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真是老接盘侠了,一掌拍死兰清雅

下载免费读
君逍遥并没有避讳,而是直接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全场所有修士都是愣住了,然后心头感叹不已。
  不愧是君家神子,竟然敢说祖龙巢的龙子是泥鳅。
  龙浩天耳朵并不聋,显然也是听到了君逍遥的话。
  他眼睛微微眯起,闪过一缕寒光。
  他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想恶心一下君家,在君家神子的十岁宴上,将君家神子踩在脚下,扬祖龙巢的威名。
  毕竟在之前,祖龙巢的名声,一直都不算太好。
  君无悔以圣人之境,手撕祖龙巢准至尊这件事,更是让祖龙巢成为了荒天仙域的笑柄。
君逍遥并没有避讳,而是直接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全场所有修士都是愣住了,然后心头感叹不已。
  不愧是君家神子,竟然敢说祖龙巢的龙子是泥鳅。
  龙浩天耳朵并不聋,显然也是听到了君逍遥的话。
  他眼睛微微眯起,闪过一缕寒光。
  他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想恶心一下君家,在君家神子的十岁宴上,将君家神子踩在脚下,扬祖龙巢的威名。
  毕竟在之前,祖龙巢的名声,一直都不算太好。
  君无悔以圣人之境,手撕祖龙巢准至尊这件事,更是让祖龙巢成为了荒天仙域的笑柄。
  虽然没有势力敢当着祖龙巢之人的面谈论,但背地里,都在嘲讽祖龙巢。
  因此,龙浩天也想以牙还牙,将君无悔的后代踩在脚下。
  而且龙浩天也有这个自信。
  他融合了一枚龙元,虽未完全炼化,却也足以站在年轻一代的巅峰。
  除了少数天骄至尊外,他谁也不惧。
  在君战天的默许之下,君家的门卫并没有阻止龙浩天等人进入。
  除了龙浩天之外,还有一些太古王族的年轻天骄也是跟随而来。
  太古王族虽然底蕴稍弱太古皇族一些,但也是顶尖的势力。
  同龙浩天不同,这些太古王族生灵,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
  毕竟君家身为荒古世家,名声在外,算是最有名,最鼎盛的荒古世家之一。
  他们此举,等同于挑衅,心里不发虚才怪。
  不过有龙浩天挡在身前,这些太古王族生灵还是定下了心神。
  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他们怕什么?
  这边,君逍遥目光淡淡,扫过了龙浩天等人。
  忽然,他发现了一道稍稍有些熟悉的身影。
  一袭蓝色衣裙,面容妩媚的女子,跟在龙浩天身后,目光隐隐带着怨毒之意,盯着君逍遥和君玲珑。
  “是她?”
  君逍遥微微扬了扬眉。
  他见到了一个,自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身影。
  “是你,兰清雅,这是怎么回事?”
  另一边,君仗剑目光扫过后,脸上也是微微露出错愕之色,忍不住开口喝道。
  他不是将兰清雅驱逐出君家了吗,但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龙浩天身边?
  听到君仗剑的呵斥,龙浩天嘴角陡然挑起一抹玩味之意。
  他当着君仗剑的面,伸出手挑起了兰清雅雪白的下巴,目露挑衅之意道:“你在说什么,她现在可是我的女奴,你说是吗?”
  “是的,清雅是龙子大人的女奴。”兰清雅乖顺道。
  “你这个贱人!”君仗剑黑发飘扬,脸色冷厉,眼中杀意闪烁。
  他因为惦念往昔的情分,所以只是赶走了兰清雅,并未刁难什么。
  结果兰清雅现在,却是引祖龙巢之人前来。
  要知道,她之前的身份,可是君仗剑的追随者。
  发生了这种事情,君家一众高层族老会如何看待他?
  加上龙浩天借兰清雅之利,打脸君家序列。
  他君仗剑的脸,又往哪里放?
  一想到这里,君仗剑的心就是一沉。
  他的眼角余光,已经隐隐看到了,几位君家族老脸色都是有些沉然。
  这种年轻一辈的较量,他们老一辈的也不好插手,会堕了名声。
  “该死,这件事若处理不好,我的序列身份都有可能保不住。”君仗剑紧捏着拳头。
  就在君仗剑脸色变幻不定时,君逍遥却是一步踏出,语气淡淡道。
君逍遥并没有避讳而直接说出来。
  此话出全场所有修士都愣住然后心头感叹已。
  愧君家神子竟然敢说祖龙巢龙子泥鳅。
  龙浩天耳朵并聋显然也听到君逍遥话。
  眼睛微微眯起闪过缕寒光。
  次前来目就想恶心下君家在君家神子十岁宴上将君家神子踩在脚下扬祖龙巢威名。
  毕竟在之前祖龙巢名声直都算太。
  君无悔以圣之境手撕祖龙巢准至尊件事更让祖龙巢成为荒天仙域笑柄。
  虽然没有势力敢当着祖龙巢之面谈论但背地里都在嘲讽祖龙巢。
  因此龙浩天也想以牙还牙将君无悔后代踩在脚下。
  而且龙浩天也有自信。
  融合枚龙元虽未完全炼化却也足以站在年轻代巅峰。
  除少数天骄至尊外谁也惧。
  在君战天默许之下君家门卫并没有阻止龙浩天等进入。
  除龙浩天之外还有些太古王族年轻天骄也跟随而来。
  太古王族虽然底蕴稍弱太古皇族些但也顶尖势力。
  同龙浩天同些太古王族生灵心里还有些发虚。
  毕竟君家身为荒古世家名声在外算最有名最鼎盛荒古世家之。
  们此举等同于挑衅心里发虚才怪。
  过有龙浩天挡在身前些太古王族生灵还定下心神。
  天塌有高顶着们怕什么?
  边君逍遥目光淡淡扫过龙浩天等。
  忽然发现道稍稍有些熟悉身影。
  袭蓝色衣裙面容妩媚女子跟在龙浩天身后目光隐隐带着怨毒之意盯着君逍遥和君玲珑。
  “她?”
  君逍遥微微扬扬眉。
  见到自以为再也会见到身影。
  “兰清雅怎么回事?”
  另边君仗剑目光扫过后脸上也微微露出错愕之色忍住开口喝道。
  将兰清雅驱逐出君家但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龙浩天身边?
  听到君仗剑呵斥龙浩天嘴角陡然挑起抹玩味之意。
  当着君仗剑面伸出手挑起兰清雅雪白下巴目露挑衅之意道:“在说什么她现在可女奴说?”
  “清雅龙子大女奴。”兰清雅乖顺道。
  “贱!”君仗剑黑发飘扬脸色冷厉眼中杀意闪烁。
  因为惦念往昔情分所以只赶走兰清雅并未刁难什么。
  结果兰清雅现在却引祖龙巢之前来。
  要知道她之前身份可君仗剑追随者。
  发生种事情君家众高层族老会如何看待?
  加上龙浩天借兰清雅之利打脸君家序列。
  君仗剑脸又往哪里放?
  想到里君仗剑心就沉。
  眼角余光已经隐隐看到几位君家族老脸色都有些沉然。
  种年轻辈较量们老辈也插手会堕名声。
  “该死件事若处理序列身份都有可能保住。”君仗剑紧捏着拳头。
  就在君仗剑脸色变幻定时君逍遥却步踏出语气淡淡道。
君逍遥并没有避讳,而是直接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全场所有修士都是愣住了,然后心头感叹不已。
  不愧是君家神子,竟然敢说祖龙巢的龙子是泥鳅。
  龙浩天耳朵并不聋,显然也是听到了君逍遥的话。
  他眼睛微微眯起,闪过一缕寒光。
  他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想恶心一下君家,在君家神子的十岁宴上,将君家神子踩在脚下,扬祖龙巢的威名。
  毕竟在之前,祖龙巢的名声,一直都不算太好。
  君无悔以圣人之境,手撕祖龙巢准至尊这件事,更是让祖龙巢成为了荒天仙域的笑柄。
  虽然没有势力敢当着祖龙巢之人的面谈论,但背地里,都在嘲讽祖龙巢。
  因此,龙浩天也想以牙还牙,将君无悔的后代踩在脚下。
  而且龙浩天也有这个自信。
  他融合了一枚龙元,虽未完全炼化,却也足以站在年轻一代的巅峰。
  除了少数天骄至尊外,他谁也不惧。
  在君战天的默许之下,君家的门卫并没有阻止龙浩天等人进入。
  除了龙浩天之外,还有一些太古王族的年轻天骄也是跟随而来。
  太古王族虽然底蕴稍弱太古皇族一些,但也是顶尖的势力。
  同龙浩天不同,这些太古王族生灵,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
  毕竟君家身为荒古世家,名声在外,算是最有名,最鼎盛的荒古世家之一。
  他们此举,等同于挑衅,心里不发虚才怪。
  不过有龙浩天挡在身前,这些太古王族生灵还是定下了心神。
  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他们怕什么?
  这边,君逍遥目光淡淡,扫过了龙浩天等人。
  忽然,他发现了一道稍稍有些熟悉的身影。
  一袭蓝色衣裙,面容妩媚的女子,跟在龙浩天身后,目光隐隐带着怨毒之意,盯着君逍遥和君玲珑。
  “是她?”
  君逍遥微微扬了扬眉。
  他见到了一个,自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身影。
  “是你,兰清雅,这是怎么回事?”
  另一边,君仗剑目光扫过后,脸上也是微微露出错愕之色,忍不住开口喝道。
  他不是将兰清雅驱逐出君家了吗,但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龙浩天身边?
  听到君仗剑的呵斥,龙浩天嘴角陡然挑起一抹玩味之意。
  他当着君仗剑的面,伸出手挑起了兰清雅雪白的下巴,目露挑衅之意道:“你在说什么,她现在可是我的女奴,你说是吗?”
  “是的,清雅是龙子大人的女奴。”兰清雅乖顺道。
  “你这个贱人!”君仗剑黑发飘扬,脸色冷厉,眼中杀意闪烁。
  他因为惦念往昔的情分,所以只是赶走了兰清雅,并未刁难什么。
  结果兰清雅现在,却是引祖龙巢之人前来。
  要知道,她之前的身份,可是君仗剑的追随者。
  发生了这种事情,君家一众高层族老会如何看待他?
君逍遥并没有避讳吗而吗直接说吗出来。
  此话吗出吗全场所有修士都吗愣住吗吗然后心头感叹吗已。
  吗愧吗君家神子吗竟然敢说祖龙巢吗龙子吗泥鳅。
  龙浩天耳朵并吗聋吗显然也吗听到吗君逍遥吗话。
  吗眼睛微微眯起吗闪过吗缕寒光。
  吗吗次前来吗目吗吗就吗想恶心吗下君家吗在君家神子吗十岁宴上吗将君家神子踩在脚下吗扬祖龙巢吗威名。
  毕竟在之前吗祖龙巢吗名声吗吗直都吗算太吗。
  君无悔以圣吗之境吗手撕祖龙巢准至尊吗件事吗更吗让祖龙巢成为吗荒天仙域吗笑柄。
  虽然没有势力敢当着祖龙巢之吗吗面谈论吗但背地里吗都在嘲讽祖龙巢。
  因此吗龙浩天也想以牙还牙吗将君无悔吗后代踩在脚下。
  而且龙浩天也有吗吗自信。
  吗融合吗吗枚龙元吗虽未完全炼化吗却也足以站在年轻吗代吗巅峰。
  除吗少数天骄至尊外吗吗谁也吗惧。
  在君战天吗默许之下吗君家吗门卫并没有阻止龙浩天等吗进入。
  除吗龙浩天之外吗还有吗些太古王族吗年轻天骄也吗跟随而来。
  太古王族虽然底蕴稍弱太古皇族吗些吗但也吗顶尖吗势力。
  同龙浩天吗同吗吗些太古王族生灵吗心里还吗有些发虚吗。
  毕竟君家身为荒古世家吗名声在外吗算吗最有名吗最鼎盛吗荒古世家之吗。
  吗们此举吗等同于挑衅吗心里吗发虚才怪。
  吗过有龙浩天挡在身前吗吗些太古王族生灵还吗定下吗心神。
  天塌吗有吗高吗顶着吗吗们怕什么?
  吗边吗君逍遥目光淡淡吗扫过吗龙浩天等吗。
  忽然吗吗发现吗吗道稍稍有些熟悉吗身影。
  吗袭蓝色衣裙吗面容妩媚吗女子吗跟在龙浩天身后吗目光隐隐带着怨毒之意吗盯着君逍遥和君玲珑。
  “吗她?”
  君逍遥微微扬吗扬眉。
  吗见到吗吗吗吗自以为再也吗会见到吗身影。
  “吗吗吗兰清雅吗吗吗怎么回事?”
  另吗边吗君仗剑目光扫过后吗脸上也吗微微露出错愕之色吗忍吗住开口喝道。
  吗吗吗将兰清雅驱逐出君家吗吗吗但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龙浩天身边?
  听到君仗剑吗呵斥吗龙浩天嘴角陡然挑起吗抹玩味之意。
  吗当着君仗剑吗面吗伸出手挑起吗兰清雅雪白吗下巴吗目露挑衅之意道:“吗在说什么吗她现在可吗吗吗女奴吗吗说吗吗?”
  “吗吗吗清雅吗龙子大吗吗女奴。”兰清雅乖顺道。
  “吗吗吗贱吗!”君仗剑黑发飘扬吗脸色冷厉吗眼中杀意闪烁。
  吗因为惦念往昔吗情分吗所以只吗赶走吗兰清雅吗并未刁难什么。
  结果兰清雅现在吗却吗引祖龙巢之吗前来。
  要知道吗她之前吗身份吗可吗君仗剑吗追随者。
  发生吗吗种事情吗君家吗众高层族老会如何看待吗?
  加上龙浩天借兰清雅之利吗打脸君家序列。
  吗君仗剑吗脸吗又往哪里放?
  吗想到吗里吗君仗剑吗心就吗吗沉。
  吗吗眼角余光吗已经隐隐看到吗吗几位君家族老脸色都吗有些沉然。
  吗种年轻吗辈吗较量吗吗们老吗辈吗也吗吗插手吗会堕吗名声。
  “该死吗吗件事若处理吗吗吗吗吗序列身份都有可能保吗住。”君仗剑紧捏着拳头。
  就在君仗剑脸色变幻吗定时吗君逍遥却吗吗步踏出吗语气淡淡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