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0章 当然得杀

下载免费读
秦尘却是不禁看向唐渊,海广义二人,哈哈一笑道:“我若是怕他们,也就不会开创元皇岛了。”
  这话一出,海广义和唐渊一愣。
  “你们加入元皇宫,那就不必担心,不必畏惧什么,我秦尘便是你们最大的靠山。”
  唐渊,海广义听到这话,纷纷点头,不再多说。
  元皇宫内,立刻开始调动起来。
  只是这等调动,局限于金仙和天仙境界级别的层次,许多地仙,灵仙级别武者,尚不知道元皇宫内高层的态度。
  元皇岛,一如既往的平静。
  而白家和卢家那边,却是对此感到好奇不已。
  无尽海域,一座五人居住的荒废海岛之上。
  十几道身影,在海滩边停留。
  这十几人,很明显分成两方。
  其中一方是白家人,另一方正是卢家人。
  白家为首的乃是白槐,金仙七转的一位强者。
  此刻的白槐,面带笑容,看着身前的卢方杰,哈哈笑道:“这半月多来,元皇岛的运货船一次次被打劫,我看元皇宫没什么态度,连个屁都不敢放呢!”
  卢方杰身为卢家三把手,此刻却是认真道:“也不能大意,那个秦尘,可不是善茬。”
  将上清岛唐家和飞鱼岛海家收服,建立元皇岛,那个名叫秦尘的年轻人,很明显是想做出一番事业的。
  “怕什么?”
  白槐却是笑道:“咱们两家合作,元皇宫能干嘛?”
  “我们两家金仙加起来足足三百位,而元皇宫融合上清岛、飞鱼岛、元皇岛,三岛加起来,金仙不过二百多位而已。”
  “秦尘那家伙二转金仙境界,确实是能够抗衡八转,可是能和九转硬碰硬吗?”
  白家家主白桐。
  卢家家主卢方刚。
  这可都是金仙九转境界。
  而且此次……
  白家和卢家可不是没底气的!
  就是找茬,让元皇宫怒。
  可到现在,元皇宫居然没表态。
  这不禁让白槐很不舒服。
  “接下来,卢家怎么说?”白槐看向卢方杰,询问道。
  二人这次接洽,也是为了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卢方杰笑道:“还能怎么说,继续打劫元皇宫的运货船,让元皇宫彻底怒起来。”
  听到这话,白槐嘿嘿笑道:“如此甚好。”
  二人商议完毕,便是分开。
  白槐带着心腹几人,朝着白阳岛赶去。
  “这个秦尘,大刀阔斧的将上清岛和飞鱼岛拿下,怎滴现在突然能忍了?按道理说,他不是这种人啊!”白槐路上颇为好奇道。
  “肯定是怕了我们白家和卢家,这小子狂妄,也知道界限。”
  “就是,家主在,他一个二转金仙,还能尾巴翘上天?”
  “敢在我们白家面前嚣张,揍死他!”
  几位白槐的心腹,都是轻松笑道。
  二转金仙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无敌?
  而在这一刻,一位金仙突然看向前方海域,眉头一挑。
  “三爷,您看!”
秦尘却是不禁看向唐渊海广义二人哈哈一笑道我若是怕他们也就不会开创元皇岛了这话一出海广义和唐渊一愣你们加入元皇宫那就不必担心不必畏惧什么我秦尘便是你们最大的靠山唐渊海广义听到这话纷纷点头不再多说元皇宫内立刻开始调动起来只是这等调动局限于金仙和天仙境界级别的层次许多地仙灵仙级别武者尚不知道元皇宫内高层的态度元皇岛一如既往的平静而白家和卢家那边却是对此感到好奇不已无尽海域一座五人居住的荒废海岛之上十几道身影在海滩边停留这十几人很明显分成两方其中一方是白家人另一方正是卢家人白家为首的乃是白槐金仙七转的一位强者此刻的白槐面带笑容看着身前的卢方杰哈哈笑道这半月多来元皇岛的运货船一次次被打劫我看元皇宫没什么态度连个屁都不敢放呢卢方杰身为卢家三把手此刻却是认真道也不能大意那个秦尘可不是善茬将上清岛唐家和飞鱼岛海家收服建立元皇岛那个名叫秦尘的年轻人很明显是想做出一番事业的怕什么白槐却是笑道咱们两家合作元皇宫能干嘛我们两家金仙加起来足足三百位而元皇宫融合上清岛飞鱼岛元皇岛三岛加起来金仙不过二百多位而已秦尘那家伙二转金仙境界确实是能够抗衡八转可是能和九转硬碰硬吗白家家主白桐卢家家主卢方刚这可都是金仙九转境界而且此次白家和卢家可不是没底气的就是找茬让元皇宫怒可到现在元皇宫居然没表态这不禁让白槐很不舒服接下来卢家怎么说白槐看向卢方杰询问道二人这次接洽也是为了商量接下来的事情卢方杰笑道还能怎么说继续打劫元皇宫的运货船让元皇宫彻底怒起来听到这话白槐嘿嘿笑道如此甚好二人商议完毕便是分开白槐带着心腹几人朝着白阳岛赶去这个秦尘大刀阔斧的将上清岛和飞鱼岛拿下怎滴现在突然能忍了按道理说他不是这种人啊白槐路上颇为好奇道肯定是怕了我们白家和卢家这小子狂妄也知道界限就是家主在他一个二转金仙还能尾巴翘上天敢在我们白家面前嚣张揍死他几位白槐的心腹都是轻松笑道二转金仙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无敌而在这一刻一位金仙突然看向前方海域眉头一挑三爷您看几人纷纷目视前方一艘不过三五丈长的船舶顺着海风朝着白家海域而去船舶很小在这偌大海面上不值一提可此刻船舶甲板上却是站着一道身影负手而立看向前方那道身影一袭白衣长发随风而动体态欣长气息温和秦尘却禁看向唐渊海广义二哈哈笑道:“若怕们也就会开创元皇岛。”
  话出海广义和唐渊愣。
  “们加入元皇宫那就必担心必畏惧什么秦尘便们最大靠山。”
  唐渊海广义听到话纷纷点头再多说。
  元皇宫内立刻开始调动起来。
  只等调动局限于金仙和天仙境界级别层次许多地仙灵仙级别武者尚知道元皇宫内高层态度。
  元皇岛如既往平静。
  而白家和卢家那边却对此感到奇已。
  无尽海域座五居住荒废海岛之上。
  十几道身影在海滩边停留。
  十几很明显分成两方。
  其中方白家另方正卢家。
  白家为首乃白槐金仙七转位强者。
  此刻白槐面带笑容看着身前卢方杰哈哈笑道:“半月多来元皇岛运货船次次被打劫看元皇宫没什么态度连屁都敢放呢!”
  卢方杰身为卢家三把手此刻却认真道:“也能大意那秦尘可善茬。”
  将上清岛唐家和飞鱼岛海家收服建立元皇岛那名叫秦尘年轻很明显想做出番事业。
  “怕什么?”
  白槐却笑道:“咱们两家合作元皇宫能干嘛?”
  “们两家金仙加起来足足三百位而元皇宫融合上清岛、飞鱼岛、元皇岛三岛加起来金仙过二百多位而已。”
  “秦尘那家伙二转金仙境界确实能够抗衡八转可能和九转硬碰硬?”
  白家家主白桐。
  卢家家主卢方刚。
  可都金仙九转境界。
  而且此次……
  白家和卢家可没底气!
  就找茬让元皇宫怒。
  可到现在元皇宫居然没表态。
  禁让白槐很舒服。
  “接下来卢家怎么说?”白槐看向卢方杰询问道。
  二次接洽也为商量接下来事情。
  卢方杰笑道:“还能怎么说继续打劫元皇宫运货船让元皇宫彻底怒起来。”
  听到话白槐嘿嘿笑道:“如此甚。”
  二商议完毕便分开。
  白槐带着心腹几朝着白阳岛赶去。
  “秦尘大刀阔斧将上清岛和飞鱼岛拿下怎滴现在突然能忍?按道理说种啊!”白槐路上颇为奇道。
  “肯定怕们白家和卢家小子狂妄也知道界限。”
  “就家主在二转金仙还能尾巴翘上天?”
  “敢在们白家面前嚣张揍死!”
  几位白槐心腹都轻松笑道。
  二转金仙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无敌?
  而在刻位金仙突然看向前方海域眉头挑。
  “三爷您看!”
  几纷纷目视前方。
  艘过三五丈长船舶顺着海风朝着白家海域而去。
  船舶很小。
  在偌大海面上值提。
  可此刻船舶甲板上却站着道身影负手而立看向前方。
  那道身影袭白衣长发随风而动体态欣长气息温和。
秦尘却是不禁看向唐渊,海广义二人,哈哈一笑道:“我若是怕他们,也就不会开创元皇岛了。”
  这话一出,海广义和唐渊一愣。
  “你们加入元皇宫,那就不必担心,不必畏惧什么,我秦尘便是你们最大的靠山。”
  唐渊,海广义听到这话,纷纷点头,不再多说。
  元皇宫内,立刻开始调动起来。
  只是这等调动,局限于金仙和天仙境界级别的层次,许多地仙,灵仙级别武者,尚不知道元皇宫内高层的态度。
  元皇岛,一如既往的平静。
  而白家和卢家那边,却是对此感到好奇不已。
  无尽海域,一座五人居住的荒废海岛之上。
  十几道身影,在海滩边停留。
  这十几人,很明显分成两方。
  其中一方是白家人,另一方正是卢家人。
  白家为首的乃是白槐,金仙七转的一位强者。
  此刻的白槐,面带笑容,看着身前的卢方杰,哈哈笑道:“这半月多来,元皇岛的运货船一次次被打劫,我看元皇宫没什么态度,连个屁都不敢放呢!”
  卢方杰身为卢家三把手,此刻却是认真道:“也不能大意,那个秦尘,可不是善茬。”
  将上清岛唐家和飞鱼岛海家收服,建立元皇岛,那个名叫秦尘的年轻人,很明显是想做出一番事业的。
  “怕什么?”
  白槐却是笑道:“咱们两家合作,元皇宫能干嘛?”
  “我们两家金仙加起来足足三百位,而元皇宫融合上清岛、飞鱼岛、元皇岛,三岛加起来,金仙不过二百多位而已。”
  “秦尘那家伙二转金仙境界,确实是能够抗衡八转,可是能和九转硬碰硬吗?”
  白家家主白桐。
  卢家家主卢方刚。
  这可都是金仙九转境界。
  而且此次……
  白家和卢家可不是没底气的!
  就是找茬,让元皇宫怒。
  可到现在,元皇宫居然没表态。
  这不禁让白槐很不舒服。
  “接下来,卢家怎么说?”白槐看向卢方杰,询问道。
  二人这次接洽,也是为了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卢方杰笑道:“还能怎么说,继续打劫元皇宫的运货船,让元皇宫彻底怒起来。”
  听到这话,白槐嘿嘿笑道:“如此甚好。”
  二人商议完毕,便是分开。
  白槐带着心腹几人,朝着白阳岛赶去。
  “这个秦尘,大刀阔斧的将上清岛和飞鱼岛拿下,怎滴现在突然能忍了?按道理说,他不是这种人啊!”白槐路上颇为好奇道。
  “肯定是怕了我们白家和卢家,这小子狂妄,也知道界限。”
  “就是,家主在,他一个二转金仙,还能尾巴翘上天?”
  “敢在我们白家面前嚣张,揍死他!”
  几位白槐的心腹,都是轻松笑道。
  二转金仙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无敌?
  而在这一刻,一位金仙突然看向前方海域,眉头一挑。
  “三爷,您看!”
  几人纷纷目视前方。
  一艘不过三五丈长的船舶,顺着海风,朝着白家海域而去。
  船舶很小。
  在这偌大海面上,不值一提。
  可此刻,船舶甲板上,却是站着一道身影,负手而立,看向前方。
  那道身影,一袭白衣,长发随风而动,体态欣长,气息温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