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为什么那么难过

下载免费读
我沉默着没说话,顾霆琛执拗的目光望着我。
  
  公交车到下一站的时候我便着急下车,他没有跟随上来,我打车回到之前那个地方,开着自己的车离开回到了别墅。
  
  偌大的别墅里空荡荡的,我坐在沙发上发了许久的呆,脑海里反反复复的浮现着顾霆琛说的那句话,“我始终欠她一场婚礼。”
  
  仔细算起来,顾霆琛的确欠温如嫣一场婚礼。
  
  三年前的确是温如嫣放弃的顾霆琛,但也算是顾霆琛放弃的温如嫣。
  
  假如温如嫣不拿那三百万离开梧城,顾霆琛也是打算跟她说分手的。
  
  在爱情中,谁又能说谁做的对呢?
  
  那盛大的婚礼早在三年前就该给她的。
  
  我不过是鸠占鹊巢,现在只是一切都回到原点罢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季暖给我打了电话。
  
  她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在梧城开了个猫猫茶馆,一进茶馆全都是悠闲的走来走去的猫咪,说起来她的茶馆一直是亏本的状态,这么多年也是靠我入股才存活到现在。
  
  我把手机搁在耳边问:“找我什么事?”
我沉默着没说话,顾霆琛执拗的目光望着我。
  
  公交车到下一站的时候我便着急下车,他没有跟随上来,我打车回到之前那个地方,开着自己的车离开回到了别墅。
  
  偌大的别墅里空荡荡的,我坐在沙发上发了许久的呆,脑海里反反复复的浮现着顾霆琛说的那句话,“我始终欠她一场婚礼。”
  
  仔细算起来,顾霆琛的确欠温如嫣一场婚礼。
  
  三年前的确是温如嫣放弃的顾霆琛,但也算是顾霆琛放弃的温如嫣。
  
  假如温如嫣不拿那三百万离开梧城,顾霆琛也是打算跟她说分手的。
  
  在爱情中,谁又能说谁做的对呢?
  
  那盛大的婚礼早在三年前就该给她的。
  
  我不过是鸠占鹊巢,现在只是一切都回到原点罢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季暖给我打了电话。
  
  她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在梧城开了个猫猫茶馆,一进茶馆全都是悠闲的走来走去的猫咪,说起来她的茶馆一直是亏本的状态,这么多年也是靠我入股才存活到现在。
  
  我把手机搁在耳边问:“找我什么事?”
  
  她兴奋的说:“隔壁不是音乐会馆吗?晚上有钢琴演奏,听说是从美国回来的大师,你不是喜欢钢琴吗?现在过来我晚上就陪你去欣赏。”
  
  我喜欢钢琴只是因为是顾霆琛弹的而已。
  
  我低头看见桌上那张里面有着五百万的银行卡,去大街上买那份爱实在是枉然,被人当成精神病不说,还被顾霆琛他们撞见落魄的自己。
  
  钱既然留着没用,还不如都给季暖经营茶馆。
  
  我答应她说:“我大概一个小时到。”
  
  我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下房间,整理的整整齐齐,又去浴室卸妆随后出来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无论何时何地自己都想要最美的状态。
  
  最后我换了件蓝色齐膝的大衣打车去了茶馆,屋外依旧落着雪,我深深的吐了口白气,装作精神十足的进了茶馆。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季暖看见连忙放下手里的茶杯过来把我抱进怀里,笑问:“最近忙什么呢,一直不过来坐坐?”
  
  我扯了个慌说:“都是工作上的事。”
  
  见我给了个解释,季暖松开我道:“你自己坐一会儿,我让人给你泡一杯茶,等我忙完了再来找你。”
  
  我找了个安静的位置抱着一只白色的猫咪坐在窗边望着街上的车水马龙,一派安详的气息。
  
  突兀的,一个挺拔的背影撞入眼眸。
  
  那抹背影,异常的孤傲。
  
  我怔住,不知怎么的,眼泪静默的流了下来。
  
  我目光几乎贪恋的盯着那抹背影,像我年少那般,悄悄的跟随在他的身后,那么的令人熟悉,激荡起我所有的回忆。
  
  我慌乱的起身,猫咪吓了一跳跑开,我冲出茶馆四处张望着,可在拥挤的人潮中我再也寻不见那抹背影。
  
  季暖看见我跑出来,她慌忙的追出来,见我哭的不知所措,语气担忧的问:“笙儿,你干嘛哭啊?”
  
  我好像看见他了……
  
  那个背影,第一次给我那么深刻的感觉。
  
  终于和曾经那个温暖的男人重叠了在一起。
  
  他会是顾霆琛吗?!
  
  会吗?
  
  可除了顾霆琛没人能给我这般感觉!
  
  倘若他不是顾霆琛那又是谁呢?
  
  我猛然想起顾思思口中提起的音乐会……
  
  指的是这儿吗?
  
  顾霆琛此刻也在这儿吗?
  
  我抬手轻轻的抹了抹眼角的眼泪,收回视线看见季暖也在哭,我惊奇的问道:“暖暖,你在哭什么?”
  
  “笙儿,你为什么看起来总是那么难过?”
  
  季暖张开双手抱着我,哽咽道:“你总会莫名其妙的流泪,可他在三年前已经是你的了啊。”
沉默着没说话顾霆琛执拗目光望着。
  
  公交车到下站时候便着急下车没有跟随上来打车回到之前那地方开着自己车离开回到别墅。
  
  偌大别墅里空荡荡坐在沙发上发许久呆脑海里反反复复浮现着顾霆琛说那句话“始终欠她场婚礼。”
  
  仔细算起来顾霆琛确欠温如嫣场婚礼。
  
  三年前确温如嫣放弃顾霆琛但也算顾霆琛放弃温如嫣。
  
  假如温如嫣拿那三百万离开梧城顾霆琛也打算跟她说分手。
  
  在爱情中谁又能说谁做对呢?
  
  那盛大婚礼早在三年前就该给她。
  
  过鸠占鹊巢现在只切都回到原点罢。
  
  就在胡思乱想时季暖给打电话。
  
  她为数多朋友在梧城开猫猫茶馆进茶馆全都悠闲走来走去猫咪说起来她茶馆直亏本状态么多年也靠入股才存活到现在。
  
  把手机搁在耳边问:“找什么事?”
  
  她兴奋说:“隔壁音乐会馆?晚上有钢琴演奏听说从美国回来大师喜欢钢琴?现在过来晚上就陪去欣赏。”
  
  喜欢钢琴只因为顾霆琛弹而已。
  
  低头看见桌上那张里面有着五百万银行卡去大街上买那份爱实在枉然被当成精神病说还被顾霆琛们撞见落魄自己。
  
  钱既然留着没用还如都给季暖经营茶馆。
  
  答应她说:“大概小时到。”
  
  起身简单收拾下房间整理整整齐齐又去浴室卸妆随后出来化精致妆容无论何时何地自己都想要最美状态。
  
  最后换件蓝色齐膝大衣打车去茶馆屋外依旧落着雪深深吐口白气装作精神十足进茶馆。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季暖看见连忙放下手里茶杯过来把抱进怀里笑问:“最近忙什么呢直过来坐坐?”
  
  扯慌说:“都工作上事。”
  
  见给解释季暖松开道:“自己坐会儿让给泡杯茶等忙完再来找。”
  
  找安静位置抱着只白色猫咪坐在窗边望着街上车水马龙派安详气息。
  
  突兀挺拔背影撞入眼眸。
  
  那抹背影异常孤傲。
  
  怔住知怎么眼泪静默流下来。
  
  目光几乎贪恋盯着那抹背影像年少那般悄悄跟随在身后那么令熟悉激荡起所有回忆。
  
  慌乱起身猫咪吓跳跑开冲出茶馆四处张望着可在拥挤潮中再也寻见那抹背影。
  
  季暖看见跑出来她慌忙追出来见哭知所措语气担忧问:“笙儿干嘛哭啊?”
  
  像看见……
  
  那背影第次给那么深刻感觉。
  
  终于和曾经那温暖男重叠在起。
  
  会顾霆琛?!
  
  会?
  
  可除顾霆琛没能给般感觉!
  
  倘若顾霆琛那又谁呢?
  
  猛然想起顾思思口中提起音乐会……
  
  指儿?
  
  顾霆琛此刻也在儿?
  
  抬手轻轻抹抹眼角眼泪收回视线看见季暖也在哭惊奇问道:“暖暖在哭什么?”
  
  “笙儿为什么看起来总那么难过?”
  
  季暖张开双手抱着哽咽道:“总会莫名其妙流泪可在三年前已经啊。”
我沉默着没说话,顾霆琛执拗的目光望着我。
  
  公交车到下一站的时候我便着急下车,他没有跟随上来,我打车回到之前那个地方,开着自己的车离开回到了别墅。
  
  偌大的别墅里空荡荡的,我坐在沙发上发了许久的呆,脑海里反反复复的浮现着顾霆琛说的那句话,“我始终欠她一场婚礼。”
  
  仔细算起来,顾霆琛的确欠温如嫣一场婚礼。
  
  三年前的确是温如嫣放弃的顾霆琛,但也算是顾霆琛放弃的温如嫣。
  
  假如温如嫣不拿那三百万离开梧城,顾霆琛也是打算跟她说分手的。
  
  在爱情中,谁又能说谁做的对呢?
  
  那盛大的婚礼早在三年前就该给她的。
  
  我不过是鸠占鹊巢,现在只是一切都回到原点罢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季暖给我打了电话。
  
  她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在梧城开了个猫猫茶馆,一进茶馆全都是悠闲的走来走去的猫咪,说起来她的茶馆一直是亏本的状态,这么多年也是靠我入股才存活到现在。
  
  我把手机搁在耳边问:“找我什么事?”
  
  她兴奋的说:“隔壁不是音乐会馆吗?晚上有钢琴演奏,听说是从美国回来的大师,你不是喜欢钢琴吗?现在过来我晚上就陪你去欣赏。”
  
  我喜欢钢琴只是因为是顾霆琛弹的而已。
  
  我低头看见桌上那张里面有着五百万的银行卡,去大街上买那份爱实在是枉然,被人当成精神病不说,还被顾霆琛他们撞见落魄的自己。
  
  钱既然留着没用,还不如都给季暖经营茶馆。
  
  我答应她说:“我大概一个小时到。”
  
  我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下房间,整理的整整齐齐,又去浴室卸妆随后出来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无论何时何地自己都想要最美的状态。
  
  最后我换了件蓝色齐膝的大衣打车去了茶馆,屋外依旧落着雪,我深深的吐了口白气,装作精神十足的进了茶馆。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季暖看见连忙放下手里的茶杯过来把我抱进怀里,笑问:“最近忙什么呢,一直不过来坐坐?”
  
  我扯了个慌说:“都是工作上的事。”
  
  见我给了个解释,季暖松开我道:“你自己坐一会儿,我让人给你泡一杯茶,等我忙完了再来找你。”
  
  我找了个安静的位置抱着一只白色的猫咪坐在窗边望着街上的车水马龙,一派安详的气息。
  
  突兀的,一个挺拔的背影撞入眼眸。
  
  那抹背影,异常的孤傲。
  
  我怔住,不知怎么的,眼泪静默的流了下来。
  
  我目光几乎贪恋的盯着那抹背影,像我年少那般,悄悄的跟随在他的身后,那么的令人熟悉,激荡起我所有的回忆。
  
  我慌乱的起身,猫咪吓了一跳跑开,我冲出茶馆四处张望着,可在拥挤的人潮中我再也寻不见那抹背影。
  
  季暖看见我跑出来,她慌忙的追出来,见我哭的不知所措,语气担忧的问:“笙儿,你干嘛哭啊?”
  
  我好像看见他了……
  
  那个背影,第一次给我那么深刻的感觉。
  
  终于和曾经那个温暖的男人重叠了在一起。
  
  他会是顾霆琛吗?!
  
  会吗?
  
  可除了顾霆琛没人能给我这般感觉!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