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救人

下载免费读
顾娇出去砍柴,一方面是真的缺柴,另一方面,也是想进山找点什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家里虽说还没穷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不过也差不离了。萧六郎一个人吃,或许能多支撑几日,算上她就有些捉襟见肘。
  眼下正值深秋,天高气爽,万里无云。
  不止是不是毫无污染的缘故,顾娇感觉头顶的天特别蓝,是她从未见过的蓝。空气也很清新,令人心旷神怡。
  莫名其妙来了这里,也不知研究所的那群疯子会不会想她。多半是咬牙切齿,怪她没把最新的研究成果发给他们就突然玩消失了吧。
  不过,她表面是M大学研究所的医学博士,实际却是一名特工。她八岁就进了组织,那之后所有的经历都只为她的真实身份做掩饰。
  当然了,她没打算刀口舔血一辈子。她与组织约定,这是她最后一单,做完她就离开,不料飞机出了事……
顾娇出去砍柴一方面是真的缺柴另一方面也是想进山找点什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家里虽说还没穷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不过也差不离了萧六郎一个人吃或许能多支撑几日算上她就有些捉襟见肘眼下正值深秋天高气爽万里无云不止是不是毫无污染的缘故顾娇感觉头顶的天特别蓝是她从未见过的蓝空气也很清新令人心旷神怡莫名其妙来了这里也不知研究所的那群疯子会不会想她多半是咬牙切齿怪她没把最新的研究成果发给他们就突然玩消失了吧不过她表面是大学研究所的医学博士实际却是一名特工她八岁就进了组织那之后所有的经历都只为她的真实身份做掩饰当然了她没打算刀口舔血一辈子她与组织约定这是她最后一单做完她就离开不料飞机出了事现在想来飞机失事的太巧合了些只是眼下再说这个也没了意义她死都死了不可能回去找谁报仇了应该没人会为她的死感到难过她爸妈在她八岁那年便离异了之后各自组建了家庭有了新的儿女她从来都是多余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与原主的命运还真有相似之处原主爹娘去的早原主在顾家也是多余的原主死了也没有一个人会真正为她感到难过顾娇自嘲地笑了笑眉间有些冷因为担心要下雨顾娇没太往林子深处去不过饶是如此也还是叫她发现了不少好东西有菌子有蘑菇还有长在树桩上的野生木耳木耳又肥又厚几乎布满了大半个树桩子顾娇捡大的摘了这一片显然被村民伐过诸如此类的树桩不少长出来的木耳也多顾娇一片片地摘过去没一会儿筐子便沉甸甸的了见摘得差不多了顾娇及时收手砍了点干柴用绳子将干柴与篓子绑好背在背上准备下山然而顾娇刚一转身突然感觉自己脚底吧唧一声似是踩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她听到一声闷哼十分轻微与羸弱她眨巴了一下眼睛慢吞吞地挪开腿没这么倒霉吧她深吸一口气低头一看就见一片杂草中一个白胡子老爷爷被自己踩晕了顾娇不是怎么会有人躺在阴沟的她还好巧不巧把对方给踩了顾娇良心十分过得去的从他身上跨过去了不过没两秒顾娇又面无表情地回来了先说好我可不是出于良心救你的咯咯哒老者身旁的一个扎紧的布袋里有野鸡扑哧着翅膀叫了一声顾娇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扫了那布袋一眼布袋瞬间没动静了随后她看向面前的白胡子老爷爷对方脸上残留着一个被顾娇踩出来的大脚印十分惨不忍睹看衣着像个普通的村民但眉宇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之气顾娇把背上的干柴放了下来开始给对方把脉她上学时学的是西医不过后面为了执行一次十分特殊的任务在国医圣手家以拜师学艺为由潜伏了长达五年之久从他的脉象来看身体本身没有恶疾顾娇推测是感染了风寒突发高热不小心跌倒在了阴沟里还把左边的胳膊给摔脱臼了顾娇出去砍柴方面真缺柴另方面也想进山找点什么能填饱肚子东西。
  家里虽说还没穷到揭开锅地步过也差离。萧六郎吃或许能多支撑几日算上她就有些捉襟见肘。
  眼下正值深秋天高气爽万里无云。
  止毫无污染缘故顾娇感觉头顶天特别蓝她从未见过蓝。空气也很清新令心旷神怡。
  莫名其妙来里也知研究所那群疯子会会想她。多半咬牙切齿怪她没把最新研究成果发给们就突然玩消失。
  过她表面M大学研究所医学博士实际却名特工。她八岁就进组织那之后所有经历都只为她真实身份做掩饰。
  当然她没打算刀口舔血辈子。她与组织约定她最后单做完她就离开料飞机出事……
  现在想来飞机失事太巧合些。
  只眼下再说也没意义她死都死可能回去找谁报仇。
  应该没会为她死感到难过。
  她爸妈在她八岁那年便离异之后各自组建家庭有新儿女她从来都多余。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与原主命运还真有相似之处。原主爹娘去早原主在顾家也多余。
  原主死也没有会真正为她感到难过。
  顾娇自嘲地笑笑眉间有些冷。
  因为担心要下雨顾娇没太往林子深处去。过饶如此也还叫她发现少东西:有菌子有蘑菇还有长在树桩上野生木耳。
  木耳又肥又厚几乎布满大半树桩子顾娇捡大摘。
  片显然被村民伐过诸如此类树桩少长出来木耳也多。
  顾娇片片地摘过去没会儿筐子便沉甸甸。
  见摘得差多顾娇及时收手砍点干柴用绳子将干柴与篓子绑背在背上准备下山。
  然而顾娇刚转身突然感觉自己脚底唧声似踩到什么东西。
  紧接着她听到声闷哼十分轻微与羸弱。
  她眨巴下眼睛慢吞吞地挪开腿。
  “没么倒霉……”
  她深吸口气低头看就见片杂草中白胡子老爷爷被自己踩晕……
  顾娇:“……”
  怎么会有躺在阴沟?
  她还巧巧把对方给踩?
  顾娇良心十分过得去从身上跨过去。
  过没两秒顾娇又面无表情地回来。
  “先说可出于良心救。”
  “咯咯哒——”
  老者身旁扎紧布袋里有野鸡扑哧着翅膀叫声。
  顾娇挑挑眉漫经心地扫那布袋眼布袋瞬间没动静。
  随后她看向面前白胡子老爷爷对方脸上残留着被顾娇踩出来大脚印十分惨忍睹。
  看衣着像普通村民。
  但眉宇间又有股说出威严之气。
  顾娇把背上干柴放下来开始给对方把脉。
  她上学时学西医过后面为执行次十分特殊任务在国医圣手家以拜师学艺为由潜伏长达五年之久。
  从脉象来看身体本身没有恶疾。顾娇推测感染风寒突发高热小心跌倒在阴沟里还把左边胳膊给摔脱臼。
顾娇出去砍柴,一方面是真的缺柴,另一方面,也是想进山找点什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家里虽说还没穷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不过也差不离了。萧六郎一个人吃,或许能多支撑几日,算上她就有些捉襟见肘。
  眼下正值深秋,天高气爽,万里无云。
  不止是不是毫无污染的缘故,顾娇感觉头顶的天特别蓝,是她从未见过的蓝。空气也很清新,令人心旷神怡。
  莫名其妙来了这里,也不知研究所的那群疯子会不会想她。多半是咬牙切齿,怪她没把最新的研究成果发给他们就突然玩消失了吧。
顾娇出去砍柴,一方面是真的缺柴,另一方面,也是想进山找点什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家里虽说还没穷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不过也差不离了。萧六郎一个人吃,或许能多支撑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