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十 家风

下载免费读
光看背影,还以为是个寄情山水风月的弱女子。可是曾经生死较量过,她身躯线条轮廓千夜无不铭记于心,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一眼就能认出她是白凹凸。
  然而此刻的白凹凸一身娴静意味,宛若不染片尘,和以往满身杀伐的样子大相径庭。哪怕千夜,也要多看几眼,方能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白凹凸微微侧头,道:“是千夜吗?”
  “是我。”
  她站起,转身,面对着千夜和宋子宁二人,微笑道:“没想到你们会来。路上没人为难你们吧?”
  宋子宁道:“坐你的车,怎么会有不开眼的来为难我?”
  白凹凸道:“爷爷叔伯们不好意思出手,其余人又打不过你,谁还敢来为难你七少?”
  宋子宁哈哈一笑,道:“其实你那些爷爷叔伯也不能拿我怎样,现在更打不过千夜。所以大家还是和气点好!”
  “打不过千夜?我白家虽然人才有些凋零,但也不至于……咦?!”白凹凸忽然讶异,转向千夜,道:“你已经是神将了?”
  千夜也佩服白凹凸的敏锐,这不是靠感知,而单纯是凭着武者的直觉。只靠感知的话,恐怕天王大君以下,无人能够看破他的血脉潜伏。
  千夜点了点头,随即发现她虽然是望着自己,然而眼睛的焦距却有些许偏差。这在她这种级数的强者身上,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现的错误。
  想到白城一战,千夜心中一颤,问:“你的眼睛?”
  “当时伤得有点重,后来也一直没有好。”白凹凸仿佛在说着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已经看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白阀就没有办法吗?”
  “办法当然是有,只是用在一个废人身上,有些不值。”
  千夜不语,双眼化为掌控之瞳,望向白凹凸。白凹凸应该是感觉到了试探的气息,秀眉微微一动,却也不抵抗,不遮掩。
  一望之下,千夜就是一惊,白凹凸此刻原力修为勉勉强强卡在十六级,原力漩涡散而不凝,好几处气息驳杂,如此下去,恐怕是无望神将天关。
  十六级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强者,但在帝国门阀中想要占据核心位置可是不够,更和白凹凸原本如日中天的势头全然不符。那时她可是被视为晋阶神将的不二人选,白凹凸的性情杀伐果断,悍烈独断,对外战功赫赫,对内也是树敌无数,看不惯她行事作为的人也不少。
  千夜没想到她会伤到这种地步,虽然还保持着十六级修为,可实际上和根基尽毁相去只有一线。如她不是自陷绝地、孤身杀入白城,不是和千夜、赵君度共同血战到最后一刻,她也不会伤到这种地步。
  此时此刻,千夜也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才道:“你……本不必如此的。”
光看背影还以为是个寄情山水风月的弱女子可是曾经生死较量过她身躯线条轮廓千夜无不铭记于心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一眼就能认出她是白凹凸然而此刻的白凹凸一身娴静意味宛若不染片尘和以往满身杀伐的样子大相径庭哪怕千夜也要多看几眼方能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白凹凸微微侧头道是千夜吗是我她站起转身面对着千夜和宋子宁二人微笑道没想到你们会来路上没人为难你们吧宋子宁道坐你的车怎么会有不开眼的来为难我白凹凸道爷爷叔伯们不好意思出手其余人又打不过你谁还敢来为难你七少宋子宁哈哈一笑道其实你那些爷爷叔伯也不能拿我怎样现在更打不过千夜所以大家还是和气点好打不过千夜我白家虽然人才有些凋零但也不至于咦白凹凸忽然讶异转向千夜道你已经是神将了千夜也佩服白凹凸的敏锐这不是靠感知而单纯是凭着武者的直觉只靠感知的话恐怕天王大君以下无人能够看破他的血脉潜伏千夜点了点头随即发现她虽然是望着自己然而眼睛的焦距却有些许偏差这在她这种级数的强者身上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现的错误想到白城一战千夜心中一颤问你的眼睛当时伤得有点重后来也一直没有好白凹凸仿佛在说着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已经看不见了怎么会这样白阀就没有办法吗办法当然是有只是用在一个废人身上有些不值千夜不语双眼化为掌控之瞳望向白凹凸白凹凸应该是感觉到了试探的气息秀眉微微一动却也不抵抗不遮掩一望之下千夜就是一惊白凹凸此刻原力修为勉勉强强卡在十六级原力漩涡散而不凝好几处气息驳杂如此下去恐怕是无望神将天关十六级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强者但在帝国门阀中想要占据核心位置可是不够更和白凹凸原本如日中天的势头全然不符那时她可是被视为晋阶神将的不二人选白凹凸的性情杀伐果断悍烈独断对外战功赫赫对内也是树敌无数看不惯她行事作为的人也不少千夜没想到她会伤到这种地步虽然还保持着十六级修为可实际上和根基尽毁相去只有一线如她不是自陷绝地孤身杀入白城不是和千夜赵君度共同血战到最后一刻她也不会伤到这种地步此时此刻千夜也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才道你本不必如此的白凹凸淡道大义所在虽难而不辞既然我有能力杀进去怎么能看着你们在白城被黑暗种族围死说罢她忽然一笑道其实我就是想赶紧和赵君度分个胜负他若死了岂不是打不成了她显然不是个会说笑话的人千夜和宋子宁只能陪着干笑几声看着此刻的白凹凸千夜心中百感交织过往种种恩怨都是随风而去若不是她或许他们在白城坚持不到最后只是曾经的一代天才强者沦落到如此境地怎一个凄凉能够形容千夜想起白凹凸之前的话问道你刚才说有办法可以治你的眼睛是什么办法需要花费多少怎么你打算为我付吗白凹凸笑了笑尽力而为总是可以解决的千夜此刻坐拥翡翠海和大回廊辽阔土地又有旭东浮岛这块宝地资源开发只是时间问题或许医治的消耗会是个天文数字可日积月累总有解决的时候只要不是需要某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罕见药材千夜就觉得事情并非完全不能解决你有心了不过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现在再治已经晚了千夜听了心中蓦的一寒白凹凸这话里的意思分明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他腾地站起厉声道白阀就这么看着也不为你治白凹凸笑了笑道我都没着急你又何必说罢她也叹了口气说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你愿意和你一起了顿了一顿她在桌边坐下随手拿起茶杯小啜一口道眼睛瞎了反而让我能够静下来想些以前没有时间去想的事情这段时间安静的日子过习惯了倒也不错心静下来后以前不能练的一些功法也能试着练练至少修为不会退得太多她自嘲的笑笑又道以我昔日所作所为有这样的结局已经算是不错了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千夜还想说什么宋子宁在旁边拉了拉他使了个眼色光看背影,还以为是个寄情山水风月的弱女子。可是曾经生死较量过,她身躯线条轮廓千夜无不铭记于心,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一眼就能认出她是白凹凸。
  然而此刻的白凹凸一身娴静意味,宛若不染片尘,和以往满身杀伐的样子大相径庭。哪怕千夜,也要多看几眼,方能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白凹凸微微侧头,道:“是千夜吗?”
  “是我。”
  她站起,转身,面对着千夜和宋子宁二人,微笑道:“没想到你们会来。路上没人为难你们吧?”
  宋子宁道:“坐你的车,怎么会有不开眼的来为难我?”
  白凹凸道:“爷爷叔伯们不好意思出手,其余人又打不过你,谁还敢来为难你七少?”
  宋子宁哈哈一笑,道:“其实你那些爷爷叔伯也不能拿我怎样,现在更打不过千夜。所以大家还是和气点好!”
  “打不过千夜?我白家虽然人才有些凋零,但也不至于……咦?!”白凹凸忽然讶异,转向千夜,道:“你已经是神将了?”
  千夜也佩服白凹凸的敏锐,这不是靠感知,而单纯是凭着武者的直觉。只靠感知的话,恐怕天王大君以下,无人能够看破他的血脉潜伏。
  千夜点了点头,随即发现她虽然是望着自己,然而眼睛的焦距却有些许偏差。这在她这种级数的强者身上,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现的错误。
  想到白城一战,千夜心中一颤,问:“你的眼睛?”
  “当时伤得有点重,后来也一直没有好。”白凹凸仿佛在说着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已经看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白阀就没有办法吗?”
  “办法当然是有,只是用在一个废人身上,有些不值。”
  千夜不语,双眼化为掌控之瞳,望向白凹凸。白凹凸应该是感觉到了试探的气息,秀眉微微一动,却也不抵抗,不遮掩。
  一望之下,千夜就是一惊,白凹凸此刻原力修为勉勉强强卡在十六级,原力漩涡散而不凝,好几处气息驳杂,如此下去,恐怕是无望神将天关。
  十六级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强者,但在帝国门阀中想要占据核心位置可是不够,更和白凹凸原本如日中天的势头全然不符。那时她可是被视为晋阶神将的不二人选,白凹凸的性情杀伐果断,悍烈独断,对外战功赫赫,对内也是树敌无数,看不惯她行事作为的人也不少。
  千夜没想到她会伤到这种地步,虽然还保持着十六级修为,可实际上和根基尽毁相去只有一线。如她不是自陷绝地、孤身杀入白城,不是和千夜、赵君度共同血战到最后一刻,她也不会伤到这种地步。
  此时此刻,千夜也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才道:“你……本不必如此的。”
  白凹凸淡道:“大义所在,虽难而不辞。既然我有能力杀进去,怎么能看着你们在白城被黑暗种族围死?”
  说罢,她忽然一笑,道:“其实我就是想赶紧和赵君度分个胜负,他若死了,岂不是打不成了?”
  她显然不是个会说笑话的人,千夜和宋子宁只能陪着干笑几声。
  看着此刻的白凹凸,千夜心中百感交织,过往种种恩怨,都是随风而去。若不是她,或许他们在白城坚持不到最后。只是曾经的一代天才强者,沦落到如此境地,怎一个凄凉能够形容?
  千夜想起白凹凸之前的话,问道:“你刚才说有办法可以治你的眼睛,是什么办法?需要花费多少?”
  “怎么,你打算为我付吗?”白凹凸笑了笑。
  “尽力而为,总是可以解决的。”千夜此刻坐拥翡翠海和大回廊辽阔土地,又有旭东浮岛这块宝地,资源开发只是时间问题。或许医治的消耗会是个天文数字,可日积月累总有解决的时候,只要不是需要某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罕见药材,千夜就觉得事情并非完全不能解决。
  “你有心了。不过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现在再治,已经晚了。”
  千夜听了,心中蓦的一寒。白凹凸这话里的意思,分明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他腾地站起,厉声道:“白阀就这么看着,也不为你治?”
  白凹凸笑了笑,道:“我都没着急,你又何必?”说罢,她也叹了口气,说:“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你,愿意和你一起了。”
  顿了一顿,她在桌边坐下,随手拿起茶杯,小啜一口,道:“眼睛瞎了,反而让我能够静下来,想些以前没有时间去想的事情。这段时间安静的日子过习惯了,倒也不错。心静下来后,以前不能练的一些功法也能试着练练,至少修为不会退得太多。”
  她自嘲的笑笑,又道:“以我昔日所作所为,有这样的结局已经算是不错了,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千夜还想说什么,宋子宁在旁边拉了拉他,使了个眼色。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