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李宗面无表情的讥讽

下载免费读
回到A市,已经早晨了。
  公司派出的这辆宾利,李涛理所应当的直接开回公司。
  周小素下车。
  另一边,李宗把阮白的行李箱拿下车,同时说道:“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你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再找你。”
  阮白点头。
  推着一个行李箱,两人跟周小素和李涛说再见,之后走到路边,叫出租车。
  李宗想,明天就去买车。
  没车太不方便。
  阮白又困又累,昨夜在车上睡了两个多小时,但车上总归是睡得不舒服。
  出租车还没叫到,李宗手机却响了。
  “我接个电话。”李宗拿着手机,对阮白说了一声,按下接听键。
  阮白看他,只见他皱眉,对手机那端的人“嗯”了几声,之后又说:“好,我很快到。”
  “有什么事吗?”阮白看他挂断,才问。
  “嗯,我们小组的组长,说上午需要我们到齐,开个会,趁热打铁,研讨下一步方案。”李宗头疼的说完,就见一辆空出租车行驶过来。
  阮白看向出租车,接过他手里推着的行李箱,“你快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回去。”
  李宗很愧疚,身为男朋友,送辛苦出差归来的女朋友回家是本就该做的事,但他却因为工作,而做不到。
  阮白上了出租车。
  出租车缓缓行驶中。
  阮白迷迷糊糊的险些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司机师傅对车后座上的阮白说,“到了。”
  阮白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住的小区。
  她打起精神,下车。
  感冒使她身体很不舒服。
  离开A市出国的五年多以来,她独立生活,早已习惯了有事自己挺过去,发烧感冒在她这里只能算是不痛不痒的小事。
  可再坚强,到底也还是个女生。
  渴望被关心。
  但李宗却好像丝毫没有发现她生病,这让她有些失落。
  回到离开了两天一夜的家,阮白什么都不想做,疲惫的直接躺在沙发上。
  昏昏沉沉的像是睡着了一会,再醒来,就觉得呼吸都发烫了。
  撑着身体起来,去找感冒药和退烧药。
  手才端起杯子去倒水,门铃就响了。
  阮白按了接听键,气弱的问道:“谁?”
  这个房子她是租的,除了李宗和李妮,没人知道。
  “你好,阮小姐,我是社区医院的,有人为你叫了上门打针服务。”说话的是个女生,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
  阮白思考了一下。
  难道是李宗叫的?
  原来,李宗有留意到她感冒了。
  许是生病体虚的原因,这个时候的阮白脆弱又敏感,别说叫了上门打针的服务,就是一片普通的感冒药,也能让她觉得感动、幸福。
  吊针打完,又有送外卖的过来。
  阮白浑身酸痛的去开门,却发现这并不是一份普通外卖,而是特别丰盛的大餐,她只在偶像剧里看到过这种阵仗。
  “麻烦您签一下字。”送外卖的一男一女,用复杂的眼光看着阮白。
  阮白是尴尬的,她住的是普通小区,各方面来看都是普通工薪阶层的打工者,实在配不上这么奢华的大餐。
  签了字,送外卖的两人离去。
  面对着丰盛的大餐,阮白不知所措。
  李宗出身于小康家庭,并不富裕,平时花一些小钱看看电影吃吃餐厅她能接收,但这样铺张浪费,使她头疼。
回到市已经早晨了公司派出的这辆宾利李涛理所应当的直接开回公司周小素下车另一边李宗把阮白的行李箱拿下车同时说道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你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再找你阮白点头推着一个行李箱两人跟周小素和李涛说再见之后走到路边叫出租车李宗想明天就去买车没车太不方便阮白又困又累昨夜在车上睡了两个多小时但车上总归是睡得不舒服出租车还没叫到李宗手机却响了我接个电话李宗拿着手机对阮白说了一声按下接听键阮白看他只见他皱眉对手机那端的人嗯了几声之后又说好我很快到有什么事吗阮白看他挂断才问嗯我们小组的组长说上午需要我们到齐开个会趁热打铁研讨下一步方案李宗头疼的说完就见一辆空出租车行驶过来阮白看向出租车接过他手里推着的行李箱你快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回去李宗很愧疚身为男朋友送辛苦出差归来的女朋友回家是本就该做的事但他却因为工作而做不到阮白上了出租车出租车缓缓行驶中阮白迷迷糊糊的险些睡着不知过了多久司机师傅对车后座上的阮白说到了阮白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住的小区她打起精神下车感冒使她身体很不舒服离开市出国的五年多以来她独立生活早已习惯了有事自己挺过去发烧感冒在她这里只能算是不痛不痒的小事可再坚强到底也还是个女生渴望被关心但李宗却好像丝毫没有发现她生病这让她有些失落回到离开了两天一夜的家阮白什么都不想做疲惫的直接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像是睡着了一会再醒来就觉得呼吸都发烫了撑着身体起来去找感冒药和退烧药手才端起杯子去倒水门铃就响了阮白按了接听键气弱的问道谁这个房子她是租的除了李宗和李妮没人知道你好阮小姐我是社区医院的有人为你叫了上门打针服务说话的是个女生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阮白思考了一下难道是李宗叫的原来李宗有留意到她感冒了许是生病体虚的原因这个时候的阮白脆弱又敏感别说叫了上门打针的服务就是一片普通的感冒药也能让她觉得感动幸福吊针打完又有送外卖的过来阮白浑身酸痛的去开门却发现这并不是一份普通外卖而是特别丰盛的大餐她只在偶像剧里看到过这种阵仗麻烦您签一下字送外卖的一男一女用复杂的眼光看着阮白阮白是尴尬的她住的是普通小区各方面来看都是普通工薪阶层的打工者实在配不上这么奢华的大餐签了字送外卖的两人离去面对着丰盛的大餐阮白不知所措李宗出身于小康家庭并不富裕平时花一些小钱看看电影吃吃餐厅她能接收但这样铺张浪费使她头疼回到A市已经早晨。
  公司派出辆宾利李涛理所应当直接开回公司。
  周小素下车。
  另边李宗把阮白行李箱拿下车同时说道:“先送回家休息睡觉晚上再找。”
  阮白点头。
  推着行李箱两跟周小素和李涛说再见之后走到路边叫出租车。
  李宗想明天就去买车。
  没车太方便。
  阮白又困又累昨夜在车上睡两多小时但车上总归睡得舒服。
  出租车还没叫到李宗手机却响。
  “接电话。”李宗拿着手机对阮白说声按下接听键。
  阮白看只见皱眉对手机那端“嗯”几声之后又说:“很快到。”
  “有什么事?”阮白看挂断才问。
  “嗯们小组组长说上午需要们到齐开会趁热打铁研讨下步方案。”李宗头疼说完就见辆空出租车行驶过来。
  阮白看向出租车接过手里推着行李箱“快去忙自己可以回去。”
  李宗很愧疚身为男朋友送辛苦出差归来女朋友回家本就该做事但却因为工作而做到。
  阮白上出租车。
  出租车缓缓行驶中。
  阮白迷迷糊糊险些睡着。
  知过多久司机师傅对车后座上阮白说“到。”
  阮白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住小区。
  她打起精神下车。
  感冒使她身体很舒服。
  离开A市出国五年多以来她独立生活早已习惯有事自己挺过去发烧感冒在她里只能算痛痒小事。
  可再坚强到底也还女生。
  渴望被关心。
  但李宗却像丝毫没有发现她生病让她有些失落。
  回到离开两天夜家阮白什么都想做疲惫直接躺在沙发上。
  昏昏沉沉像睡着会再醒来就觉得呼吸都发烫。
  撑着身体起来去找感冒药和退烧药。
  手才端起杯子去倒水门铃就响。
  阮白按接听键气弱问道:“谁?”
  房子她租除李宗和李妮没知道。
  “阮小姐社区医院有为叫上门打针服务。”说话女生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
  阮白思考下。
  难道李宗叫?
  原来李宗有留意到她感冒。
  许生病体虚原因时候阮白脆弱又敏感别说叫上门打针服务就片普通感冒药也能让她觉得感动、幸福。
  吊针打完又有送外卖过来。
  阮白浑身酸痛去开门却发现并份普通外卖而特别丰盛大餐她只在偶像剧里看到过种阵仗。
  “麻烦您签下字。”送外卖男女用复杂眼光看着阮白。
  阮白尴尬她住普通小区各方面来看都普通工薪阶层打工者实在配上么奢华大餐。
  签字送外卖两离去。
  面对着丰盛大餐阮白知所措。
  李宗出身于小康家庭并富裕平时花些小钱看看电影吃吃餐厅她能接收但样铺张浪费使她头疼。
回到A市,已经早晨了。
  公司派出的这辆宾利,李涛理所应当的直接开回公司。
  周小素下车。
  另一边,李宗把阮白的行李箱拿下车,同时说道:“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你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再找你。”
  阮白点头。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