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下载免费读
突然,「叮当——叮当——」这种像钟声——或者说像警报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跟克莱因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什么……」
  「怎么回事?」
  我们两个同时大叫然后看向对方,接着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因为我与克莱因的身体整个被蓝色的光柱给包围起来。透过这层蓝色的膜向外看去,只见到草原的景色渐渐淡去。
  像这种现象,我在封闭测试的时候也经历过好几次。这是使用场地移动道具之后的「转移」。但是我现在没有握着道具,也没有念出指令。就算是营运公司所发动的转移好了,为什么没有任何的公告?
  一想到这里,包围我身体的光线变得更加强烈,让我没有办法看见任何东西。
  随着蓝色的光辉逐渐变淡,我又可以看见周围的景色。但我已经不是身处在夕阳照耀下的草原了。
  现在可以看见的,是一片广大的石板地面、环绕四周的行道树,以及潇洒中世纪风味的街道。在前方远处,还有一座发出黑色光芒的巨大宫殿。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游戏开始地点「起始之城镇」的中央广场。
  我与在旁边张大了嘴巴的克莱因先是面面相觑,接着两个人同时来回望着将四周挤得满满的人群。
  看到这群眉清目秀的男女,以及他们身上各式各样的装备、发色,就可以确定他们跟我一样都是SAO的玩家。看起来人数有数千——应该说将近一万人。目前游戏里的全部玩家,可能都跟我和克莱因一样,被转移到这个广场来了。
  数秒钟之间,人群因为搞不清楚状况而沉默,接着开始慌张地看着周围的环境。
  不久之后,各个地方开始传出吵杂的声音,而且音量逐渐变大。耳朵里不断听见「到底怎么回事?」「这样就可以登出了吗?」「快点让我登出啊!」这样的话。
  过了一阵子,群众的吵杂声开始带有焦躁的气氛,也开始可以听见「别开玩笑了!」「GM给我出来!」这样怒吼的声音。
  忽然间……
  有人的叫声压下这些吵杂的声音。
  「啊……看上面!」
  我和克莱因反射性地往上看。接着,就看见了一种奇妙的景象。
  在一百公尺上空,也就是第二层底部,染上了一层鲜红色棋盘状的花纹。
  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花纹是由两个英文单字交互排列而形成。至于那两个由鲜红色字型所写成的单字,则是【Warning】以及【SystemAnnou】。
  一时间感到相当惊讶的我,在看见单字之后,心里想着「啊啊,营运公司的公告终于来了」而松了一口气。这时广场里的喧扰声也平息下来,感觉上每个人都竖起耳朵准备听取公告的内容。
  但是,接下来的现象却狠狠地背叛了我的预料。
  覆盖整个天空的红色图样,它的中央部分就像一滴相当浓稠的巨大血滴,慢慢向下滴落。但是血液并没有滴落地面,而是突然在半空中改变了形状。
  出现在那里的,是一个身高将近有二十公尺,身穿深红色斗篷的巨人。
  不,这么说又有点不正确。因为我们是从下面往上看,所以应该可以看到拉得非常低的帽子里的脸孔——但是那个部位没有脸孔,整个是一片空洞,甚至可以清楚看见帽子内部以及边缘的缝线部分。而下垂的长长下襬里面,也同样只是一片微微的黑暗。
  我曾经见过这样的斗篷。那是封闭测试时,由ARGUS社员所担任的GM一定会穿着的服装。但在当时,男性GM一定是长得像魔法师、留着一脸长胡子的老人;女性的话,斗篷底下一定是戴着眼镜的女性角色。现在可能是因为发生什么问题而没有办法创造出角色,所以至少先让斗篷出现,但深红色斗篷底下一片空荡荡,让我有种说不出的不安感。
  周围无数的玩家应该跟我有同样的感觉吧。因为到处可以听见「那是GM吗?」「为什么没有脸呢?」这样的声音。
  这时候,仿佛是要制止这些声音般,斗篷的右边袖管忽然动了起来。
  从扩大的袖口里,可以见到纯白色的手套。但是袖子和手套很明显也是互相分开,完全看不见有肉体的部分。
  接着左边的袖子也慢慢举起。在一万名玩家的头上,空的白色手套往左右张开,感觉像无脸人正在张开自己的嘴,然后马上就有男子低沉又通彻的声音从遥远的上方传来。
  「各位玩家,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我一时无法理解它所说的话。
  什么叫「我的世界」?如果那件红色斗篷是营运公司的GM,那他的确像神一样,拥有操纵这个世界的权限,但像这种大家早就知道的事,现在根本没有必要再提出来。
  我跟克莱因哑口无言地对望,这时候红色斗篷缓缓放下双手,而它说的话也继续传进我们耳里。
  「我的名字是茅场晶彦。是现在唯一能控制这个世界的人。」
  由于实在太过惊讶,我的分身,甚至可能连我真实的身体也一起被呛到了。
  茅场——晶彦!
  我知道这个名字。怎么可能没听过。
  几年前,ARGUS还只是为数众多的弱小游戏开发公司当中的其中一家而已,如今能够发展到被业界称为最大游戏开发公司,原动力就是来自于这位年轻的天才游戏设计师兼量子物理学者。
  他不但是SAO这款游戏的开发制作人,同时也是NERvGear这套设备的基础设计者。
  对于身为一个游戏迷的我来说,茅场是令人非常憧憬的对象。只要是有关于他报导的杂志,我一定会买,为数稀少的访谈也重复读到几乎可以背诵的地步。光是听到刚刚简短的声音,我的脑海里面就自动浮现经常穿着白衣的茅场那张聪明脸孔。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都只居身幕后,极力避免出现在媒体上,当然也应该从没担任过GM这种角色的他——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
  整个人僵硬的我,努力运转自己快要停止的思考,希望能够尽可能掌握现在的状况。但是从空洞斗篷下面传出来的话,就像是在嘲笑努力想要理解状况的我一样。
  「我想各位玩家应该都已经注意到,登出按钮从主要选单画面里消失的情况。但这并不是游戏有什么问题。我再重复一遍。这不是游戏有问题,而是『SwordArtOnline刀剑神域』本来的版本。」
  「本……本来的版本?」
突然叮当叮当这种像钟声或者说像警报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跟克莱因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什么怎么回事我们两个同时大叫然后看向对方接着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因为我与克莱因的身体整个被蓝色的光柱给包围起来透过这层蓝色的膜向外看去只见到草原的景色渐渐淡去像这种现象我在封闭测试的时候也经历过好几次这是使用场地移动道具之后的转移但是我现在没有握着道具也没有念出指令就算是营运公司所发动的转移好了为什么没有任何的公告一想到这里包围我身体的光线变得更加强烈让我没有办法看见任何东西随着蓝色的光辉逐渐变淡我又可以看见周围的景色但我已经不是身处在夕阳照耀下的草原了现在可以看见的是一片广大的石板地面环绕四周的行道树以及潇洒中世纪风味的街道在前方远处还有一座发出黑色光芒的巨大宫殿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游戏开始地点起始之城镇的中央广场我与在旁边张大了嘴巴的克莱因先是面面相觑接着两个人同时来回望着将四周挤得满满的人群看到这群眉清目秀的男女以及他们身上各式各样的装备发色就可以确定他们跟我一样都是的玩家看起来人数有数千应该说将近一万人目前游戏里的全部玩家可能都跟我和克莱因一样被转移到这个广场来了数秒钟之间人群因为搞不清楚状况而沉默接着开始慌张地看着周围的环境不久之后各个地方开始传出吵杂的声音而且音量逐渐变大耳朵里不断听见到底怎么回事这样就可以登出了吗快点让我登出啊这样的话过了一阵子群众的吵杂声开始带有焦躁的气氛也开始可以听见别开玩笑了给我出来这样怒吼的声音忽然间有人的叫声压下这些吵杂的声音啊看上面我和克莱因反射性地往上看接着就看见了一种奇妙的景象在一百公尺上空也就是第二层底部染上了一层鲜红色棋盘状的花纹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花纹是由两个英文单字交互排列而形成至于那两个由鲜红色字型所写成的单字则是以及一时间感到相当惊讶的我在看见单字之后心里想着啊啊营运公司的公告终于来了而松了一口气这时广场里的喧扰声也平息下来感觉上每个人都竖起耳朵准备听取公告的内容但是接下来的现象却狠狠地背叛了我的预料覆盖整个天空的红色图样它的中央部分就像一滴相当浓稠的巨大血滴慢慢向下滴落但是血液并没有滴落地面而是突然在半空中改变了形状出现在那里的是一个身高将近有二十公尺身穿深红色斗篷的巨人不这么说又有点不正确因为我们是从下面往上看所以应该可以看到拉得非常低的帽子里的脸孔但是那个部位没有脸孔整个是一片空洞甚至可以清楚看见帽子内部以及边缘的缝线部分而下垂的长长下襬里面也同样只是一片微微的黑暗我曾经见过这样的斗篷那是封闭测试时由社员所担任的一定会穿着的服装但在当时男性一定是长得像魔法师留着一脸长胡子的老人女性的话斗篷底下一定是戴着眼镜的女性角色现在可能是因为发生什么问题而没有办法创造出角色所以至少先让斗篷出现但深红色斗篷底下一片空荡荡让我有种说不出的不安感周围无数的玩家应该跟我有同样的感觉吧因为到处可以听见那是吗为什么没有脸呢这样的声音这时候仿佛是要制止这些声音般斗篷的右边袖管忽然动了起来从扩大的袖口里可以见到纯白色的手套但是袖子和手套很明显也是互相分开完全看不见有肉体的部分接着左边的袖子也慢慢举起在一万名玩家的头上空的白色手套往左右张开感觉像无脸人正在张开自己的嘴然后马上就有男子低沉又通彻的声音从遥远的上方传来各位玩家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一时无法理解它所说的话什么叫我的世界如果那件红色斗篷是营运公司的那他的确像神一样拥有操纵这个世界的权限但像这种大家早就知道的事现在根本没有必要再提出来我跟克莱因哑口无言地对望这时候红色斗篷缓缓放下双手而它说的话也继续传进我们耳里我的名字是茅场晶彦是现在唯一能控制这个世界的人由于实在太过惊讶我的分身甚至可能连我真实的身体也一起被呛到了茅场晶彦我知道这个名字怎么可能没听过几年前还只是为数众多的弱小游戏开发公司当中的其中一家而已如今能够发展到被业界称为最大游戏开发公司原动力就是来自于这位年轻的天才游戏设计师兼量子物理学者他不但是这款游戏的开发制作人同时也是这套设备的基础设计者对于身为一个游戏迷的我来说茅场是令人非常憧憬的对象只要是有关于他报导的杂志我一定会买为数稀少的访谈也重复读到几乎可以背诵的地步光是听到刚刚简短的声音我的脑海里面就自动浮现经常穿着白衣的茅场那张聪明脸孔只不过到目前为止都只居身幕后极力避免出现在媒体上当然也应该从没担任过这种角色的他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整个人僵硬的我努力运转自己快要停止的思考希望能够尽可能掌握现在的状况但是从空洞斗篷下面传出来的话就像是在嘲笑努力想要理解状况的我一样我想各位玩家应该都已经注意到登出按钮从主要选单画面里消失的情况但这并不是游戏有什么问题我再重复一遍这不是游戏有问题而是刀剑神域本来的版本本本来的版本克莱因沙哑地低声说道茅场像是要切断他的话似的继续用低沉的声音流畅地宣布从今之后各位在到达这座城堡的顶端之前将无法自己登出这个游戏我没办法马上理解这座城堡这句话的意思在这座起始之城镇里究竟什么地方有城堡存在呢但是茅场接下来所说的话一瞬间就将我的疑惑一扫而空了此外没有办法靠外部的人来停止或者解除的运作如果有人尝试这么做的话短暂的沉默接下来的这一段话就在一万人屏住呼吸的沉重寂静里慢慢地说了出来的信号组件发出的微波将破坏各位的脑停止各位的生命活动整整好几秒的时间我与克莱因都带着呆滞的表情对看虽然我的脑部似乎拒绝去理解那段话的意思但是茅场非常简洁的宣言却以凶暴的硬度与密度直接从头到脚将我贯穿过去突然「叮当——叮当——」种像钟声——或者说像警报声音响起来跟克莱因两都吓跳。
  「什么……」
  「怎么回事?」
  们两同时大叫然后看向对方接着瞪大自己眼睛。
  因为与克莱因身体整被蓝色光柱给包围起来。透过层蓝色膜向外看去只见到草原景色渐渐淡去。
  像种现象在封闭测试时候也经历过几次。使用场地移动道具之后「转移」。但现在没有握着道具也没有念出指令。就算营运公司所发动转移为什么没有任何公告?
  想到里包围身体光线变得更加强烈让没有办法看见任何东西。
  随着蓝色光辉逐渐变淡又可以看见周围景色。但已经身处在夕阳照耀下草原。
  现在可以看见片广大石板地面、环绕四周行道树以及潇洒中世纪风味街道。在前方远处还有座发出黑色光芒巨大宫殿。
  毫无疑问里就游戏开始地点「起始之城镇」中央广场。
  与在旁边张大嘴巴克莱因先面面相觑接着两同时来回望着将四周挤得满满群。
  看到群眉清目秀男女以及们身上各式各样装备、发色就可以确定们跟样都SAO玩家。看起来数有数千——应该说将近万。目前游戏里全部玩家可能都跟和克莱因样被转移到广场来。
  数秒钟之间群因为搞清楚状况而沉默接着开始慌张地看着周围环境。
  久之后各地方开始传出吵杂声音而且音量逐渐变大。耳朵里断听见「到底怎么回事?」「样就可以登出?」「快点让登出啊!」样话。
  过阵子群众吵杂声开始带有焦躁气氛也开始可以听见「别开玩笑!」「GM给出来!」样怒吼声音。
  忽然间……
  有叫声压下些吵杂声音。
  「啊……看上面!」
  和克莱因反射性地往上看。接着就看见种奇妙景象。
  在百公尺上空也就第二层底部染上层鲜红色棋盘状花纹。
  仔细看就可以发现花纹由两英文单字交互排列而形成。至于那两由鲜红色字型所写成单字则【Warning】以及【SystemAnnou】。
  时间感到相当惊讶在看见单字之后心里想着「啊啊营运公司公告终于来」而松口气。时广场里喧扰声也平息下来感觉上每都竖起耳朵准备听取公告内容。
  但接下来现象却狠狠地背叛预料。
  覆盖整天空红色图样它中央部分就像滴相当浓稠巨大血滴慢慢向下滴落。但血液并没有滴落地面而突然在半空中改变形状。
  出现在那里身高将近有二十公尺身穿深红色斗篷巨。
  么说又有点正确。因为们从下面往上看所以应该可以看到拉得非常低帽子里脸孔——但那部位没有脸孔整片空洞甚至可以清楚看见帽子内部以及边缘缝线部分。而下垂长长下襬里面也同样只片微微黑暗。
  曾经见过样斗篷。那封闭测试时由ARGUS社员所担任GM定会穿着服装。但在当时男性GM定长得像魔法师、留着脸长胡子老;女性话斗篷底下定戴着眼镜女性角色。现在可能因为发生什么问题而没有办法创造出角色所以至少先让斗篷出现但深红色斗篷底下片空荡荡让有种说出安感。
  周围无数玩家应该跟有同样感觉。因为到处可以听见「那GM?」「为什么没有脸呢?」样声音。
  时候仿佛要制止些声音般斗篷右边袖管忽然动起来。
  从扩大袖口里可以见到纯白色手套。但袖子和手套很明显也互相分开完全看见有肉体部分。
  接着左边袖子也慢慢举起。在万名玩家头上空白色手套往左右张开感觉像无脸正在张开自己嘴然后马上就有男子低沉又通彻声音从遥远上方传来。
  「各位玩家欢迎来到世界。」
  时无法理解它所说话。
  什么叫「世界」?如果那件红色斗篷营运公司GM那确像神样拥有操纵世界权限但像种大家早就知道事现在根本没有必要再提出来。
  跟克莱因哑口无言地对望时候红色斗篷缓缓放下双手而它说话也继续传进们耳里。
  「名字茅场晶彦。现在唯能控制世界。」
  由于实在太过惊讶分身甚至可能连真实身体也起被呛到。
  茅场——晶彦!
  知道名字。怎么可能没听过。
  几年前ARGUS还只为数众多弱小游戏开发公司当中其中家而已如今能够发展到被业界称为最大游戏开发公司原动力就来自于位年轻天才游戏设计师兼量子物理学者。
  但SAO款游戏开发制作同时也NERvGear套设备基础设计者。
  对于身为游戏迷来说茅场令非常憧憬对象。只要有关于报导杂志定会买为数稀少访谈也重复读到几乎可以背诵地步。光听到刚刚简短声音脑海里面就自动浮现经常穿着白衣茅场那张聪明脸孔。
  只过到目前为止都只居身幕后极力避免出现在媒体上当然也应该从没担任过GM种角色——为什么会做出种事?
  整僵硬努力运转自己快要停止思考希望能够尽可能掌握现在状况。但从空洞斗篷下面传出来话就像在嘲笑努力想要理解状况样。
  「想各位玩家应该都已经注意到登出按钮从主要选单画面里消失情况。但并游戏有什么问题。再重复遍。游戏有问题而『SwordArtOnline刀剑神域』本来版本。」
  「本……本来版本?」
  克莱因沙哑地低声说道。茅场像要切断话似继续用低沉声音流畅地宣布:
  「从今之后各位在到达座城堡顶端之前将无法自己登出游戏。」
  没办法马上理解「座城堡」句话意思。在座起始之城镇里究竟什么地方有城堡存在呢?
  但茅场接下来所说话瞬间就将疑惑扫而空。
  「……此外没有办法靠外部来停止或者解除NERvGear运作。如果有尝试么做话——」
  短暂沉默。
  接下来段话就在万屏住呼吸沉重寂静里慢慢地说出来:
  「——NERvGear信号组件发出微波将破坏各位脑停止各位生命活动。」
  整整几秒时间与克莱因都带着呆滞表情对看。
  虽然脑部似乎拒绝去理解那段话意思。但茅场非常简洁宣言却以凶暴硬度与密zation();度直接从头到脚将贯穿过去。
突然,「叮当——叮当——」这种像钟声——或者说像警报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跟克莱因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什么……」
  「怎么回事?」
  我们两个同时大叫然后看向对方,接着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因为我与克莱因的身体整个被蓝色的光柱给包围起来。透过这层蓝色的膜向外看去,只见到草原的景色渐渐淡去。
  像这种现象,我在封闭测试的时候也经历过好几次。这是使用场地移动道具之后的「转移」。但是我现在没有握着道具,也没有念出指令。就算是营运公司所发动的转移好了,为什么没有任何的公告?
  一想到这里,包围我身体的光线变得更加强烈,让我没有办法看见任何东西。
  随着蓝色的光辉逐渐变淡,我又可以看见周围的景色。但我已经不是身处在夕阳照耀下的草原了。
  现在可以看见的,是一片广大的石板地面、环绕四周的行道树,以及潇洒中世纪风味的街道。在前方远处,还有一座发出黑色光芒的巨大宫殿。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游戏开始地点「起始之城镇」的中央广场。
  我与在旁边张大了嘴巴的克莱因先是面面相觑,接着两个人同时来回望着将四周挤得满满的人群。
  看到这群眉清目秀的男女,以及他们身上各式各样的装备、发色,就可以确定他们跟我一样都是SAO的玩家。看起来人数有数千——应该说将近一万人。目前游戏里的全部玩家,可能都跟我和克莱因一样,被转移到这个广场来了。
  数秒钟之间,人群因为搞不清楚状况而沉默,接着开始慌张地看着周围的环境。
  不久之后,各个地方开始传出吵杂的声音,而且音量逐渐变大。耳朵里不断听见「到底怎么回事?」「这样就可以登出了吗?」「快点让我登出啊!」这样的话。
  过了一阵子,群众的吵杂声开始带有焦躁的气氛,也开始可以听见「别开玩笑了!」「GM给我出来!」这样怒吼的声音。
  忽然间……
  有人的叫声压下这些吵杂的声音。
  「啊……看上面!」
  我和克莱因反射性地往上看。接着,就看见了一种奇妙的景象。
  在一百公尺上空,也就是第二层底部,染上了一层鲜红色棋盘状的花纹。
  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花纹是由两个英文单字交互排列而形成。至于那两个由鲜红色字型所写成的单字,则是【Warning】以及【SystemAnnou】。
  一时间感到相当惊讶的我,在看见单字之后,心里想着「啊啊,营运公司的公告终于来了」而松了一口气。这时广场里的喧扰声也平息下来,感觉上每个人都竖起耳朵准备听取公告的内容。
  但是,接下来的现象却狠狠地背叛了我的预料。
  覆盖整个天空的红色图样,它的中央部分就像一滴相当浓稠的巨大血滴,慢慢向下滴落。但是血液并没有滴落地面,而是突然在半空中改变了形状。
  出现在那里的,是一个身高将近有二十公尺,身穿深红色斗篷的巨人。
  不,这么说又有点不正确。因为我们是从下面往上看,所以应该可以看到拉得非常低的帽子里的脸孔——但是那个部位没有脸孔,整个是一片空洞,甚至可以清楚看见帽子内部以及边缘的缝线部分。而下垂的长长下襬里面,也同样只是一片微微的黑暗。
  我曾经见过这样的斗篷。那是封闭测试时,由ARGUS社员所担任的GM一定会穿着的服装。但在当时,男性GM一定是长得像魔法师、留着一脸长胡子的老人;女性的话,斗篷底下一定是戴着眼镜的女性角色。现在可能是因为发生什么问题而没有办法创造出角色,所以至少先让斗篷出现,但深红色斗篷底下一片空荡荡,让我有种说不出的不安感。
  周围无数的玩家应该跟我有同样的感觉吧。因为到处可以听见「那是GM吗?」「为什么没有脸呢?」这样的声音。
  这时候,仿佛是要制止这些声音般,斗篷的右边袖管忽然动了起来。
  从扩大的袖口里,可以见到纯白色的手套。但是袖子和手套很明显也是互相分开,完全看不见有肉体的部分。
  接着左边的袖子也慢慢举起。在一万名玩家的头上,空的白色手套往左右张开,感觉像无脸人正在张开自己的嘴,然后马上就有男子低沉又通彻的声音从遥远的上方传来。
  「各位玩家,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我一时无法理解它所说的话。
  什么叫「我的世界」?如果那件红色斗篷是营运公司的GM,那他的确像神一样,拥有操纵这个世界的权限,但像这种大家早就知道的事,现在根本没有必要再提出来。
  我跟克莱因哑口无言地对望,这时候红色斗篷缓缓放下双手,而它说的话也继续传进我们耳里。
  「我的名字是茅场晶彦。是现在唯一能控制这个世界的人。」
  由于实在太过惊讶,我的分身,甚至可能连我真实的身体也一起被呛到了。
  茅场——晶彦!
  我知道这个名字。怎么可能没听过。
  几年前,ARGUS还只是为数众多的弱小游戏开发公司当中的其中一家而已,如今能够发展到被业界称为最大游戏开发公司,原动力就是来自于这位年轻的天才游戏设计师兼量子物理学者。
  他不但是SAO这款游戏的开发制作人,同时也是NERvGear这套设备的基础设计者。
  对于身为一个游戏迷的我来说,茅场是令人非常憧憬的对象。只要是有关于他报导的杂志,我一定会买,为数稀少的访谈也重复读到几乎可以背诵的地步。光是听到刚刚简短的声音,我的脑海里面就自动浮现经常穿着白衣的茅场那张聪明脸孔。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都只居身幕后,极力避免出现在媒体上,当然也应该从没担任过GM这种角色的他——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
  整个人僵硬的我,努力运转自己快要停止的思考,希望能够尽可能掌握现在的状况。但是从空洞斗篷下面传出来的话,就像是在嘲笑努力想要理解状况的我一样。
  「我想各位玩家应该都已经注意到,登出按钮从主要选单画面里消失的情况。但这并不是游戏有什么问题。我再重复一遍。这不是游戏有问题,而是『SwordArtOnline刀剑神域』本来的版本。」
  「本……本来的版本?」
  克莱因沙哑地低声说道。茅场像是要切断他的话似的,继续用低沉的声音流畅地宣布:
  「从今之后,各位在到达这座城堡的顶端之前,将无法自己登出这个游戏。」
  我没办法马上理解「这座城堡」这句话的意思。在这座起始之城镇里,究竟什么地方有城堡存在呢?
  但是,茅场接下来所说的话,一瞬间就将我的疑惑一扫而空了。
  「……此外,没有办法靠外部的人来停止或者解除NERvGear的运作。如果有人尝试这么做的话——」
  短暂的沉默。
  接下来的这一段话,就在一万人屏住呼吸的沉重寂静里,慢慢地说了出来:
  「——NERvGear的信号组件发出的微波将破坏各位的脑,停止各位的生命活动。」
  整整好几秒的时间,我与克莱因都带着呆滞的表情对看。
  虽然我的脑部似乎拒绝去理解那段话的意思。但是茅场非常简洁的宣言,却以凶暴的硬度与密zation();度直接从头到脚将我贯穿过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