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最后一次

下载免费读
过了几天,肥猪通知我,场子那边又要做局了,让我过去。
  当天玩的是梭哈,我做牌之后让王姐和肥猪赢了不少,我则是输的那个。
  我本以为这个局就会这么平淡的一直做到两个月后,但我没想到,这个局会结束的那么突然,更没想到会是那样的一个结局。
过了几天,肥猪通知我,场子那边又要做局了,让我过去。
  当天玩的是梭哈,我做牌之后让王姐和肥猪赢了不少,我则是输的那个。
  我本以为这个局就会这么平淡的一直做到两个月后,但我没想到,这个局会结束的那么突然,更没想到会是那样的一个结局。
  那天肥猪跟我说有两条大鱼要玩百家乐,让我放开了干。我说好,然后就去了。
  这次王姐找来的人,一个是津门本地,做海鲜的一个老板,叫马建国,长得人高马大的还一脸横肉,即便已经五十来岁了,可还是给人一种很凶的感觉。
  另一人是外地来的老板,干干瘦瘦戴着眼镜,大概四十出头,显得很是斯文,名叫李兴邦。
  当时坐下玩的时候,两人只是看了我一眼,没当回事,反正就开始玩了。
  荷官开牌检查牌的时候,我在一些大牌上做好了记号,别人怎么看都看不出来,而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前面几把牌,我还有肥猪以及李兴邦都做散客,只是在边上跟着下注,场上是马建国当庄家,王姐当闲家,互有输赢,基本上每三把,输的多的人就下去,换人坐上来。
  轮到我坐上去时,我一开始就是顺其自然,发了大牌我就拿大牌,发了小牌我就那小牌,什么都没干,也没出千。
  等前几把牌打完了,其实在我的袖子里已经藏了两张牌,一张是黑桃8,一张是红桃7。
  同时,因为牌我都做好了记号,所以知道每一把谁的牌大谁的牌小,所以会给王姐或是肥猪打暗号。
  对方是小牌,我就示意他们多押,对方是大牌,我就示意他们意思几下就好。
  本以为那是他的善意,没想到他是来讨债的。
  就这样,场上的我们三个都在赢钱,而马建国和李兴邦一直在输,马建国是输的吹胡子瞪眼,本就凶恶的面容更显得凶狠,而李兴邦则一脸的平静,似乎输了的钱都不是他的一样,他也似乎根本不在乎输赢。
  这样的人,很不正常。
  其实当时我就嗅到了不对的味道,只不过因为李兴邦是王姐找来的人,我并没怀疑。
  毕竟一个多月了,王姐都不知道找来了多少人,就没有出问题的时候。
  所以即便我发现了不对,也没收手。
  但事情坏就坏在了他身上!
  牌局在继续,我们也在接着赢钱。
  下一把的时候轮到了我坐庄,往庄家的位置上一坐,我就没打算输钱,因为前面几把我当闲家的时候,我已经连输了三把,做戏也算做了个全套,现在当了庄家,我没打算接着输。
  荷官发给我的第一张牌是个梅花10,我看了看扣在了手里没动,接着找荷官要牌,第二张牌是张黑桃4,我拿在手里把它滑到了我左手的袖子里,右手的袖子则微微一沉,一张黑桃8已经滑到了我手里。
  我先叫牌之后,押注五万,我对面是李兴邦,他目光幽深的看着我,嘴角一勾,露出了一抹别有深意的笑意,随后一点都不心疼的跟了五万。
  我心里一沉,觉得不太好,因为他的两张牌都不是什么大牌,大牌我有做记号,他的牌都没有显眼的记号,我不用看牌也知道他的牌不大,可就算如此,他依旧眼睛都不眨的跟了我五万,这是什么意思?
  为防止有变,我没再接着押注,直接开牌了。
  我一张梅花10一张黑桃8,10点算0,单张牌一个黑桃8,算8点。
  而李兴邦的牌果然跟我预料的一样,不是什么大牌,而是一张老Q和一张小2,这牌也就是个2点。
  一个2点,他干嘛要押注五万呢?
  不仅仅是我觉得惊奇,桌上的其他人也很不可思议,马建国满脸嫌弃的说:“我说老李,你会不会玩,一个破小2,你下个屁的注!”
  李兴邦呵呵笑笑,说:“我今天手气实在是臭,要不马哥你帮我坐下?”
  马建国眉毛一扬,一点都不客气的坐了上去:“看我给你赢的!”
  说着话他双手凑到了嘴巴前,往里面吐了一口口水,接着双手连连搓个不停,一边搓一边冲荷官骂:“奶奶的,看老子干啥,发牌啊!”
  荷官接着发牌,第一张牌当然是先发的我。
  牌滑到了我面前,我没看牌,而是看向李兴邦,李兴邦从桌上让开之后表现出一副对我这边的牌很感兴趣的样子,特意绕到了我旁边,这可太不对劲了,马建国可是帮他坐的闲家,他不看马建国的牌,反而到我这边看我的牌。
  保险起见,这把我没出千,但我底牌大,后面跟来的牌也不小,就算不出千我这把也赢了,李兴邦笑呵呵的看着,还跟我说:“韩兄弟手气真硬哈,今天都赢了多少了。”
  我笑着说:“我手气再硬也没有王姐刘总手气好,他们可比我赢得多多了。”
  李兴邦笑了一下,那种很冷淡的笑,似乎只是为了应付我,后面也没再说话,而是继续看我的牌。
  这第三把,我依旧没作弊,这一把赵建国赢了,他一张2一张5,加起来是7点,我两张牌加起来才是个4点。
  三把结束,马建国那边换人做闲家,但因为李兴邦之后轮着的就是他马建国,所以他也没起来。
过几天肥猪通知场子那边又要做局让过去。
  当天玩梭哈做牌之后让王姐和肥猪赢少则输那。
  本以为局就会么平淡直做到两月后但没想到局会结束那么突然更没想到会那样结局。
  那天肥猪跟说有两条大鱼要玩百家乐让放开干。说然后就去。
  次王姐找来津门本地做海鲜老板叫马建国长得高马大还脸横肉即便已经五十来岁可还给种很凶感觉。
  另外地来老板干干瘦瘦戴着眼镜大概四十出头显得很斯文名叫李兴邦。
  当时坐下玩时候两只看眼没当回事反正就开始玩。
  荷官开牌检查牌时候在些大牌上做记号别怎么看都看出来而眼就能看出来。
  前面几把牌还有肥猪以及李兴邦都做散客只在边上跟着下注场上马建国当庄家王姐当闲家互有输赢基本上每三把输多就下去换坐上来。
  轮到坐上去时开始就顺其自然发大牌就拿大牌发小牌就那小牌什么都没干也没出千。
  等前几把牌打完其实在袖子里已经藏两张牌张黑桃8张红桃7。
  同时因为牌都做记号所以知道每把谁牌大谁牌小所以会给王姐或肥猪打暗号。
  对方小牌就示意们多押对方大牌就示意们意思几下就。
  本以为那善意没想到来讨债。
  就样场上们三都在赢钱而马建国和李兴邦直在输马建国输吹胡子瞪眼本就凶恶面容更显得凶狠而李兴邦则脸平静似乎输钱都样也似乎根本在乎输赢。
  样很正常。
  其实当时就嗅到对味道只过因为李兴邦王姐找来并没怀疑。
  毕竟多月王姐都知道找来多少就没有出问题时候。
  所以即便发现对也没收手。
  但事情坏就坏在身上!
  牌局在继续们也在接着赢钱。
  下把时候轮到坐庄往庄家位置上坐就没打算输钱因为前面几把当闲家时候已经连输三把做戏也算做全套现在当庄家没打算接着输。
  荷官发给第张牌梅花10看看扣在手里没动接着找荷官要牌第二张牌张黑桃4拿在手里把它滑到左手袖子里右手袖子则微微沉张黑桃8已经滑到手里。
  先叫牌之后押注五万对面李兴邦目光幽深看着嘴角勾露出抹别有深意笑意随后点都心疼跟五万。
  心里沉觉得太因为两张牌都什么大牌大牌有做记号牌都没有显眼记号用看牌也知道牌大可就算如此依旧眼睛都眨跟五万什么意思?
  为防止有变没再接着押注直接开牌。
  张梅花10张黑桃810点算0单张牌黑桃8算8点。
  而李兴邦牌果然跟预料样什么大牌而张老Q和张小2牌也就2点。
  2点干嘛要押注五万呢?
  仅仅觉得惊奇桌上其也很可思议马建国满脸嫌弃说:“说老李会会玩破小2下屁注!”
  李兴邦呵呵笑笑说:“今天手气实在臭要马哥帮坐下?”
  马建国眉毛扬点都客气坐上去:“看给赢!”
  说着话双手凑到嘴巴前往里面吐口口水接着双手连连搓停边搓边冲荷官骂:“奶奶看老子干啥发牌啊!”
  荷官接着发牌第张牌当然先发。
  牌滑到面前没看牌而看向李兴邦李兴邦从桌上让开之后表现出副对边牌很感兴趣样子特意绕到旁边可太对劲马建国可帮坐闲家看马建国牌反而到边看牌。
  保险起见把没出千但底牌大后面跟来牌也小就算出千把也赢李兴邦笑呵呵看着还跟说:“韩兄弟手气真硬哈今天都赢多少。”
  笑着说:“手气再硬也没有王姐刘总手气们可比赢得多多。”
  李兴邦笑下那种很冷淡笑似乎只为应付后面也没再说话而继续看牌。
  第三把依旧没作弊把赵建国赢张2张5加起来7点两张牌加起来才4点。
  三把结束马建国那边换做闲家但因为李兴邦之后轮着就马建国所以也没起来。
过了几天,肥猪通知我,场子那边又要做局了,让我过去。
  当天玩的是梭哈,我做牌之后让王姐和肥猪赢了不少,我则是输的那个。
  我本以为这个局就会这么平淡的一直做到两个月后,但我没想到,这个局会结束的那么突然,更没想到会是那样的一个结局。
  那天肥猪跟我说有两条大鱼要玩百家乐,让我放开了干。我说好,然后就去了。
  这次王姐找来的人,一个是津门本地,做海鲜的一个老板,叫马建国,长得人高马大的还一脸横肉,即便已经五十来岁了,可还是给人一种很凶的感觉。
  另一人是外地来的老板,干干瘦瘦戴着眼镜,大概四十出头,显得很是斯文,名叫李兴邦。
  当时坐下玩的时候,两人只是看了我一眼,没当回事,反正就开始玩了。
  荷官开牌检查牌的时候,我在一些大牌上做好了记号,别人怎么看都看不出来,而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前面几把牌,我还有肥猪以及李兴邦都做散客,只是在边上跟着下注,场上是马建国当庄家,王姐当闲家,互有输赢,基本上每三把,输的多的人就下去,换人坐上来。
  轮到我坐上去时,我一开始就是顺其自然,发了大牌我就拿大牌,发了小牌我就那小牌,什么都没干,也没出千。
  等前几把牌打完了,其实在我的袖子里已经藏了两张牌,一张是黑桃8,一张是红桃7。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