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抓千 2

下载免费读
当天回酒店之前,我去找了一趟肥猪,本来我是有事和他商量的,但我一找到他,他先问起了我抓千抓的怎么样,我从来不说没把握的事情,在赌桌上的事上我也从来都不成什么能,完全实话实说,他听了后很诧异,问我对方是不是高手。
  我想说对方是个高手,可转念一想,对方高明在什么地方我也压根不知道,就含糊其辞的把这个事含糊了过去,只告诉他明天我再看看。
  然后我跟肥猪说起我来找他的目的。
  其实我找他,只是要一个时限,一个在私人会所的那个赌局什么时候结束的时限。
  之前我们俩心照不宣,我帮他和王姐做局,王姐不再寻的顾飞的麻烦。
  本来我想着做局可能也就做个几次,但现在看来,这个局很安全,没有一个怀疑王姐的人,也没有一个怀疑我出千的人,照这样下去,这个赌局岂不是能做到天荒地老?
  那我留在这里不就相当于被套在这了吗?
  任何事情都不能没个头,我找肥猪就是来跟他商量这个期限来的。
  肥猪听了我的话后就说以两个月为期限,至于之后再怎么做,到时候我,他,还有王姐,我们商量着来,到时候圈来的钱,也会有我的一份。
  对这个结果我还是比较满意的,然后我说起这一次抓千的事,毕竟这次的抓千我也不能白干不是。
  肥猪答应按照我的规矩来,抓到老千后,我在他赢走的钱中抽出两成作为酬劳。
  第二天私人会所那边没有赌局,我跟赌场的钉子打了招呼,如果那个人再来的话,就叫我。他没来的话我自然就不用去了。
  我记得是那天傍晚的时候,赌场钉子给我打来了电话,跟我说那人来了,于是我就去了赌场。
  依旧还是百家乐,今天我从赌场那拿了一些筹码过来,我准备上桌玩一玩,昨天我站在散客的立场上看那家伙,今天我准备换个身份,以桌上闲家或是庄家的身份去看那家伙。
  桌上的荷官很显然也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我看向她时,他特意冲我含笑点了点头,我也隐晦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他开始发牌,这一把我是闲家。
当天回酒店之前我去找了一趟肥猪本来我是有事和他商量的但我一找到他他先问起了我抓千抓的怎么样我从来不说没把握的事情在赌桌上的事上我也从来都不成什么能完全实话实说他听了后很诧异问我对方是不是高手我想说对方是个高手可转念一想对方高明在什么地方我也压根不知道就含糊其辞的把这个事含糊了过去只告诉他明天我再看看然后我跟肥猪说起我来找他的目的其实我找他只是要一个时限一个在私人会所的那个赌局什么时候结束的时限之前我们俩心照不宣我帮他和王姐做局王姐不再寻的顾飞的麻烦本来我想着做局可能也就做个几次但现在看来这个局很安全没有一个怀疑王姐的人也没有一个怀疑我出千的人照这样下去这个赌局岂不是能做到天荒地老那我留在这里不就相当于被套在这了吗任何事情都不能没个头我找肥猪就是来跟他商量这个期限来的肥猪听了我的话后就说以两个月为期限至于之后再怎么做到时候我他还有王姐我们商量着来到时候圈来的钱也会有我的一份对这个结果我还是比较满意的然后我说起这一次抓千的事毕竟这次的抓千我也不能白干不是肥猪答应按照我的规矩来抓到老千后我在他赢走的钱中抽出两成作为酬劳第二天私人会所那边没有赌局我跟赌场的钉子打了招呼如果那个人再来的话就叫我他没来的话我自然就不用去了我记得是那天傍晚的时候赌场钉子给我打来了电话跟我说那人来了于是我就去了赌场依旧还是百家乐今天我从赌场那拿了一些筹码过来我准备上桌玩一玩昨天我站在散客的立场上看那家伙今天我准备换个身份以桌上闲家或是庄家的身份去看那家伙桌上的荷官很显然也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我看向她时他特意冲我含笑点了点头我也隐晦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他开始发牌这一把我是闲家发完了牌之后他就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也不说话他的这种样子让我有点不适应昨天虽然我没怎么关注过他但我就站在赌桌的边上就算不关注他余光总也能瞄到他他每次发牌之后都会说些话或是跟庄家打招呼或是跟闲家说说笑笑而今天怎么就变得这么不苟言笑了难道是因为知道我是来抓千的原因这个疑点我也没注意一边玩一边关注着那个家伙然而特别古怪的是那个家伙今天突然转了性很少跟注押注不但如此就算跟注押注了他也很少有赢的时候当天回酒店之前去找趟肥猪本来有事和商量但找到先问起抓千抓怎么样从来说没把握事情在赌桌上事上也从来都成什么能完全实话实说听后很诧异问对方高手。
  想说对方高手可转念想对方高明在什么地方也压根知道就含糊其辞把事含糊过去只告诉明天再看看。
  然后跟肥猪说起来找目。
  其实找只要时限在私会所那赌局什么时候结束时限。
  之前们俩心照宣帮和王姐做局王姐再寻顾飞麻烦。
  本来想着做局可能也就做几次但现在看来局很安全没有怀疑王姐也没有怀疑出千照样下去赌局岂能做到天荒地老?
  那留在里就相当于被套在?
  任何事情都能没头找肥猪就来跟商量期限来。
  肥猪听话后就说以两月为期限至于之后再怎么做到时候还有王姐们商量着来到时候圈来钱也会有份。
  对结果还比较满意然后说起次抓千事毕竟次抓千也能白干。
  肥猪答应按照规矩来抓到老千后在赢走钱中抽出两成作为酬劳。
  第二天私会所那边没有赌局跟赌场钉子打招呼如果那再来话就叫。没来话自然就用去。
  记得那天傍晚时候赌场钉子给打来电话跟说那来于就去赌场。
  依旧还百家乐今天从赌场那拿些筹码过来准备上桌玩玩昨天站在散客立场上看那家伙今天准备换身份以桌上闲家或庄家身份去看那家伙。
  桌上荷官很显然也知道来干什么看向她时特意冲含笑点点头也隐晦点点头算打招呼然后开始发牌把闲家。
  发完牌之后就老老实实站着动也说话种样子让有点适应。
  昨天虽然没怎么关注过但就站在赌桌边上就算关注余光总也能瞄到。
  每次发牌之后都会说些话或跟庄家打招呼或跟闲家说说笑笑而今天怎么就变得么苟言笑?
  难道因为知道来抓千原因?
  疑点也没注意边玩边关注着那家伙。
  然而特别古怪那家伙今天突然转性很少跟注押注但如此就算跟注押注也很少有赢时候。
当天回酒店之前,我去找了一趟肥猪,本来我是有事和他商量的,但我一找到他,他先问起了我抓千抓的怎么样,我从来不说没把握的事情,在赌桌上的事上我也从来都不成什么能,完全实话实说,他听了后很诧异,问我对方是不是高手。
  我想说对方是个高手,可转念一想,对方高明在什么地方我也压根不知道,就含糊其辞的把这个事含糊了过去,只告诉他明天我再看看。
  然后我跟肥猪说起我来找他的目的。
  其实我找他,只是要一个时限,一个在私人会所的那个赌局什么时候结束的时限。
  之前我们俩心照不宣,我帮他和王姐做局,王姐不再寻的顾飞的麻烦。
  本来我想着做局可能也就做个几次,但现在看来,这个局很安全,没有一个怀疑王姐的人,也没有一个怀疑我出千的人,照这样下去,这个赌局岂不是能做到天荒地老?
  那我留在这里不就相当于被套在这了吗?
  任何事情都不能没个头,我找肥猪就是来跟他商量这个期限来的。
  肥猪听了我的话后就说以两个月为期限,至于之后再怎么做,到时候我,他,还有王姐,我们商量着来,到时候圈来的钱,也会有我的一份。
  对这个结果我还是比较满意的,然后我说起这一次抓千的事,毕竟这次的抓千我也不能白干不是。
  肥猪答应按照我的规矩来,抓到老千后,我在他赢走的钱中抽出两成作为酬劳。
  第二天私人会所那边没有赌局,我跟赌场的钉子打了招呼,如果那个人再来的话,就叫我。他没来的话我自然就不用去了。
  我记得是那天傍晚的时候,赌场钉子给我打来了电话,跟我说那人来了,于是我就去了赌场。
  依旧还是百家乐,今天我从赌场那拿了一些筹码过来,我准备上桌玩一玩,昨天我站在散客的立场上看那家伙,今天我准备换个身份,以桌上闲家或是庄家的身份去看那家伙。
  桌上的荷官很显然也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我看向她时,他特意冲我含笑点了点头,我也隐晦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他开始发牌,这一把我是闲家。
  发完了牌之后他就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也不说话,他的这种样子,让我有点不适应。
  昨天虽然我没怎么关注过他,但我就站在赌桌的边上,就算不关注他,余光总也能瞄到他。
  他每次发牌之后,都会说些话,或是跟庄家打招呼,或是跟闲家说说笑笑,而今天怎么就变得这么不苟言笑了?
  难道是因为知道我是来抓千的原因?
  这个疑点我也没注意,一边玩一边关注着那个家伙。
  然而特别古怪的是,那个家伙今天突然转了性,很少跟注押注,不但如此,就算跟注押注了,他也很少有赢的时候。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