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 欢迎来到地狱

下载免费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时光如梭,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
  
      在一座平平无奇的山谷外突然响起沉重的轰鸣声,一辆庞大的军用重型卡车正喷吐着浓浓黑烟,从远方飞速驶来。山谷外没有道路,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处处是天然沟堑。但是在卡车那四对直径足有一人高的巨大轮胎下都不再是障碍。
  
      卡车全速冲到山谷口,才一个急刹,庞大如巨兽的车身剧烈震颤着,竟然横甩了过去,在地上犁出一道弧形深痕,然后停住。车头的动力箱里一阵噼里啪啦的杂音,尾部数根粗大管道中黑烟不冒了,却从一个阀门中吐出一大团蒸汽。
  
      卡车驾驶室车门打开,一个三十余岁的军人向外看了看,然后就从两米高的驾驶室中一跃而下,然后把怀中抱着的一个小男孩放在地上。
  
      小男孩生得眉目清秀,软软的黑色短发贴在额头上,已经被汗水打湿。他的小脸惨白,还有拼命想忍住恶心的样子,显然一路上被重型卡车狂野的行驶方式折腾得不轻。他晃了晃,用力站稳,裹紧身上的黑披风,以抵御呼啸的寒风。
  
      在山谷谷口,已经站着一个人,一个独眼的男人。
  
      在凛冽如刀的风中,他裸露着上身,背着双手,双脚平分,与肩齐平。这个军队里最基本的军姿,由他站来格外霸道强横。
  
      他一个人,就堵住了通向山谷的全部道路。
  
      中年军人携着千夜,一直走到独眼男人面前不到数米的地方,才停下脚步,说:“龙海,你还是老样子。”
  
      龙海咧开大嘴,露出一口或金或银的大牙,说:“石言,你迟到了三分钟。”
  
      石言说:“在路上遇到了一个黑暗种族的小队,为了把它们全部杀光,才耽误了一点时间。”
  
      龙海冷笑道:“一个黑暗小队也能让你迟到,看来这些年你的实力没怎么进步嘛!是不是在林家当狗的时间太久,把本事都扔下了?”
  
      石言却并不动怒,而是淡淡地说:“林帅是帝国中流砥柱,我能够做大帅的贴身侍从,已经心满意足。这种事,你不懂。”
  
      龙海哼了一声,不和石言争论,他的目光落在了千夜身上,说:“这就是上头说的那个孩子?怎么看起来跟个小娘们似的!能不能用啊。”
  
      石言笑了笑,说:“反正他以后在你手下训练,你要是看他不顺眼,想怎么收拾谁还能管得了你?”
  
      龙海又哼了一声,说:“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个地方,不管来的是谁,不管有什么身份背景,都是一视同仁。”
  
      “这个我自然知道。”
  
      “那就别耽误时间了,让他过来吧!”
  
      石言在千夜面前蹲下,如石头一般的脸上挤出一丝几乎看不到的笑容,摸了摸千夜的头,说:“去,跟龙教官走。记着,第一,在里面无论他让你干什么,你都要立刻去做!第二,那就是我希望在几年后,还能够在这个地方,看到你活着出来。”
  
      千夜虽然有点茫然,但也听出了他话中的沉重,当下重重地点了点头。
  
      石言笑了,一路走来,他已经很喜欢这个小家伙了。
  
      千夜是个大部分时间都安静无声的孩子,性格却是倔强到近乎固执。但是他一旦答应了什么,就一定会做到。
  
      龙海脸上微露诧异,说:“我认识了你二十年,都没看到你笑过这么多次!”
  
      当站起来时,石言已经板着脸,变得木无表情,说:“看到你,我又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龙海的太阳穴上几根粗大青筋顿时跳了几跳。
  
      片刻之后,重载卡车就轰鸣着远去,而千夜则跟在龙海身后,向山谷内走去。山道崎岖狭长,走了快两个小时,还象是根本没有尽头。
  
      千夜向两边看着,忽然在一侧山壁上看到一行血淋淋的大字:欢迎来到地狱!
  
      千夜认不全这几个字,但是目光就象被吸住一样,怎么都挪不开。他一边向前走,一边渐渐扭头,直到再也看不到那行大字为止。那行大字虽然看不见了,却深深刻印在他幼小的心里,每一笔每一划都在向下滴着血!
  
      天渐渐暗了,山谷就象张开大口的巨兽,等待着千夜。
  
      等到了深夜时,千夜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比地狱更加恐怖的地方:黄泉训练营。
  
      时钟的指针移向十二点。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该进入梦乡,但是对于黄泉训练营的孩子们来说,这才是一天地狱生活的开始。
  
      在一个寒冷大厅中,千夜和上百个差不多大小的孩子们挤在一起,正在聆听龙海训话。
  
      龙海在这群孩子面前来回走着,偶尔停下来,阴森森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上一两个来回,“在这里,你们只需要记住三件事,第一,是服从,第二,是服从,第三,还是服从!在这里,命令只会说一遍,你们的机会也只有一次!现在,全部靠墙站好,在没有新的命令之前谁都不许动,也不许说话!”
  
      一群孩子混乱地你推我挤,纷纷靠墙站好。然而他们没有等来下一步的命令。
  
      龙海背着手,迈着大步离开大厅,然后咣当一声,把铁门关死。
  
      最初的十分钟,整个大厅都在寂静中度过。但再过了十分钟,有些好动的孩子就忍不住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时光如梭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在一座平平无奇的山谷外突然响起沉重的轰鸣声一辆庞大的军用重型卡车正喷吐着浓浓黑烟从远方飞速驶来山谷外没有道路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处处是天然沟堑但是在卡车那四对直径足有一人高的巨大轮胎下都不再是障碍卡车全速冲到山谷口才一个急刹庞大如巨兽的车身剧烈震颤着竟然横甩了过去在地上犁出一道弧形深痕然后停住车头的动力箱里一阵噼里啪啦的杂音尾部数根粗大管道中黑烟不冒了却从一个阀门中吐出一大团蒸汽卡车驾驶室车门打开一个三十余岁的军人向外看了看然后就从两米高的驾驶室中一跃而下然后把怀中抱着的一个小男孩放在地上小男孩生得眉目清秀软软的黑色短发贴在额头上已经被汗水打湿他的小脸惨白还有拼命想忍住恶心的样子显然一路上被重型卡车狂野的行驶方式折腾得不轻他晃了晃用力站稳裹紧身上的黑披风以抵御呼啸的寒风在山谷谷口已经站着一个人一个独眼的男人在凛冽如刀的风中他裸露着上身背着双手双脚平分与肩齐平这个军队里最基本的军姿由他站来格外霸道强横他一个人就堵住了通向山谷的全部道路中年军人携着千夜一直走到独眼男人面前不到数米的地方才停下脚步说龙海你还是老样子龙海咧开大嘴露出一口或金或银的大牙说石言你迟到了三分钟石言说在路上遇到了一个黑暗种族的小队为了把它们全部杀光才耽误了一点时间龙海冷笑道一个黑暗小队也能让你迟到看来这些年你的实力没怎么进步嘛是不是在林家当狗的时间太久把本事都扔下了石言却并不动怒而是淡淡地说林帅是帝国中流砥柱我能够做大帅的贴身侍从已经心满意足这种事你不懂龙海哼了一声不和石言争论他的目光落在了千夜身上说这就是上头说的那个孩子怎么看起来跟个小娘们似的能不能用啊石言笑了笑说反正他以后在你手下训练你要是看他不顺眼想怎么收拾谁还能管得了你龙海又哼了一声说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个地方不管来的是谁不管有什么身份背景都是一视同仁这个我自然知道那就别耽误时间了让他过来吧石言在千夜面前蹲下如石头一般的脸上挤出一丝几乎看不到的笑容摸了摸千夜的头说去跟龙教官走记着第一在里面无论他让你干什么你都要立刻去做第二那就是我希望在几年后还能够在这个地方看到你活着出来千夜虽然有点茫然但也听出了他话中的沉重当下重重地点了点头石言笑了一路走来他已经很喜欢这个小家伙了千夜是个大部分时间都安静无声的孩子性格却是倔强到近乎固执但是他一旦答应了什么就一定会做到龙海脸上微露诧异说我认识了你二十年都没看到你笑过这么多次当站起来时石言已经板着脸变得木无表情说看到你我又怎么可能笑得出来龙海的太阳穴上几根粗大青筋顿时跳了几跳片刻之后重载卡车就轰鸣着远去而千夜则跟在龙海身后向山谷内走去山道崎岖狭长走了快两个小时还象是根本没有尽头千夜向两边看着忽然在一侧山壁上看到一行血淋淋的大字欢迎来到地狱千夜认不全这几个字但是目光就象被吸住一样怎么都挪不开他一边向前走一边渐渐扭头直到再也看不到那行大字为止那行大字虽然看不见了却深深刻印在他幼小的心里每一笔每一划都在向下滴着血天渐渐暗了山谷就象张开大口的巨兽等待着千夜等到了深夜时千夜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比地狱更加恐怖的地方黄泉训练营时钟的指针移向十二点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该进入梦乡但是对于黄泉训练营的孩子们来说这才是一天地狱生活的开始在一个寒冷大厅中千夜和上百个差不多大小的孩子们挤在一起正在聆听龙海训话龙海在这群孩子面前来回走着偶尔停下来阴森森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上一两个来回在这里你们只需要记住三件事第一是服从第二是服从第三还是服从在这里命令只会说一遍你们的机会也只有一次现在全部靠墙站好在没有新的命令之前谁都不许动也不许说话一群孩子混乱地你推我挤纷纷靠墙站好然而他们没有等来下一步的命令龙海背着手迈着大步离开大厅然后咣当一声把铁门关死最初的十分钟整个大厅都在寂静中度过但再过了十分钟有些好动的孩子就忍不住了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时光如梭很快月就过去。
  
      在座平平无奇山谷外突然响起沉重轰鸣声辆庞大军用重型卡车正喷吐着浓浓黑烟从远方飞速驶来。山谷外没有道路望无际平原上处处天然沟堑。但在卡车那四对直径足有高巨大轮胎下都再障碍。
  
      卡车全速冲到山谷口才急刹庞大如巨兽车身剧烈震颤着竟然横甩过去在地上犁出道弧形深痕然后停住。车头动力箱里阵噼里啪啦杂音尾部数根粗大管道中黑烟冒却从阀门中吐出大团蒸汽。
  
      卡车驾驶室车门打开三十余岁军向外看看然后就从两米高驾驶室中跃而下然后把怀中抱着小男孩放在地上。
  
      小男孩生得眉目清秀软软黑色短发贴在额头上已经被汗水打湿。小脸惨白还有拼命想忍住恶心样子显然路上被重型卡车狂野行驶方式折腾得轻。晃晃用力站稳裹紧身上黑披风以抵御呼啸寒风。
  
      在山谷谷口已经站着独眼男。
  
      在凛冽如刀风中裸露着上身背着双手双脚平分与肩齐平。军队里最基本军姿由站来格外霸道强横。
  
      就堵住通向山谷全部道路。
  
      中年军携着千夜直走到独眼男面前到数米地方才停下脚步说:“龙海还老样子。”
  
      龙海咧开大嘴露出口或金或银大牙说:“石言迟到三分钟。”
  
      石言说:“在路上遇到黑暗种族小队为把它们全部杀光才耽误点时间。”
  
      龙海冷笑道:“黑暗小队也能让迟到看来些年实力没怎么进步嘛!在林家当狗时间太久把本事都扔下?”
  
      石言却并动怒而淡淡地说:“林帅帝国中流砥柱能够做大帅贴身侍从已经心满意足。种事懂。”
  
      龙海哼声和石言争论目光落在千夜身上说:“就上头说那孩子?怎么看起来跟小娘们似!能能用啊。”
  
      石言笑笑说:“反正以后在手下训练要看顺眼想怎么收拾谁还能管得?”
  
      龙海又哼声说:“应该知道们地方管来谁管有什么身份背景都视同仁。”
  
      “自然知道。”
  
      “那就别耽误时间让过来!”
  
      石言在千夜面前蹲下如石头般脸上挤出丝几乎看到笑容摸摸千夜头说:“去跟龙教官走。记着第在里面无论让干什么都要立刻去做!第二那就希望在几年后还能够在地方看到活着出来。”
  
      千夜虽然有点茫然但也听出话中沉重当下重重地点点头。
  
      石言笑路走来已经很喜欢小家伙。
  
      千夜大部分时间都安静无声孩子性格却倔强到近乎固执。但旦答应什么就定会做到。
  
      龙海脸上微露诧异说:“认识二十年都没看到笑过么多次!”
  
      当站起来时石言已经板着脸变得木无表情说:“看到又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龙海太阳穴上几根粗大青筋顿时跳几跳。
  
      片刻之后重载卡车就轰鸣着远去而千夜则跟在龙海身后向山谷内走去。山道崎岖狭长走快两小时还象根本没有尽头。
  
      千夜向两边看着忽然在侧山壁上看到行血淋淋大字:欢迎来到地狱!
  
      千夜认全几字但目光就象被吸住样怎么都挪开。边向前走边渐渐扭头直到再也看到那行大字为止。那行大字虽然看见却深深刻印在幼小心里每笔每划都在向下滴着血!
  
      天渐渐暗山谷就象张开大口巨兽等待着千夜。
  
      等到深夜时千夜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比地狱更加恐怖地方:黄泉训练营。
  
      时钟指针移向十二点。时候大多数都该进入梦乡但对于黄泉训练营孩子们来说才天地狱生活开始。
  
      在寒冷大厅中千夜和上百差多大小孩子们挤在起正在聆听龙海训话。
  
      龙海在群孩子面前来回走着偶尔停下来阴森森目光在群中扫上两来回“在里们只需要记住三件事第服从第二服从第三还服从!在里命令只会说遍们机会也只有次!现在全部靠墙站在没有新命令之前谁都许动也许说话!”
  
      群孩子混乱地推挤纷纷靠墙站。然而们没有等来下步命令。
  
      龙海背着手迈着大步离开大厅然后咣当声把铁门关死。
  
      最初十分钟整大厅都在寂静中度过。但再过十分钟有些动孩子就忍住。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