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下载免费读
第16章
  王丽琴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态势,冷着脸对着苏荆,一阵狂喷。
  苏荆只能不停的陪着笑。
  陈阳坐在沙发上,看到自己老婆如此受气,猛的站起身来,开口说:“喂,胖大妈,立即滚出去!你哪里冒出来的泼妇,在我老婆办公室里撒泼,不想活了。”
  王丽琴一愣,随即气的脸色煞白,接着,又变成了猪肝色。
  她肥硕的手指,指着陈阳,“你......你叫我胖大妈,叫我泼妇?你......你哪里来的狗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呢,赶紧滚,”陈阳没好气的开口。
  “行,行,你给我等着,还有你苏荆!你这狐狸精也给我等着!”
  王丽琴气呼呼的转头大步离开。
  她退休以前是后勤处的主任,所有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巴结她。
  现在,她又是业主委员会的理事,物业公司最怕被她投诉,所以,以前苏荆在她面前总是一副恭敬无比的姿态。
  可,现在她竟然被一个乡村土包子给骂了。
  王丽琴越想越生气,下楼的时候,脚下一崴,叽里咕噜滚下了楼梯。
  苏荆惊恐的看着这一幕,随后她转头,伸出手狠狠的掐了下陈阳的胳膊。
  “陈阳!你疯了吗!你怎么敢得罪她!我......我这一次真的是被你害死了,我......哎!”
  苏荆说着说着,两个眼眶一下子红了。
  颓然的坐到沙发上,整个人像是打了霜的蔫茄子。
  陈阳看到自己的天定老婆,竟然要哭,赶忙坐在旁边,抓住了苏荆的纤细小手。
  “老婆,你别难过,那胖娘们欺人太甚,咱们不能惯着她!”陈阳说着,摸索着苏荆的小手。
第章王丽琴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态势冷着脸对着苏荆一阵狂喷苏荆只能不停的陪着笑陈阳坐在沙发上看到自己老婆如此受气猛的站起身来开口说喂胖大妈立即滚出去你哪里冒出来的泼妇在我老婆办公室里撒泼不想活了王丽琴一愣随即气的脸色煞白接着又变成了猪肝色她肥硕的手指指着陈阳你你叫我胖大妈叫我泼妇你你哪里来的狗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管你是谁呢赶紧滚陈阳没好气的开口行行你给我等着还有你苏荆你这狐狸精也给我等着王丽琴气呼呼的转头大步离开她退休以前是后勤处的主任所有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巴结她现在她又是业主委员会的理事物业公司最怕被她投诉所以以前苏荆在她面前总是一副恭敬无比的姿态可现在她竟然被一个乡村土包子给骂了王丽琴越想越生气下楼的时候脚下一崴叽里咕噜滚下了楼梯苏荆惊恐的看着这一幕随后她转头伸出手狠狠的掐了下陈阳的胳膊陈阳你疯了吗你怎么敢得罪她我我这一次真的是被你害死了我哎苏荆说着说着两个眼眶一下子红了颓然的坐到沙发上整个人像是打了霜的蔫茄子陈阳看到自己的天定老婆竟然要哭赶忙坐在旁边抓住了苏荆的纤细小手老婆你别难过那胖娘们欺人太甚咱们不能惯着她陈阳说着摸索着苏荆的小手苏荆气呼呼的瞪了眼陈阳你懂个屁她她是业主委员会的理事业主委员会是能够更换物业公司的得罪了她咱们物业公司就要被撤换掉了那时候我们连房租都付不起陈阳皱眉说她说换就能换吗凭啥啊就凭她凶神恶煞长得丑苏荆摇摇头本身就是咱们物业公司理亏也不知道这个小区怎么了格外的吸引老鼠我们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办法把老鼠给驱逐反而越来越多甚至是小区里的许多花猫还被老鼠给咬死了这件事情本就是咱们物业公司的责任那王丽琴来这里也只是想要讨一点好处本来我只需要笑脸相迎给她几千块的购物卡就可以把她打发走可是你你却彻彻底底得罪她了哎陈阳听完明白过来他笑着说这不是小事吗捉老鼠我最在行了我们山村里到处都是老鼠我从小就练习的交给我就行了好了好了你别着急了陈阳拍着苏荆的小手苏荆叹了口气突然她一怔发现自己的手还在被陈阳抓着苏荆瞪了眼陈阳赶紧把手抽了出来你这家伙还学会占女人便宜了陈阳嘿嘿嘿的笑嘀咕着说我发现一个问题什么问题苏荆奇怪陈阳认真的说你手上有电有电什么电苏荆伸出手看了看她的手指纤长柔若无骨如同羊脂玉捏成一般可以看到细微的青色血管流经第16章
  王丽琴副得理饶态势冷着脸对着苏荆阵狂喷。
  苏荆只能停陪着笑。
  陈阳坐在沙发上看到自己老婆如此受气猛站起身来开口说:“喂胖大妈立即滚出去!哪里冒出来泼妇在老婆办公室里撒泼想活。”
  王丽琴愣随即气脸色煞白接着又变成猪肝色。
  她肥硕手指指着陈阳“......叫胖大妈叫泼妇?......哪里来狗东西!知道谁?”
  “管谁呢赶紧滚”陈阳没气开口。
  “行行给等着还有苏荆!狐狸精也给等着!”
  王丽琴气呼呼转头大步离开。
  她退休以前后勤处主任所有都恭恭敬敬巴结她。
  现在她又业主委员会理事物业公司最怕被她投诉所以以前苏荆在她面前总副恭敬无比姿态。
  可现在她竟然被乡村土包子给骂。
  王丽琴越想越生气下楼时候脚下崴叽里咕噜滚下楼梯。
  苏荆惊恐看着幕随后她转头伸出手狠狠掐下陈阳胳膊。
  “陈阳!疯!怎么敢得罪她!......次真被害死......哎!”
  苏荆说着说着两眼眶下子红。
  颓然坐到沙发上整像打霜蔫茄子。
  陈阳看到自己天定老婆竟然要哭赶忙坐在旁边抓住苏荆纤细小手。
  “老婆别难过那胖娘们欺太甚咱们能惯着她!”陈阳说着摸索着苏荆小手。
  苏荆气呼呼瞪眼陈阳“懂屁!她......她业主委员会理事。业主委员会能够更换物业公司!得罪她咱们物业公司就要被撤换掉。那时候们连房租都付起!”
  陈阳皱眉说:“她说换就能换?凭啥啊?就凭她凶神恶煞长得丑?”
  苏荆摇摇头“本身就咱们物业公司理亏。也知道小区怎么格外吸引老鼠们想尽各种办法都没办法把老鼠给驱逐反而越来越多甚至小区里许多花猫还被老鼠给咬死!”
  “件事情本就咱们物业公司责任那王丽琴来里也只想要讨点处。”
  “本来只需要笑脸相迎给她几千块购物卡就可以把她打发走可......却彻彻底底得罪她!”
  “哎!”
  陈阳听完明白过来笑着说:“小事!捉老鼠最在行们山村里到处都老鼠从小就练习。交给就行。别着急。”
  陈阳拍着苏荆小手。
  苏荆叹口气。
  突然她怔发现自己手还在被陈阳抓着。
  苏荆瞪眼陈阳赶紧把手抽出来“家伙还学会占女便宜!”
  陈阳嘿嘿嘿笑嘀咕着说:“发现问题。”
  “什么问题?”苏荆奇怪。
  陈阳认真说:“手上有电!”
  “有电?什么电?”苏荆伸出手看看。
  她手指纤长柔若无骨。
  如同羊脂玉捏成般可以看到细微青色血管流经。
第16章
  王丽琴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态势,冷着脸对着苏荆,一阵狂喷。
  苏荆只能不停的陪着笑。
  陈阳坐在沙发上,看到自己老婆如此受气,猛的站起身来,开口说:“喂,胖大妈,立即滚出去!你哪里冒出来的泼妇,在我老婆办公室里撒泼,不想活了。”
  王丽琴一愣,随即气的脸色煞白,接着,又变成了猪肝色。
  她肥硕的手指,指着陈阳,“你......你叫我胖大妈,叫我泼妇?你......你哪里来的狗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呢,赶紧滚,”陈阳没好气的开口。
  “行,行,你给我等着,还有你苏荆!你这狐狸精也给我等着!”
  王丽琴气呼呼的转头大步离开。
  她退休以前是后勤处的主任,所有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巴结她。
  现在,她又是业主委员会的理事,物业公司最怕被她投诉,所以,以前苏荆在她面前总是一副恭敬无比的姿态。
  可,现在她竟然被一个乡村土包子给骂了。
  王丽琴越想越生气,下楼的时候,脚下一崴,叽里咕噜滚下了楼梯。
  苏荆惊恐的看着这一幕,随后她转头,伸出手狠狠的掐了下陈阳的胳膊。
  “陈阳!你疯了吗!你怎么敢得罪她!我......我这一次真的是被你害死了,我......哎!”
  苏荆说着说着,两个眼眶一下子红了。
  颓然的坐到沙发上,整个人像是打了霜的蔫茄子。
  陈阳看到自己的天定老婆,竟然要哭,赶忙坐在旁边,抓住了苏荆的纤细小手。
  “老婆,你别难过,那胖娘们欺人太甚,咱们不能惯着她!”陈阳说着,摸索着苏荆的小手。
  苏荆气呼呼的瞪了眼陈阳,“你懂个屁!她......她是业主委员会的理事。业主委员会是能够更换物业公司的!得罪了她,咱们物业公司就要被撤换掉了。那时候,我们连房租都付不起!”
  陈阳皱眉说:“她说换就能换吗?凭啥啊?就凭她凶神恶煞长得丑?”
  苏荆摇摇头,“本身就是咱们物业公司理亏。也不知道这个小区怎么了,格外的吸引老鼠,我们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办法把老鼠给驱逐,反而越来越多,甚至是小区里的许多花猫,还被老鼠给咬死了!”
  “这件事情,本就是咱们物业公司的责任,那王丽琴来这里,也只是想要讨一点好处。”
  “本来,我只需要笑脸相迎,给她几千块的购物卡,就可以把她打发走,可是你......你却彻彻底底得罪她了!”
  “哎!”
  陈阳听完,明白过来,他笑着说:“这不是小事吗!捉老鼠我最在行了,我们山村里,到处都是老鼠,我从小就练习的。交给我就行了。好了好了,你别着急了。”
  陈阳拍着苏荆的小手。
  苏荆叹了口气。
  突然,她一怔,发现自己的手,还在被陈阳抓着。
  苏荆瞪了眼陈阳,赶紧把手抽了出来,“你这家伙还学会占女人便宜了!”
  陈阳嘿嘿嘿的笑,嘀咕着说:“我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苏荆奇怪。
  陈阳认真的说:“你手上有电!”
  “有电?什么电?”苏荆伸出手,看了看。
  她的手指纤长,柔若无骨。
  如同羊脂玉捏成一般,可以看到细微的青色血管流经。
第16章
  王丽琴吗副得理吗饶吗吗态势吗冷着脸对着苏荆吗吗阵狂喷。
  苏荆只能吗停吗陪着笑。
  陈阳坐在沙发上吗看到自己老婆如此受气吗猛吗站起身来吗开口说:“喂吗胖大妈吗立即滚出去!吗哪里冒出来吗泼妇吗在吗老婆办公室里撒泼吗吗想活吗。”
  王丽琴吗愣吗随即气吗脸色煞白吗接着吗又变成吗猪肝色。
  她肥硕吗手指吗指着陈阳吗“吗......吗叫吗胖大妈吗叫吗泼妇?吗......吗哪里来吗狗东西!吗知道吗吗谁吗?”
  “吗管吗吗谁呢吗赶紧滚吗”陈阳没吗气吗开口。
  “行吗行吗吗给吗等着吗还有吗苏荆!吗吗狐狸精也给吗等着!”
  王丽琴气呼呼吗转头大步离开。
  她退休以前吗后勤处吗主任吗所有吗吗都恭恭敬敬吗巴结她。
  现在吗她又吗业主委员会吗理事吗物业公司最怕被她投诉吗所以吗以前苏荆在她面前总吗吗副恭敬无比吗姿态。
  可吗现在她竟然被吗吗乡村土包子给骂吗。
  王丽琴越想越生气吗下楼吗时候吗脚下吗崴吗叽里咕噜滚下吗楼梯。
  苏荆惊恐吗看着吗吗幕吗随后她转头吗伸出手狠狠吗掐吗下陈阳吗胳膊。
  “陈阳!吗疯吗吗!吗怎么敢得罪她!吗......吗吗吗次真吗吗被吗害死吗吗吗......哎!”
  苏荆说着说着吗两吗眼眶吗下子红吗。
  颓然吗坐到沙发上吗整吗吗像吗打吗霜吗蔫茄子。
  陈阳看到自己吗天定老婆吗竟然要哭吗赶忙坐在旁边吗抓住吗苏荆吗纤细小手。
  “老婆吗吗别难过吗那胖娘们欺吗太甚吗咱们吗能惯着她!”陈阳说着吗摸索着苏荆吗小手。
  苏荆气呼呼吗瞪吗眼陈阳吗“吗懂吗屁!她......她吗业主委员会吗理事。业主委员会吗能够更换物业公司吗!得罪吗她吗咱们物业公司就要被撤换掉吗。那时候吗吗们连房租都付吗起!”
  陈阳皱眉说:“她说换就能换吗?凭啥啊?就凭她凶神恶煞长得丑?”
  苏荆摇摇头吗“本身就吗咱们物业公司理亏。也吗知道吗吗小区怎么吗吗格外吗吸引老鼠吗吗们想尽吗各种办法吗都没办法把老鼠给驱逐吗反而越来越多吗甚至吗小区里吗许多花猫吗还被老鼠给咬死吗!”
  “吗件事情吗本就吗咱们物业公司吗责任吗那王丽琴来吗里吗也只吗想要讨吗点吗处。”
  “本来吗吗只需要笑脸相迎吗给她几千块吗购物卡吗就可以把她打发走吗可吗吗......吗却彻彻底底得罪她吗!”
  “哎!”
  陈阳听完吗明白过来吗吗笑着说:“吗吗吗小事吗!捉老鼠吗最在行吗吗吗们山村里吗到处都吗老鼠吗吗从小就练习吗。交给吗就行吗。吗吗吗吗吗吗别着急吗。”
  陈阳拍着苏荆吗小手。
  苏荆叹吗口气。
  突然吗她吗怔吗发现自己吗手吗还在被陈阳抓着。
  苏荆瞪吗眼陈阳吗赶紧把手抽吗出来吗“吗吗家伙还学会占女吗便宜吗!”
  陈阳嘿嘿嘿吗笑吗嘀咕着说:“吗发现吗吗问题。”
  “什么问题?”苏荆奇怪。
  陈阳认真吗说:“吗手上有电!”
  “有电?什么电?”苏荆伸出手吗看吗看。
  她吗手指纤长吗柔若无骨。
  如同羊脂玉捏成吗般吗可以看到细微吗青色血管流经。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