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 绯色之夜

下载免费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们早就把对绯月的恐惧抛在脑后,对着浮空艇使劲挥手,不断发出亢奋的欢呼!
  
      即使在这片几乎被帝国遗忘的大地上,他们也是整个世界最底层的蝼蚁,每天都在为了生存而挣扎。
  
      这里是那些曾经辉煌过的庞然大物的埋骨之所,从上层大陆飞来的报废浮空艇通常会携带大量垃圾,时间长了就变成一个什么都有的垃圾场。而寄居在飞艇坟场上的人们,就依靠上层大陆抛下来的这些垃圾生存。
  
      一旦长时间没有运送垃圾的浮空艇到来,这里就会有大量人饿死。对他们来说,上层大陆的垃圾就是全部希望。
  
      而明天......明天在这里是一个太过奢侈的词,没有人会去想明天。
  
      已经对准了坐标的浮空艇发出痛苦的呻吟,螺旋桨一一停止转动。庞大的艇身突然剧烈一震,在空中上下弹跳了足有数十米的落差,然后左前方外壁裂开,分离出一艘小型飞艇。
  
      小飞艇的外表看起来光洁得多,它绕着垃圾场飞了一圈,就转头爬升,逐渐向天外飞去。
  
      而空中的浮空艇则失去了动力,开始不断震动,突然一歪,缓缓向大地坠落!
  
      它越坠越快,终于撞击大地,在轰鸣声中解体。无数垃圾、废料和金属构件四下纷飞,在飞艇坟场上空下起了一场垃圾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们早就把对绯月的恐惧抛在脑后,对着浮空艇使劲挥手,不断发出亢奋的欢呼!
  
      即使在这片几乎被帝国遗忘的大地上,他们也是整个世界最底层的蝼蚁,每天都在为了生存而挣扎。
  
      这里是那些曾经辉煌过的庞然大物的埋骨之所,从上层大陆飞来的报废浮空艇通常会携带大量垃圾,时间长了就变成一个什么都有的垃圾场。而寄居在飞艇坟场上的人们,就依靠上层大陆抛下来的这些垃圾生存。
  
      一旦长时间没有运送垃圾的浮空艇到来,这里就会有大量人饿死。对他们来说,上层大陆的垃圾就是全部希望。
  
      而明天......明天在这里是一个太过奢侈的词,没有人会去想明天。
  
      已经对准了坐标的浮空艇发出痛苦的呻吟,螺旋桨一一停止转动。庞大的艇身突然剧烈一震,在空中上下弹跳了足有数十米的落差,然后左前方外壁裂开,分离出一艘小型飞艇。
  
      小飞艇的外表看起来光洁得多,它绕着垃圾场飞了一圈,就转头爬升,逐渐向天外飞去。
  
      而空中的浮空艇则失去了动力,开始不断震动,突然一歪,缓缓向大地坠落!
  
      它越坠越快,终于撞击大地,在轰鸣声中解体。无数垃圾、废料和金属构件四下纷飞,在飞艇坟场上空下起了一场垃圾雨。
  
      狂欢开始了!
  
      寄居者们号叫着冲向飞艇坠落的地方,有些人甚至象野兽般四肢着地奔行。
  
      空中不时有巨大金属构件坠落,许多正处落点下方的人躲闪不及,直接被数吨重的构件砸成肉酱。可是他们身边的同伴却对危险视而不见,依旧拼着命向前冲,只求先一步奔到能够争抢到垃圾的地方。
  
      人们中有男人,也有女人,还有老人孩子。但是年龄和性别在这里毫无意义,每群人都是以体形和力量区分的,这是坟场划分地盘的惟一标准。
  
      能够冲到飞艇残骸下的都是整个坟场中最强壮有力的男人,然后是弱些的男人和强壮的女人,再然后是弱些的女人,最外圈则是老人和孩子。
  
      人们就这样以坠落的浮空艇为圆心,构成了一个个同心圆。每层之间都有着无形却不容逾越的界线。
  
      在一层层同心圆的最外缘,则是小孩子们的活动区域。数以百计的孩子在这一片的垃圾堆中不断翻找,寻找着那些几乎不存在的食物。
  
      其中有一个瘦小的男孩,也在努力翻找。
  
      他大约七八岁,小脸黑乎乎的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身上的衣服原本应该是一件成人的衬衣,包裹在他身上就象是一件长袍。而且衬衣早已破得不成样子,根本就是用布条缠在身上的几片大点的破布。
  
      他用双手使劲扒着冰冷的垃圾,小手上全是割破的伤口,许多伤口还在溃烂。可是他好象感觉不到疼痛,拼命扒着眼前大堆分辨不出形状的垃圾。
  
      他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如果今天还不能找到些吃的,那他绝对坚持不到下一次浮空艇到来。
  
      但是无论小男孩如何努力,却始终一无所获。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暮色昏昏特别到暗季上层大陆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几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难得有月亮晚上。
  
      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小半天空仿佛下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没有能力普通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还没有入睡们却惶恐安。
  
      圆月竟猩红色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大地上蔓延。把大片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红就像道道巨大疤痕和伤口其上还时闪烁出金属寒光。
  
      远方时传来长长狼嗥和知名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传说中绯月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时候黑暗世界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生物都会由自主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斗。
  
      绯红夜幕下忽然出现小小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艘长达数千米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补丁金属构件则锈迹斑斑拼接地方多处翘起让担心会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们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少零件还包括十余米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垃圾。
  
      锈蚀老旧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段路程终于飞到目地。在下方数百米大地上赫然极为广大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正从各藏身处蜂拥而出们早就把对绯月恐惧抛在脑后对着浮空艇使劲挥手断发出亢奋欢呼!
  
      即使在片几乎被帝国遗忘大地上们也整世界最底层蝼蚁每天都在为生存而挣扎。
  
      里那些曾经辉煌过庞然大物埋骨之所从上层大陆飞来报废浮空艇通常会携带大量垃圾时间长就变成什么都有垃圾场。而寄居在飞艇坟场上们就依靠上层大陆抛下来些垃圾生存。
  
      旦长时间没有运送垃圾浮空艇到来里就会有大量饿死。对们来说上层大陆垃圾就全部希望。
  
      而明天......明天在里太过奢侈词没有会去想明天。
  
      已经对准坐标浮空艇发出痛苦呻吟螺旋桨停止转动。庞大艇身突然剧烈震在空中上下弹跳足有数十米落差然后左前方外壁裂开分离出艘小型飞艇。
  
      小飞艇外表看起来光洁得多它绕着垃圾场飞圈就转头爬升逐渐向天外飞去。
  
      而空中浮空艇则失去动力开始断震动突然歪缓缓向大地坠落!
  
      它越坠越快终于撞击大地在轰鸣声中解体。无数垃圾、废料和金属构件四下纷飞在飞艇坟场上空下起场垃圾雨。
  
      狂欢开始!
  
      寄居者们号叫着冲向飞艇坠落地方有些甚至象野兽般四肢着地奔行。
  
      空中时有巨大金属构件坠落许多正处落点下方躲闪及直接被数吨重构件砸成肉酱。可们身边同伴却对危险视而见依旧拼着命向前冲只求先步奔到能够争抢到垃圾地方。
  
      们中有男也有女还有老孩子。但年龄和性别在里毫无意义每群都以体形和力量区分坟场划分地盘惟标准。
  
      能够冲到飞艇残骸下都整坟场中最强壮有力男然后弱些男和强壮女再然后弱些女最外圈则老和孩子。
  
      们就样以坠落浮空艇为圆心构成同心圆。每层之间都有着无形却容逾越界线。
  
      在层层同心圆最外缘则小孩子们活动区域。数以百计孩子在片垃圾堆中断翻找寻找着那些几乎存在食物。
  
      其中有瘦小男孩也在努力翻找。
  
      大约七八岁小脸黑乎乎根本看出本来面目身上衣服原本应该件成衬衣包裹在身上就象件长袍。而且衬衣早已破得成样子根本就用布条缠在身上几片大点破布。
  
      用双手使劲扒着冰冷垃圾小手上全割破伤口许多伤口还在溃烂。可象感觉到疼痛拼命扒着眼前大堆分辨出形状垃圾。
  
      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如果今天还能找到些吃那绝对坚持到下次浮空艇到来。
  
      但无论小男孩如何努力却始终无所获。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