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相公

下载免费读
作为一个颜控,顾娇前世没少收集帅哥,但从没哪一个……确切地说是所有美男加起来都不如眼前这一个。
  这人长了一张十分干净的脸孔,眉眼棱角精致得宛若玉雕,一双眸子很是冷冽,如寒潭般深不见底。
  他面上透着病态的苍白,却因羞恼而浮现起一抹嫣红,反倒显得有那么一丝诱人。
  再有他的年纪,与其说是男人,顾娇倒觉得少年郎更合适。
  “看够了没?”萧六郎咬牙问。
  “没看够,不过……”顾娇扫了他的身板儿一眼,凤眸微微一眯,“怕压坏你。”
  言罢,顾娇装模作样地起来了。
  然而,人虽是起来了,眼珠子却仍粘在他身上意味深长地打转。
  “顾娇你……”萧六郎被她的目光看得恼羞成怒。
  “要扶你?”顾娇笑眯眯地探出手。
  “不用!”
  萧六郎神色冰冷地侧过身子,扶着一旁的椅子站了起来。
  看得出他行动不便,却依然拒绝了顾娇的好意。
  随后他不再搭理顾娇,一瘸一拐地出了屋子。
  顾娇这会儿记起他是谁了,正是原主的相公萧六郎。
  萧六郎是被顾娇捡回来的,他苏醒后顾家人问了他情况,发现他是孤儿,无处可去,当机立断,以男女授受不亲、我们家闺女救了你一命、不如你俩成亲以全了她名节云云,逼迫萧六郎将顾娇给娶了。
  说是娶,却更像是入赘,他们目前居住的破房子是顾家给的,种的地也是顾家分的,都是最差的那种。
  成亲时顾娇并不知萧六郎是瘸子,知道后便渐渐开始嫌弃起来,转头“勾搭”上了镇里的小秦相公。
  村里人都为萧六郎抱不平,道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萧六郎是那花儿,牛粪是她。
  萧六郎心里怎么想的,顾娇不知,但能她这副狼狈的样子视而不见,他对原主的厌恶可见一斑了。
  顾娇拉开柜门,打算把身上的湿衫换掉,却悲催地发现柜子里一件干净的衣裳都没有。
  “萧大哥,你在吗?”
  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
  来的是个穿着紫色大花袄的小妇人,小妇人梳着油亮的发髻,涂了脂粉,臂弯里挎着一个篮子,篮子上盖了花布,叫人看不清不知里头装的是什么。
  顾娇很快便从原主的记忆里翻出了这号人物——清泉村的小寡妇薛凝香。
  薛凝香是他们邻居,平日里便爱往他们屋里钻,大多挑原主不在的时候,偶尔也让原主撞见过几次。原主傻乎乎的,在薛凝香手里吃了不少闷亏。
  这一次小秦相公来村里的消息,也是薛凝香透露给原主的。
  “哟,这不是凝香嫂子吗?大白天的,来我家做什么呀?”
  薛凝香被突然出现的顾娇吓了一跳,随后失望地说道:“怎么是你?”
  顾娇笑了笑,轻叩门板道:“这是我家,看见我很奇怪吗?你在失望什么?”
  薛凝香噎了一把,她当然是失望没见到萧六郎了。
  薛凝香再一次看向顾娇。
  人还是那个人,却变得有些陌生。不似从前那般木木的,眼睛里有灵气了。哪怕浑身湿漉漉的,却并不让人感觉她很狼狈,反而无形中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场。
作为一个颜控顾娇前世没少收集帅哥但从没哪一个确切地说是所有美男加起来都不如眼前这一个这人长了一张十分干净的脸孔眉眼棱角精致得宛若玉雕一双眸子很是冷冽如寒潭般深不见底他面上透着病态的苍白却因羞恼而浮现起一抹嫣红反倒显得有那么一丝诱人再有他的年纪与其说是男人顾娇倒觉得少年郎更合适看够了没萧六郎咬牙问没看够不过顾娇扫了他的身板儿一眼凤眸微微一眯怕压坏你言罢顾娇装模作样地起来了然而人虽是起来了眼珠子却仍粘在他身上意味深长地打转顾娇你萧六郎被她的目光看得恼羞成怒要扶你顾娇笑眯眯地探出手不用萧六郎神色冰冷地侧过身子扶着一旁的椅子站了起来看得出他行动不便却依然拒绝了顾娇的好意随后他不再搭理顾娇一瘸一拐地出了屋子顾娇这会儿记起他是谁了正是原主的相公萧六郎萧六郎是被顾娇捡回来的他苏醒后顾家人问了他情况发现他是孤儿无处可去当机立断以男女授受不亲我们家闺女救了你一命不如你俩成亲以全了她名节云云逼迫萧六郎将顾娇给娶了说是娶却更像是入赘他们目前居住的破房子是顾家给的种的地也是顾家分的都是最差的那种成亲时顾娇并不知萧六郎是瘸子知道后便渐渐开始嫌弃起来转头勾搭上了镇里的小秦相公村里人都为萧六郎抱不平道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萧六郎是那花儿牛粪是她萧六郎心里怎么想的顾娇不知但能她这副狼狈的样子视而不见他对原主的厌恶可见一斑了顾娇拉开柜门打算把身上的湿衫换掉却悲催地发现柜子里一件干净的衣裳都没有萧大哥你在吗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来的是个穿着紫色大花袄的小妇人小妇人梳着油亮的发髻涂了脂粉臂弯里挎着一个篮子篮子上盖了花布叫人看不清不知里头装的是什么顾娇很快便从原主的记忆里翻出了这号人物清泉村的小寡妇薛凝香薛凝香是他们邻居平日里便爱往他们屋里钻大多挑原主不在的时候偶尔也让原主撞见过几次原主傻乎乎的在薛凝香手里吃了不少闷亏这一次小秦相公来村里的消息也是薛凝香透露给原主的哟这不是凝香嫂子吗大白天的来我家做什么呀薛凝香被突然出现的顾娇吓了一跳随后失望地说道怎么是你顾娇笑了笑轻叩门板道这是我家看见我很奇怪吗你在失望什么薛凝香噎了一把她当然是失望没见到萧六郎了薛凝香再一次看向顾娇人还是那个人却变得有些陌生不似从前那般木木的眼睛里有灵气了哪怕浑身湿漉漉的却并不让人感觉她很狼狈反而无形中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场作为颜控顾娇前世没少收集帅哥但从没哪……确切地说所有美男加起来都如眼前。
  长张十分干净脸孔眉眼棱角精致得宛若玉雕双眸子很冷冽如寒潭般深见底。
  面上透着病态苍白却因羞恼而浮现起抹嫣红反倒显得有那么丝诱。
  再有年纪与其说男顾娇倒觉得少年郎更合适。
  “看够没?”萧六郎咬牙问。
  “没看够过……”顾娇扫身板儿眼凤眸微微眯“怕压坏。”
  言罢顾娇装模作样地起来。
  然而虽起来眼珠子却仍粘在身上意味深长地打转。
  “顾娇……”萧六郎被她目光看得恼羞成怒。
  “要扶?”顾娇笑眯眯地探出手。
  “用!”
  萧六郎神色冰冷地侧过身子扶着旁椅子站起来。
  看得出行动便却依然拒绝顾娇意。
  随后再搭理顾娇瘸拐地出屋子。
  顾娇会儿记起谁正原主相公萧六郎。
  萧六郎被顾娇捡回来苏醒后顾家问情况发现孤儿无处可去当机立断以男女授受亲、们家闺女救命、如俩成亲以全她名节云云逼迫萧六郎将顾娇给娶。
  说娶却更像入赘们目前居住破房子顾家给种地也顾家分都最差那种。
  成亲时顾娇并知萧六郎瘸子知道后便渐渐开始嫌弃起来转头“勾搭”上镇里小秦相公。
  村里都为萧六郎抱平道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萧六郎那花儿牛粪她。
  萧六郎心里怎么想顾娇知但能她副狼狈样子视而见对原主厌恶可见斑。
  顾娇拉开柜门打算把身上湿衫换掉却悲催地发现柜子里件干净衣裳都没有。
  “萧大哥在?”
  门外忽然传来道娇滴滴声音。
  来穿着紫色大花袄小妇小妇梳着油亮发髻涂脂粉臂弯里挎着篮子篮子上盖花布叫看清知里头装什么。
  顾娇很快便从原主记忆里翻出号物——清泉村小寡妇薛凝香。
  薛凝香们邻居平日里便爱往们屋里钻大多挑原主在时候偶尔也让原主撞见过几次。原主傻乎乎在薛凝香手里吃少闷亏。
  次小秦相公来村里消息也薛凝香透露给原主。
  “哟凝香嫂子?大白天来家做什么呀?”
  薛凝香被突然出现顾娇吓跳随后失望地说道:“怎么?”
  顾娇笑笑轻叩门板道:“家看见很奇怪?在失望什么?”
  薛凝香噎把她当然失望没见到萧六郎。
  薛凝香再次看向顾娇。
  还那却变得有些陌生。似从前那般木木眼睛里有灵气。哪怕浑身湿漉漉却并让感觉她很狼狈反而无形中自有股慑气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