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下载免费读
「这是怎么回事……?」
  我对着哥德夫利小声问道。
  「唔。我已经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了。不过今后就是同一个公会的同伴,我想就藉这次训练来将你们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
  当我呆呆望着哈哈大笑的哥德夫利时,克拉帝尔竞慢慢地走了出来。
  「…………」
  我全身戒备,让自己处于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马上反应过来的状态。虽说是在街道圈内,但根本没办法预料这男人会做出什么事。
  但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克拉帝尔突然低下了头。从他垂着的浏海下传出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前几天……给你添麻烦了……」
  这次我真是打从心里吓了一大跳,只能张大嘴巴,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不会再做那种无礼的事了……请原谅我……」
  阴沉的长发盖住了脸,所以看不见他的表情。
  「啊……嗯嗯……」
  我勉强点了一下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接受人格改造手术了吗?
  「好啦好啦,那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哥德夫利再度发出洪亮的笑声。虽然心里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并觉得这当中一定有什么隐情在,但从低着头的克拉帝尔脸上,没办法判断出他这时的心境。由于SAO的感情表现过于夸张,反而很难看出一些细微的差别。我只好先在这里接受他的道歉,但也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放松警戒。
  不久后另一名团员也来到现场,人一到齐我们便准备朝迷宫区出发。当我正要迈开脚步时,哥德夫利用他粗大的声音叫住我:
  「等等……今天的训练要以最接近实战的形式进行。为了观察你们的危机处理能力,请把所有水晶道具都交给我保管。」
  「转移水晶也是吗?」
  对于我的问题,哥德夫利理所当然般点了点头。这时我心里其实有很强烈的反感。因为水晶、特别是转移水晶,可以说是这个死亡游戏里最后的保命道具。我的装备里从来没有缺少过这项道具。原本想要拒绝这种要求,但想到一旦在这里引发争执,亚丝娜的立场也会跟着变糟,只好把话给吞了回去。
  看见克拉帝尔与另一名团员乖乖交出道具,我只好也心不甘情不愿地交了出去。哥德夫利甚至还仔细检查了我的小袋子。
  「嗯,好。那就出发吧!」
  哥德夫利一声令下,我们四个人便离开了格朗萨姆市,往可以看到位在遥远西方的迷宫区出发了。
  第五十五层练功区是植物非常稀少的干燥荒野。我因为想赶紧把训练结束然后回家,所以便提出一路跑到迷宫区的提议,但哥德夫利手臂一挥便拒绝了。我想一定是因为他只锻炼筋力而忽视敏捷度的缘故,所以我也只好打消念头,乖乖在荒野里走着。
  途中遭遇了好几次怪物,但只有这点,我实在没办法慢慢等待哥德利夫指挥,全都一刀将牠们迅速了结。
  不久,当我们不知越过第几个有点高度的岩山时,迷宫区那灰色岩石构造的威容便出现在我们眼前。
  「好,在这里暂时休息!」
这是怎么回事我对着哥德夫利小声问道唔我已经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了不过今后就是同一个公会的同伴我想就藉这次训练来将你们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当我呆呆望着哈哈大笑的哥德夫利时克拉帝尔竞慢慢地走了出来我全身戒备让自己处于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马上反应过来的状态虽说是在街道圈内但根本没办法预料这男人会做出什么事但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克拉帝尔突然低下了头从他垂着的浏海下传出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前几天给你添麻烦了这次我真是打从心里吓了一大跳只能张大嘴巴说不出任何话来我不会再做那种无礼的事了请原谅我阴沉的长发盖住了脸所以看不见他的表情啊嗯嗯我勉强点了一下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接受人格改造手术了吗好啦好啦那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哥德夫利再度发出洪亮的笑声虽然心里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并觉得这当中一定有什么隐情在但从低着头的克拉帝尔脸上没办法判断出他这时的心境由于的感情表现过于夸张反而很难看出一些细微的差别我只好先在这里接受他的道歉但也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放松警戒不久后另一名团员也来到现场人一到齐我们便准备朝迷宫区出发当我正要迈开脚步时哥德夫利用他粗大的声音叫住我等等今天的训练要以最接近实战的形式进行为了观察你们的危机处理能力请把所有水晶道具都交给我保管转移水晶也是吗对于我的问题哥德夫利理所当然般点了点头这时我心里其实有很强烈的反感因为水晶特别是转移水晶可以说是这个死亡游戏里最后的保命道具我的装备里从来没有缺少过这项道具原本想要拒绝这种要求但想到一旦在这里引发争执亚丝娜的立场也会跟着变糟只好把话给吞了回去看见克拉帝尔与另一名团员乖乖交出道具我只好也心不甘情不愿地交了出去哥德夫利甚至还仔细检查了我的小袋子嗯好那就出发吧哥德夫利一声令下我们四个人便离开了格朗萨姆市往可以看到位在遥远西方的迷宫区出发了第五十五层练功区是植物非常稀少的干燥荒野我因为想赶紧把训练结束然后回家所以便提出一路跑到迷宫区的提议但哥德夫利手臂一挥便拒绝了我想一定是因为他只锻炼筋力而忽视敏捷度的缘故所以我也只好打消念头乖乖在荒野里走着途中遭遇了好几次怪物但只有这点我实在没办法慢慢等待哥德利夫指挥全都一刀将牠们迅速了结不久当我们不知越过第几个有点高度的岩山时迷宫区那灰色岩石构造的威容便出现在我们眼前好在这里暂时休息哥德夫利以粗厚声音说完后队伍便停了下来虽然非常想一口气突破迷宫但想到就算提出意见也一定不会被接受我只好叹口气在附近石头上坐下这时时间已经将近正午时分了那现在开始发送食物哥德夫利说完后便将四个皮革包裹实体化然后将其中一个朝我这丢了过来我用单手接住后不抱任何期待地将它打开里面果然只是一瓶水与商店里卖的烤面包原本应该吃着亚丝娜亲手做的三明治才对我内心一边诅咒自己的霉运一边将瓶盖拔开喝了一口水这时候克拉帝尔一个人远远坐在岩石上的身影忽然映入我的眼帘只有他一个人没碰那包裹在垂下的浏海下面的眼睛以黯淡的视线看着我们到底在看什么突然有一股冰冷的颤栗感包裹住我全身那家伙在等待些什么我想那大概是我马上将水瓶扔开试着将嘴里的液体给吐掉但已经太迟了我忽然全身无力当场倒了下来在我视线右边角落可以看见条而那条状物现在正被平常不会存在的绿色闪烁框线给包围着没有错我们是中了麻痹毒了往旁边一看就可以发现哥德夫利与另一名团员也同样倒在地上挣扎着我马上用手肘以下还稍微可以动的左手往腰间袋子一探但这只是更加深自己的恐惧感而已解毒水晶与转移水晶全都交给哥德夫利了虽然还有回复用的药水但那对中毒没有效果哼哼哼哼我的耳边传来了尖锐的笑声坐在岩石上的克拉帝尔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全身扭曲着笑了起来他深陷的三白眼里浮现出以前曾经见过的疯狂喜悦呜哈咿呀咿哈哈哈哈克拉帝尔像是再也忍受不住似地望着天空放声大笑哥德夫利先是一脸茫然地注视着他接着开口说道怎怎么回事这些水不是克拉帝尔你准备的吗哥德夫利快点使用解毒水晶听见我的声音后哥德夫利才用慢吞吞的动作开始摸索腰间的袋子呀克拉帝尔边发出怪声边从岩石上跳了下来抬起靴子将哥德夫利的左手踢开绿色水晶也因此从他手上掉落下来克拉帝尔将水晶捡起接着又把手伸进哥德夫利的袋子里将剩下的水晶抓出来扔进自己的腰袋万事休矣克拉帝尔你你究竟想怎么样这也是什么训练吗蠢货克拉帝尔的靴子朝哥德夫利那搞不清楚状况仍在随便发问的嘴狠狠踢了下去呜哇哥德夫利的稍微减少同时显示克拉帝尔的箭头也由黄色变成表示犯罪者的橘色不过这点变化对目前的事态并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像这种已经攻略完毕的楼层是不可能那么巧会有人经过的哥德夫利啊我本来就知道你是个大笨蛋但是想不到你还真是一个笨到极点的没脑家伙啊克拉帝尔尖锐的声音在荒野里回响着虽然还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但在你这个开胃菜上浪费太多时间可就不好了克拉帝尔一边说着一边拔出双手剑只见他将削瘦的身体往后拉到极限接着用力挥了一下剑太阳光在他厚厚刀身上一闪而逝等等等克拉帝尔你到到底在说什么啊这这不是训练吗真啰唆给我去死吧嘴里吐出这句话的同时手上的剑也毫不客气砍了下来随着厚重声音响起哥德夫利的大大减少哥德夫利到这时才好不容易理解到事情严重性而开始发出大声的惨叫只不过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双手剑伴随着无情闪光继续砍了第二下第三下而每一剑也确实让哥德夫利的逐渐减少当终于进入红色危险区域时克拉帝尔停下了手当我以为他就算再怎么疯狂也不至于杀人时克拉帝尔却马上将反手握着的剑慢慢地刺进了哥德夫利身体里只见他的一点一滴慢慢减少接着克拉帝尔更直接将全身重量加在剑上「这是怎么回事……?」
  我对着哥德夫利小声问道。
  「唔。我已经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了。不过今后就是同一个公会的同伴,我想就藉这次训练来将你们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
  当我呆呆望着哈哈大笑的哥德夫利时,克拉帝尔竞慢慢地走了出来。
  「…………」
  我全身戒备,让自己处于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马上反应过来的状态。虽说是在街道圈内,但根本没办法预料这男人会做出什么事。
  但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克拉帝尔突然低下了头。从他垂着的浏海下传出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前几天……给你添麻烦了……」
  这次我真是打从心里吓了一大跳,只能张大嘴巴,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不会再做那种无礼的事了……请原谅我……」
  阴沉的长发盖住了脸,所以看不见他的表情。
  「啊……嗯嗯……」
  我勉强点了一下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接受人格改造手术了吗?
  「好啦好啦,那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哥德夫利再度发出洪亮的笑声。虽然心里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并觉得这当中一定有什么隐情在,但从低着头的克拉帝尔脸上,没办法判断出他这时的心境。由于SAO的感情表现过于夸张,反而很难看出一些细微的差别。我只好先在这里接受他的道歉,但也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放松警戒。
  不久后另一名团员也来到现场,人一到齐我们便准备朝迷宫区出发。当我正要迈开脚步时,哥德夫利用他粗大的声音叫住我:
  「等等……今天的训练要以最接近实战的形式进行。为了观察你们的危机处理能力,请把所有水晶道具都交给我保管。」
  「转移水晶也是吗?」
  对于我的问题,哥德夫利理所当然般点了点头。这时我心里其实有很强烈的反感。因为水晶、特别是转移水晶,可以说是这个死亡游戏里最后的保命道具。我的装备里从来没有缺少过这项道具。原本想要拒绝这种要求,但想到一旦在这里引发争执,亚丝娜的立场也会跟着变糟,只好把话给吞了回去。
  看见克拉帝尔与另一名团员乖乖交出道具,我只好也心不甘情不愿地交了出去。哥德夫利甚至还仔细检查了我的小袋子。
  「嗯,好。那就出发吧!」
  哥德夫利一声令下,我们四个人便离开了格朗萨姆市,往可以看到位在遥远西方的迷宫区出发了。
  第五十五层练功区是植物非常稀少的干燥荒野。我因为想赶紧把训练结束然后回家,所以便提出一路跑到迷宫区的提议,但哥德夫利手臂一挥便拒绝了。我想一定是因为他只锻炼筋力而忽视敏捷度的缘故,所以我也只好打消念头,乖乖在荒野里走着。
  途中遭遇了好几次怪物,但只有这点,我实在没办法慢慢等待哥德利夫指挥,全都一刀将牠们迅速了结。
  不久,当我们不知越过第几个有点高度的岩山时,迷宫区那灰色岩石构造的威容便出现在我们眼前。
  「好,在这里暂时休息!」
  哥德夫利以粗厚声音说完后,队伍便停了下来。
  「…………」
  虽然非常想一口气突破迷宫,但想到就算提出意见也一定不会被接受,我只好叹口气在附近石头上坐下。这时,时间已经将近正午时分了。
  「那现在开始发送食物。」
  哥德夫利说完后便将四个皮革包裹实体化,然后将其中一个朝我这丢了过来。我用单手接住后,不抱任何期待地将它打开,里面果然只是一瓶水与NPC商店里卖的烤面包。
  原本应该吃着亚丝娜亲手做的三明治才对,我内心一边诅咒自己的霉运,一边将瓶盖拔开,喝了一口水。
  这时候,克拉帝尔一个人远远坐在岩石上的身影忽然映入我的眼帘。只有他一个人没碰那包裹。在垂下的浏海下面的眼睛以黯淡的视线看着我们。
  到底在看什么……?
  突然有一股冰冷的颤栗感包裹住我全身。那家伙在等待些什么。我想……那大概是——
  我马上将水瓶扔开,试着将嘴里的液体给吐掉。
  但已经太迟了。我忽然全身无力,当场倒了下来。在我视线右边角落可以看见HP条。而那条状物现在正被平常不会存在的绿色闪烁框线给包围着。
  没有错。我们是中了麻痹毒了。
  往旁边一看就可以发现哥德夫利与另一名团员也同样倒在地上挣扎着。我马上用手肘以下还稍微可以动的左手往腰间袋子一探,但这只是更加深自己的恐惧感而已。解毒水晶与转移水晶全都交给哥德夫利了。虽然还有回复用的药水,但那对中毒没有效果。
  「哼……哼哼哼……」
  我的耳边传来了尖锐的笑声。坐在岩石上的克拉帝尔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全身扭曲着笑了起来。他深陷的三白眼里浮现出以前曾经见过的疯狂喜悦。
  「呜哈!咿呀!咿哈哈哈哈!」
  克拉帝尔像是再也忍受不住似地望着天空放声大笑。哥德夫利先是一脸茫然地注视着他,接着开口说道:
  「怎……怎么回事……这些水不是……克拉帝尔你……准备的吗……」
  「哥德夫利!快点使用解毒水晶。」
  听见我的声音后,哥德夫利才用慢吞吞的动作开始摸索腰间的袋子。
  「呀——!」
  克拉帝尔边发出怪声边从岩石上跳了下来,抬起靴子将哥德夫利的左手踢开。绿色水晶也因此从他手上掉落下来。克拉帝尔将水晶捡起,接着又把手伸进哥德夫利的袋子里,将剩下的水晶抓出来扔进自己的腰袋。
  万事休矣。
  「克拉帝尔……你、你究竟想怎么样……?这也是……什么训练吗……?」
  「蠢————货!」
  克拉帝尔的靴子朝哥德夫利那搞不清楚状况、仍在随便发问的嘴狠狠踢了下去。
  「呜哇!」
  哥德夫利的HP稍微减少,同时显示克拉帝尔的箭头也由黄色变成表示犯罪者的橘色。不过这点变化对目前的事态并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像这种已经攻略完毕的楼层,是不可能那么巧会有人经过的。
  「哥德夫利啊,我本来就知道你是个大笨蛋,但是想不到你还真是一个笨到极点的没脑家伙啊!」
  克拉帝尔尖锐的声音在荒野里回响着。
  「虽然还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但在你这个开胃菜上浪费太多时间可就不好了……」
  克拉帝尔一边说着一边拔出双手剑。只见他将削瘦的身体往后拉到极限,接着用力挥了一下剑。太阳光在他厚厚刀身上一闪而逝。
  「等、等等克拉帝尔!你……到、到底在说什么啊……?这……这不是训练吗……?」
  「真啰唆。给我去死吧。」
  嘴里吐出这句话的同时,手上的剑也毫不客气砍了下来。随着厚重声音响起,哥德夫利的HP大大减少。
  哥德夫利到这时才好不容易理解到事情严重性,而开始发出大声的惨叫。只不过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双手剑伴随着无情闪光继续砍了第二下、第三下,而每一剑也确实让哥德夫利的HP逐渐减少,当终于进入红色危险区域时,克拉帝尔停下了手。
  当我以为他就算再怎么疯狂也不至于杀人时,克拉帝尔却马上将反手握着的剑,慢慢地刺进了哥德夫利身体zation();里。只见他的HP一点一滴慢慢减少。接着克拉帝尔更直接将全身重量加在剑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