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二四 魂切

下载免费读
饮下秘药后,剑男身体都胀大了一圈,巨剑上更是燃起金焰,高举过顶,就待雷霆一击!
  
  然而他这剑僵在头顶,再也没能斩下去。
  
  他胸口突兀地多了一个空洞,只见心脏悬于当中,还在不断跳动,可是心脏周围的血肉却凭空消失。
饮下秘药后,剑男身体都胀大了一圈,巨剑上更是燃起金焰,高举过顶,就待雷霆一击!
  
  然而他这剑僵在头顶,再也没能斩下去。
  
  他胸口突兀地多了一个空洞,只见心脏悬于当中,还在不断跳动,可是心脏周围的血肉却凭空消失。
  
  “杀生弩……”他艰难地转头,想去看夜女。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就又听一声弩响,并没有弩箭出现,但是他的心脏却凭空消失。
  
  剑男身体又是一僵。
  
  临江王自不会放过这等机会,太阿挥过,斩下了剑男头颅,同时伸手将巨剑取在手中。就在他望向徐然,犹豫着是否要上前参战之际,身后张伯谦沉声道:“拿上剑,退!”
  
  临江王恍然,直接以太阿压在巨剑天兵荡邪上,抱了双剑,与张伯谦迅速远走。这把天兵荡邪威力极大,他深有体会,万一再回到徐然手中,战局又要生出不少波折。
  
  徐然此刻已经顾不上临江王,只是指着夜女,手都在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夜女一咬牙,猛地扣动弩机,匣中最后一支弩箭刚一离弦,就凭空消失。而徐然则是大叫一声,脸色骤然惨淡。
  
  他喷出一口血,惨然道:“好好,好你个贱婢!居然敢谋算本使!说,你受谁指使?”
  
  “无人指使。”
  
  “不可能!我给你如此多的恩惠,你怎会叛我?”
  
  夜女咬牙不答,抽出短剑,扑向徐然。
  
  徐然生受了一记杀生弩,却仍行动自如,眼见夜女冲来,当即一掌斩去。掌刀一起,就化作漫天刀影,瞬间将夜女淹没!
  
  刀影中的夜女闷哼一声,显已受伤,她却脱手一掷,短刀飞出,钉穿了徐然的肩。
  
  这完全是以伤换伤的打法,也不知夜女和徐然究竟有什么样的仇,要这样拼命。徐然已是打出真火,并指如剑,正喝一声:“浩然剑气!”
  
  忽然身后一缕黑火飞来,虽然看着不起眼,可是徐然却已感觉到威胁。他不得不一甩手,将刚刚蓄成的一道浩然剑气射向黑火。剑气不光灭了黑火,还将抱火而来的帕洛奇亚射了个对穿!
  
  帕洛奇亚周身魔气大涨,护住全身,带着深黯祝福逃回圣山。
  
  徐然连续受阻,脸色阴郁得如要滴下水来,道:“尔等触怒天威,怕是还不知道代价。吾这一方咒玉,可伏尔等家族血脉之内,世世代代受血咒纠缠,弱者早夭,强者横死。谁想来试试?”
  
  帝国一方倒是罢了,永夜强者却个个色变。他们千万年来都是以血脉传承为主,这等针对血脉的恶咒可说正中命门。他们或许自己不惧身死,但若要后裔也随之断绝,却也是一时犹豫,不敢上前。
  
  徐然将这块血玉视为珍宝,自然不是说谎。想想他此前所用重宝如此凌厉,这块咒玉又能差到哪里去?虽说咒缚再厉害,也有其极限。然而此前惊神弓二箭伤圣山,一箭诛狼尊,这块玉上血咒,只怕再厉害的血脉,也无人能抗。
  
  只有千夜踏前一步,道:“我来。”
  
饮下秘药后剑男身体都胀大圈巨剑上更燃起金焰高举过顶就待雷霆击!
  
  然而剑僵在头顶再也没能斩下去。
  
  胸口突兀地多空洞只见心脏悬于当中还在断跳动可心脏周围血肉却凭空消失。
  
  “杀生弩……”艰难地转头想去看夜女。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就又听声弩响并没有弩箭出现但心脏却凭空消失。
  
  剑男身体又僵。
  
  临江王自会放过等机会太阿挥过斩下剑男头颅同时伸手将巨剑取在手中。就在望向徐然犹豫着否要上前参战之际身后张伯谦沉声道:“拿上剑退!”
  
  临江王恍然直接以太阿压在巨剑天兵荡邪上抱双剑与张伯谦迅速远走。把天兵荡邪威力极大深有体会万再回到徐然手中战局又要生出少波折。
  
  徐然此刻已经顾上临江王只指着夜女手都在颤抖却说出话来。
  
  夜女咬牙猛地扣动弩机匣中最后支弩箭刚离弦就凭空消失。而徐然则大叫声脸色骤然惨淡。
  
  喷出口血惨然道:“贱婢!居然敢谋算本使!说受谁指使?”
  
  “无指使。”
  
  “可能!给如此多恩惠怎会叛?”
  
  夜女咬牙答抽出短剑扑向徐然。
  
  徐然生受记杀生弩却仍行动自如眼见夜女冲来当即掌斩去。掌刀起就化作漫天刀影瞬间将夜女淹没!
  
  刀影中夜女闷哼声显已受伤她却脱手掷短刀飞出钉穿徐然肩。
  
  完全以伤换伤打法也知夜女和徐然究竟有什么样仇要样拼命。徐然已打出真火并指如剑正喝声:“浩然剑气!”
  
  忽然身后缕黑火飞来虽然看着起眼可徐然却已感觉到威胁。得甩手将刚刚蓄成道浩然剑气射向黑火。剑气光灭黑火还将抱火而来帕洛奇亚射对穿!
  
  帕洛奇亚周身魔气大涨护住全身带着深黯祝福逃回圣山。
  
  徐然连续受阻脸色阴郁得如要滴下水来道:“尔等触怒天威怕还知道代价。吾方咒玉可伏尔等家族血脉之内世世代代受血咒纠缠弱者早夭强者横死。谁想来试试?”
  
  帝国方倒罢永夜强者却色变。们千万年来都以血脉传承为主等针对血脉恶咒可说正中命门。们或许自己惧身死但若要后裔也随之断绝却也时犹豫敢上前。
  
  徐然将块血玉视为珍宝自然说谎。想想此前所用重宝如此凌厉块咒玉又能差到哪里去?虽说咒缚再厉害也有其极限。然而此前惊神弓二箭伤圣山箭诛狼尊块玉上血咒只怕再厉害血脉也无能抗。
  
  只有千夜踏前步道:“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