也早该回了。
  顾娇站在灶台前,望了望前门的方向,最终还是拉开门出去了。
  顾娇是在古井附近的一颗大槐树后找到萧六郎的。
  萧六郎正被几个凶巴巴的恶棍围着,水桶倒在地上,井水泼了一地。
顾娇对于自己的梦感到十分意外她居然做梦了还梦到了一个男人有这么惦记他吗顾娇古怪地摸了摸下巴不过到底只是个梦而已顾娇并未真的放在心上这会儿天蒙蒙亮天际还有几颗星子看来会是个晴天顾娇不记得自己多久没这么早起过了前世她虽在研究院工作没错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夜猫子她的研究与手术大多排在午后至于组织给她的任务也鲜少会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顾娇今天穿的是自己的衣裳昨晚顾娇把火盆拿进萧六郎屋子后是围着火盆烤了会儿衣裳的只是她动作很轻没把萧六郎吵醒顾娇去后院打水洗漱萧六郎的门开着人已经不在屋里了以为自己起得算早的不料有人比她更早顾娇把家里前后走了一遍不见萧六郎的人影只发现水缸旁少了一个水桶顾娇看着还有一半的水缸摸了摸下巴没有说话前门的门栓还插着萧六郎是打灶屋的后门出去的出去后从外头上了锁如此一来外人便不能随意进来但如果顾娇想出去可以打开前门走出去顾娇洗漱完回屋抹了药膏吃了消炎药此时萧六郎还没回来顾娇先把最后那点玉米面发上了这是最后的存粮顾娇得想法子把带回来的野鸡拿到镇上卖了给家里换点粮食回来只是原主从没出过村子所以顾娇也不清楚去镇上的路到底怎么走醒面还要些功夫顾娇拿了扫帚把后院与堂屋以及自己的屋子扫了萧六郎人不在他的屋子她便没有进去昨天的衣裳只洗了一半还有几件在衣柜里顾娇把它们全都抱出来放进了后院的大木盆这个朝代是有皂胰子的原主曾在货郎的担架上见过不过村里人穷大多买不起用的都是树上摘下来的皂荚顾娇将皂荚砸碎均匀地抹在衣服上不断地用棒槌敲打直到打出一股清香的泡沫来才开始反复搓洗皂荚的去污能力没想象中的那么强可顾娇把衣裳洗干净的执念很强终于肚兜被搓出了一个小洞洞顾娇顾娇洗完衣裳时半缸水也用得差不多了此时面也醒好了顾娇做了玉米面馒头放锅里蒸上萧六郎依旧没有回来村子里一共有两口井旧井在村尾离他们比较近但已经快枯竭了顾娇估摸着萧六郎打水应该会去村口的新井那儿就比顾娇昨日落水的地方远了数十步而已正常人不用一刻钟便够一个来回萧六郎腿脚不便加上拎了一桶水顾娇算他两刻钟那也早该回了顾娇站在灶台前望了望前门的方向最终还是拉开门出去了顾娇是在古井附近的一颗大槐树后找到萧六郎的萧六郎正被几个凶巴巴的恶棍围着水桶倒在地上井水泼了一地顾娇对于自己梦感到十分意外她居然做梦还梦到男。
  “有么惦记?”顾娇古怪地摸摸下巴。
  过到底只梦而已顾娇并未真放在心上。
  会儿天蒙蒙亮天际还有几颗星子看来会晴天。
  顾娇记得自己多久没么早起过。前世她虽在研究院工作没错但熟悉她都知道她彻头彻尾夜猫子她研究与手术大多排在午后。至于组织给她任务也鲜少会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顾娇今天穿自己衣裳。
  昨晚顾娇把火盆拿进萧六郎屋子后围着火盆烤会儿衣裳。只她动作很轻没把萧六郎吵醒。
  顾娇去后院打水洗漱。
  萧六郎门开着已经在屋里。
  以为自己起得算早料有比她更早。
  顾娇把家里前后走遍见萧六郎影只发现水缸旁少水桶。
  顾娇看着还有半水缸摸摸下巴没有说话。
  前门门栓还插着萧六郎打灶屋后门出去出去后从外头上锁。如此来外便能随意进来但如果顾娇想出去可以打开前门走出去。
  顾娇洗漱完回屋抹药膏吃消炎药。
  此时萧六郎还没回来顾娇先把最后那点玉米面发上。最后存粮。
  顾娇得想法子把带回来野鸡拿到镇上卖给家里换点粮食回来。只原主从没出过村子所以顾娇也清楚去镇上路到底怎么走。
  醒面还要些功夫顾娇拿扫帚把后院与堂屋以及自己屋子扫。萧六郎在屋子她便没有进去。
  昨天衣裳只洗半还有几件在衣柜里顾娇把它们全都抱出来放进后院大木盆。
  朝代有皂胰子原主曾在货郎担架上见过过村里穷大多买起用都树上摘下来皂荚。
  顾娇将皂荚砸碎均匀地抹在衣服上断地用棒槌敲打直到打出股清香泡沫来才开始反复搓洗。
  皂荚去污能力没想象中那么强可顾娇把衣裳洗干净执念很强。
  终于肚兜被搓出小洞洞。
  顾娇:“……”
  顾娇洗完衣裳时半缸水也用得差多。
  此时面也醒顾娇做玉米面馒头放锅里蒸上。
  萧六郎依旧没有回来。
  村子里共有两口井旧井在村尾离们比较近但已经快枯竭顾娇估摸着萧六郎打水应该会去村口新井。
  那儿就比顾娇昨日落水地方远数十步而已正常用刻钟便够来回。萧六郎腿脚便加上拎桶水顾娇算两刻钟那也早该回。
  顾娇站在灶台前望望前门方向最终还拉开门出去。
  顾娇在古井附近颗大槐树后找到萧六郎。
  萧六郎正被几凶巴巴恶棍围着水桶倒在地上井水泼地。
顾娇对于自己的梦感到十分意外,她居然做梦了,还梦到了一个男人。
  “有这么惦记他吗?”顾娇古怪地摸了摸下巴。
  不过到底只是个梦而已,顾娇并未真的放在心上。
  这会儿天蒙蒙亮,天际还有几颗星子,看来会是个晴天。
  顾娇不记得自己多久没这么早起过了。前世她虽在研究院工作没错,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夜猫子,她的研究与手术大多排在午后。至于组织给她的任务,也鲜少会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
  顾娇今天穿的是自己的衣裳。
  昨晚顾娇把火盆拿进萧六郎屋子后,是围着火盆烤了会儿衣裳的。只是她动作很轻,没把萧六郎吵醒。
  顾娇去后院打水洗漱。
  萧六郎的门开着,人已经不在屋里了。
  以为自己起得算早的,不料有人比她更早。
  顾娇把家里前后走了一遍,不见萧六郎的人影,只发现水缸旁少了一个水桶。
  顾娇看着还有一半的水缸,摸了摸下巴没有说话。
  前门的门栓还插着,萧六郎是打灶屋的后门出去的,出去后从外头上了锁。如此一来,外人便不能随意进来,但如果顾娇想出去,可以打开前门走出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