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奇怪的李宗

下载免费读
阮白出去了。
  慕少凌倏然搁下手上的图纸,起身离开办公位置,走向酒柜,拿出一只杯子,倒了半杯酒,皱着眉,仰头喝尽。
  该死的欲念!
  阮白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还好有最后一班地铁可以让她坐到家。
  到家以后,她先简短的回复李宗的微信。
  发完微信,她找出行李箱,开始收拾明天出差需要带的东西。
  这时,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李宗。
  “还没睡?不是让你早点休息别打过来了。”阮白接起电话,关心的说道。
  “还没忙完,拎着东西回酒店房间加班。”李宗说完,又问她:“刚看了你发的微信,你怎么也出差?跟谁一起?”
  “还不知道具体都跟谁一起,明天早上等消息。”阮白说道。
  “如果有男同事同行,记得离他们远些。”李宗叮嘱道,“毕竟才在一起工作,你还不够了解他们的为人。”
  “嗯,我知道。”阮白回答,紧接着就听那边突然一阵“咚咚咚”声,像是敲门的声响。
  与其说敲门,不如说,那声音是有人砸门!
  “怎么回事?”阮白紧张的问他。
  “没,没事。”李宗突然有些结巴,而后又很快的说道:“先不说了,我看看外面怎么回事,再告诉你。”
  阮白还来不及叮嘱他在外地小心一些,那边已经挂断。
  低头看着行李箱,再看着手里已经通话结束的手机,阮白担心,担心李宗在人生地不熟的外省,遇到什么事。
  一夜无事。
  次日。
  阮白一大早接到同事的来电。
  她在小区门口等同事,顶着一张疲倦的面容,昨晚她等李宗报平安的电话等到凌晨,但没等到。
  打过去,手机却关机了。
  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宾利停靠过来,车上下来一男一女。
  自我介绍一番,同事之间算是认识了。
  三人重新上车。
  去出差城市的路程开车需要七个小时,因为到了那边需要用车,为了方便,上级安排这位男同事驾驶公司的一辆宾利过去。
  阮白一路上跟同事聊天,倒也融洽,欢声笑语。
  抵达H市,是下午。
  入住酒店的时候,女同事小素跟阮白说:“我们先回各自房间,换个衣服休息一下,晚饭的时候再联系。”
  “好的。”阮白点头道。
  阮白推着不大的行李箱上楼,进入房间,洗个了澡,换上睡衣,再把工作需要穿的衣服拿出来,熨烫好。
  挂着,备用。
  整理完一切,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整了。
  从昨晚到现在李宗都没有给她来过电话,甚至消息都没有一条。
  这会儿终于闲下来,她就给李宗打电话。
  那边开机了。
  响了几声,却没人接听。
  阮白更加担心,再打,提示被对方挂断。
  “sorry,在忙,不方便接电话,忙完联系你。”李宗很快的发来这样一条微信。
  阮白低头回复:“好,你忙。”
  这样看来,他那边平安,没事。昨夜砸他房门的人,可能只是酒店里走错房间的醉汉吧。
  回复完,阮白放下手机,想去干别的。
阮白出去了慕少凌倏然搁下手上的图纸起身离开办公位置走向酒柜拿出一只杯子倒了半杯酒皱着眉仰头喝尽该死的欲念阮白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还好有最后一班地铁可以让她坐到家到家以后她先简短的回复李宗的微信发完微信她找出行李箱开始收拾明天出差需要带的东西这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李宗还没睡不是让你早点休息别打过来了阮白接起电话关心的说道还没忙完拎着东西回酒店房间加班李宗说完又问她刚看了你发的微信你怎么也出差跟谁一起还不知道具体都跟谁一起明天早上等消息阮白说道如果有男同事同行记得离他们远些李宗叮嘱道毕竟才在一起工作你还不够了解他们的为人嗯我知道阮白回答紧接着就听那边突然一阵咚咚咚声像是敲门的声响与其说敲门不如说那声音是有人砸门怎么回事阮白紧张的问他没没事李宗突然有些结巴而后又很快的说道先不说了我看看外面怎么回事再告诉你阮白还来不及叮嘱他在外地小心一些那边已经挂断低头看着行李箱再看着手里已经通话结束的手机阮白担心担心李宗在人生地不熟的外省遇到什么事一夜无事次日阮白一大早接到同事的来电她在小区门口等同事顶着一张疲倦的面容昨晚她等李宗报平安的电话等到凌晨但没等到打过去手机却关机了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宾利停靠过来车上下来一男一女自我介绍一番同事之间算是认识了三人重新上车去出差城市的路程开车需要七个小时因为到了那边需要用车为了方便上级安排这位男同事驾驶公司的一辆宾利过去阮白一路上跟同事聊天倒也融洽欢声笑语抵达市是下午入住酒店的时候女同事小素跟阮白说我们先回各自房间换个衣服休息一下晚饭的时候再联系好的阮白点头道阮白推着不大的行李箱上楼进入房间洗个了澡换上睡衣再把工作需要穿的衣服拿出来熨烫好挂着备用整理完一切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整了从昨晚到现在李宗都没有给她来过电话甚至消息都没有一条这会儿终于闲下来她就给李宗打电话那边开机了响了几声却没人接听阮白更加担心再打提示被对方挂断在忙不方便接电话忙完联系你李宗很快的发来这样一条微信阮白低头回复好你忙这样看来他那边平安没事昨夜砸他房门的人可能只是酒店里走错房间的醉汉吧回复完阮白放下手机想去干别的阮白出去。
  慕少凌倏然搁下手上图纸起身离开办公位置走向酒柜拿出只杯子倒半杯酒皱着眉仰头喝尽。
  该死欲念!
  阮白离开公司时候已经很晚还有最后班地铁可以让她坐到家。
  到家以后她先简短回复李宗微信。
  发完微信她找出行李箱开始收拾明天出差需要带东西。
  时手机响。
  来电显示李宗。
  “还没睡?让早点休息别打过来。”阮白接起电话关心说道。
  “还没忙完拎着东西回酒店房间加班。”李宗说完又问她:“刚看发微信怎么也出差?跟谁起?”
  “还知道具体都跟谁起明天早上等消息。”阮白说道。
  “如果有男同事同行记得离们远些。”李宗叮嘱道“毕竟才在起工作还够解们为。”
  “嗯知道。”阮白回答紧接着就听那边突然阵“咚咚咚”声像敲门声响。
  与其说敲门如说那声音有砸门!
  “怎么回事?”阮白紧张问。
  “没没事。”李宗突然有些结巴而后又很快说道:“先说看看外面怎么回事再告诉。”
  阮白还来及叮嘱在外地小心些那边已经挂断。
  低头看着行李箱再看着手里已经通话结束手机阮白担心担心李宗在生地熟外省遇到什么事。
  夜无事。
  次日。
  阮白大早接到同事来电。
  她在小区门口等同事顶着张疲倦面容昨晚她等李宗报平安电话等到凌晨但没等到。
  打过去手机却关机。
  十几分钟后辆黑色宾利停靠过来车上下来男女。
  自介绍番同事之间算认识。
  三重新上车。
  去出差城市路程开车需要七小时因为到那边需要用车为方便上级安排位男同事驾驶公司辆宾利过去。
  阮白路上跟同事聊天倒也融洽欢声笑语。
  抵达H市下午。
  入住酒店时候女同事小素跟阮白说:“们先回各自房间换衣服休息下晚饭时候再联系。”
  “。”阮白点头道。
  阮白推着大行李箱上楼进入房间洗澡换上睡衣再把工作需要穿衣服拿出来熨烫。
  挂着备用。
  整理完切她看眼时间已经下午四点整。
  从昨晚到现在李宗都没有给她来过电话甚至消息都没有条。
  会儿终于闲下来她就给李宗打电话。
  那边开机。
  响几声却没接听。
  阮白更加担心再打提示被对方挂断。
  “sorry在忙方便接电话忙完联系。”李宗很快发来样条微信。
  阮白低头回复:“忙。”
  样看来那边平安没事。昨夜砸房门可能只酒店里走错房间醉汉。
  回复完阮白放下手机想去干别。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