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想不明白

下载免费读
我看向马建国,语气平缓的说:“要是拿不出证据,谁他妈也别把这种屎盆子往我脑袋上扣,李哥,你明白我意思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平缓,但却中气十足,脸上也淡定的一塌糊涂,俨然一副‘谁也别想冤枉我’的样子。
  我说完后,王姐总算说话了。
  “在这个局上出老千,谁也别想好过!但,要是谁没事找事……”
  王姐看看我,又看看李兴邦,一脸的冷漠。
  肥猪没说话,只是面色阴沉,还冲荷官一扬下巴,让荷官到外面去叫人去了。
  马建国这时说:“老李,你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韩飞出老千?”
  李兴邦施施然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你现在的袖子里就有牌,你敢不敢让人检查你的袖子。”
  他说完,马建国跟王姐还有肥猪都朝我看来。
  我心想,这么长时间对于一个顶尖老千来说,早就把牌藏的无影无踪了。
  我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把西装给脱了,接着自己去解衬衫的袖扣,表现出一副我一点都不怕,随便他检查的样子。
  到了这个时候,我余光扫过马建国,发现他一点都不关注我,而是在看着李兴邦,我心里明白,我的这番做派已经让他相信,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千,也是,老千哪有我这样的呢?
  可就在我解袖扣的时候,李兴邦却冲我连连摆手说:“慢着,我没让你自己解,一会来人让他们解,像你们这种老千,本事都大,动动袖子不就把牌藏到别的地方去了吗?”
  我冷冷一笑,不用你说,我早趁着搬凳子的时候,就把牌顺着手指滑到了座垫里,就算西装脱下来的时候,检查袖子又怎么可能检查得出牌来?
  表面上,我表现出一副被气笑了的样子,说:“照你这么说,我现在还不能动了?”
  说完,都不等李兴邦说话,我自己站了起来,双臂平举。
  “不动就不动,等一会检查完了,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
  李兴邦一笑,一点都不带慌的,还说:“演,继续演,一会我看你还怎么装!”
  我冷笑一声,表现出一副不想搭理李兴邦的样子。
  这时候刚才出去的荷官叫来了四五个人,他们一进来,李兴邦是一点都没客气,指着我的鼻子说:“给我检查他的袖子!”
  这里的人自然都是肥猪的人,他们不可能听一个外人的,所以都看向了肥猪,在肥猪点头之后才朝我走了过来,左右两边各一个,开始解我的衬衫袖扣,并把我的衬衫给挽了上去。
  李兴邦,马建国,包括王姐和肥猪,他们四个都在盯着我看,尤其李兴邦,属他盯得最死。
  其实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李兴邦怎么可能知道我出千?
  看他抓我千的时候,真是无比的业余,而且他也根本不是老千,是老千的话他不可能直接在桌子上抓我,怎么也会用话点我几下,这是这行的规矩,同行不给同行找麻烦。
  他不是同行,而且我出千很隐蔽,别说他不是个老千,就算是老千,也不可能看得出来我出千,况且自从他站到我旁边后,我就没出过千,动牌都很少,就这他依旧抓了我,说我出千。
  有关这点,我想不通,实在想不懂。
  随着我的袖子被一点点的挽上去,我两条胳膊暴露在了空气中,而我的袖子里面,干干净净,扑克牌的影子都看不见。
我看向马建国语气平缓的说要是拿不出证据谁他妈也别把这种屎盆子往我脑袋上扣李哥你明白我意思吧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平缓但却中气十足脸上也淡定的一塌糊涂俨然一副谁也别想冤枉我的样子我说完后王姐总算说话了在这个局上出老千谁也别想好过但要是谁没事找事王姐看看我又看看李兴邦一脸的冷漠肥猪没说话只是面色阴沉还冲荷官一扬下巴让荷官到外面去叫人去了马建国这时说老李你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韩飞出老千李兴邦施施然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你现在的袖子里就有牌你敢不敢让人检查你的袖子他说完马建国跟王姐还有肥猪都朝我看来我心想这么长时间对于一个顶尖老千来说早就把牌藏的无影无踪了我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把西装给脱了接着自己去解衬衫的袖扣表现出一副我一点都不怕随便他检查的样子到了这个时候我余光扫过马建国发现他一点都不关注我而是在看着李兴邦我心里明白我的这番做派已经让他相信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千也是老千哪有我这样的呢可就在我解袖扣的时候李兴邦却冲我连连摆手说慢着我没让你自己解一会来人让他们解像你们这种老千本事都大动动袖子不就把牌藏到别的地方去了吗我冷冷一笑不用你说我早趁着搬凳子的时候就把牌顺着手指滑到了座垫里就算西装脱下来的时候检查袖子又怎么可能检查得出牌来表面上我表现出一副被气笑了的样子说照你这么说我现在还不能动了说完都不等李兴邦说话我自己站了起来双臂平举不动就不动等一会检查完了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李兴邦一笑一点都不带慌的还说演继续演一会我看你还怎么装我冷笑一声表现出一副不想搭理李兴邦的样子这时候刚才出去的荷官叫来了四五个人他们一进来李兴邦是一点都没客气指着我的鼻子说给我检查他的袖子这里的人自然都是肥猪的人他们不可能听一个外人的所以都看向了肥猪在肥猪点头之后才朝我走了过来左右两边各一个开始解我的衬衫袖扣并把我的衬衫给挽了上去李兴邦马建国包括王姐和肥猪他们四个都在盯着我看尤其李兴邦属他盯得最死其实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李兴邦怎么可能知道我出千看他抓我千的时候真是无比的业余而且他也根本不是老千是老千的话他不可能直接在桌子上抓我怎么也会用话点我几下这是这行的规矩同行不给同行找麻烦他不是同行而且我出千很隐蔽别说他不是个老千就算是老千也不可能看得出来我出千况且自从他站到我旁边后我就没出过千动牌都很少就这他依旧抓了我说我出千有关这点我想不通实在想不懂随着我的袖子被一点点的挽上去我两条胳膊暴露在了空气中而我的袖子里面干干净净扑克牌的影子都看不见李兴邦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我则一甩手推开了两边的人李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得势不饶人的看着他都不叫李哥了叫起了生硬的李先生马建国这时候突然哈哈一笑哎呀乌龙了乌龙了这事弄得老李你到底怎么回事我死死的盯着李兴邦没搭理打哈哈的马建国李兴邦也死死的盯着我突然他冷笑一声既然袖子都检查了那干脆把衣服也脱了吧没准你把牌藏在衣服里面了也说不定看向马建国语气平缓说:“要拿出证据谁妈也别把种屎盆子往脑袋上扣李哥明白意思?”
  说话时候语气平缓但却中气十足脸上也淡定塌糊涂俨然副‘谁也别想冤枉’样子。
  说完后王姐总算说话。
  “在局上出老千谁也别想过!但要谁没事找事……”
  王姐看看又看看李兴邦脸冷漠。
  肥猪没说话只面色阴沉还冲荷官扬下巴让荷官到外面去叫去。
  马建国时说:“老李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韩飞出老千?”
  李兴邦施施然找椅子坐下来似笑非笑看着说:“现在袖子里就有牌敢敢让检查袖子。”
  说完马建国跟王姐还有肥猪都朝看来。
  心想么长时间对于顶尖老千来说早就把牌藏无影无踪。
  看都没看们眼直接把西装给脱接着自己去解衬衫袖扣表现出副点都怕随便检查样子。
  到时候余光扫过马建国发现点都关注而在看着李兴邦心里明白番做派已经让相信根本就什么老千也老千哪有样呢?
  可就在解袖扣时候李兴邦却冲连连摆手说:“慢着没让自己解会来让们解像们种老千本事都大动动袖子就把牌藏到别地方去?”
  冷冷笑用说早趁着搬凳子时候就把牌顺着手指滑到座垫里就算西装脱下来时候检查袖子又怎么可能检查得出牌来?
  表面上表现出副被气笑样子说:“照么说现在还能动?”
  说完都等李兴邦说话自己站起来双臂平举。
  “动就动等会检查完要给交代……”
  李兴邦笑点都带慌还说:“演继续演会看还怎么装!”
  冷笑声表现出副想搭理李兴邦样子。
  时候刚才出去荷官叫来四五们进来李兴邦点都没客气指着鼻子说:“给检查袖子!”
  里自然都肥猪们可能听外所以都看向肥猪在肥猪点头之后才朝走过来左右两边各开始解衬衫袖扣并把衬衫给挽上去。
  李兴邦马建国包括王姐和肥猪们四都在盯着看尤其李兴邦属盯得最死。
  其实怎么也想明白李兴邦怎么可能知道出千?
  看抓千时候真无比业余而且也根本老千老千话可能直接在桌子上抓怎么也会用话点几下行规矩同行给同行找麻烦。
  同行而且出千很隐蔽别说老千就算老千也可能看得出来出千况且自从站到旁边后就没出过千动牌都很少就依旧抓说出千。
  有关点想通实在想懂。
  随着袖子被点点挽上去两条胳膊暴露在空气中而袖子里面干干净净扑克牌影子都看见。
  李兴邦面色下子就变则甩手推开两边。
  “李先生还有什么话说?”
  得势饶看着都叫李哥叫起生硬李先生。
  马建国时候突然哈哈笑:“哎呀乌龙乌龙事弄得老李到底怎么回事?”
  死死盯着李兴邦没搭理打哈哈马建国李兴邦也死死盯着突然冷笑声。
  “既然袖子都检查那干脆把衣服也脱没准把牌藏在衣服里面也说定。”
我看向马建国,语气平缓的说:“要是拿不出证据,谁他妈也别把这种屎盆子往我脑袋上扣,李哥,你明白我意思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平缓,但却中气十足,脸上也淡定的一塌糊涂,俨然一副‘谁也别想冤枉我’的样子。
  我说完后,王姐总算说话了。
  “在这个局上出老千,谁也别想好过!但,要是谁没事找事……”
  王姐看看我,又看看李兴邦,一脸的冷漠。
  肥猪没说话,只是面色阴沉,还冲荷官一扬下巴,让荷官到外面去叫人去了。
  马建国这时说:“老李,你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韩飞出老千?”
  李兴邦施施然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你现在的袖子里就有牌,你敢不敢让人检查你的袖子。”
  他说完,马建国跟王姐还有肥猪都朝我看来。
  我心想,这么长时间对于一个顶尖老千来说,早就把牌藏的无影无踪了。
  我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把西装给脱了,接着自己去解衬衫的袖扣,表现出一副我一点都不怕,随便他检查的样子。
  到了这个时候,我余光扫过马建国,发现他一点都不关注我,而是在看着李兴邦,我心里明白,我的这番做派已经让他相信,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千,也是,老千哪有我这样的呢?
  可就在我解袖扣的时候,李兴邦却冲我连连摆手说:“慢着,我没让你自己解,一会来人让他们解,像你们这种老千,本事都大,动动袖子不就把牌藏到别的地方去了吗?”
  我冷冷一笑,不用你说,我早趁着搬凳子的时候,就把牌顺着手指滑到了座垫里,就算西装脱下来的时候,检查袖子又怎么可能检查得出牌来?
  表面上,我表现出一副被气笑了的样子,说:“照你这么说,我现在还不能动了?”
  说完,都不等李兴邦说话,我自己站了起来,双臂平举。
  “不动就不动,等一会检查完了,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
  李兴邦一笑,一点都不带慌的,还说:“演,继续演,一会我看你还怎么装!”
  我冷笑一声,表现出一副不想搭理李兴邦的样子。
  这时候刚才出去的荷官叫来了四五个人,他们一进来,李兴邦是一点都没客气,指着我的鼻子说:“给我检查他的袖子!”
  这里的人自然都是肥猪的人,他们不可能听一个外人的,所以都看向了肥猪,在肥猪点头之后才朝我走了过来,左右两边各一个,开始解我的衬衫袖扣,并把我的衬衫给挽了上去。
  李兴邦,马建国,包括王姐和肥猪,他们四个都在盯着我看,尤其李兴邦,属他盯得最死。
  其实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李兴邦怎么可能知道我出千?
  看他抓我千的时候,真是无比的业余,而且他也根本不是老千,是老千的话他不可能直接在桌子上抓我,怎么也会用话点我几下,这是这行的规矩,同行不给同行找麻烦。
  他不是同行,而且我出千很隐蔽,别说他不是个老千,就算是老千,也不可能看得出来我出千,况且自从他站到我旁边后,我就没出过千,动牌都很少,就这他依旧抓了我,说我出千。
  有关这点,我想不通,实在想不懂。
  随着我的袖子被一点点的挽上去,我两条胳膊暴露在了空气中,而我的袖子里面,干干净净,扑克牌的影子都看不见。
  李兴邦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我则一甩手,推开了两边的人。
  “李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得势不饶人的看着他,都不叫李哥了,叫起了生硬的李先生。
  马建国这时候突然哈哈一笑:“哎呀,乌龙了乌龙了,这事弄得,老李你到底怎么回事?”
  我死死的盯着李兴邦,没搭理打哈哈的马建国,李兴邦也死死的盯着我,突然他冷笑一声。
  “既然袖子都检查了,那干脆把衣服也脱了吧,没准你把牌藏在衣服里面了也说不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