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下载免费读
「……醒,桐人醒醒啊!」
  亚丝娜近似哀号的叫声将我的意识勉强拉了回来。贯穿头部的疼痛感让我不由得板着脸撑起上半身来。
  「痛痛痛……」
  看了一下周围,发现这里是刚刚的头目房间。而空中还飞舞着蓝色光线残渣。看来我失去意识的时间只有几秒钟而已。
  亚丝娜蹲在地上,将整张脸靠近我的眼前。可以见到她眉头深蹙、紧咬嘴唇,好像快哭出来的模样。
  「笨蛋……!这么乱来……!」
  她这么叫着的同时,也以很快的速度搂住我的脖子,我则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而吓到忘了头痛,只能不断眨着眼睛。
  「……妳再抱得这么紧,我的HP就会完全消失啦。」
  带着开玩笑的语气如此说道,但亚丝娜听完后脸上却出现了真正生气的表情。接着我的嘴里被塞进了小小的瓶口。流进嘴里那类似绿茶混合柠檬汁味道的液体,是高级回复药水。如此一来,五分钟过后HP值便能完全恢复了,但全身的倦怠感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消除才对。
  亚丝娜确认我将瓶里的药水喝完之后,面容便开始扭曲了起来。为了藏起自己这样的表情,她将额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听到脚步声响抬起头来后,就看见克莱因有些顾忌地对我说道:
  「残活的军队那群人已经回复完毕,不过柯巴兹和另外两个家伙不幸死了……」
  「……这样啊。上一次头目攻略战出现牺牲者,已经是第六十七层时的事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攻略。柯巴兹那个混帐……人死了还有什么用呢……」
  克莱因嘴里吐出这句话后,摇着头深深叹了一口气。接着像要转换心情般开口对我问道:
  「话说回来,你刚刚那是什么技巧?」
  「……不说行吗?」
  「当然不行,我可从没见过那种剑技!」
  我这时才发现,房间里除了亚丝娜之外,每个人都沉默着等我开口说话。
  「……是特别技能啦。叫做『二刀流』。」
  哦哦……这种惊叹声从军队的残存者以及克莱因的同伴之间传了出来。
  各式各样的武器技能通常是依据一定顺序的修行来循序渐进习得。以剑来当例子的话,基本的单手直剑技能成长到某种程度,并满足某种条件之后,选单上就会出现可以选择的「细剑」或「双手剑」等技能。
  克莱因脸上出现非常有兴趣的表情,马上急着问道:
  「出、出现条件是?」
  「知道的话我早公开了。」
  面对摇着头的我,刀使也低声答了句「说的也是」。
  有人说,出现条件仍未知的武器技能可能是由随机数条件决定,因此才会称为特别技能。现在在我身边的克莱因,他的「大刀」也是特别技能之一。只不过大刀技能并不是那么罕见,只要不断修行曲刀就有很高的机率会出现。
  像这个样子,目前所知道的十几种特别技能,大概最少都有十个人以上成功习得,只有我的「二刀流」和另一个男人的技能不是如此。
  这两种技能应该都各自只有一名习得者,可以称之为「独特技能」。至今为止我一直隐藏自己的二刀流技能,但从今天开始,我是第二名独特技能拥有者这件事,应该就会传遍大街小巷吧。毕竟已经在这么多人面前用出来,就不可能再隐瞒下去了。
  「真是,太见外了吧桐人。有那么厉害的技能还瞒着我。」
  「如果知道怎么才能让技能出现的话,我就不会隐瞒了。但说真的,连我自己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面对克莱因的抱怨,我也只能耸耸肩如此回答。
  我所说的没有半点虚假。一年前的某一天,当我随性看着窗口时,里面就已经出现「二刀流」这个名称了。根本不知道出现条件是什么。
  之后我在进行二刀流技能修行时都会选择没有人烟的地方。在几乎完全习得之后,当独自进行攻略面对怪物时,也只有在非常紧急的状况下才会使用二刀流。除了是把这种技能当成危急时救命的法宝外,自己也实在不喜欢因为这种技能而引人注目。
  我甚至还希望赶快出现除了我之外的二刀流使用者,但却事与愿违——
  我用指尖搔着耳朵周围,继续小声地说道:
  「……如果让人知道了我有这种罕见的技能,不但会一直被人追问……还会招来不少麻烦,所以……」
  克莱因深深点了点头。
  「在线游戏玩家很容易嫉妒别人。像我这种心胸宽大的人是不会啦,不过的确是有很多小鼻子小眼睛的家伙。再加上……」
  说到这里他便闭上嘴,但用似乎意味着什么的眼神,看着紧紧抱住我身体的亚丝娜,接着对我微笑了一下。
  「嗯……你就把接下来的辛劳也当成修行的一部分,好好努力吧,年轻人。」
  「少胡说八道了……」
  克莱因弯下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之后,转身朝「军队」的生存者们走了过去。
  「你们几个可以自己回本部吗?」
  其中一个看起来大概只有十几岁的人点了点头,回答道:
  「可以。那……那个……谢谢你们。」
  「你们要道谢的人应该是他。」
  克莱因用大拇指朝这边指了一下。军队的玩家们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对着坐在地上的我和亚丝娜深深一鞠躬,便离开了房间。一到回廊便一个个拿出水晶转移离开了。
  蓝色光芒消失之后,克莱因双手叉腰,一副准备进行下一个步骤的模样。
  「我们打算直接到第七十五层的转移门那边让它开始运作,你要来吗?你可是今天的大功臣,要不要由你来启动?」
  「不了,交给你们吧。我太累了。」
  「这样啊。那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克莱因点了点头之后对同伴打了个招呼。之后六个人便一起走向房间深处的一扇大门。门的另一边应该有通往上层的阶梯才对。刀使在门前停了下来,稍微转过身子来对我说道:
  「那个……桐人啊。你冲进去帮助军队那群人的时候……」
  「……怎么样?」
  「我啊……该怎么说呢,我真的觉得很高兴。我要说的只有这些,再见了。」
  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克莱因对感到疑惑的我伸出右手大拇指比了一下之后,打开门与同伴们一起消失在门的那头了。
  只剩下我和亚丝娜两个人留在宽广的房间里。从地板喷出的蓝色火焰不知何时已经沉静下来,席卷整个房间的妖气也像骗人般消失无踪。四周围充满与回廊相同的柔和光线,地板上甚至连刚才死斗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对着头还靠在我肩膀上的亚丝娜说道:
  「喂……亚丝娜……」
  「……我好害怕……心里想着……要是你死掉了我该怎么办……」
  她颤抖的声音里带着至今从未听过的软弱。
  「……妳还敢说,是妳先冲进去的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放在亚丝娜肩膀上。虽然像这样毫不顾忌地碰她,会有被误认为是性骚扰的危险性,但现在不是考虑那么多的时候。
  把她轻轻拉了过来,我的右耳传来几乎听不见的微弱声音。
  「我暂时不去公会了。」
  「不、不去了……为什么?」
  「……不是说过要暂时跟你组zation();队……你忘了吗?」
醒桐人醒醒啊亚丝娜近似哀号的叫声将我的意识勉强拉了回来贯穿头部的疼痛感让我不由得板着脸撑起上半身来痛痛痛看了一下周围发现这里是刚刚的头目房间而空中还飞舞着蓝色光线残渣看来我失去意识的时间只有几秒钟而已亚丝娜蹲在地上将整张脸靠近我的眼前可以见到她眉头深蹙紧咬嘴唇好像快哭出来的模样笨蛋这么乱来她这么叫着的同时也以很快的速度搂住我的脖子我则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而吓到忘了头痛只能不断眨着眼睛妳再抱得这么紧我的就会完全消失啦带着开玩笑的语气如此说道但亚丝娜听完后脸上却出现了真正生气的表情接着我的嘴里被塞进了小小的瓶口流进嘴里那类似绿茶混合柠檬汁味道的液体是高级回复药水如此一来五分钟过后值便能完全恢复了但全身的倦怠感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消除才对亚丝娜确认我将瓶里的药水喝完之后面容便开始扭曲了起来为了藏起自己这样的表情她将额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听到脚步声响抬起头来后就看见克莱因有些顾忌地对我说道残活的军队那群人已经回复完毕不过柯巴兹和另外两个家伙不幸死了这样啊上一次头目攻略战出现牺牲者已经是第六十七层时的事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攻略柯巴兹那个混帐人死了还有什么用呢克莱因嘴里吐出这句话后摇着头深深叹了一口气接着像要转换心情般开口对我问道话说回来你刚刚那是什么技巧不说行吗当然不行我可从没见过那种剑技我这时才发现房间里除了亚丝娜之外每个人都沉默着等我开口说话是特别技能啦叫做二刀流哦哦这种惊叹声从军队的残存者以及克莱因的同伴之间传了出来各式各样的武器技能通常是依据一定顺序的修行来循序渐进习得以剑来当例子的话基本的单手直剑技能成长到某种程度并满足某种条件之后选单上就会出现可以选择的细剑或双手剑等技能克莱因脸上出现非常有兴趣的表情马上急着问道出出现条件是知道的话我早公开了面对摇着头的我刀使也低声答了句说的也是有人说出现条件仍未知的武器技能可能是由随机数条件决定因此才会称为特别技能现在在我身边的克莱因他的大刀也是特别技能之一只不过大刀技能并不是那么罕见只要不断修行曲刀就有很高的机率会出现像这个样子目前所知道的十几种特别技能大概最少都有十个人以上成功习得只有我的二刀流和另一个男人的技能不是如此这两种技能应该都各自只有一名习得者可以称之为独特技能至今为止我一直隐藏自己的二刀流技能但从今天开始我是第二名独特技能拥有者这件事应该就会传遍大街小巷吧毕竟已经在这么多人面前用出来就不可能再隐瞒下去了真是太见外了吧桐人有那么厉害的技能还瞒着我如果知道怎么才能让技能出现的话我就不会隐瞒了但说真的连我自己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面对克莱因的抱怨我也只能耸耸肩如此回答我所说的没有半点虚假一年前的某一天当我随性看着窗口时里面就已经出现二刀流这个名称了根本不知道出现条件是什么之后我在进行二刀流技能修行时都会选择没有人烟的地方在几乎完全习得之后当独自进行攻略面对怪物时也只有在非常紧急的状况下才会使用二刀流除了是把这种技能当成危急时救命的法宝外自己也实在不喜欢因为这种技能而引人注目我甚至还希望赶快出现除了我之外的二刀流使用者但却事与愿违我用指尖搔着耳朵周围继续小声地说道如果让人知道了我有这种罕见的技能不但会一直被人追问还会招来不少麻烦所以克莱因深深点了点头在线游戏玩家很容易嫉妒别人像我这种心胸宽大的人是不会啦不过的确是有很多小鼻子小眼睛的家伙再加上说到这里他便闭上嘴但用似乎意味着什么的眼神看着紧紧抱住我身体的亚丝娜接着对我微笑了一下嗯你就把接下来的辛劳也当成修行的一部分好好努力吧年轻人少胡说八道了克莱因弯下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之后转身朝军队的生存者们走了过去你们几个可以自己回本部吗其中一个看起来大概只有十几岁的人点了点头回答道可以那那个谢谢你们你们要道谢的人应该是他克莱因用大拇指朝这边指了一下军队的玩家们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对着坐在地上的我和亚丝娜深深一鞠躬便离开了房间一到回廊便一个个拿出水晶转移离开了蓝色光芒消失之后克莱因双手叉腰一副准备进行下一个步骤的模样我们打算直接到第七十五层的转移门那边让它开始运作你要来吗你可是今天的大功臣要不要由你来启动不了交给你们吧我太累了这样啊那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克莱因点了点头之后对同伴打了个招呼之后六个人便一起走向房间深处的一扇大门门的另一边应该有通往上层的阶梯才对刀使在门前停了下来稍微转过身子来对我说道那个桐人啊你冲进去帮助军队那群人的时候怎么样我啊该怎么说呢我真的觉得很高兴我要说的只有这些再见了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克莱因对感到疑惑的我伸出右手大拇指比了一下之后打开门与同伴们一起消失在门的那头了只剩下我和亚丝娜两个人留在宽广的房间里从地板喷出的蓝色火焰不知何时已经沉静下来席卷整个房间的妖气也像骗人般消失无踪四周围充满与回廊相同的柔和光线地板上甚至连刚才死斗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我对着头还靠在我肩膀上的亚丝娜说道喂亚丝娜我好害怕心里想着要是你死掉了我该怎么办她颤抖的声音里带着至今从未听过的软弱妳还敢说是妳先冲进去的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放在亚丝娜肩膀上虽然像这样毫不顾忌地碰她会有被误认为是性骚扰的危险性但现在不是考虑那么多的时候把她轻轻拉了过来我的右耳传来几乎听不见的微弱声音我暂时不去公会了不不去了为什么不是说过要暂时跟你组队你忘了吗「……醒桐醒醒啊!」
  亚丝娜近似哀号叫声将意识勉强拉回来。贯穿头部疼痛感让由得板着脸撑起上半身来。
  「痛痛痛……」
  看下周围发现里刚刚头目房间。而空中还飞舞着蓝色光线残渣。看来失去意识时间只有几秒钟而已。
  亚丝娜蹲在地上将整张脸靠近眼前。可以见到她眉头深蹙、紧咬嘴唇像快哭出来模样。
  「笨蛋……!么乱来……!」
  她么叫着同时也以很快速度搂住脖子则因为突如其来状况而吓到忘头痛只能断眨着眼睛。
  「……妳再抱得么紧HP就会完全消失啦。」
  带着开玩笑语气如此说道但亚丝娜听完后脸上却出现真正生气表情。接着嘴里被塞进小小瓶口。流进嘴里那类似绿茶混合柠檬汁味道液体高级回复药水。如此来五分钟过后HP值便能完全恢复但全身倦怠感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消除才对。
  亚丝娜确认将瓶里药水喝完之后面容便开始扭曲起来。为藏起自己样表情她将额头靠在肩膀上。
  听到脚步声响抬起头来后就看见克莱因有些顾忌地对说道:
  「残活军队那群已经回复完毕过柯巴兹和另外两家伙幸死……」
  「……样啊。上次头目攻略战出现牺牲者已经第六十七层时事……」
  「根本什么攻略。柯巴兹那混帐……死还有什么用呢……」
  克莱因嘴里吐出句话后摇着头深深叹口气。接着像要转换心情般开口对问道:
  「话说回来刚刚那什么技巧?」
  「……说行?」
  「当然行可从没见过那种剑技!」
  时才发现房间里除亚丝娜之外每都沉默着等开口说话。
  「……特别技能啦。叫做『二刀流』。」
  哦哦……种惊叹声从军队残存者以及克莱因同伴之间传出来。
  各式各样武器技能通常依据定顺序修行来循序渐进习得。以剑来当例子话基本单手直剑技能成长到某种程度并满足某种条件之后选单上就会出现可以选择「细剑」或「双手剑」等技能。
  克莱因脸上出现非常有兴趣表情马上急着问道:
  「出、出现条件?」
  「知道话早公开。」
  面对摇着头刀使也低声答句「说也」。
  有说出现条件仍未知武器技能可能由随机数条件决定因此才会称为特别技能。现在在身边克莱因「大刀」也特别技能之。只过大刀技能并那么罕见只要断修行曲刀就有很高机率会出现。
  像样子目前所知道十几种特别技能大概最少都有十以上成功习得只有「二刀流」和另男技能如此。
  两种技能应该都各自只有名习得者可以称之为「独特技能」。至今为止直隐藏自己二刀流技能但从今天开始第二名独特技能拥有者件事应该就会传遍大街小巷。毕竟已经在么多面前用出来就可能再隐瞒下去。
  「真太见外桐。有那么厉害技能还瞒着。」
  「如果知道怎么才能让技能出现话就会隐瞒。但说真连自己也搞懂怎么回事。」
  面对克莱因抱怨也只能耸耸肩如此回答。
  所说没有半点虚假。年前某天当随性看着窗口时里面就已经出现「二刀流」名称。根本知道出现条件什么。
  之后在进行二刀流技能修行时都会选择没有烟地方。在几乎完全习得之后当独自进行攻略面对怪物时也只有在非常紧急状况下才会使用二刀流。除把种技能当成危急时救命法宝外自己也实在喜欢因为种技能而引注目。
  甚至还希望赶快出现除之外二刀流使用者但却事与愿违——
  用指尖搔着耳朵周围继续小声地说道:
  「……如果让知道有种罕见技能但会直被追问……还会招来少麻烦所以……」
  克莱因深深点点头。
  「在线游戏玩家很容易嫉妒别。像种心胸宽大会啦过确有很多小鼻子小眼睛家伙。再加上……」
  说到里便闭上嘴但用似乎意味着什么眼神看着紧紧抱住身体亚丝娜接着对微笑下。
  「嗯……就把接下来辛劳也当成修行部分努力年轻。」
  「少胡说八道……」
  克莱因弯下腰拍下肩膀之后转身朝「军队」生存者们走过去。
  「们几可以自己回本部?」
  其中看起来大概只有十几岁点点头回答道:
  「可以。那……那……谢谢们。」
  「们要道谢应该。」
  克莱因用大拇指朝边指下。军队玩家们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对着坐在地上和亚丝娜深深鞠躬便离开房间。到回廊便拿出水晶转移离开。
  蓝色光芒消失之后克莱因双手叉腰副准备进行下步骤模样。
  「们打算直接到第七十五层转移门那边让它开始运作要来?可今天大功臣要要由来启动?」
  「交给们。太累。」
  「样啊。那回去时候路上小心……」
  克莱因点点头之后对同伴打招呼。之后六便起走向房间深处扇大门。门另边应该有通往上层阶梯才对。刀使在门前停下来稍微转过身子来对说道:
  「那……桐啊。冲进去帮助军队那群时候……」
  「……怎么样?」
  「啊……该怎么说呢真觉得很高兴。要说只有些再见。」
  真知道在说些什么。克莱因对感到疑惑伸出右手大拇指比下之后打开门与同伴们起消失在门那头。
  只剩下和亚丝娜两留在宽广房间里。从地板喷出蓝色火焰知何时已经沉静下来席卷整房间妖气也像骗般消失无踪。四周围充满与回廊相同柔和光线地板上甚至连刚才死斗痕迹都没有留下。
  对着头还靠在肩膀上亚丝娜说道:
  「喂……亚丝娜……」
  「……害怕……心里想着……要死掉该怎么办……」
  她颤抖声音里带着至今从未听过软弱。
  「……妳还敢说妳先冲进去。」
  边说着边把手放在亚丝娜肩膀上。虽然像样毫顾忌地碰她会有被误认为性骚扰危险性但现在考虑那么多时候。
  把她轻轻拉过来右耳传来几乎听见微弱声音。
  「暂时去公会。」
  「、去……为什么?」
  「……说过要暂时跟组zation();队……忘?」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