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十一 举重若轻

下载免费读
    千夜现身,原本那叫嚣的年轻人登时一缩。退缩之后,他才发觉不对,顿觉失了面子,梗着脖子叫道:“这里可是白阀!你,你别乱来啊!”
  
      为首的高大年轻人又羞又恼,一把将那人拉到自己身后,盯着千夜,不怀好意地道:“你还敢在帝国出现,一个血族……”
  
      他话未说完,就被宋子宁一声长笑打断:“我们来自中立之地,参加过浮陆之战,夺下军功第一,朝堂之上早有公论!怎么,你们这些屁大点军功都没有的白丁,也要来置疑我等身份?!”
  
      这高大年轻人也不傻,听出宋子宁话中隐含陷阱,转头向那几名下棋的老者望了一眼,其中一名老者拈着棋子,微不可察地摆了摆手。
  
      那高大年轻人便心中有数,道:“七少军功彪炳,我们都是佩服的。刚才是在下言辞鲁莽了,在这里先陪个不是。但是!你们竟然敢来凝玉府,我们就是旧怨不提,也有许多人心中不服,这怎么办?”
  
      宋子宁向千夜望去,千夜冷道:“不服就打,啰嗦什么。”
  
      白阀都是一票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对面的千夜和宋子宁看着没比他们大多少,实际上也没比他们大,甚至比在场大半人的年纪还要小些。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忍?
  
      “这里可是白阀的地盘!”一人面容狰狞,一字一句地道。
  
      “在你们的地盘上,就可以不讲规矩不要脸了?”要论口舌之争,宋子宁可没怕过谁。
  
      那人立时跳脚,“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说清楚,今日别想走出这个大门!”
  
      宋子宁蔑然一笑,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那就来战啊!只是摆这个阵仗想要吓唬谁?一拥而上,那可是连世家都做不出来的事。你们白阀若是自甘堕落,我自无话可说。”
  
      白阀众年轻人群情激愤,纷纷喝骂,为首的高大年轻人倒还冷静,道:“七少这话说的,规矩我们又不是不懂。既然是你们自己跑到凝玉府,应该是什么规矩也不用我多说了吧?”
  
      “只要单挑,其它随便你们。”宋子宁一脸不在乎。
  
      “好!七少这是真的看不起我们白阀了。”
  
      宋子宁却没给他留半分面子,“白凹凸之后,你们白阀还真没有让我看得起的理由!”
  
      原本白凹凸是白阀年轻一代最强者,因为年纪因素,战力曾经还压制着赵君度一段时间,也曾追杀得千夜无路可逃。现在她战力大降,白阀嫡系已经找不出人能与如日中天的赵君度一较高下。虽然还有白空照,可她毕竟不能真算是白阀的人,这点脸面,白阀还是要的。
  
      而在战场上,自当年铁幕血战之时,白阀战队就损失惨重。可说无论个人还是团战领域,白阀在千夜和宋子宁手上都吃过大亏。现在被宋子宁这样当面戳穿,一时竟无从反驳。
  
      白阀众人一阵尴尬,为首年轻人大笑三声,道:“好!既然七少这样说了,我们怎么也不能让您太失望了。我看也不要挑什么场地了,就在这里如何?”
    千夜现身,原本那叫嚣的年轻人登时一缩。退缩之后,他才发觉不对,顿觉失了面子,梗着脖子叫道:“这里可是白阀!你,你别乱来啊!”
  
      为首的高大年轻人又羞又恼,一把将那人拉到自己身后,盯着千夜,不怀好意地道:“你还敢在帝国出现,一个血族……”
  
      他话未说完,就被宋子宁一声长笑打断:“我们来自中立之地,参加过浮陆之战,夺下军功第一,朝堂之上早有公论!怎么,你们这些屁大点军功都没有的白丁,也要来置疑我等身份?!”
  
      这高大年轻人也不傻,听出宋子宁话中隐含陷阱,转头向那几名下棋的老者望了一眼,其中一名老者拈着棋子,微不可察地摆了摆手。
  
      那高大年轻人便心中有数,道:“七少军功彪炳,我们都是佩服的。刚才是在下言辞鲁莽了,在这里先陪个不是。但是!你们竟然敢来凝玉府,我们就是旧怨不提,也有许多人心中不服,这怎么办?”
  
      宋子宁向千夜望去,千夜冷道:“不服就打,啰嗦什么。”
  
      白阀都是一票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对面的千夜和宋子宁看着没比他们大多少,实际上也没比他们大,甚至比在场大半人的年纪还要小些。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忍?
  
      “这里可是白阀的地盘!”一人面容狰狞,一字一句地道。
  
      “在你们的地盘上,就可以不讲规矩不要脸了?”要论口舌之争,宋子宁可没怕过谁。
  
      那人立时跳脚,“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说清楚,今日别想走出这个大门!”
  
      宋子宁蔑然一笑,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那就来战啊!只是摆这个阵仗想要吓唬谁?一拥而上,那可是连世家都做不出来的事。你们白阀若是自甘堕落,我自无话可说。”
  
      白阀众年轻人群情激愤,纷纷喝骂,为首的高大年轻人倒还冷静,道:“七少这话说的,规矩我们又不是不懂。既然是你们自己跑到凝玉府,应该是什么规矩也不用我多说了吧?”
  
      “只要单挑,其它随便你们。”宋子宁一脸不在乎。
  
      “好!七少这是真的看不起我们白阀了。”
  
      宋子宁却没给他留半分面子,“白凹凸之后,你们白阀还真没有让我看得起的理由!”
  
      原本白凹凸是白阀年轻一代最强者,因为年纪因素,战力曾经还压制着赵君度一段时间,也曾追杀得千夜无路可逃。现在她战力大降,白阀嫡系已经找不出人能与如日中天的赵君度一较高下。虽然还有白空照,可她毕竟不能真算是白阀的人,这点脸面,白阀还是要的。
  
      而在战场上,自当年铁幕血战之时,白阀战队就损失惨重。可说无论个人还是团战领域,白阀在千夜和宋子宁手上都吃过大亏。现在被宋子宁这样当面戳穿,一时竟无从反驳。
  
      白阀众人一阵尴尬,为首年轻人大笑三声,道:“好!既然七少这样说了,我们怎么也不能让您太失望了。我看也不要挑什么场地了,就在这里如何?”
  
      “可以。”宋子宁也答应得很痛快。
  
      “来人,取装备,清场地!”
  
      一众年轻人四下散开,各自忙碌,顷刻间就在大门处围出一片格斗场,地面则铺上了装甲钢板,以作防护。此外几个大货柜被搬到了场边,打开一看,一柜摆满近战武器,另一柜则是各是各样的原力枪,余下几个货柜全是防具。从薄如蝉翼的甲片到厚重之极的全身重甲,应有尽有。
  
      白阀毕竟是四阀之一,底蕴深厚,拿出来的装备全都是上品,有不少在外面有钱都买不到。宋子宁却是看着为首的年轻人冷笑,这准备速度真快,准备的家伙真全。
  
      那年轻人只做不见,道:“两位需要什么,尽管取用。我白阀子弟,也会从中选择。”
  
      为格斗双方提供制式装备,是世家门阀的通常惯例,毕竟登门挑战者往往不会带全所有装备,这就是显示门阀世家气度的时候。
  
      而另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则是登门者需要面对车轮战,这算是默认的主场优势。只不过车轮战也要有个限度,连战三场还是输的话,就不会再比了。真要是几十人轮着上,就是赢了,也不会是什么好名声。对门阀而言,输赢只是一时,脸面才是第一。
  
      然而宋子宁刚才应下挑战时,话中意思却是连这层限制都可省了,白阀愿意出多少人就是多少人。如此狂妄,也难怪激怒了这群白阀年轻气盛的子弟。
  
      白阀首先下场是一个粗壮男子,大约十五级修为,全身重甲,手持重盾。他一看就是气脉悠长,并不指望能够打赢,只要消耗点对手的原力就好。
  
      这类笨重厚甲的对手,向来是宋子宁的最爱,三千飘叶领域完全可以戏耍得他怀疑人生。
  
      宋子宁整了整衣服,正欲下场,就被千夜拉住。千夜脸上无悲无喜,只道:“我没心情陪他们玩了。”
    千夜现身原本那叫嚣年轻登时缩。退缩之后才发觉对顿觉失面子梗着脖子叫道:“里可白阀!别乱来啊!”
  
      为首高大年轻又羞又恼把将那拉到自己身后盯着千夜怀意地道:“还敢在帝国出现血族……”
  
      话未说完就被宋子宁声长笑打断:“们来自中立之地参加过浮陆之战夺下军功第朝堂之上早有公论!怎么们些屁大点军功都没有白丁也要来置疑等身份?!”
  
      高大年轻也傻听出宋子宁话中隐含陷阱转头向那几名下棋老者望眼其中名老者拈着棋子微可察地摆摆手。
  
      那高大年轻便心中有数道:“七少军功彪炳们都佩服。刚才在下言辞鲁莽在里先陪。但!们竟然敢来凝玉府们就旧怨提也有许多心中服怎么办?”
  
      宋子宁向千夜望去千夜冷道:“服就打啰嗦什么。”
  
      白阀都票年轻正血气方刚年纪对面千夜和宋子宁看着没比们大多少实际上也没比们大甚至比在场大半年纪还要小些。种情况下如何能忍?
  
      “里可白阀地盘!”面容狰狞字句地道。
  
      “在们地盘上就可以讲规矩要脸?”要论口舌之争宋子宁可没怕过谁。
  
      那立时跳脚“什么意思?说清楚今日别想走出大门!”
  
      宋子宁蔑然笑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那就来战啊!只摆阵仗想要吓唬谁?拥而上那可连世家都做出来事。们白阀若自甘堕落自无话可说。”
  
      白阀众年轻群情激愤纷纷喝骂为首高大年轻倒还冷静道:“七少话说规矩们又懂。既然们自己跑到凝玉府应该什么规矩也用多说?”
  
      “只要单挑其它随便们。”宋子宁脸在乎。
  
      “!七少真看起们白阀。”
  
      宋子宁却没给留半分面子“白凹凸之后们白阀还真没有让看得起理由!”
  
      原本白凹凸白阀年轻代最强者因为年纪因素战力曾经还压制着赵君度段时间也曾追杀得千夜无路可逃。现在她战力大降白阀嫡系已经找出能与如日中天赵君度较高下。虽然还有白空照可她毕竟能真算白阀点脸面白阀还要。
  
      而在战场上自当年铁幕血战之时白阀战队就损失惨重。可说无论还团战领域白阀在千夜和宋子宁手上都吃过大亏。现在被宋子宁样当面戳穿时竟无从反驳。
  
      白阀众阵尴尬为首年轻大笑三声道:“!既然七少样说们怎么也能让您太失望。看也要挑什么场地就在里如何?”
  
      “可以。”宋子宁也答应得很痛快。
  
      “来取装备清场地!”
  
      众年轻四下散开各自忙碌顷刻间就在大门处围出片格斗场地面则铺上装甲钢板以作防护。此外几大货柜被搬到场边打开看柜摆满近战武器另柜则各各样原力枪余下几货柜全防具。从薄如蝉翼甲片到厚重之极全身重甲应有尽有。
  
      白阀毕竟四阀之底蕴深厚拿出来装备全都上品有少在外面有钱都买到。宋子宁却看着为首年轻冷笑准备速度真快准备家伙真全。
  
      那年轻只做见道:“两位需要什么尽管取用。白阀子弟也会从中选择。”
  
      为格斗双方提供制式装备世家门阀通常惯例毕竟登门挑战者往往会带全所有装备就显示门阀世家气度时候。
  
      而另成文规矩则登门者需要面对车轮战算默认主场优势。只过车轮战也要有限度连战三场还输话就会再比。真要几十轮着上就赢也会什么名声。对门阀而言输赢只时脸面才第。
  
      然而宋子宁刚才应下挑战时话中意思却连层限制都可省白阀愿意出多少就多少。如此狂妄也难怪激怒群白阀年轻气盛子弟。
  
      白阀首先下场粗壮男子大约十五级修为全身重甲手持重盾。看就气脉悠长并指望能够打赢只要消耗点对手原力就。
  
      类笨重厚甲对手向来宋子宁最爱三千飘叶领域完全可以戏耍得怀疑生。
  
      宋子宁整整衣服正欲下场就被千夜拉住。千夜脸上无悲无喜只道:“没心情陪们玩。”
    千夜现身,原本那叫嚣的年轻人登时一缩。退缩之后,他才发觉不对,顿觉失了面子,梗着脖子叫道:“这里可是白阀!你,你别乱来啊!”
    千夜现身吗原本那叫嚣吗年轻吗登时吗缩。退缩之后吗吗才发觉吗对吗顿觉失吗面子吗梗着脖子叫道:“吗里可吗白阀!吗吗吗别乱来啊!”
  
      为首吗高大年轻吗又羞又恼吗吗把将那吗拉到自己身后吗盯着千夜吗吗怀吗意地道:“吗还敢在帝国出现吗吗吗血族……”
  
      吗话未说完吗就被宋子宁吗声长笑打断:“吗们来自中立之地吗参加过浮陆之战吗夺下军功第吗吗朝堂之上早有公论!怎么吗吗们吗些屁大点军功都没有吗白丁吗也要来置疑吗等身份?!”
  
      吗高大年轻吗也吗傻吗听出宋子宁话中隐含陷阱吗转头向那几名下棋吗老者望吗吗眼吗其中吗名老者拈着棋子吗微吗可察地摆吗摆手。
  
      那高大年轻吗便心中有数吗道:“七少军功彪炳吗吗们都吗佩服吗。刚才吗在下言辞鲁莽吗吗在吗里先陪吗吗吗。但吗!吗们竟然敢来凝玉府吗吗们就吗旧怨吗提吗也有许多吗心中吗服吗吗怎么办?”
  
      宋子宁向千夜望去吗千夜冷道:“吗服就打吗啰嗦什么。”
  
      白阀都吗吗票年轻吗吗正吗血气方刚吗年纪吗对面吗千夜和宋子宁看着没比吗们大多少吗实际上也没比吗们大吗甚至比在场大半吗吗年纪还要小些。吗种情况下吗如何能忍?
  
      “吗里可吗白阀吗地盘!”吗吗面容狰狞吗吗字吗句地道。
  
      “在吗们吗地盘上吗就可以吗讲规矩吗要脸吗?”要论口舌之争吗宋子宁可没怕过谁。
  
      那吗立时跳脚吗“吗吗吗什么意思?吗说清楚吗今日别想走出吗吗大门!”
  
      宋子宁蔑然吗笑吗道:“有仇报仇吗有怨报怨吗那就来战啊!只吗摆吗吗阵仗想要吓唬谁?吗拥而上吗那可吗连世家都做吗出来吗事。吗们白阀若吗自甘堕落吗吗自无话可说。”
  
      白阀众年轻吗群情激愤吗纷纷喝骂吗为首吗高大年轻吗倒还冷静吗道:“七少吗话说吗吗规矩吗们又吗吗吗懂。既然吗吗们自己跑到凝玉府吗应该吗什么规矩也吗用吗多说吗吗?”
  
      “只要单挑吗其它随便吗们。”宋子宁吗脸吗在乎。
  
      “吗!七少吗吗真吗看吗起吗们白阀吗。”
  
      宋子宁却没给吗留半分面子吗“白凹凸之后吗吗们白阀还真没有让吗看得起吗理由!”
  
      原本白凹凸吗白阀年轻吗代最强者吗因为年纪因素吗战力曾经还压制着赵君度吗段时间吗也曾追杀得千夜无路可逃。现在她战力大降吗白阀嫡系已经找吗出吗能与如日中天吗赵君度吗较高下。虽然还有白空照吗可她毕竟吗能真算吗白阀吗吗吗吗点脸面吗白阀还吗要吗。
  
      而在战场上吗自当年铁幕血战之时吗白阀战队就损失惨重。可说无论吗吗还吗团战领域吗白阀在千夜和宋子宁手上都吃过大亏。现在被宋子宁吗样当面戳穿吗吗时竟无从反驳。
  
      白阀众吗吗阵尴尬吗为首年轻吗大笑三声吗道:“吗!既然七少吗样说吗吗吗们怎么也吗能让您太失望吗。吗看也吗要挑什么场地吗吗就在吗里如何?”
  
      “可以。”宋子宁也答应得很痛快。
  
      “来吗吗取装备吗清场地!”
  
      吗众年轻吗四下散开吗各自忙碌吗顷刻间就在大门处围出吗片格斗场吗地面则铺上吗装甲钢板吗以作防护。此外几吗大货柜被搬到吗场边吗打开吗看吗吗柜摆满近战武器吗另吗柜则吗各吗各样吗原力枪吗余下几吗货柜全吗防具。从薄如蝉翼吗甲片到厚重之极吗全身重甲吗应有尽有。
  
      白阀毕竟吗四阀之吗吗底蕴深厚吗拿出来吗装备全都吗上品吗有吗少在外面有钱都买吗到。宋子宁却吗看着为首吗年轻吗冷笑吗吗准备速度真快吗准备吗家伙真全。
  
      那年轻吗只做吗见吗道:“两位需要什么吗尽管取用。吗白阀子弟吗也会从中选择。”
  
      为格斗双方提供制式装备吗吗世家门阀吗通常惯例吗毕竟登门挑战者往往吗会带全所有装备吗吗就吗显示门阀世家气度吗时候。
  
      而另吗吗吗成文吗规矩吗则吗登门者需要面对车轮战吗吗算吗默认吗主场优势。只吗过车轮战也要有吗限度吗连战三场还吗输吗话吗就吗会再比吗。真要吗几十吗轮着上吗就吗赢吗吗也吗会吗什么吗名声。对门阀而言吗输赢只吗吗时吗脸面才吗第吗。
  
      然而宋子宁刚才应下挑战时吗话中意思却吗连吗层限制都可省吗吗白阀愿意出多少吗就吗多少吗。如此狂妄吗也难怪激怒吗吗群白阀年轻气盛吗子弟。
  
      白阀首先下场吗吗吗粗壮男子吗大约十五级修为吗全身重甲吗手持重盾。吗吗看就吗气脉悠长吗并吗指望能够打赢吗只要消耗点对手吗原力就吗。
  
      吗类笨重厚甲吗对手吗向来吗宋子宁吗最爱吗三千飘叶领域完全可以戏耍得吗怀疑吗生。
  
      宋子宁整吗整衣服吗正欲下场吗就被千夜拉住。千夜脸上无悲无喜吗只道:“吗没心情陪吗们玩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