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秘密

下载免费读
买了酒来之后,阿毅直接接过酒,拧开盖子仰头就灌了下去。
  我看的暗暗咧嘴,这可是白酒啊,不是啤酒,再说啤酒也不是这么喝的啊!
  足足一瓶酒的三分之一灌下去,阿毅在拿开了酒瓶子,并抹了一把嘴。
  我在旁边看着,看看阿毅又看看床上躺着的小姑娘。
  “这情况,你难道不解释一下?”
  我看着阿毅试探的说了一句。
  阿毅看都不看我,自顾自的说:“我没和你说过吗?”
  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我都能翻给阿毅一个天大的白眼。
  你跟我说过啥?
  “我以前结过婚。”
  我一愣,想起了阿毅家里的那张照片。
  “我媳妇怀孕了。”
  我又是一愣,当时看到阿毅家里那张照片的时候我还以为阿毅娶了一个胖媳妇,没想到是怀孕了。
  “后来我老婆生孩子,难产……大夫问我保大保小,我说保大,但我老婆非要保小,最后她死在了手术台上。”
  我心里叹了口气,阿毅说这些的时候依旧板着那张死鱼脸,语气也并没有什么起伏,不过可以想象,当时的阿毅心里有多么的痛苦,也不难想象,即便是现在,阿毅的心里依旧充满苦涩。
  “我当父亲了,我老婆留给了我一个女儿,但我女儿却有白血病。”
  我张了张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老天待阿毅,当真太苦了。老婆难产死在了手术室,结果女儿还有白血病。
  “为了给女儿治病,我四处游荡,就是那时候我认识了刚哥,是他给我钱让我去给女儿治病,还给我找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
  我静静聆听着,原来这就是刚哥跟阿毅的相遇,怪不得阿毅对刚哥会那么的忠心,简直就是刚哥的影子。
  “但最后,我女儿终究……”
  说到这里,阿毅拿起了酒瓶子,忍不住又灌起了酒。
  我在旁边听着都感觉心累,为什么,为什么阿毅就只有一个女儿了,老天还要拿走她?!
  我忍不住拿出了一瓶,跟阿毅一样,拧开盖子我直接对着瓶吹。
  “如果我女儿现在还活着的话,应该和她差不多大了。”
  阿毅放下酒瓶之后再次开口,说话时,看向床上小姑娘的眼神泛起一种不一样的韵味。
  如果之前我不懂这个女姑娘对阿毅来说是什么的话,现在我懂了。
  说是救赎也好,说是慰藉也罢,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小姑娘就是禁锢着阿毅这头猛虎的笼子,是让阿毅姑且活得还像个人的灵魂。
  换句话说,就如大部分父母的逆鳞是孩子一样,阿毅的逆鳞就是这个小姑娘。
  之所以给这个小姑娘的妈妈钱,其实不过是阿毅对小姑娘的爱屋及乌罢了。
  弄清楚了原委之后,我灌了一口酒,随后说:“事情已经出了,想想怎么善后吧。”
  阿毅不接话,身子动也不动一下。
  我看着他,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小姑娘。
买了酒来之后阿毅直接接过酒拧开盖子仰头就灌了下去我看的暗暗咧嘴这可是白酒啊不是啤酒再说啤酒也不是这么喝的啊足足一瓶酒的三分之一灌下去阿毅在拿开了酒瓶子并抹了一把嘴我在旁边看着看看阿毅又看看床上躺着的小姑娘这情况你难道不解释一下我看着阿毅试探的说了一句阿毅看都不看我自顾自的说我没和你说过吗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我都能翻给阿毅一个天大的白眼你跟我说过啥我以前结过婚我一愣想起了阿毅家里的那张照片我媳妇怀孕了我又是一愣当时看到阿毅家里那张照片的时候我还以为阿毅娶了一个胖媳妇没想到是怀孕了后来我老婆生孩子难产大夫问我保大保小我说保大但我老婆非要保小最后她死在了手术台上我心里叹了口气阿毅说这些的时候依旧板着那张死鱼脸语气也并没有什么起伏不过可以想象当时的阿毅心里有多么的痛苦也不难想象即便是现在阿毅的心里依旧充满苦涩我当父亲了我老婆留给了我一个女儿但我女儿却有白血病我张了张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老天待阿毅当真太苦了老婆难产死在了手术室结果女儿还有白血病为了给女儿治病我四处游荡就是那时候我认识了刚哥是他给我钱让我去给女儿治病还给我找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我静静聆听着原来这就是刚哥跟阿毅的相遇怪不得阿毅对刚哥会那么的忠心简直就是刚哥的影子但最后我女儿终究说到这里阿毅拿起了酒瓶子忍不住又灌起了酒我在旁边听着都感觉心累为什么为什么阿毅就只有一个女儿了老天还要拿走她我忍不住拿出了一瓶跟阿毅一样拧开盖子我直接对着瓶吹如果我女儿现在还活着的话应该和她差不多大了阿毅放下酒瓶之后再次开口说话时看向床上小姑娘的眼神泛起一种不一样的韵味如果之前我不懂这个女姑娘对阿毅来说是什么的话现在我懂了说是救赎也好说是慰藉也罢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小姑娘就是禁锢着阿毅这头猛虎的笼子是让阿毅姑且活得还像个人的灵魂换句话说就如大部分父母的逆鳞是孩子一样阿毅的逆鳞就是这个小姑娘之所以给这个小姑娘的妈妈钱其实不过是阿毅对小姑娘的爱屋及乌罢了弄清楚了原委之后我灌了一口酒随后说事情已经出了想想怎么善后吧阿毅不接话身子动也不动一下我看着他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小姑娘我拎着酒瓶站起来到了窗边看向窗外你打的人叫高志杰是刚哥的客人来头不小我说着阿毅没有回任何一句话但我知道阿毅肯定在听不管怎么说她都不能再在这里了最多明天早上她就得搬走你最好不等我说完阿毅便说我会去找刚哥的买了酒来之后,阿毅直接接过酒,拧开盖子仰头就灌了下去。
  我看的暗暗咧嘴,这可是白酒啊,不是啤酒,再说啤酒也不是这么喝的啊!
  足足一瓶酒的三分之一灌下去,阿毅在拿开了酒瓶子,并抹了一把嘴。
  我在旁边看着,看看阿毅又看看床上躺着的小姑娘。
  “这情况,你难道不解释一下?”
  我看着阿毅试探的说了一句。
  阿毅看都不看我,自顾自的说:“我没和你说过吗?”
  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我都能翻给阿毅一个天大的白眼。
  你跟我说过啥?
  “我以前结过婚。”
  我一愣,想起了阿毅家里的那张照片。
  “我媳妇怀孕了。”
  我又是一愣,当时看到阿毅家里那张照片的时候我还以为阿毅娶了一个胖媳妇,没想到是怀孕了。
  “后来我老婆生孩子,难产……大夫问我保大保小,我说保大,但我老婆非要保小,最后她死在了手术台上。”
  我心里叹了口气,阿毅说这些的时候依旧板着那张死鱼脸,语气也并没有什么起伏,不过可以想象,当时的阿毅心里有多么的痛苦,也不难想象,即便是现在,阿毅的心里依旧充满苦涩。
  “我当父亲了,我老婆留给了我一个女儿,但我女儿却有白血病。”
  我张了张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老天待阿毅,当真太苦了。老婆难产死在了手术室,结果女儿还有白血病。
  “为了给女儿治病,我四处游荡,就是那时候我认识了刚哥,是他给我钱让我去给女儿治病,还给我找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
  我静静聆听着,原来这就是刚哥跟阿毅的相遇,怪不得阿毅对刚哥会那么的忠心,简直就是刚哥的影子。
  “但最后,我女儿终究……”
  说到这里,阿毅拿起了酒瓶子,忍不住又灌起了酒。
  我在旁边听着都感觉心累,为什么,为什么阿毅就只有一个女儿了,老天还要拿走她?!
  我忍不住拿出了一瓶,跟阿毅一样,拧开盖子我直接对着瓶吹。
  “如果我女儿现在还活着的话,应该和她差不多大了。”
  阿毅放下酒瓶之后再次开口,说话时,看向床上小姑娘的眼神泛起一种不一样的韵味。
  如果之前我不懂这个女姑娘对阿毅来说是什么的话,现在我懂了。
  说是救赎也好,说是慰藉也罢,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小姑娘就是禁锢着阿毅这头猛虎的笼子,是让阿毅姑且活得还像个人的灵魂。
  换句话说,就如大部分父母的逆鳞是孩子一样,阿毅的逆鳞就是这个小姑娘。
  之所以给这个小姑娘的妈妈钱,其实不过是阿毅对小姑娘的爱屋及乌罢了。
  弄清楚了原委之后,我灌了一口酒,随后说:“事情已经出了,想想怎么善后吧。”
  阿毅不接话,身子动也不动一下。
  我看着他,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小姑娘。
  我拎着酒瓶站起,来到了窗边看向窗外。
  “你打的人叫高志杰,是刚哥的客人,来头不小。”
  我说着,阿毅没有回任何一句话,但我知道阿毅肯定在听。
  “不管怎么说,她都不能再在这里了,最多明天早上,她就得搬走,你最好……”
  不等我说完,阿毅便说:“我会去找刚哥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