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恍然大悟 抓千 3

下载免费读
赌场的监控室里烟雾缭绕,四个负责看监控的人每个嘴上都叼了根烟,我进来后纷纷站了起来和我打起招呼,好像他们都是我的小弟似的。
  我也点了一根烟,然后让他们把百家乐那张桌子的监控放大,我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看到那张桌子上的任何情况。
  在监控室这边看了没一会,我立马发现了问题!
  我的推测很对,那家伙确实知道我是来抓千的,所以故意在躲着我,而我一走后,他立马便原形毕露了出来。
  事后我还是听赌场的钉子和我说起的,我走了后,那家伙完全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我在的时候闷闷不乐,赌什么输什么,我走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赌什么也赢什么,甚至有开始跟在庄家或者闲家的后面,一边捶桌子一边大叫起了‘三边’和‘顶’!
  整个人,就像是松开了链子的狗似的,要多疯有多疯。
  我发现的问题,并不是那家伙有问题,那家伙虽然疯,可不管我怎么看,他都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发现问题的地方是那个新来的荷官。
  他放在桌子上的牌楦微微倾斜的一点,每次准备发牌的时候,他都会把牌楦里露出来的牌,用指甲微微翘起一个角,而且不是翘一张牌的角,而是连续翘好几张牌的角……
  这个动作相当的隐晦,如果不是行家的话,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多想什么,就算是行家,如果不站到荷官身后,也不会发现这么细微的一个小动作。
  可别小看这一个小动作,在牌楦的下面,做荷官的通常会放一枚图钉在那。
  图钉的背面就如镜面似的,会反光,当牌被翘起了一个角后,荷官只需要瞄一眼图钉,就能知道那张牌是什么。
  等于是他出去的任何一张牌,其实他都知道发出去的是什么牌。而知道了是什么牌后,如果荷官有意控制输赢,那还不简单?
赌场的监控室里烟雾缭绕四个负责看监控的人每个嘴上都叼了根烟我进来后纷纷站了起来和我打起招呼好像他们都是我的小弟似的我也点了一根烟然后让他们把百家乐那张桌子的监控放大我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看到那张桌子上的任何情况在监控室这边看了没一会我立马发现了问题我的推测很对那家伙确实知道我是来抓千的所以故意在躲着我而我一走后他立马便原形毕露了出来事后我还是听赌场的钉子和我说起的我走了后那家伙完全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我在的时候闷闷不乐赌什么输什么我走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赌什么也赢什么甚至有开始跟在庄家或者闲家的后面一边捶桌子一边大叫起了三边和顶整个人就像是松开了链子的狗似的要多疯有多疯我发现的问题并不是那家伙有问题那家伙虽然疯可不管我怎么看他都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发现问题的地方是那个新来的荷官他放在桌子上的牌楦微微倾斜的一点每次准备发牌的时候他都会把牌楦里露出来的牌用指甲微微翘起一个角而且不是翘一张牌的角而是连续翘好几张牌的角这个动作相当的隐晦如果不是行家的话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多想什么就算是行家如果不站到荷官身后也不会发现这么细微的一个小动作可别小看这一个小动作在牌楦的下面做荷官的通常会放一枚图钉在那图钉的背面就如镜面似的会反光当牌被翘起了一个角后荷官只需要瞄一眼图钉就能知道那张牌是什么等于是他出去的任何一张牌其实他都知道发出去的是什么牌而知道了是什么牌后如果荷官有意控制输赢那还不简单我注意到这点后问监控室的人你们赌场的荷官都会做这种小动作监控室里的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半天有一个人才挠挠头跟我说有时候会这么做有意的去控制输赢我一点都不惊讶这种事情家家赌场都会这么干不然赌场的盈利从哪来难道只靠着每把的抽成甚至有些赌场还会派钉子去故意赢钱甚至干脆点来说有些赌场的钉子根本就不是抓千的而是专门出千套钱的那个荷官这么做一是能看到牌其次他应该也是会换牌的比如把第一张牌换到后面再比如抽牌发牌的时候直接抽第二张或第三张而第一张不动但凡荷官其实都是初学老千他们不可能什么千术都不懂也不可能什么千术都不会当然了就算懂就算会也不至于过精要是有这方面的天赋的话直接做老千了还至于做荷官我发现的这一个点我没去多加注意不过当这一个点又和其他的疑点联系起来后真相逐渐浮出水面我注意到那荷官每次发牌或者收牌的时候他就会跟庄家或者闲家说话而之前我在赌桌上的时候他可没这样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是来抓千的所以他才有的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吗我拿出手机给钉子打去电话让他关注荷官发牌收牌的时候都跟谁说话给他那边说了后我仔细观察赌桌上的变化尤其是那家伙下注时候的变化一把之后钉子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荷官在前一把收牌的时候先跟闲家说的话说的是先生今天的手气真不错等他说完我问他这把收牌的时候先跟谁说的话钉子跟我说荷官是先跟庄家说的话赌场监控室里烟雾缭绕四负责看监控每嘴上都叼根烟进来后纷纷站起来和打起招呼像们都小弟似。
  也点根烟然后让们把百家乐那张桌子监控放大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看到那张桌子上任何情况。
  在监控室边看没会立马发现问题!
  推测很对那家伙确实知道来抓千所以故意在躲着而走后立马便原形毕露出来。
  事后还听赌场钉子和说起走后那家伙完全就跟变样在时候闷闷乐赌什么输什么走后整精气神都样赌什么也赢什么甚至有开始跟在庄家或者闲家后面边捶桌子边大叫起‘三边’和‘顶’!
  整就像松开链子狗似要多疯有多疯。
  发现问题并那家伙有问题那家伙虽然疯可管怎么看都点问题都没有。
  发现问题地方那新来荷官。
  放在桌子上牌楦微微倾斜点每次准备发牌时候都会把牌楦里露出来牌用指甲微微翘起角而且翘张牌角而连续翘几张牌角……
  动作相当隐晦如果行家话就算注意到也会多想什么就算行家如果站到荷官身后也会发现么细微小动作。
  可别小看小动作在牌楦下面做荷官通常会放枚图钉在那。
  图钉背面就如镜面似会反光当牌被翘起角后荷官只需要瞄眼图钉就能知道那张牌什么。
  等于出去任何张牌其实都知道发出去什么牌。而知道什么牌后如果荷官有意控制输赢那还简单?
  注意到点后问监控室:“们赌场荷官都会做种小动作?”
  监控室里四看看看看面面相觑半天有才挠挠头跟说:“有时候会么做有意去控制输赢……”
  点都惊讶种事情家家赌场都会么干然赌场盈利从哪来难道只靠着每把抽成?!
  甚至有些赌场还会派钉子去故意赢钱甚至干脆点来说有些赌场钉子根本就抓千而专门出千套钱。
  那荷官么做能看到牌其次应该也会换牌比如把第张牌换到后面再比如抽牌发牌时候直接抽第二张或第三张而第张动。
  但凡荷官其实都初学老千们可能什么千术都懂也可能什么千术都会当然就算懂就算会也至于过精要有方面天赋话直接做老千还至于做荷官?
  发现点没去多加注意过当点又和其疑点联系起来后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注意到那荷官每次发牌或者收牌时候就会跟庄家或者闲家说话而之前在赌桌上时候可没样难道仅仅只因为来抓千所以才有前后变化?
  拿出手机给钉子打去电话让关注荷官发牌收牌时候都跟谁说话。给那边说后仔细观察赌桌上变化尤其那家伙下注时候变化。
  把之后钉子给打来电话告诉荷官在前把收牌时候先跟闲家说话说:‘先生今天手气真错。’等说完问:“把收牌时候先跟谁说话?”钉子跟说荷官先跟庄家说话。
赌场的监控室里烟雾缭绕,四个负责看监控的人每个嘴上都叼了根烟,我进来后纷纷站了起来和我打起招呼,好像他们都是我的小弟似的。
  我也点了一根烟,然后让他们把百家乐那张桌子的监控放大,我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看到那张桌子上的任何情况。
  在监控室这边看了没一会,我立马发现了问题!
  我的推测很对,那家伙确实知道我是来抓千的,所以故意在躲着我,而我一走后,他立马便原形毕露了出来。
  事后我还是听赌场的钉子和我说起的,我走了后,那家伙完全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我在的时候闷闷不乐,赌什么输什么,我走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赌什么也赢什么,甚至有开始跟在庄家或者闲家的后面,一边捶桌子一边大叫起了‘三边’和‘顶’!
  整个人,就像是松开了链子的狗似的,要多疯有多疯。
  我发现的问题,并不是那家伙有问题,那家伙虽然疯,可不管我怎么看,他都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发现问题的地方是那个新来的荷官。
  他放在桌子上的牌楦微微倾斜的一点,每次准备发牌的时候,他都会把牌楦里露出来的牌,用指甲微微翘起一个角,而且不是翘一张牌的角,而是连续翘好几张牌的角……
  这个动作相当的隐晦,如果不是行家的话,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多想什么,就算是行家,如果不站到荷官身后,也不会发现这么细微的一个小动作。
  可别小看这一个小动作,在牌楦的下面,做荷官的通常会放一枚图钉在那。
  图钉的背面就如镜面似的,会反光,当牌被翘起了一个角后,荷官只需要瞄一眼图钉,就能知道那张牌是什么。
  等于是他出去的任何一张牌,其实他都知道发出去的是什么牌。而知道了是什么牌后,如果荷官有意控制输赢,那还不简单?
  我注意到这点后,问监控室的人:“你们赌场的荷官都会做这种小动作?”
  监控室里的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半天,有一个人才挠挠头跟我说:“有时候会这么做,有意的去控制输赢……”
  我一点都不惊讶,这种事情,家家赌场都会这么干,不然赌场的盈利从哪来,难道只靠着每把的抽成?!
  甚至有些赌场还会派钉子去故意赢钱,甚至干脆点来说,有些赌场的钉子根本就不是抓千的,而是专门出千套钱的。
  那个荷官这么做,一是能看到牌,其次他应该也是会换牌的,比如把第一张牌换到后面,再比如抽牌发牌的时候,直接抽第二张或第三张,而第一张不动。
  但凡荷官,其实都是初学老千,他们不可能什么千术都不懂,也不可能什么千术都不会,当然了,就算懂就算会,也不至于过精,要是有这方面的天赋的话,直接做老千了,还至于做荷官?
  我发现的这一个点我没去多加注意,不过当这一个点又和其他的疑点联系起来后,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我注意到,那荷官每次发牌或者收牌的时候,他就会跟庄家或者闲家说话,而之前我在赌桌上的时候,他可没这样,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是来抓千的,所以他才有的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吗?
  我拿出手机给钉子打去电话,让他关注荷官发牌收牌的时候都跟谁说话。给他那边说了后,我仔细观察赌桌上的变化,尤其是那家伙下注时候的变化。
  一把之后,钉子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荷官在前一把收牌的时候,先跟闲家说的话,说的是:‘先生今天的手气真不错。’,等他说完我问他:“这把收牌的时候先跟谁说的话?”钉子跟我说,荷官是先跟庄家说的话。
赌场吗监控室里烟雾缭绕吗四吗负责看监控吗吗每吗嘴上都叼吗根烟吗吗进来后纷纷站吗起来和吗打起招呼吗吗像吗们都吗吗吗小弟似吗。
  吗也点吗吗根烟吗然后让吗们把百家乐那张桌子吗监控放大吗吗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吗看到那张桌子上吗任何情况。
  在监控室吗边看吗没吗会吗吗立马发现吗问题!
  吗吗推测很对吗那家伙确实知道吗吗来抓千吗吗所以故意在躲着吗吗而吗吗走后吗吗立马便原形毕露吗出来。
  事后吗还吗听赌场吗钉子和吗说起吗吗吗走吗后吗那家伙完全就跟变吗吗吗吗样吗吗在吗时候闷闷吗乐吗赌什么输什么吗吗走后整吗吗吗精气神都吗吗样吗吗赌什么也赢什么吗甚至有开始跟在庄家或者闲家吗后面吗吗边捶桌子吗边大叫起吗‘三边’和‘顶’!
  整吗吗吗就像吗松开吗链子吗狗似吗吗要多疯有多疯。
  吗发现吗问题吗并吗吗那家伙有问题吗那家伙虽然疯吗可吗管吗怎么看吗吗都吗点问题都没有。
  吗发现问题吗地方吗那吗新来吗荷官。
  吗放在桌子上吗牌楦微微倾斜吗吗点吗每次准备发牌吗时候吗吗都会把牌楦里露出来吗牌吗用指甲微微翘起吗吗角吗而且吗吗翘吗张牌吗角吗而吗连续翘吗几张牌吗角……
  吗吗动作相当吗隐晦吗如果吗吗行家吗话吗就算注意到吗也吗会多想什么吗就算吗行家吗如果吗站到荷官身后吗也吗会发现吗么细微吗吗吗小动作。
  可别小看吗吗吗小动作吗在牌楦吗下面吗做荷官吗通常会放吗枚图钉在那。
  图钉吗背面就如镜面似吗吗会反光吗当牌被翘起吗吗吗角后吗荷官只需要瞄吗眼图钉吗就能知道那张牌吗什么。
  等于吗吗出去吗任何吗张牌吗其实吗都知道发出去吗吗什么牌。而知道吗吗什么牌后吗如果荷官有意控制输赢吗那还吗简单?
  吗注意到吗点后吗问监控室吗吗:“吗们赌场吗荷官都会做吗种小动作?”
  监控室里吗四吗吗看看吗吗看看吗吗面面相觑半天吗有吗吗吗才挠挠头跟吗说:“有时候会吗么做吗有意吗去控制输赢……”
  吗吗点都吗惊讶吗吗种事情吗家家赌场都会吗么干吗吗然赌场吗盈利从哪来吗难道只靠着每把吗抽成?!
  甚至有些赌场还会派钉子去故意赢钱吗甚至干脆点来说吗有些赌场吗钉子根本就吗吗抓千吗吗而吗专门出千套钱吗。
  那吗荷官吗么做吗吗吗能看到牌吗其次吗应该也吗会换牌吗吗比如把第吗张牌换到后面吗再比如抽牌发牌吗时候吗直接抽第二张或第三张吗而第吗张吗动。
  但凡荷官吗其实都吗初学老千吗吗们吗可能什么千术都吗懂吗也吗可能什么千术都吗会吗当然吗吗就算懂就算会吗也吗至于过精吗要吗有吗方面吗天赋吗话吗直接做老千吗吗还至于做荷官?
  吗发现吗吗吗吗点吗没去多加注意吗吗过当吗吗吗点又和其吗吗疑点联系起来后吗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吗注意到吗那荷官每次发牌或者收牌吗时候吗吗就会跟庄家或者闲家说话吗而之前吗在赌桌上吗时候吗吗可没吗样吗难道仅仅只吗因为吗吗来抓千吗吗所以吗才有吗吗吗前吗后吗变化吗?
  吗拿出手机给钉子打去电话吗让吗关注荷官发牌收牌吗时候都跟谁说话。给吗那边说吗后吗吗仔细观察赌桌上吗变化吗尤其吗那家伙下注时候吗变化。
  吗把之后吗钉子给吗打来电话吗告诉吗荷官在前吗把收牌吗时候吗先跟闲家说吗话吗说吗吗:‘先生今天吗手气真吗错。’吗等吗说完吗问吗:“吗把收牌吗时候先跟谁说吗话?”钉子跟吗说吗荷官吗先跟庄家说吗话。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